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圣踪 > 第三十八章 赠花人

第三十八章 赠花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紫雷排空,众修行人和妖物都感元神之中一震,纷纷抬头望去。只见虚空之中一人浑身为紫雷闪烁,带来一股奇异的雷电之气横扫。来人目光微动,环顾四周,眼见天空高处破了个大洞,虚空物境破碎不堪,动辄就会被卷入虚无之中;而率意山周围到处都是厮杀争斗,宝光闪烁,法力冲撞,连带无数的嘶吼喊杀之声,顿时露出惊异之色,似乎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正诧异之间,云台之上传来惊百里一声大喝:“九陵,速至云台!”

    随着喝声,云台法阵之中飞出一道雷电拦腰一束,就要将来人卷向云台。不料,就在这道雷电触及其身的刹那,来人应之而变,化身为一道紫色雷电,挣脱惊百里的法术,自行投入了云台之上,落下身形。这御雷排空而来之人正是跻九陵,他已经在雷泽之中炼化了异雷完毕,记起天意花将要出世,急忙赶了过来。

    跻九陵刚一落下云台,便见代辅天和其他道门各宗宗主都聚集在此,当即先匆匆向众人行礼。众宗主忧心眼前局面,也无暇与他寒暄,只是稍一点头示意。

    跻九陵走到了惊百里身前向他行礼。惊百里面露喜色,刚才跻九陵挣脱他的雷鞭,他便知儿子已经突破万物劫,成就知命的修为。等跻九陵走到自己面前,又感应他一身法力吞吐果然已蕴含命转之妙。完全是等于换了一个人一般,而且比自己当初成就知命境的时候要浑厚得太多,更是欢喜无限。当即道:“九陵,你安然无恙,太好了!对了,你师妹风琳现在怎么样了?”

    跻九陵道:“我出雷泽之时,她还在异雷之中,情况不是很清楚,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惊百里露出一抹忧虑之色。道:“但愿她一切顺利才好……”

    跻九陵又问道:“父亲,现在的情况怎么样?难道已经镇压不住了吗?我刚才匆匆扫了一眼。看见底下有妖物和修行人厮杀起来了,似乎大夏龙图前辈也来了?”

    惊百里脸色一沉,道:“情况不妙啊,对方竟来了三个脱天境的邪修出手。如果不是大夏龙图,只怕我们早就已经顶不住了。这一次天意花降世乃是三花具现,天欲花已经现世结束,各得其主了。现在是刚刚三朵天怒花开始择主,那些妖物忽然就暴起杀人了,看样子是想将乱子搅大,不知道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何在?这三个脱天境邪修……”惊百里随后简单向跻九陵说了一遍之前发生的事。

    跻九陵听了,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居然来了三个脱天境邪修。而且其中有一个居然还极有可能是出身风宗、传闻已经坐化了的慕容冷芸前辈。他当然知道脱天境的可怕,超脱天地之外的境界,是在天地之内根本无法想象的。虽然论及斗法仍旧是以神通法力抗衡。但是脱天的玄妙,又怎么是天地境界之内的修士能够比拟的呢!

    跻九陵一边听,一边更是注意现在三命脱天境邪修的动向。那三名脱天境邪修刚才分别和大夏龙图相斗,因为大夏龙图应对之策不同,无人阻挡的忘我老人见三朵天怒花向三个方向飞走,只好放弃三花并收之念。选定向东飞去的那朵直追而去。

    而风母一见天怒花飞,当即便要舍下大夏龙图的化身。要去追赶天怒花,才一动却发现自己不知为何反而被阴风反锁,让她很是吃了一惊。风母惊疑之下,立即从阴风脱出,回视大夏龙图,首度开口说话,却是叫了一句:“清风锁!”这一句话叫出之后,风母秀丽的脸上又露出迷茫之色,不知为什么竟忘记了去追天怒花,呆呆伫立虚空之中。大夏龙图的化身就这么站在一边,并不趁机出手!

