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238章 番外到外国去(下)

第238章 番外到外国去(下)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熊抱花木兰的男子只是很喜欢“霹雳娇娃”,但在现实生活中见不到这样的女人,从而对花木兰产生了一种好奇而已。

    再加上他性格本身就比较脱线,一见面也就出现了这种不愉快的事。

    花木兰的行为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这是在出行之前李队长三令五申不允许发生的事情,所以他狠狠地批评了花木兰的行为,并且警告她从现在开始要低调低调再低调。

    那个熊抱助手自然是不敢再碰花木兰一下,活似她是会吃人的霸王花。

    一行人很顺利的就见到了那位闻名遐迩的科学家刘乾和他的夫人。

    刘乾就像是个很普通的学者,穿着舒适的休闲西服,年约四十多岁,相貌平平,戴着一副金边眼镜。

    刘夫人则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看起来年纪都可以做刘乾的女儿了。不过他们看起来很恩爱,刘夫人一直面带微笑挽着丈夫的手,这让花木兰对她升起了一些好感。

    在她这个古人看来,老夫少妻是很正常的事,并没有什么不对的。颜思明等人难免会偶尔流露出一丝“老牛吃嫩草我好羡慕嫉妒恨”的神情。

    李队长出人意料的是个很会寒暄的人,双方沟通了一阵后,定下接下来出行的日期,一群人就忙活了起来。

    他们首先要检查一遍刘乾的住所,看看这里是不是有窃听器或者其他间谍设备。刘乾听到这种猜测后呆了呆,开口问道:“不会吧?谁会对我用……”

    然后他想到了最近在做的研究,默默点了点头。

    “请随意,书房的钥匙找我夫人拿。”

    在这方面,花木兰不是行家,所以她只好跟着刘夫人在屋子里乱逛。

    “你是女保镖?”刘夫人开口对她笑道:“第一次见到女保镖呢。”

    “我是警察。”花木兰顿了顿,摇了摇头,“现在是在做保卫任务而已。”

    “做保卫任务的就是保镖啊。”刘夫人不以为然地拨弄了下头发。“我和我先生在恩爱的时候,希望你能离远一点……”

    她把“恩爱”两个字咬的重了些。

    “希望你能注意我们的*权。”

    “我会尊重你们的*,刘夫人多虑了。”

    花木兰不知道这位姑娘的敌意从何而来,但依然很慎重的回答了她的顾虑。

    那位刘夫人得到答案,风情万种的走开了,留给所有人一个背影。

    颜思明凑上来,问花木兰她刚才说了什么,等花木兰告诉他后,这位警官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难怪刘乾这么一个单身多年的科学家会迅速陷入爱河,不顾舆论娶了这么一个女人。实在是太热情太娇艳了,像这样长期没有爱情滋润的书呆子,根本很快就会被拿下嘛!”

    “什么?”

    花木兰眨了眨眼。

    “那刘夫人,曾经是刘乾儿子的女朋友。”颜思明声音压得极低,“我来之前在网上搜了点资料。听说她和刘乾的儿子以前是同学,在遇见刘乾后被对方的学识所折服,两人迅速陷入爱河,后来刘乾的儿子就赴f读博士,不再回国了……”

    “这是人家的私事。”

    花木兰从以前起就对这样的事情没什么兴趣,“我们不必要知道太多吧?”

    “你保护刘夫人呢……”

    颜思明露出一个同情的表情。

    “等她和她的继子见面该有多尴尬?你是她的保卫者,看到这样尴尬的场面岂不是更尴尬?”

