69书吧 > 圣踪 > 第三十七章 天之怒

第三十七章 天之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身三化,哼!大夏龙图,你未免也太小看本君了吧!”忘我老人被大夏龙图一逼,不得不聚拢神念,全神专注而对。道门众人这才从忘我老人神念相逼中缓了过来,好在忘我老人只是想要一阻他们趁机夺花,并无杀人之心,倒是没有人受伤。

    “前辈见谅,实在是没办法啊!脱天难及,在场除了我,只怕也没有其他够资格来拦住前辈您了!”

    大夏龙图叹了口气,拂尘一动,指着下方开始渐渐升起的云台法阵,又道;“晚辈毕竟曾为道门弟子,总不能眼见这些人都死在您手上吧!晚辈当然不敢对前辈有任何轻视之心,但是以前辈目前的情况,殃云散去大半……只是斗法,与晚辈这三一之身也只怕相差不远吧?若是论及修为,想起当初晚辈偶前辈,向您求教……”

    时机稍纵即逝,忘我老人哪里有功夫闲扯,不等大夏龙图说完,便直截了当地打断道:“大夏龙图,你当真要拦在本君前面?”

    大夏龙图停下话头,一时默然,然后幽幽道:“天意如此,晚辈也是无奈!”

    忘我老人冷笑道:“已是脱天境界,居然还被天意左右,荒谬!”

    大夏龙图肃然道:“本从天地而出,而行毁灭天地之事,岂不更是荒谬?何况前辈与龙图仍在天地之间!”

    忘我老人喝道:“少废话,天地之间,你也算本君一个知解的晚辈,但你我今天不是论法谈玄,这天怒花本君志在必得!谁若是敢挡在面前碍事,就算是佛祖道祖,本君也照杀不误!”

    大夏龙图拂尘一挥,似将前尘扫尽,叹息道:“可惜佛祖道祖已无处可寻,在前辈眼前的只有大夏龙图,前辈,出手吧!”

    更语已是无言,忘我老人见大夏龙图如此坚决,眉头一凛,眼中黑气散逸,忽然向前一伸,破开万物直接向前探去,竟是直接施展身神通相斗。但忘我老人却不是对着大夏龙图出手,竟是朝着云台法阵之上抓去。

    云台法阵之上的众人可没有一个是忘我老人的敌手,大夏龙图一见,虽急不乱,并不随之而动,拂尘一卷却是直接向着忘我老人身上招呼而去。这是攻敌必救之策,若是一击而中,忘我老人非被打得形神俱灭不可。果然忘我老人只得缩回右手,身形一化,借机遁入虚空之中,大夏龙图亦随之而入,追了过去。

    两人相互攻守,以穿越物境的神通在虚无与万物之中时出时没。黑气翻涌之处,拂尘惊飞其后,大夏龙图紧追不舍,忘我老人始终找不到机会接近三朵天怒花,反而被越逼越远了。

    一时间,率意山天上三处,三个大夏龙图挥舞拂尘独斗三位脱天境邪修,以区区一柄拂尘化转,具道妙、命转、天化三重道变,各种神通法术层出不穷。三个化身相互倚为犄角,形成一个三角,将三个邪修阻挡在三角之外,竟丝毫不落下风,让所有的修行人都是叹为观止,惊地张大了嘴巴!

    不少修行人虽久闻大夏龙图之名,但是亲眼目睹他出手却还是第一次,心中纷纷想到,大夏龙图有如此能为却不入修行界十大神通修行高手之中,实在是一件匪夷所思之事,可见当初排布十大神通高手之人的确并没有什么见识!

    如此脱天境界的争斗,其余的修行人都根本插不上手,就算是在一旁观战也得躲得远远的,否则一旦被稍有波及,无辜送命可是没处说理去的。原本伫立在率意山上空的各方,除了道门的云台法阵还在本位之外,便只剩下了开阳等妖物还在原处了。

    灵在心刚才出手一阻忘我老人受伤之后昏迷了过去,被灵清慧救下落在了率意山北麓之下救治,好在只是形神受损,并无大碍。但是灵清慧却发现那被震飞的灵木枝却脱手而去不知所踪了,照理说只要灵在心未死,那灵木枝就应该自行飞回来才对,不知道是出了什么缘故,莫非这灵木枝已经被忘我老人毁坏了?灵清慧现在也顾不上这许多,只有等灵在心醒来再说了!

