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一剑客

第一剑客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谁也不知道阿单志奇有那么一个直肠子又死脑筋的孩子,贺穆兰等人离得远了,耳边似乎还萦绕着那孩子洪亮有力的哭声。

    “呜呜呜呜呜你不是我阿爷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我阿爷骑大马……”

    “呜呜呜呜我娘骗人……”

    这孩子哭的太响,做的事太让人喷饭,最后整个弄里的人都被惊动了,看着归家的阿单志奇各种调笑,贺穆兰等人简直是落荒而逃的,他们怕留在那里,越影要被这个孩子吓死了。

    哭声能吓到马的,也算是少有了。战马是经过训练的良马,都是听惯刀枪剑戟喊杀之声而纹丝不动才能拉出去作战,平时也放在校场附近听人操练,被一个小孩子吓的乱动……

    呵呵。

    “阿单小弟的儿子嗓门真大,也是一副好身板,看样子以后会是个棒小伙,能接他父亲的兵器。”

    蛮古是个没成婚的老光棍,有需要就去寨子里随便解决一下,对别人有孩子有几分羡慕。

    对鲜卑人来说,能接兵器就和“能继承衣钵”一样了。

    蛮古一句话说完,又补上一句。

    “就是胡搅蛮缠了点。”

    众人默默点头。

    贺穆兰的眼前跳出从武川千里迢迢而来的阿单卓,那个身材健硕,黑黝皮肤的小伙子。

    原来竟不是晒的,是从小就黑。

    阿单志奇长得并不黑,嫂夫人也不黑,怎么他就那么黑呢?

    “看到阿单大哥那样,我都想回家了。”陈节说完话后觉得有些不好,因为他是亲兵,是要跟着贺穆兰走的,说出这样的话倒像是在她身边难捱一般。

    所以他顿了顿,又说道:“也不是真想回家,就是见到他和家人团聚的样子,哪怕出了这么好笑的事情,心里也实在是舒坦。”

    他家在代郡,也是当地的大族,因为父亲的事情,从家人到周围街坊邻居给他的压力都很大,军府也经常来他家登记人口,不肯漏掉一个,他童年生长的环境是称不上好的,可他性子开朗,硬是撑过来了。

    家人也想,但想要和阿单志奇一般兴奋雀跃冲回去,却还没有到那么激动的地步。

    “我父亲战死,我是寡母带大,我母亲后来改嫁了,又有了儿子,我回去倒让她为难,就很少回去了。”蛮古幽幽说出这么一句:“我是有家归不得,婚事都找不到人操办之人。”

    “你若真要娶妻,彩礼我帮你出,再找人帮你操办。”

    贺穆兰笑了笑,感激他曾在校场为她出头,遂开口许愿。

    话说回来,军户出身的男孩家真的好多都没有了父亲,就连贺穆兰这样的,父亲也是残疾在身。

    军中许多人家甚至父子两代都在军中,一起当兵,更有甚者,在左军之中还有兄弟兵、父子兵在一起的。

    一旦战死,到底多少个家庭要破碎呢?

    蛮古却在为贺穆兰的话兴奋。

    “将军此话当真?”

    “当真!”

    她点点头。

    “陈节,你听到了,将军说了!我得了假就回去把亲事成了!”

    “哈哈,听到了听到了,我们回头都去喝你的喜酒!”

    “话说回来,花将军就在怀朔,左右也要路过,何不回家看看?”蛮古突然想到花木兰是怀朔人,而怀朔就在武川不远,忍不住开口建议。

    “你家里还有几口人呢?”

    ……回家看看?

    贺穆兰的眼前浮过一身警服的哥哥和同样打扮的父亲。

    若能回家,她一定拼死回去。

    “您如今这般风光,家人一定很高兴吧。”陈节也接话,“将军不如回去看看?反正也耽误不了多少功夫。”

    沉默的花父,欲言又止温婉守旧的花母袁氏,还有如今才八岁多的花木托……

    贺穆兰想起自己出征前信誓旦旦的“我绝对不会出头”,再想想前世花木兰努力守拙的行径,竟有些不敢归家。

    ‘花父要知道我的做法,一定会气死吧。我之前那般轻狂,一到军中就出头,丢了一条命不说,差点几次都把自己害死……’

    贺穆兰脑海里对花父最深的记忆,便是那个倚着门拄着滚沉默不语的长者。每次一想到花木兰的父亲就是这样盼着她归家的,她心中就是一塞。

    她怎么会把这位长者给抛之脑后了呢?