    “你想太多了吧。”

    花木兰好笑的推开他伸过来的脑袋。

    “你先保护好刘先生吧。”

    李队长等人很快就巡视完房间回来了,窃听器和其他间谍设备都没有,但是按照他们的说法,这个屋子的防卫等级太差了。

    无奈他们还要在这里休息一夜才能走,李队长等人只能打起十二万分精神进行警戒。

    花木兰和特别安全小组的沟通很少,那几位军人似乎也很不擅长和女人打交道。恰巧的是,花木兰也是不擅长和人主动打交道的人。

    这样的尴尬直到半夜时分。

    花木兰是个很浅眠的人,这是战场上训练出来的条件反射。所以她从半睡半醒间突然惊醒时,立刻就察觉到了情况的不对。

    她从沙发的边沿一下子坐了起来,起身奔出屋外。

    花木兰的动作惊动了其他人,李队长安排三个人到刘先生夫妻的卧房外保护,领着颜思明和其他的人跟着花木兰往外走。

    花木兰拉开客厅的落地窗——这个窗门直接通往后院,轻手轻脚的来到车库门口,扫了一眼被撬开的车库门,小心的闪了进去。

    刘乾的车库里有两辆崭新的轿车,一辆价值不菲的是为他的爱妻准备的,另外一辆普通的则是他的座驾。

    这个小贼正在那辆价值不菲的车子上折腾,似乎知道这家里只有夫妻二人,于是动作就越发的肆无忌惮。

    花木兰一个疾步窜了过去,伸手把那偷偷摸摸之人从车子里拉了出来,一击虎步冲拳直接将他击倒。

    后者发出一声惨叫,又被追进来的李队长等人围住,几乎来不及逃跑,就已经被擒住了。

    李队长等人的手段自然不是普通人受得起的,一番“非法审讯”后,那小贼乖乖的承认了自己是被人雇佣,来偷走这家人的车子的。

    他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偷车贼,因为数次偷盗车辆而入狱。他得到别人的消息,说是这家人只有一对文弱的夫妻在家,家里刚刚购入新的车子,车库的后门可以随便打开,偷了车子就能逃跑,加之对方又支付了一笔“准备费用”,他便来碰了碰运气。

    李队长仔细盘问,发现这偷车贼也不知道对方的长相,对方是在他常去的加油站等候到他的,他刚刚出狱没多久,手头正紧,得到消息就来了。

    结果就被花木兰等人抓住了。

    绑架、偷车贼、神秘人士……

    偏偏这还不是在自己的国家,想要顺藤摸瓜也没有时间,李队长等人只能把这个小偷绑了起来,等他们第二天前往f国后让那个助手把他送去给这里的警察局,进行接下来的调查。

    被偷车贼骚扰了以后,刘乾已经深感自己的住处“安全级别太低”是什么意思,而刘夫人则是更在意自己的车会在她离国之后不安全,便委托那位助手等他们离开这里后把这辆车转手,好得到一笔费用在新工作的国家买一辆类似的座驾。

    刘乾对夫人的决定表现出一副宠溺的样子,那位助手耸了耸肩,似乎对自己还要做这样的工作表示疑问,在得到刘夫人允诺拿到一成作为劳务费后,又笑了开来,连声说自己愿意效劳。

    这一瞬间,花木兰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不像是保护什么重要科学家,倒像是来看家庭伦理剧的。

    第二天,飞机又启程了,前往刘乾的儿子所在的国家。

    一路上,刘乾表现出又担忧又期待的心情,而刘夫人则一路上都在睡觉,完全无法看出她的心情。

    花木兰两世都没有“恋爱”过,在军营里曾经有段时间做过狄叶飞的春梦,但很快就随着对方的离开而抛诸脑后了,对颜思明的担心毫无理解。

    她只一心一意的跟着刘夫人,直到下飞机的时候,才发现不太对。

    从外表上来看,刘夫人是一个非常娇弱美艳的女人,生的如玫瑰般动人,可在经过人群的时候,她总是有意无意的避开所有人的碰撞。

    这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正因为是下意识的动作,刘夫人的闪躲就变得十分奇怪。她的动作太专业了,就像是身体长了眼睛,可以立刻避开一般。