    而在率意山的南边上空,由狮驼和鸾鸟领头的一群妖物在大夏龙图三化之后突然从天上落下,占据在率意山南麓一块地方,看起来好像是为了避开被天上的大战波及。与沙七飞、老疯子、伏波真人三人距离不到半里之遥。其他附近的修行人见这么一大群妖物突然靠近,当即向四周散逸而去,而老疯子却是不屑地哼了一声,仍旧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目光紧紧盯着天空之上的大战,嘴里一个劲地骂骂咧咧地,正是在咒骂大夏龙图!

    不要说老疯子,就算是伏波真人对这群妖物也似乎是丝毫不放在眼里。他的面前就静静地停着天欲花,但他的目光既没有落在天欲花上,也没有去关注身旁接近的妖物,就连天上的大战也没有多看一眼,他的双目低垂,眼光半开半合,注视着的正是沙七飞,而他的眼神之中则是有一种令人费解的了然之意,同时隐约透露出悲悯的一位!

    沙七飞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始终就这么站立在那儿,不管是之前的天欲花九叶红莲,还是现在的天怒花赤金五叶莲出世,都没有让他有任何的反应。尤其是他一身所透露的感觉,明明就在眼前,但是却又好像不在天地之间,以老疯子这样的修为,也琢磨不透其中的奥妙。

    附近的修行人散逸之时,也有经过三人身边的,看见这三人还驻足在此,以为他们没有注意到那群妖物的到来呢,好心上前提醒,却发现三人各具古怪,对其言语不闻不问,奇怪之下也懒得理会,赶紧避往他处了。

    这一切都瞧在不远处一小片树林之中的小鱼的眼里。刚才大战一起,她就乖觉无比地离开令飞云来到这里。令飞云也没有阻拦,并且在小鱼走后不久也离开了那儿。小鱼虽是先走,却特地先躲在一处注意了下令飞云有没有跟在自己身后,但是却见令飞云身形一闪就消失不见了。小鱼不知道他去了哪儿,不敢多想,赶紧以浮云遮月的法术潜形来到了这率意山南麓,伺机抢走唯一剩下的这朵天欲花。她头上的那朵天欲花几乎已经消失不见了,就快要被她炼化了!

    眼见那群妖物来到,显然也是为了争夺那朵天欲花。这可给她添了不少麻烦,那群妖物哪一个都不是吃素的,小鱼一皱眉头,却见老疯子等三人居然没有逃走,更感诧异,暗道:“这三个家伙里头,只有老疯子的修为有些看头,但是也架不住那么多大妖一起涌上去啊!老疯子做出这种事情不奇怪,而且也有自保之力。旁边的那两个分明修为不高,好像也差不多只有知道境的修为,怎么也跟着老头瞎起哄?未免也太相信这老头了吧?老疯子是疯子不错,那这两个应该就算是傻子了吧!”

    就在小鱼在老疯子等人背后注视着,见机要夺取天欲花,却不知她自己也正被开阳看在眼中。这时,一直注视着大夏龙图力斗三大脱天高手的邓木公深深发出了一声赞叹,转头对开阳道:“想不到大夏龙图居然有这样的能耐!大哥,若是换成是你,我倒不会吃惊了,但是大夏龙图乃是人身……咦,大哥,你在看什么?”

    邓木公一转身,却见开阳并没有关注眼前的大战,反而注视别处,顺着目光一看,道:“哦,这是那个抢了一朵天欲花的太阴宗的小姑娘,大哥这是……?

    开阳收回目光,笑了笑,指着小鱼,道:“看样子这小姑娘恐怕会得到两朵天欲花了!”

    邓木公听得这话,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赤灵。此时的赤灵已经将天欲花收服了,不由眉头一皱。开阳知他的心思,在神念之中说道:“无妨,顺其自然吧!”

    邓木公点了点头,转而道:“大哥说这太阴宗的小姑娘还能再得到那最后一朵天欲花?可是就算那道门风宗的老疯子不取,他身边的两个年轻人连大哥都看不透彻,应该都是来历不凡啊,莫非都与这天欲花无缘吗?再加上那些虎视眈眈环伺在侧的妖物,还有那个一直鬼鬼祟祟在远处潜伏的修行人,也盯着天欲花准备出手,看样子他应该也是知天境界了。如此众多高手,这小姑娘虽然有几分急智,但是毕竟修为不足,真的能在这么多高手之中得到第二朵天欲花吗?”