    至于最后一个灵鬼王,灵鳌虚影被击碎,三头六臂之身碎裂的刹那,六只白爪各自向虚空之中飞去。其中两只飞入高天的空洞之中,随即被吞没不见。另外两只则是向下落在了率意山不知何处,似乎钻入了地层之中,还有剩下的两只却是在他三头六臂之身恢复的刹那摄回了自身,随着他一起倒飞出去。灵鳌神魂被击碎的冲击不小,纵是脱天境的灵鬼王也是直接倒飞出数里之外才摄住身形,随后他便效仿风母,直接钻入虚空之中不见,也是化明为暗,伺机出手!

    大夏龙图以一敌三,居然能有这样的结果,其修为实在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只是刚才他化身之一与灵鳌神魂冲撞之下,面具碎裂极有可能是受了伤,不知情况如何。现在可还是有动向不明开阳等妖物虎视在侧,若是他们趁机出手,大夏龙图受伤难敌,这可怎么办才好?

    跻九陵正思忖间,忽听渊无咎大喝一声:“道门众人听令!妖物肆虐,云台法阵变阵,日月行中央,万里红云、尘凝榭主阵;风雷居前后、水火为左右,随无距、惊百里、行维心、紫炎散人主攻;山泽为守,君行庭、悦不疑主防。天地二宗,岸无涯、任道直巡守四方,我持天镜,在前相引,斩妖救人!”

    众宗主轰然应诺之下,渊无咎腾空而起,天镜随身陡然化作一*镜,向下照射,率意山方圆十里之景顿入镜中。同时雷鸣起、风卷动,水火之力齐升,遍布云台法阵四方。万里红云和尘凝榭则入居云台法阵中央,推动神通,日月推移之下,云台法阵开始围绕率意山移动起来!

    天镜为引,洞见妖物踪迹,只见云台法阵所至之处,雷降风起,水生火动,四象法术变化横生,正在与修行人相斗的妖物顿时受到云台法阵的攻击。这些妖物虽都是大妖修为。但又哪里是整个道门高手组成法阵的对手。

    只见神通较弱者,或遭雷击,或受风摧。或受火焚,或受水浸,间杂岸无涯和任道直出手,纷纷被当场格杀。当中或有擅于潜逃者,却在天镜追踪之下,无所遁形,被法阵以隔空之力抓出杀死。又有自恃神通强悍、奋起反抗者。发出怪吼,腾空冲阵。吐出玄丹,意图与道门众人同归于尽,却因法阵有山泽二宗守护,坚不可摧。随即便被法阵直接冲撞碾压而死,玄丹亦碎裂化灭。

    因此,只要是云台法阵所行之处,必有妖物被斩杀。身在率意山北麓的妖物首领狮驼和鸾鸟见状,当即发出阵阵怒吼和叫声,响彻整个率意山。剩下还活着的妖物听见呼唤,皆弃了正在相斗的修行人,纷纷向他们聚拢而来。

    云台法阵上空的渊无咎见状,道:“妖物准备聚集一处自保。趁他们阵脚不稳,先下手为强!”

    号令既下,天镜随之一转。向率意山北麓照射而去。日月双行,处于率意山南麓的云台法阵立即向北麓腾空飞去。就在法阵北去之际,南麓之下一道娇丽身影飞天而起,追上法阵,正是小鱼,而她的头顶之上。居然又握着一朵天欲花!

    再看沙七飞和伏波真人所处之处,那朵天欲花已经不见不说。就连伏波真人也已不见,只留下一动不动的沙七飞一人站在那里,身边插着他的霹雳剑。忽然,远处一阵散逸的法力裹挟烟尘向沙七飞所在之处冲击而来。沙七飞仿佛无感,仍旧一动不动,任由法力冲击形神,烟尘漫卷将他身形完全遮蔽,法力冲击似有猛兽在其中撕咬咆哮。但奇异的是,烟尘退去之后,沙七飞却是安然无恙,连一根头发都没动!

    小鱼刚刚落下云台,便来到尘凝榭面前炫耀道:“师父,两朵天欲花,您可以帮我炼制天命造化丹了吧!”

    尘凝榭美目一转,简单答了两个字:“可以!”

    万里红云在一旁道:“小丫头,可真有你的!”

    小鱼笑道:“这还得多谢师叔刚才相助一臂之力,否则小鱼说不定连一朵花都得不到!”