    无论是花木兰、李队长还是颜思明都隐约注意到了刘夫人的情况,几人相互交换了个眼神,开始对这个女人的身份怀疑起来。

    但仅仅是怀疑,是不足以做出什么推断的,后者在机场人群的拥挤之后,又重新表现回了一个弱质女子该有的身体素质,让所有人都产生那一瞬间的躲避是个错觉的想法。

    有些人天生就比较敏感,最讨厌别人碰触,这不是足够的理由。

    看着挽着刘乾的胳膊,笑的一脸灿烂的刘夫人,花木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虽然这女人不是很讨人喜欢,可是……

    夫妻貌合神离什么的,也太让人伤感了。

    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刘乾夫妻拖着带给儿子的大批礼物,在李队长从机场提了事先租好的车子以后,开车前往刘乾儿子刘修远在f国某学区郊外的独栋洋房。

    花木兰一行人还未接近这栋房子,就被其中震天的音乐声逼得蹙紧了眉头。

    就像是被人掐着嗓子喊叫,又像是午夜惊梦一般的惨叫声,伴随着阵阵电子乐一般的声音传了出来。

    花木兰也好,李队长也好,都是不折不扣的“老古董”,耳目聪敏的他们在听到这种声音的情况下,没有立刻捂住耳朵,已经算是很有自制力的了。

    刘乾听到这样的声音,似乎看到了鸭子上了树,喃喃道:“一定是搞错了,肯定是搞错了,我那个儿子不会……不会……”

    他跌跌撞撞地朝着洋房而去,刘夫人表情复杂的跟在他身后,李队长对着花木兰用下巴指了指刘夫人,也紧跟而上。

    洋房的门口站着几个身穿皮衣的男人,身上到处都是各种铆钉,见到一个中年人奔到他们近前,立刻用f语大声地嘲笑了起来:

    【哦,我们这里不欢迎中年人,你别露出这样的表情,你就算哭出来我也不会让你进去的……】

    刘夫人很快追上了丈夫,用熟练的f语问他们刘修远是不是住在这。

    【哦,你们问修?修确实住在这里。你是修的什么人?爱慕者?哎,一个华裔小伙子怎么那么多女人喜欢,你不如看看我们……】

    一个男人伸手去摸刘夫人的脸。

    她迅速的闪了一下身体,避开了对方的手。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花木兰走到了近前,拨开了那个男人又一次伸过来的手,用了四成力气捏住他的手腕,成功的让对方惨叫了起来。

    【哦,你这个女怪物!放开我的手!】

    “我是修远的父亲,我得进去!”有李队长和花木兰开道,刘乾很快就进入了屋内。

    可是进入屋内,还不如不进来。

    屋子里,一片群魔乱舞。此时还没有到夜晚,可是屋子里的窗帘全部都被拉了起来,洋房是平房,原本就有些黑,这么一来更是黑暗,无数男女随着奇怪的音乐摆动身体,五颜六色的光线扫过来扫过去……

    花木兰随便一看,就在角落里看到两个交叠在一起扭动的男女,其不堪入目之处,直接让花木兰扭过了头。

    “刘修远!你给我出来!我把你送到f国读书,你就是这么读书的?”

    刘乾气的直哆嗦,一声巨吼之后,某个懒洋洋的身影从沙发中直起了身子。

    “我是不是听到了奇怪的声音?”那个坦露着上身,全身酒味的年轻人揉了揉眼睛,“我一定是听错了,我怎么听到了我爸……”

    啪!

    一记耳光立刻扇了过去,吓得满屋子人都停住了。

    李队长三步两步找到音响的位置,推开一个正在放音乐的黄毛怪少年,把音乐给停了。

    屋子里顿时寂静,那年轻人睁大了眼睛看了看刘乾,又看了看刘夫人,鼻子里哼了一声,叫屋子里的朋友们都先离开。

    这些人早就觉得情况不太对,一瞬间溜了个干净,只有几个女孩有些担忧的问他,是不是要报警,却被刘修远无情地拒绝了。

    “你不是说你要去c国吗?怎么到这里来了?”身材高大,长相极为西方的刘修远凑到吧台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你应该知道我们不欢迎你们来,何况你们还带了这么多人……”

    “我们来看看你,等给你过完生日……”

    “我不需要!”他突然咆哮起来,“你们离得远远的,对我反倒是解脱!”