    开阳摇摇头,带着一丝淡淡地笑意,道:“二弟你说的十分在理,但是你忘记了一件事!”

    邓木公讶异道:“是什么事?”

    开阳道:“只要是在天地之间,便是天意做主,谁也大不过天意。有时候以常理来看最不可能之事,往往最有可能发生,只有所行与天相合,才能得天之助。但是此中相合之道,又不仅只是顺应天心而已,此中玄妙,但凭默感……若是不信,不妨耐心等着瞧吧!”

    云中君在一旁道:“大哥说的有理,我相信大哥!”

    邓木公哭笑不得道:“三弟,难道我就不相信大哥吗?”

    云中君咧嘴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开阳也笑了起来,然后道:“二弟,你刚才说起大夏龙图可是有些看走眼了。他的修为虽入脱天境,但在天地之间相斗,还是得以神通法力相争,只不过手段更为玄妙罢了。从神通法术而言,大夏龙图虽然高明,但这三个邪修也不见得弱到哪里去。大夏龙图之所以能与他们暂时斗个旗鼓相当,关键是在他手中的法器!”

    一语点破,邓木公顿时回过神来,道:“哎呀,真是!我可真是老糊涂了,怎么忘记这个啦。这灵鬼王手中的六个白爪是弱水渊之中的六足灵鳌炼化而成,乃是天成的神器,更有灵鳌之力、弱水之灵蕴藏其中,变化无穷。大夏龙图的拂尘居然能与之相斗不落下风,也必然不是简单法器,只是……话虽如此,我却看不出他的拂尘究竟是何等天材地宝炼制而成,竟玄妙如斯!”说着,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开阳笑道:“二弟怎么忘记了,这大夏龙图既然是替人办事,那人总不能不给他点好处吧!就算那人不给,以大夏龙图这等粘上毛笔猴子还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不主动开口呢!你想不到是因为以为大夏龙图得到此物是在其后,怎么不想想也有可能是在其先呢?”

    邓木公这才恍然大悟,道:“大哥,你说的是……哎呀,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原来是从那件神器上来的东西,怪不得能够抵抗住三大脱天境的邪修。不愧是精擅推命的道门第一人,原以为他只是将一切都看得透彻无比,没想到竟然能料及如此细微,果然是入于微,方能入于妙!”

    开阳也微有感慨道:“这道门第一人的修为,不是你我可以轻易议论的!其实除了这一场安排之外,我对他倒是另有佩服。”

    邓木公没听明白开阳的话,以为说的也是他心中所想之事,也附和感慨道:“是啊,这一场安排越是到了这会儿,才越显出玄妙来呢!只是这样一来,我就有些不解了。那这第一人对云台之上的这人究竟是什么态度呢?既然他早已布下这种种安排,说明他早已洞察了一切,那为何又要放任云台上的这人去作为,引发如此巨变,让道门冒此奇险呢?”

    开阳听得这话,知道邓木公误会自己所指了,也不纠正,顺着他的话道:“这就是这位道门第一人的高瞻远瞩之处了,不仅对天地之变推衍到了一种微妙境界,甚至对于人心之变也是一样洞若观火。因此所布置一切,虽然看似被动,是无奈顺势而为,但实际则是死中藏机,机中藏变,以天地之变推动人之变,又以人之变造作天地之变,到最后一切之变却不出他的布局之内,不算而算,反而能于变中得成其所欲!这才是大手笔、大修为、大神通啊!不过,这只是我隐约推测到的一部分,至于其中内情究竟如何,他又还有何等手段,我也猜不透,只有接着往下看了!”

    邓木公沉吟道:“‘以天地之变推动人之变,以人之变造作天地之变’……实在是难以想象的境界。听大哥这么一说,果然一切玄妙难言。只是这一切,这云台之上之人到了如今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呢?从这天意花降世他的作为来看,我倒是不明白他所求何在了,难道他真的想去成为一个应劫之人,率领修行人对抗这人妖劫数?”

    开阳目光一动,透过大夏龙图和三位邪修的大战看见那座云台法阵,似乎看见了云台法阵之上的那人。他看了良久,也没移开目光,缓缓道:“我想,至少他很明白自己所求的是什么?这道门第一人也正是看透了他这一点,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安排。所以不管怎么样,今天他之所为的一切,应该都在他自己的目的之中吧,也很快就见分晓了!”