    她抢了人家的身子,做了人家不该做的事,结果连人家的女儿都不一定能还回去了。

    回家的话,一定会被拐杖打死的吧?

    花母肯定要念叨上几天几夜。

    “不回去了,直接去平城吧。我家现在不在城里,我离家后,家人应该是回族里生活了,那里离怀朔镇还有一段路,赶路要紧。”

    贺穆兰思索了一会儿,出口拒绝。

    陈节的眼睛里立刻露出“失望”的表情。

    军中男儿都爱吹嘘自己过去的事情,什么我参军前一拳揍死一头牛,什么我家乡还有几个村姑几个寡妇等着我,什么我家男儿铮铮铁骨之类。

    只有花木兰从未主动提及过自己的家人。

    她力气惊人,军中常有人问她的父亲和兄弟是不是也和她一样的力气,都被一句简单的“不是”打发了。

    也有人问过她这么勇猛过人,家乡是不是有许多女子喜欢她,也被她啼笑皆非地说“没有女人喜欢过我”给带过。

    时间久了,也就没人关心花木兰过去是什么样子了。

    她的家庭是不是幸福,她的阿爷是不是武艺过人,她的过去是什么样子的,都是谜团。

    所以陈节原本可以更了解自己这位将军一点,却又被无情地推开了。

    他沮丧地“哦”了一声,满脸不解地问:“怀朔一点亲戚都没有了吗?借宿一夜总行吧?老是住客店……”

    “说到亲戚……”

    贺穆兰是肯定不会带他们到花家堡去的,她只要一回去,他们家的秘密就彻底露馅了。

    虽说怀朔还有堂兄花克虎,但那周围左右住的都是相熟的街坊,她男装打扮骗得过别人,却骗不过认识的人,因为脸是长得一样的。

    这么一想,回去的风险更大,让她忍不住摇了摇头。

    “算了,还是不叨扰堂兄了,我们直接投宿客店就是!”

    想不到她刚刚穿越花木兰的时候还有一个幸福圆满的家庭,再来一次,活的却越发不如从前了。

    她竟成了无家可归之人。

    可有些事情,就像是命里注定的。

    “什么,不给过?这不是官道吗?”

    贺穆兰在官道上被一群兵甲齐整的骑士拦住,即使亮出将牌也不能幸免。

    这些骑兵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道路两边都被拦了木质的拒马,许多不乏有官位有身份的人士和他们的家人被拦下。

    能走官道的,大部分都是有些身家的,百姓没有交通工具,用脚走走捷径要比宽敞的官道更快,骑马就不一样了。

    “御驾刚过去,上面有令,封行四个时辰。”那骑士原本不愿理这几人,因为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达官贵人出行,待看到她的牌子,神色中倒是恭敬了不少,但是还是不肯放行。

    “这是御令,我们也不敢违抗,将军还请见谅。”

    御驾通过何地,那地方之前一定是要肃清一遍的,自从拓跋焘遇刺之后,就连大军经过之后的通途也要设置关卡,仔细警戒,以防有逆贼抄了后路。

    听说是御驾,贺穆兰再怎么不甘也只能作罢,黑着脸驾马偏离一旁。

    “御驾走的可真慢,居然才到这里!”

    陈节咧开了嘴。“这下不用担心到了平城太晚了!”

    “那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

    蛮古看了看天色,现在已经是中午,四个时辰过去那天都黑了,总不能露宿野外吧?

    此时被拦下来的人已经纷纷开始调头朝另外一条道走了,也有原路返回去找宿头的。

    而另一条路,正是通往怀朔方向。

    “将军?”