    万里红云哈哈大笑,突然一道镜光落下,镜光之中现出渊无咎的身影,对小鱼道:“好本事,竟让你得到两朵天欲花。但你也违反了我的忘情天令,该当如何?还是乖乖将两朵花都交出来吧,我可以饶你一命!”

    小鱼向后一退,躲在尘凝榭的身后,叫道:“师父!”

    尘凝榭道:“躲在我身后也没有用,我可以帮你炼制天命造化丹,但是不会帮你保下这两朵天欲花。我是道门中人,不能违反忘情天之令,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小鱼一咬牙,无奈只得从尘凝榭身后走了出来,对着渊无咎道:“代辅天,我是绝对不会交出花的!”

    渊无咎目光一冷,喝道:“很好!尘宗主,这就怨不得渊无咎了!”说着,缓缓抬起了右手。

    万里红云一见,正要出手,却听小鱼先喝道:“且慢!代辅天,你没有理由杀我!”

    渊无咎指尖凝住一线光华,闻言道:“哦?你不遵我令,擅自夺花,难道还不算理由吗?”

    小鱼一咬牙,道:“您说我不遵您的忘情天令,小鱼敢问一句,您的忘情天令是对谁所下?”

    渊无咎一皱眉:“自然是对道门弟子!”

    小鱼冷笑一声,亢声道:“这就是了,您的忘情天令是对道门弟子,我早已不是太阴宗弟子了,您的忘情天令约束不了我!”

    万里红云一惊,道:“小丫头,你可别乱开口。”

    渊无咎转而向尘凝榭道:“尘宗主,的确如此吗?”

    尘凝榭转而看着小鱼,却道:“这倒是稀奇了,我可从来没有将你逐出师门,你怎么就不是太阴宗弟子了,倒是说给我这个太阴宗宗主听听!”

    小鱼咬住下唇,两颊腾起两朵红云,道:“师父,小鱼已经不是完璧之身。”

    此言一出,万里红云和渊无咎都是向后退了一步。道门之中真阳宗和太阴宗十分特别。真阳宗收徒只收男子,太阴宗收徒只收女弟子。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各自修炼的法诀特别。一则极阳,一则极阴,所以女子不能修炼御日诀而男子也不能修炼御月诀。但是修行到了知道境之后,真阳宗或者太阴宗的修士就会面临一个关口。所谓孤阳不生,孤阴不长,两宗修行弟子的修行要突破知命境,必寻一个阴阳和合之法。否则不要说突破境界,就连本身修行也有可能出极大的问题。

    阴阳和合之法有两种。其中一种最为简单的方式便是男女结合,共谱造化,当然这不仅要看男女修士的缘分,也取决于双方本人的心意。因此这样的结合。最好自然是情投意合,神念相接,双方的修为境界也相差不大,才最有助于修为的提升和境界的突破。

    如果修行人因为心境缘故或者其他种种原因,并不想寻找一位结伴的道侣,那还有另外一种办法。人乃天地所生,本身便是阴阳一体,太阴宗和真阳宗也有相应的法诀可以帮助不愿意寻找道侣或者找不到合适道侣之人突破境界。

    也许在人间之人眼中,会以为这太阴宗和真阳宗岂不是正好互补吗?一阴一阳正是绝配。但实际上事实正好相反。两宗修士结为道侣的并不多。一来修行人不贪男女之欲,所以其实两种方法对于他们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而相比之下其实第二种方法从修行上来说反而比第一种方法更为稳妥。毕竟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双方都是知道境的修行,法诀印证往往有矛盾之处,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配合的。

    二来两宗作为道门大宗门,其法诀修行本身自然就是完整的,怎么可能出现如此之大的缺陷,需要让底细仰仗借助外力弥补修行之不足。如果是那样的话,两宗否则也枉然位列道门十一宗了。反而是为了弟子修行考虑。两宗各自对于结道侣之事上,比较其他的宗门,反而有许多不一样的规矩!

