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59章 身份泄露

第259章 身份泄露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倒是和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花家堡的族长黑着脸,望着自家的堂弟,简直有咬死他的心。

    “你家二女儿出生的时候我们还来抱过,外面都传你女儿和人私奔了,我们怕丢你面子不敢问,这虎威将军花木兰又是哪一出?”

    如今这花家堡的族长正值壮年,早年也是位副将,得了上官喜爱学了一门好箭技,还传给了花家几个兄弟,花木兰的箭技就间接来自于他,他后来伤了一只眼睛,还有头晕目眩的毛病,就离开了军中,回到花家教家中儿郎武艺。因为为人刚正公平又有过去的官职,很快就当了花家堡的族长,一当就是十几年。

    “怀朔花木兰”的名声一起,自然有人就想到怀朔城外不远的花家堡。这花家堡的先祖是贺赖氏家将出身,当地即使是鲜卑大族也顾及着贺赖氏的源头,和这花家堡客气相处,族长也是挺得人望的。

    可如今他却一点都不觉得光彩。

    “现在我出门,人人都夸耀我们花家又添了一位好儿郎,光宗耀祖就在眼前,我可翻遍花家堡的名录,除了你家木兰,我怀朔花氏一共有七个叫木兰的,不是在怀朔军中就是已经成了亲,除了你家接过黑山的帖子,哪有一个在黑山大营的?”

    花弧少年到青年时期都在花家堡度过,后来入了军中去打刘宋,残疾回乡有些自惭形秽,便搬到怀朔城里照看战死兄长的孤儿寡母,后来又成了亲。

    所以自他成家以后,和花家堡的来往倒少了。

    虽少了,可大魏立国都没多少年,这些鲜卑大族的家将后裔几乎都是不出五服的亲戚,来往也多,花家大姐的亲事也是族长出面说合的,等到花弧搬回祖屋的时候,亲戚们也只有高兴没有排斥的。

    谁都知道花弧还有个儿子,古代按户征兵,这儿子就有了用处。他迁户回来,花家这一户回了族中,以后军中分田地、分赏赐,都是族中均享的。

    所以即使花家可能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二女儿也有可能不太检点,族中也依然不问理由的接纳了他们。

    花弧回了花家堡,就代表他要开始听从花家族长的管理,这花家的族长也不是傻子,过去的年月一个普通的军户能当上副将更难,他就算眼睛瞎了一只,心却不瞎,一旦对这“花木兰”起了疑心,立刻查了一番。

    这时代宗族大于国法,地方大于中央,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邬堡敢于国家抗衡。花家堡的族长在花氏一族心目中是比当地军镇的镇戍将军还大的,花弧被问的脸色一白,双腿差点就软了下去。

    ‘这死孩子,叫她不要出头,叫她寻个过错或者想个办法离开军中回乡,她怎么就是不听呢?在军中那地方呆了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那是什么鬼地方嘛!’

    花弧心中又气又恨,可为了女儿的安危还不得不强装镇定。

    “大兄,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花弧,我之前已经问过和你家二娘子一起长大的花克虎了,他说漏了嘴,说是自己从小和你家二女儿比武都没有赢过……”花氏族长名为“平”,却不是一个中正平和的人,他把脸一板:“我且问你,你是不是做了混账事,让你女儿替你从军去了!”

    “替你从军”四个字声音压的虽低,可在花弧耳边简直就如巨雷轰鸣一般,惊的花弧那只受伤过的腿像是突然抽了筋一般,一下子跪到了地上。

    这态势,就算他不承认,也没有人信了。

    花平背着手,正颜厉色地看着地上半跪着的堂弟。

    “这么说,我猜的没错?你真做了这混账事?”

    鲜卑人打仗全靠军户,鹰扬府兵制从部落之时就开始,延续了几百年,但凡出征打仗,每家子弟都要出战,家中为了子弟的存活率,从男孩子一生下来就要开始锻炼体魄、学习武艺,颇有些东方的斯巴达克教育的意思。

    在这种环境下,女孩子耳濡目染学会一些武艺也没什么了不起,鲜卑女儿身体若强健,也能剩下强健的下一代,所以女儿家上至贵族下至普通军户,不乏骑射功夫比男人还好的女子。

    可女人就是女人,骑射好不代表武艺就强,先天条件摆在那里,在沙场征战,总是不及男人的。

    花平会这样猜测,原本也是因为像花木兰替父从军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但凡父亲年老有伤、或家中男眷不能从军,甚至有绝户之家的主母为了保住最后一个男丁而把女儿打扮一番送去军中的,都有发生过。