    邓木公还要再说,忽然天空之中,金光连闪,三朵天怒花无视大夏龙图和三名邪修大战造成的物境动荡,盘旋飞回了花柱石台之上。日月星三辉之光具足,天怒花渐渐已快要开始择主了!

    此时天象再变,天空之中的无数繁星尽数消失一空,月牙向西而落,但是原本已经快要落山的夕阳竟然逆行返天,再回天之中央。顿时,天光大亮,整个天地之间从夕阳之色又成午阳照天之时!

    忘我老人再一次穿越物境,从虚无之中出现,偷袭大夏龙图,黑气拂尘相互一撞,两人同时向后退去。眼见天时将至,虚空之中那三朵天怒花停下了飞舞,静停虚空之中,分明就要择主了。忘我老人大急,一狠心往自己心口一拍,猛地冲半空吐出一口心血。这口血漆黑如墨,落在虚空之上如染迹白纸,竟不坠落。

    大夏龙图这三一之身乃是脱天境界诸物不及,但见到这一口黑血喷出,他却惊呼一声:“死火心焰!”小车一转,急忙向后退避,显得对着死火十分畏惧。只见刹那之间,虚空之中处处点点的血迹都化作黑色火焰腾起,相互交织汇聚成流,忘我老人随之投身其中,驱使这黑色火流直逼大夏龙图。

    脱天初境诸物不及,但是这死火心焰虽如火焰却不属万物之中,亦不在诸法之内,乃是忘我老人以本命真元所燃命数而成的一种咒术之力,凶狠邪恶异常。若是沾惹,肉身并不会形成烧灼之伤,但是元神却为之所染,如入炼狱之中。施展此术者等于是以命搏命,能够对敌人造成巨大的伤害,但是对于自身的伤害却是更大,是损敌八百自伤一千的法术。忘我老人竟不惜以死相搏,行此极端,可见他是非得到这天怒花不可了!

    与此同时,那边风母亦是向天发出尖锐无比的啸音,再度祭出一道神风,动彻九天之上。这道神风一出现,便带来一种凄冷之意,比之前任何一道都要来的柔和缓慢,甚至隐约在虚空之中可以看见淡淡地风影,但这却是一道**蚀骨的阴风。而灵鬼王则是向后一退,三头六臂同时一动,抛出了六只灵鳌白爪。六爪飞旋之中,虚空之中显出了一头巨大的灵鳌虚影,发出九渊龟怒之声。

    这两位邪修见机,也发出了最厉害地一击!

    三方同出极招,大夏龙图应对首见一丝慌乱。面对忘我老人,他并没有挥洒拂尘横切竖扫,荡开这些黝黑如墨的火焰,而是将拂尘一收,身形化转成一道虚影,消失在了虚空之中。这死火心焰并非行于万物之中,亦不在虚空化物之中,而是直接以神念锁定切入元神,所以大夏龙图选择的办法是一个字——逃!

    而在风母这边,阴风呼啸席卷而来,他则是显得要镇定自如一些,也是将拂尘收起,但是却没有逃走。小车不动,他就这么淡然地坐在原地,眼见阴风吹拂而至,他也没有做出任何的抵抗,任由阴风吹拂他的身形。但是他的这个化身并没有被阴风消蚀殆尽,反而随着阴风越来越厉害,周身散发出了隐隐的白色光毫,在风中抖动不已。看来他并不惧怕风母的阴风,所应对之法也是一个字——受!

    最后一个乃是灵鬼王以六只灵鳌爪化出的灵鳌虚影,这是被困在六只灵鳌爪之内的灵鳌之灵,也就是灵鳌的神魂。这灵鳌神魂现形,犹如一股浑厚的难以想象的法力,冲着大夏龙图冲了过去。

    面对如此强悍的硬碰硬斗法,大夏龙图刚才一战已经消耗极大,按理说应该避其锋芒才对。但令所有人包括灵鬼王都没想到的是,大夏龙图却没有躲闪,反而沉声一喝,居然缓缓地从小车之上站了起来,一步踏出之际,只见他亲手握住拂尘,猛地向前一扫,再度大喝一声:“破!”随之拂尘落下,幻化出一道巨大无比的拂尘虚影向灵鳌神魂迎面扫荡而去!面对这最强之敌,大夏龙图选择之法也是一个字——破!

    这一拂尘扫出,大夏龙图身后的天地都仿佛被他扫了出去!