    比如太阴宗就有一条规矩,那就是弟子在知道境之前,不得随意离开玄阙峰,更不得擅自与其他的男子结为道侣,否则将受到门规的严惩。轻则幽静惩闭,重则逐出师门。这一条戒律对掌门弟子尤为眼苛,将限度提到了知命境。所谓掌门弟子,便是诸弟子之中,被选为有望接任宗主的弟子,往往不止一人。

    太阴宗的弟子为什么在知道境之前不得擅自与其他的修行男子结为道侣。这当然也是为了弟子所考虑,知道之前,虽身心已合,但境界未稳,见识未足,修行仍旧容易出现各种问题。制定这样的戒律,当然有防患于未然的意思。

    小鱼如今已是知道境界,但是她却是掌门弟子,按戒律必须要到知命境才能与人结为道侣。依照太阴宗的戒律,如果有掌门弟子发生这种事情,等同自绝师门,不必宗主下令,而自行脱出太阴宗宗门!

    小鱼说出这句话的意思也再明白不过了,渊无咎身为道门代辅天,所下的命令是针对道门弟子,但是她既然违反了太阴宗弟子,按戒律早已不是太阴宗弟子,已脱出道门,那自然就不必遵守渊无咎所下的命令。这样一来,她得到天欲花渊无咎也不能责怪她!

    当着渊无咎和万里红云,小鱼说出这样话,自然是害羞不已。渊无咎和万里红云也想不到她竟然会问出这样的话,神色之间都有些尴尬。万里红云还偷偷看了小鱼一眼,最初的意外之后,回过神来他其实是不大相信小鱼的话的,但是这种事情总不好详细逼问吧。他见渊无咎的脸色似乎也并不相信,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何况小鱼本身就是个狡黠多智的女孩子,但他也是分明怀疑却问不出口。看见渊无咎为难的样子,万里红云心里倒是暗自偷笑!

    这时,尘凝榭却双眉一竖,冷然喝道:“是谁?”

    小鱼自然明白师父问的是那个和自己结为道侣的男子是谁,渊无咎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想问的话,尘凝榭却问了出来。

    小鱼低着头踌躇着还没回答,尘凝榭便已冷哼一声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荒未央那个无耻小子吧!”

    小鱼见师父猜到了。便用力点了点头。尘凝榭一皱眉,恨恨道:“这该死的小贼,看我不……”她本想说要好好收拾荒未央一番。但忽然想到荒未央在玄都山一战之中已经被黑甲一刀斩灭,不由地住了口,但神情仍是不平,冲小鱼道:“你也真不长眼,找谁不好,偏要找这么个无耻混蛋,就会对你使坏!”

    小鱼不敢辩驳。眼圈一红,道:“师父。他已经死啦,就算我想再让他对我使坏,也不可能啦!”

    尘凝榭一噎,本来还有一肚子的教训也说不出口了。她心疼爱徒,转而对渊无咎淡淡道:“代辅天,你也问清楚了吧,小鱼既不是道门弟子了,你也惩罚不到她了。”

    渊无咎正要开口,耳边忽然传来一阵震动率意山的大吼以及一声惊动九天的清亮叫声,这是云台法阵已经飞至了率意山北麓。狮驼和鸾鸟正聚集残余的妖物,眼见云台法阵追至,为护住其他妖物。当即各自都现原身,乃是一九头狮驼和九羽红鸾鸟!

    九头狮驼现出九头,身形也变大了数倍。蹲踞在地,九头摇晃之中向着天空喷出一颗光辉四射的七彩珠子,这是他的内丹!而那九羽红鸾鸟则是冲天飞起,在云台法阵的上空,展开了它尾上的九支如火焰附着燃烧一般的红羽。九支红羽一闪只见,飞出九道火焰直扑云台法阵而来!

    这九头狮驼和九羽红鸾应该也有相当知天境的修为了。而且神通法力十分浑厚,但只是这样的实力在云台法阵面前却还是显得太过弱小。只见面对那九头狮驼喷出的七彩内丹以及覆压而来的漫天九羽火焰。云台法阵之上飞出一道狂风直接将九羽火焰掀卷了回去,同时一道雷电劈出,直接击中了七彩内丹!