    只是军府一向是“连坐”,这时代的一户动辄七八口人家,互相监督着,就算再不愿家里孩子送死,也不敢把其他亲戚也连累了。

    此外,女子从军,很少有熬过新兵之时的,进营先要比武,女扮男装的女子很多在这一关就要被发现身份,就算没发现,武艺弱的丢去当杂役,那种几十个人睡一起的地方,几天就露陷了。

    每个做过这蠢事的人家都会给军府通报全族,时间久了,让女人去替代家中男人就成了一个笑话,有钱人家情愿买奴隶冒名顶替去替代,都不会再这么做了。

    花平原本也不能肯定,他在心里自然是轻视女子的武艺才智的,可花弧这惨白的脸、吓得跪倒的举动,都向他说明了他的猜测居然是对的!

    花弧被族长惊人的气魄威压,咬着牙冷汗淋漓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番。花平之前已经有了些推断,此时再听也不算太惊讶。

    只是听到军中将军们都来提亲时,忍不住讶然。

    鲜卑人门户之见没有汉人的门阀那么深,可自从建国以来,鲜卑人无不以汉人的礼仪风范为模范,在“门当户对”上就尤为慎重。尤其南北朝承袭的是最终品阶的晋朝,门阀都不和胡人通婚,导致鲜卑的大姓也很少会和小族联姻,高嫁是有的,低娶就不常见了。

    可怜尉迟这种大姓人家都愿意把庶女嫁给花木兰,那这个假男人真女人究竟已经优秀到什么地步,肯让这些大族抛弃门第的偏见,只为了好套定这个年轻人?

    要知道花木兰若去了尉迟家的女儿,自此门第就会上了一部,他的儿子女儿以后想要和大族通婚也不是不能了!

    听到这样的事情,就连花平都恨不得这花木兰是个男儿,最好还是他自己的儿子。

    “你……后来是怎么回的?”

    “我说家里已经给木兰相看了世交家的女儿,就等着他回乡以后就定下婚约。”花弧见花平的脸色有些沉重,心中担忧是有不妥,开口问道:“大兄,是不是我应对的不对?”

    “你那世交家的女儿可靠吗?”

    对付媒婆自然不会空口白牙,一定是有这世交家的女儿,且正在婚龄的。

    “哎,这也是让我头疼的事情。那是我同袍云泽家的大女儿,和我家几个姑娘与侄儿都从小长大,原本定下的是我侄儿花克虎的,我拿她做了借口,这婚事就不能马上成了,到现在我都不知道用什么面目去见云兄和克虎。”

    花弧只觉得从女儿从军开始就是一步错,步步错,整个生活翻天覆地不说,自家妻子也是魂不守舍,冬天担心女儿没衣服穿天天缝冬衣,还落了个肺病,早知道如此,还不如他去当了兵,哪怕死在军中,也比一家人受煎熬好!

    “你家木兰毕竟是女儿身,如今她是炙手可热的少年将军,也不知道你家的门要被多少媒人家踏破,想做他妾室或者平妻的人家也大有人在,到时候你怎么办?若是上面的高官贵族强要做媒又怎么办?”

    花平冷哼,“这花家大郎是不存在的,只要和你家有些关系的,都知道你家只有大姐、二姐,没有什么大郎、小郎,到时候你可怎么应对?”

    花弧的脸色一白再白,最后已经白到如同死人的地步。

    他自女儿出征,日日就想着她能平平安安归来,不要吃亏不要受罪,若花木兰真是个男子,他要期盼的恐怕就是他能建功立业,奋勇杀敌了。

    一个性别之分,竟让人的想法产生这么大的变化,就算他自己也没意识到。可他却知道女儿的名声越来越响后,就会让人产生好奇,想知道他的出身,他学艺的情况,他的师父是谁,哪里来的这些本事……

    可花木兰的来历,恰恰又是最不能提的事情!

    叫木兰的人多,而且多是男孩,他当年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儿,天天期盼天天祈求上苍,连名字起的都是“木兰”这样男女皆可的,就是希望能是个传宗接代、光耀门楣的男儿,虽然最后生的是个女儿,但健健康康,他也就没有多大遗憾。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期盼上苍的话是不是真的给上天听到了,这女儿从小就力气惊人,学武学文更是一点就通,性格也不如她大姐那样扭捏小性,除了没有把儿,和男孩子也没什么两样。他偏爱木兰,教的就更多,结果却教出这么一个倔强的孩子来。

    正因为木兰的名字叫的人多,所以“怀朔花木兰”的名声传到怀朔时,他都没想到是他们家木兰。可是当知道他家女儿名字的亲戚打趣“这人居然和你家二娘子同名”时,他莫名的就害怕了。

