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37章 番外到外国去(上)

第237章 番外到外国去(上)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贺穆兰,你有些不舒服?”

    颜思明有些好奇地探过头,看着总是不安地侧头,注意着窗外动静的花木兰。

    花木兰极力控制住自己莫名的眩晕感,轻轻吐出一个字来。

    “嗯。”

    花木兰会示弱,这是和她做了一年多同事的颜思明从未遇见过的事。哪怕当年闹的沸沸扬扬的“爆头事件”,这位也不过就是纳闷地问了问所有人,“网络”的力量怎么就这么可怕,而后也就抛之脑后了。

    新闻总是在意新鲜的人,当年红极一时叱咤风韵的“警花木兰”,在半年多的此时也已经回复了最初的低调。

    只是在这纷纷闹闹的半年间,部里真是用她做足了宣传,又是拍宣传片,又是警界和军界的交流,如果说之前只是警察系统里知道有这么一位厉害的女警,从部中领导知道花木兰的本事后,偶尔也会和军队里切磋切磋……

    到了最后,花木兰甚至经常被出借给女领导做特殊护卫工作,有些特殊人物的交流需要用到女保镖的,上面都会想到花木兰。

    “贺穆兰”的名声早已传遍,若是人们在新闻中或者电视里看到她出现在某个场合,那一定是她又要保护什么重要人物了。

    这样的推断让有些领导更加觉得“钦点”花木兰是个很有面子的事情,所以花木兰也就变得越来越忙。

    这让她很沮丧。

    在之前,她的工作主要是解救人质、协助缉毒、协助督办大案要案等等,可如今,倒成了保镖一类的人物。如果花木兰是一个有野心、想要往上爬的姑娘,那这样的工作自然会让她欣喜若狂。

    可这个时代,哪怕是英国女皇,也不可能有她的世界里拓跋焘那样的权势。前世拓跋焘都已经和她称兄道弟,她尚且不觉得这是什么恩典,到了这一世,这些领导的架子比身为皇帝的拓跋焘还要大,可是对人的尊重却还没有她的陛下多,让她很不适应。

    她从内心里不喜欢这样的工作,并且渐渐有些抑郁的趋势。

    可她前世是个军人,服从是她的天职,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花木兰可以说是最合格的下属,即使心中再不舒服,也勉力的参加着一次又一次无聊的宴会,或者让人难受的会议。

    好在警队里还有颜思明。

    这个男人不知为什么从认识花木兰的第一天起就非常在意她,见到她越来越压抑,颜思明心中十分担忧。

    特警,尤其是这种经常被派遣特殊任务的特别组成员,很容易换上抑郁症和狂躁症。

    过大的工作压力和常年的保密工作,常常让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有着生理周期和更细腻情感的女人。

    糙汉子还能喝酒、找女人排解压力,像花木兰这种唯一特别的爱好是骑马、生活规律的像是苦行僧一样的姑娘,恐怕很难排解。

    尤其现在她离家万里,在帝都工作,除了同事和新认识的朋友陈卫卫,连个能吐苦水的人都没有。

    好吧,其实颜思明也不知道花木兰有没有点亮“吐苦水”这个技能。

    所以警队里观察了花木兰一阵,又叫来那个做过“指导员”的心理学家和花木兰聊了聊天以后,领导把近期一个特别吃香的任务安排给了花木兰和颜思明,跟着几位特别安全组的成员一起出行。

    这任务其实也是保卫人物,只不过保卫的人很特殊。

    被保护的是一位华裔科学家,是一位洲际导弹防御系统方面的专家。他受聘回国接受国家安全工作,可是却在刚刚接受这份聘用的时候差点遭受了某个恐怖组织的绑架,还好发现的早,成功逃脱了。

    为此,国家特别重视,安排了一个特别组乔装身份护送这位科学家回国。

    原本他早就要回来的,但是他在f国学习工作的儿子却不准备和他一起回c国,所以他们夫妻两个准备从a国先去c国参加他儿子的生日宴会,陪儿子游玩几天团聚以后,再返回国内。