    天空之中,拂尘虚影和灵鳌虚影相互撞击在一起,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无声无息之中,四周虚空发出了尖锐刺耳的破裂之声,一整片的物境破碎了,天空出现了一道有一道斑驳的裂纹,裂纹之中隐约透露出黝黑的光芒。同时,天空之上的空洞之中传来一声灵鳌不甘心的怒吼,穿越云台法阵阻隔,冲击整个率意山。不少修行人来不及躲避,登时被这吼声活活震死,化成一片血雾!

    一片哀嚎声中,虚空之中的灵鳌虚影猛地化成齑粉,灵鬼王哇地一声大叫,三头六臂之身登时碎裂成块,又瞬间再度聚合成身,向后倒飞出去。

    拂尘落下,大夏龙图昂然站立虚空,威如天神般,手持拂尘不动,头顶莲冠已破碎飞出,发乱飘飞!忽听一声清脆碎裂之声,只见大夏龙图脸上的青铜面具碎成两半落下。眼看大夏龙图就要露出真容,一阵风起,吹动他的头发倒卷,遮蔽面容。随即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天空,将大夏龙图带走,正是令飞云!

    众人尚未回神,又是一阵嗡然鸣动响起,却是三朵天怒花分别向东、南、北三处飞去,天怒花开始择主了!顿时,率意山天上地下,各种异变突生!

    就在天怒花飞出的刹那之间,在率意山南麓由狮驼和鸾鸟为首的那群妖物顿时发出各种吼叫,先后向四面八方迅疾无比地抢出,但是他们竟然不是为了抢夺天怒花,而是见到修行人便将之扑杀。这一伙都是大妖,至少都相当于知道境的修为。刹那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的修行人顿时倒下一大片,阵阵惊呼惨叫响彻率意山。

    云台法阵之上的道门中人最先反应过来,渊无咎立即出声警告所有修行人,道门五山五位长老立即分出五方从云台之上跃出,散出阵阵光华阻挡妖物。随后又是万千金光剑雨凌空降下,带着无匹凌厉之气再度化为剑河沿着率意山横扫,见到妖物便上前斩杀!

    变乱大起,老疯子本来见大夏龙图似乎受了伤,正要追上去关心,却不料三头妖物迎面冲来,各自发出法力冲击。老疯子一愣之下,扬手一扫,神风所至,三头妖物被掀飞上了天。

    “就凭你们……”老疯子刚说出半句,忽然心有所感,周身所感天地都摇晃了起来。一回身,却是一个满面凶厉之气的中年男子从远处冒了出来,一个跨步,便来到了老疯子的面前,同时一拳已直冲老疯子面孔而来。但是这一拳却击空了。

    老疯子应之化散成风,避开这一击。虚空之中传来他的大叫:“原来是你,白燕龙!哈,终于出手了,真是阴险啊!看你老祖宗怎么收拾你!”狂风乱卷之处,虚空之中忽然出现数十个拳头冲着那中年男子扫荡而来。

    原来此人正是白琅山之主白燕龙。他一拳逼退老疯子之后,随即便伸手去捉那朵天欲花。不料不知为什么一抓抓了个空,而身边的那个面目木讷的知道境修行人却转过身来看了他一眼,随即就转过头去,不再理他,而另一个则至始至终一动不动。

    白燕龙被这一眼扫了一下,心中竟生出恐惧之感。他正感奇怪,老疯子的无数拳头就到了。白燕龙不知为什么久伏一击竟会失败,不欲对上老疯子,身形一化,躲开那些拳头,立即飞天而去!

    老疯子见状,也现出身形,叫一声:“想跑,哪里走!”也随即跟了上去。这时候,藏在小树林的小鱼见此良机,立即飞身来到了近前,她没有直接去抢那朵天欲花,而是来到了伏波真人面前,诡秘地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是谁了,你能把这朵花给我吗?”

    伏波真人看着小鱼,目光清澈如水,道:“你若是能叫破我的身份,花可以拿走!”

    小鱼一眨眼睛,道:“那这朵花我拿定了,有人曾经对我说过你的破绽,其实你是……”

    “轰!”

    就在小鱼正要说出伏波真人的真实身份,突然数里之外忽然爆发出一声惊天巨响,竟是出自雷泽!随即一道紫色雷光游天疾驰而来,眨眼之间就到了率意山上空。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圣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沈四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四宝并收藏圣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