    军中的将军们能让官媒找上门,是因为那些将军都能查阅军府的军贴,知道一个人的来历出身,乡间之人当然不知道,所以只知道花木兰出自怀朔,不知道出在哪个人家,都以为是别人家的木兰。

    花木兰只要在军中一个不慎惹起别人的怀疑,引来别人来怀朔打探,都能轻而易举的查出怀朔花弧生的是两女一男,孩子才六七岁,绝不会从军的。

    他在家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担忧,只觉得“欺君”和“连坐”的帽子已经罩在头上了,可他为了让妻子不要太担心还得佯装无事的样子,一点不对都不能透出来,时间久了就变成了心病,给族长一喊,立刻就发作了。

    只是不知贺穆兰要知道花父为了她的“光彩”在家中担惊受怕至此,还会不会选择这条路走。

    不过都是骑虎难下罢了。

    “你有手有脚,接了军贴就该入行伍之中,居然想到这样猪油懵了心的唬骗法子。你以为军府给田给地是白给的?这下一族之人都要被你害死了!”

    花平攥紧了拳头,额头两侧青筋冒出,显然被花弧满脸迷茫害怕的表情气的不清。“我之前以为你一个老实闷葫芦在外面要吃亏,现在一看,你吃不吃亏不知道,小聪明倒是厉害的很,是我眼拙了……”

    “不是,那时我腿疾正好发作,我女儿说她会寻个法子回来……”

    “这话也就骗骗三岁小孩,军中只要战事不了,除非死了、残了,哪里有回来的时候?你信,是因为你存着侥幸之心。你居然还敢回来!”

    花平在房内踱了片刻,突然低头对跪坐在地上的花弧说道:“你现在不能在花家堡多住了,这里许多亲眷都对你家知根知底,若是之后军中的封赏送到花家堡来,一个嘴杂传了出去,大家都要倒霉!”

    “我……我在军府留的是怀朔的住处,那里有我侄儿先住着,收东西送东西也是从那儿走……”

    花弧无力地解释了一句。

    “算你还有些脑子!可难保不会有疏漏的时候!你这几天就给我搬回怀朔去,就说住上一段时间,名义……你不是要让花克虎和云家的姑娘定亲吗?就说回去张罗花克虎的亲事!”

    前一阵子老有媒婆来找花克虎的事早已经传开了,这时候用这个借口回去也合适。

    “可是,可是云家那姑娘被我……”

    “我看你是脑子坏掉了!若真这么做了,日后你家二娘子的身份暴露,你叫那些被拒婚的人怎么想?被人当傻子耍?总不能真让云家姑娘嫁给花木兰害人家一辈子吧?”

    花平摆了摆手,“花克虎和云家姑娘的亲事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我们鲜卑人没那么多规矩,姑娘觉得高攀不上弟弟嫁了堂兄也没什么,最多花克虎名声难听些。和一家子上下比起来,花克虎的名声算什么?有花木兰那样的姐妹,他日后名声难道能好吗?”

    这下花弧简直真想一头撞死在柱子上了。

    他亡兄留下这个儿子,他是真把他当自己儿子照顾大的,他如今连寡母都早丧,只有这么一个最亲的亲戚,还被他带累了。

    花平也不知道为何族中会摊上这种事,他和花木兰几乎没什么交情,只不过见过小时候的她多一些,印象中长得既不漂亮可爱,性子也不是什么活泼开朗讨人喜的,久了也就忘光了。

    “会一路扶摇直上,又有一身好本事的,怕是个心气高的女人……”

    花平喃喃自语,已经把贺穆兰脑补成一个狠心狠情,杀人不眨眼的可怕女人了。

    哦,还要加上野心勃勃,试图获取男人一般的权势地位。

    ‘能让这么多将军青睐,一定还很会做人……’

    唔,再加个手段圆滑。

    ‘能在军中两年滴水不漏无人知晓,脸皮也一定厚的出奇,豁得出脸面。’

    花平觉得头发都要愁白了,人不要脸则无敌,用女儿家妇德那套好言相劝一定也是不行的了。

    他每想一分,在贺穆兰身上贴的标签就越多,这其中大部分还真称不上是什么优点,这样的猜测实在是不太好,以至于花平对还未谋面的花木兰就先生出了反感来,看着花弧也像是对方添了多大的麻烦。

    “到底该怎么说服她早日放弃呢?是自残身体不能出仕,还是突染暴疾?”花平越想越头疼,半点都找不到先前族中出了个英雄的喜悦了。

    愁!愁煞人啊!