    鉴于之前他遭受的意外,部里一点也不敢轻忽,这次来的队员都是特种部队出身,为首的领导更是直接负责国家重要领导安全的精英。为了他夫人的安全,花木兰也被送了过来。

    说是“协助保护刘夫人”,实际上主要保卫工作都由特别安全组的成员做了,身为女成员的花木兰所要做的,就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刘夫人上厕所什么的。

    部里觉得这样的工作可以让花木兰散散心,再加上是去国外陪人家玩儿的,也许可以散散心。

    得知部里安排的颜思明简直要嚎出来了。

    你要人家散心,不知道给人家放假吗?

    不知道给人家带薪年假吗?

    不知道给人家带薪年假再安排好旅行行程吗?

    边工作边散心算个毛线啊!

    贺穆兰说她的英语完全不能看,让她去国外不是压力更大吗?

    最重要的是……

    说他英语好让他陪着一起去是个什么鬼啊?

    他本来就打不过贺穆兰了,再加上一群打不过的男人,他是来“自取其辱”做陪衬的吗?

    不带这么丢人的!

    颜思明一半明媚一半忧伤的跟着他们上了飞机。

    他们此次的行程是这样安排的:先去a国接了科学家刘先生夫妇,然后再送他们去在f国的别墅和儿子团聚,游玩几天,在参加完他儿子的生日party后启程回国。

    一个研究如此厉害的课题的科学家,在差点被恐怖分子绑架的情况下还有这样大的胆子到处乱逛,祖国母亲翘首盼望的诸位领导和相关人士们都表示很蛋疼。

    无奈人家就是这样性格的一个人,咬定了先去见儿子,然后才能离开。

    现在他们已经启程,正在飞往a国的路上,可是一上飞机,颜思明就发现花木兰有些不对劲。

    她太严肃了,严肃的有些过分。

    飞机一飞上高空,她就紧锁着眉头,而且经常有意无意的用视线扫过窗外,一触即收,嘴唇抿的紧紧的。

    简直就像……

    就像……

    恐高?

    可是她曾经在高楼上执行过特别任务,没有表现出恐高的样子啊?

    颜思明出声相问,只等出一个“嗯”的解释。

    花木兰表现出不安的样子,并不是因为她怕坐飞机,而是因为……

    她一直在耳鸣。

    从来没有坐过飞机的花木兰,只在电视中见过这种交通工具。之前他们出差,因为带着枪械和装备,一般都开着部里的车子。花木兰由于工作性质的缘故,保卫工作的范围也只在帝都,基本不需要坐飞机。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耳朵一直在叫,但是这种感觉特别难受。同来的伙伴都是不认识的人,而且都很难接触的样子,为首的那个“李队长”更是对她和颜思明的身份表现出质疑,所以她更不想表现出脆弱的样子。

    但耳鸣这种事情,不是发生过的人是不知道有多难受的,就像一根针一直在戳她的脑子,而且捂住耳朵也没用。

    所以等颜思明开口询问的时候,她不争气的“嗯”了一声。

    然后她看见颜思明就像见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张大了嘴巴。

    这样的行为让她的负担感似乎减轻了一点,她指了指耳朵,小声和他说:“耳朵,一直在叫。”

    颜思明立刻闭上了嘴巴,了然地点了点头,叫来了空乘人员,索要了几片口香糖,让花木兰嚼一嚼。

    花木兰嚼了一阵子后果然没有了耳鸣,终于松了一口气。

    经过这段小插曲,花木兰开始对此行有了一些不安的预感。

    果不其然,飞机飞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遇到了乱流。

    他们的航行时间要十几个小时,这样枯燥的旅行过程,很多人都选择用“睡觉”来打发,即使是特种兵和花木兰这样性格比较能够忍受枯燥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闭目养神。