    贺穆兰看了看前方被封禁的道路,再看看后方,最后还是一咬牙:“罢了,跟我去怀朔镇。”

    她不回家,只找个远远的客栈歇一夜总行吧?

    ***

    怀朔。

    怀朔是六大军镇里处于最中央位置的一座,也是连接东西的要地,在黑山大营未立之前,它是抵御柔然南下最重要的一段关防。

    六镇子弟,皆为鲜卑军户,也有鲜卑的贵族和北地豪强任侠,民风之彪悍,为南方仅见。

    正因为如此,别的地方打架可能只动手,军镇里的男人打架却可能动的是刀剑,街头上游侠儿要是一个不张眼找错了人,很可能就会惹上哪家回乡的将军,或者家中长辈在军中叱咤风云的将二代。

    但这些游侠儿中不包括“燕七”。

    燕七,自称是燕地豪侠之后,事实上没人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燕是不是他的姓。他的剑极快,被同为游侠的同行们誉为年轻一代的第一剑客,他的剑和这时代大多数的军中搏杀之剑不同,他练的是杀人剑,只要对方给的起钱,要杀的人又让他看不顺眼,他都会接。

    而且,他是个混在刘宋的游侠。

    据说他的先祖被胡人屠杀,不幸才沦为游侠儿的,他一生之中,最恨的就是胡人,为了能杀胡人,甚至还学了一些鲜卑话和匈奴话,为的就是杀死他们之前能够羞辱对方一番。

    他原是誓死不踏入胡地一步的,在刘宋的胡人也都害怕此人,如今却受了某个重要之人的委托,来怀朔接一个人。

    此人姓柳,是河东大族之后,其祖、其父都是太守,年幼时因聪颖被选入宫中作为侍郎,之后便不知所踪。

    而燕七,便是得了一位恩人的重金作为报酬,要求他到北地怀朔来等待这个姓柳的年轻人,然后把他送到陈郡的袁家邬壁去。

    只有这个恩人,能让他千里迢迢北上,在这怀朔城一等就是半个月。

    他已经等了半个月了,约定该来的那个人还没来,他天天坐在这家客店的厅堂里,若不是这家店也是刘宋的探子开的,他早就已经引起别人的窥探之心了。

    今日也是如此,刚过午时,他用了饭菜,又被临窗边秋日的暖阳晒的迷迷糊糊,刚想着洗把脸提个神,却见几个人进了店。

    为首之人颇为年轻,身穿一身黑色衣衫,身材瘦长,手臂四肢有力,显然是个习武之人。

    尤其腰上挂着一把巨大的铁剑,像这样的剑一般是背在身后的,他的腰带锁环显然是特制,即使缀着这把大剑也丝毫不见累赘,腰力膂力也一定十分惊人。

    燕七此人好武,尤其见到用剑的高手手就痒,无奈身负重任,不得不压抑住自己的技痒一直盯着这人。

    只见那人先点了饭菜,又点了客房付好了定钱,这才吩咐身边两个随从把行李和马具送进屋,然后就在大厅里坐了下来。

    他跪坐的不是很端正,显然骑马骑了很久,也不耐烦讲究什么仪态了。

    也许是注意到燕七的视线,他把眼光瞟向他一眼,扫过他腰间的长剑,又若无其事的把身子转了转,干脆背对他避开他的视线。

    “好敏锐的知觉!这一身杀气!”

    燕七觉得自己的手在痒。

    “他一定也杀过不少人!”

    居然背对着他,是看不起他吗?

    就在此时,客店里突然进来一个身材削瘦的汉人,一身白色长衫,身后还跟着几个随从。

    这几个随从先进了客店,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见店里就两三个人,这才吩咐小厮照顾他们的马。

    那身穿长衫的年轻人走到柜台前,轻轻敲了三下,开口说道:“把你们预留的那间看街的上房给我!”

    每个字,一字不差。

    燕七身子突地一正。

    总算是来了!

    那男人进了大堂,原本毫无仪态坐着的黑衣男子也慢慢坐正了身子,然后装作毫不在意地站起身,背对着门口缓缓朝二楼而去。

    这黑衣男子,正是不得不进入怀朔投宿的贺穆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