    顿时那九羽鸾鸟尖叫一声,回卷的火焰可不只是它发出的火焰,其中还携带这紫炎散人的三相真火。凶猛无比的烈焰携带滚滚热浪而来,让它惊地赶紧冲天飞离躲避。而下方的九头狮驼的七彩内丹更是差点没被直接击碎了。七彩内丹之上顿生无数细如毛发的裂纹,被震回了九头狮驼的体内,九头狮驼哀嚎一声,幻化的身形顿时缩回原形,向远处逃窜而去。

    这两大妖物遇见云台法阵,只是一个照面,便被击退,完全不堪一击。随即云台之上主攻的紫炎散人四人继续追击,同时也向其他聚集在此地的妖物出手。只见法阵过处,风雷横行,驱赶妖物汇聚一出,随后漫天水火成箭如雨点一般成片落下,破开妖物种种护身法力,顿时哀嚎惨呼不绝于耳而来!

    法阵之中的渊无咎对这一切仿佛未闻,他淡然地对尘凝榭开口道:“既然如此,那这第一朵天欲花我可以不追究,因为是天欲花自行选择她作为宿主。但是……”说到此,渊无咎转而将目光对上了小鱼,继续道:“可是你还得到了第二朵天欲花!我说过了,此次道门禁止争夺天意花,就凭这第二朵花,我依然可以杀你!”

    渊无咎显然是执意要小鱼交出天欲花,虽然小鱼以不惜叛出师门,但是他却知这话当不得真。小鱼是不是太阴宗的弟子,不过就是尘凝榭一念之间的事情。而且其余的修行人也只会觉得,道门这么做,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小鱼却咯咯笑了起来,道:“不好意思,代辅天,又让你失望了。这朵花也不是我抢来了,而是我从别人手里赢过来的。是对方自己不要,跟我打了个赌,输给了我,主动将这朵天欲花交给了我,这应该不关你什么事吧!”

    渊无咎一皱眉道:“你若是从无极师弟手中打赌赢过来的话,他也是道门中人,这朵花不能算是他的。”

    小鱼得意无比的摇摇头道:“错啦,这朵天欲花可不是选了那老疯子作为宿主,而是另有其人。我是从另外一个人手里赢过来的!”

    渊无咎:“哦?那你倒是说说看,那人是谁?”

    小鱼摇头拒绝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是我跟他的事,跟你可没有关系。说起来,我既然已经不是道门中人,倒是不怕冒犯想问您一句,您到底为什么不想我得到天欲花,这跟您有什么干系?若是你回答了我这个问题,我就告诉你我是从谁的手上赢来的天欲花,保证是让你大吃一惊的名字!”

    渊无咎见她说的如此自信,心知他没有撒谎,忽然道:“不必了,我不再为难你,这两朵天欲花你就留着吧。但你既不是道门中人,那就从这云台法阵下去吧!不得再留半刻,否则别怪渊无咎不讲情面。”说完,再度飞天而去,同时一股奇异玄力冲着小鱼涌去,直接将她退出了云台法阵之外。

    小鱼就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元神一阵晃动,再定神,已在虚空之中,身处率意山的西方虚空之上,云台法阵已在一里之外的高空之中,小鱼正要大骂渊无咎,忽见云台法阵水火雷电齐发,不时有剑气出没,正与法阵前方出现的灵鬼王斗得正激烈!

    “大哥真是料得一点儿都不差!没想到这小姑娘还真的得到了两朵天欲花。”

    一个声音在小鱼身后响起,小鱼赶忙回头一看,只见身后正站着开阳三兄弟以及赤焰豹妖赤灵。当即换上一副笑脸,道:“麒麟叔叔,咱们又见面啦!”

    开阳微微一笑,道:“两朵天欲花在手,小姑娘真是好本事。你放心,我不会抢你的天欲花,只是想跟你打听一件事!”

    小鱼正是暗中运转形神,准备逃走,她可吃不准自己的两朵天欲花会不会招来眼前妖物的杀机,没想到却被开阳瞧破了,连忙道:“麒麟叔叔说笑了,以您的身份,怎么可能要我这小丫头手里的东西呢?呵呵,您想问什么,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全都告诉您!”

    开阳道:“你肯定知道,我就想知道给你这第二朵天欲花之人究竟是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圣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沈四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四宝并收藏圣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