    所以气流开始颠簸的时候,只要是人,都难免出现惊慌。

    尤其第一次坐飞机的花木兰。

    没有人能理解她的这种惊恐。作为一个连人能在天上飞都想象不到的古人,即使接受了贺穆兰的记忆,也还有许多无法感同身受的事情,当飞机开始颠簸的时候,她已经不可避免的在想象它如何解体、她如何摔成八瓣儿云云的了。

    她不是最惊恐的,已经有女人和孩子开始哭叫了。

    飞机的乘务人员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只是遭遇了乱流,很快就会结束云云,但恐慌的气氛一下子传遍了整个机舱,有个强壮的外国男人甚至在满头大汗地的划着十字。

    颜思明一把握住了花木兰的手,有些惊慌的说道:“怎么办,我我我我好像也有些开始害怕了……”

    即使是同来的特别小组成员,也有一个皱紧了眉头,和旁边的组长说着什么。

    正因为所有人都表现出不安,花木兰却奇异的表现出平静了。

    似乎若是真的被自己的恐惧心理打败,她就输了一般。

    也许,这正是她能够为将的原因。

    花木兰反拍了拍颜思明的手。

    “我也有些害怕,这很正常。”

    “咦?你也怕?”

    颜思明有些小激动的看着花木兰的手。

    ‘老子也不知道遇见多少次乱流了,怕个毛!我这不是为了安慰你嘛!’

    颜思明心中默默吐槽。

    ‘不过被贺穆兰这么关心,怎么感觉有点受宠若惊啊!’

    “自然是怕的,不过这时候怕也没有用啊,怕了还是得颠……”

    花木兰如是说了一句,又继续闭目养神了。

    颜思明看了看还在自己手背上的手,傻乎乎地笑了一会儿。

    “花木兰。”

    李队长突然伸过头来。

    他坐在他们的背后。

    “何事?”

    花木兰睁开眼,转过头。

    “如果飞机真的出事……”

    他刚刚说了这一句,飞机的颠簸就突然结束了。

    飞机的广播正在提醒所有旅客飞机已经离开了乱流区域,平稳地飞向目的地云云,李队长刚刚张口准备说的话一下子就顿住了,不再出声。

    花木兰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等到“飞机真的出事”后面是什么,便没有再问。

    经过两次插曲,花木兰越发觉得自己和这趟旅程犯冲。

    十几个小时的亢长旅行后,他们一行人终于抵达了目的地,过了安检,朝着出口而去。

    由于是特别任务,这一次的行动没有办法从国内携带枪械,对单兵作战的要求极高,所以特别小组的人才对派了一个女人来特别不满意。

    好在花木兰一直表现出理智和训练有素的一面,这才让几位主要负责人员心中稍微打消了一点疑虑。

    出口处,刘姓科学家的外国助手正举着一个牌子,迎接他们一行人。

    李队长带着他们去和他汇合,那外国助手一个一个和他们打招呼,待看到花木兰的时候,眼睛一亮,热情的伸出双手拥抱她。

    “哦,真是个迷人的霹雳娇娃,我是……哦,mygod!”

    “嘭”的一声响,一瞬间,那外国助手只觉得天翻地覆,随着他的大叫,整个机场的人都奇怪地看着这边。

    “贺穆兰,你这是违反纪律!”

    “哦,贺穆兰,你怎么把他给摔了!”

    “贺穆兰……”

    “对不起,条件反射……”

    花木兰有些难堪地看着地上那个奇怪的助手。

    拥抱这种事她自然不会这样反应过度。前世劫后余生时,同袍的将士们也会真情流露的拥抱一番。

    鲜卑人拥抱原本就是一种礼节。

    但这个怪人,居然趁拥抱的时候趁机揩油!

    长得像熊一样,还用那熊胡子去蹭她的脸!

    她的预感一点都没错!

    这次的旅程实在是太不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