    ***

    此时,狠心狠情杀人如麻心高气傲野心勃勃寡廉鲜耻手段圆滑城府颇深不顾亲情的虎威将军贺穆兰正在和阿单志奇分道扬镳。

    从黑山大营去平城必定要路过武川,这也是阿单志奇和贺穆兰通路的原因。北方六镇都在黑山大营以南,在平城和黑山之间,从西到东是沃野、怀朔、武川、抚冥、柔玄、怀荒,相隔都不到一日的距离。

    从北方六镇的怀朔、武川到平城,快马也只要三四天,所以阿单志奇之前才有“你要不要去追下御驾”的话。因为拓跋焘即使走的再慢,快马也是追的上的。

    “都到了我家门口了,真不进去坐坐?”

    这时代路上真有马贼盗匪,虽然御驾刚过,难保不会有马贼出来作乱,阿单志奇又旧伤未愈,贺穆兰等人出于好意,直把他送过了武川镇,一路送到他住的地方。

    阿单志奇想要邀他们进去住一夜再走,可贺穆兰的记忆里全是花木兰前世去阿单志奇家送遗物的那种凄凉和痛苦,心中实在有难言之隐,便借口天色还早,不急着过夜,婉言谢绝了。

    阿单志奇是个爽快性子,加之他知道自己家那个小屋住不下三个大男人,也有些不好意思怠慢了贺穆兰,便约定了下次来这里一定要留下来住住。

    阿单志奇归意正浓,又有提早送回家的赏赐在先,自然是意气风发。他料定家中之人得到他要回来的消息,必定是每日翘首盼望,天天在巷子口等着才对。

    “火长,我祝你此番进京你加官进爵,一路青云直上!”

    阿单志奇和几位同伴一一拥抱作别,这才依依不舍地牵起自己的马。

    ‘我现在最不希望听到的祝福就是这个了……’

    贺穆兰心中苦笑,脸上却挤出笑意:“你在家中好好休息,等我从京中回返,定到你家里拜访。我今日空手而来,都不好意思进门,下次定给我那大侄儿买些他喜欢的礼物!”

    “哈哈,我好久不归家,不知道我家小子可还记得我呢!到时候被你拐走做了儿子,我可要哭啰……”

    他在马上整了整衣衫,扯起嗓子对着自己住的里弄叫了一声。

    “阿卓,你阿爷回来啦!”

    那一声“回来啦”简直是震天动地,莫说这个里弄,便是隔壁的大概都听到了。

    军镇划分严格,一个里弄里都是聚群而居,阿单志奇离家时他儿子才三岁,期间几乎没有回来过,只有一次也是匆匆就走,心中自然又忐忑又兴奋,为了宣泄自己“近乡情怯”的担忧,叫的是十分大声。

    贺穆兰等人刚刚翻身上马,猛听到阿单志奇这个叫法,都快慰地大笑。

    阿单志奇不是个张扬的人,能听到这个叫声,心里肯定是激动的很。

    果不其然,阿单志奇的叫声刚过,里弄里就传出了清脆的“阿爷阿爷阿爷阿爷阿爷……”的连环叫声,之后跑出来一个身穿红色衣衫,剃了童头,虎头虎脑的黑壮小子。

    那小子腿脚跑的极快,后面还跟着好几个出来看热闹的人家,也有和他一般大的小孩,也跟着这小子一起跑,显然那黑壮小子在这一片的孩子里还有些人气。

    阿单志奇五岁的儿子阿单卓跑出里弄,却见到坊口好几个男人,其中几个骑在马上,一个在马下牵着马,均是风尘仆仆,看不清面目打扮。

    ‘我阿母说我阿爷是大大的英雄,所以才得了那么多东西回来,他是大英雄,大将军……’

    黑壮的小子扫了一眼诸人,突地眼睛一亮。

    ‘英雄骑的都是高头大马,是最好看的那一个,那个牵着杂花马的一定是不是,那剩下的……’

    阿单卓迈着小短腿,兴奋地大叫着“阿爷我想死你啦”,快似疾风地朝着阿单志奇跑去。

    阿单志奇甚至都已经半蹲下来了,准备将自家胖小子接个正着。

    “想死你啦啦啦啦……”

    小短腿越跑越快,直接穿过满面笑容、刚刚露出“乖”字口型的阿单志奇,一下子扑到了越影的马下,抱住了马腿!

    “阿爷!你快下马让我骑骑你的大黑马!”

    说完还特别期待地对马上的贺穆兰咧出了一个笑容。

    阿单志奇:ojz

    蛮古:(⊙o⊙)?

    陈节:……我什么都没听见。

    “哈,哈哈哈,我,我还是赶路吧……”

    第二次被叫“阿爷”的贺穆兰,一边安抚着被熊孩子抱住的越影,一边看着被打击地快要趴下去的阿单志奇,终是喷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