    所有人都很尴尬。

    因为被迫看到一幅父子吵架的画面。

    刘乾像是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一直在哆嗦。刘夫人则是将手又一次挽在他的臂弯里,贴近了他的身体,像是给他力量。

    这样的画面似乎刺痛了刘修远的眼睛,让他直接赤着身子离开吧台,摔门回了一间卧室。

    “我……我明天就去c国。”

    刘乾靠在妻子身上一会儿,闭着眼睛说道:“我们明天就走。”

    这样的结果虽然不尽如人意,但总算也达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李队长点了点头,说了声“我现在就安排一下”,然后就离开了客厅,去屋外打电话。

    花木兰和颜思明等人在征询了刘乾的意见后,在屋子里做好了保卫工作的准备,贴身进行防卫。

    刘修远再也没出屋子,刘乾夫妻找了一间客房休息,却被客房里随处可见的脏污吓到,随便收拾了一番才安顿下来。

    花木兰等人则是认命的整理着“百鬼夜行”后留下的客厅,客厅、卧房门口和出入口都需要人值守,这个样子,一旦真的打斗起来,可没办法施展。

    花木兰负责看守走廊,这间走廊通向父子两的卧室。好在现在是夏末,花木兰找了一条毯子把自己一裹,倚着墙就开始戒备。

    自从怀疑刘夫人以来,花木兰就不敢再掉以轻心了。好在明天就要到c国,到了c国,对于刘夫人的调查就变得容易。

    至少不像现在这样得不到支援。

    半夜里,刘修远的屋子突然传出一声响动,花木兰抬起眼,发现他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看了花木兰一眼,开口用中文问道:“你是什么人?不,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在我家屋子到处乱躺?”

    “我们是……”花木兰刚想说是保卫组的成员,愣了下后,转为刘夫人的说法:“我们是刘先生夫妻的保镖。”

    “刘先生夫妻?”他冷笑了一下,“那你慢慢看守,我下去吃点东西,你不会也要‘监视’吧?”

    花木兰对这种全身是刺的年轻人完全没辙,点点头让过地方,后者抬起脚就穿了过去。

    就在他穿过去没多久,刘乾屋子的门也打开了,刘夫人穿着一身睡袍出现在了门口,在看见花木兰后,她表情不太好地说:“我和修有些私人话要说,我希望你不要在附近听,可以吗?”

    花木兰摇了摇头。

    “我必须寸步不离的保护你。”

    “你若跟上,我就会劝说我先生不要履行那份合同。”

    “可是……”

    “花木兰,让刘夫人去,我们不要干涉。”压低了声音的李队长从转角走出来,开口应承。

    “我们继续留下来保护刘先生。”

    队长都发话了,花木兰自然是无所谓地点了点头。

    刘夫人谢过他们,朝着刘修远离开的方向跟去。

    “为什么……”

    “嘘。”李队长露出一个可以说是狡猾的表情,从口袋里掏出一副耳机。“我刚刚把设备弹到她头发上了,我们来听一听。”

    “这不好吧?”

    花木兰皱着眉。

    “你跟着她,是查不出她任何不对的。”李队长将耳机塞了一个在花木兰耳朵里,和她并肩坐下。

    “这是最好的了解机会。以后她要和我们同行的,从对话里也许能知道一些蛛丝马迹。”

    刺啦刺啦的一阵声音后,男女对话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走开,我不想见到你。”

    “我得和你聊聊。”

    男女的对话让花木兰和李队长尴尬地对视了一眼。

    这对话太狗血了。

    “我觉得你对我有误解。”

    刘夫人继续说道。

    “你说过你会祝福我们的。”

    “我是说过我会祝福你们,但我没看出你是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刘修远咬牙说道:“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远没有这么爱慕虚荣,我父亲的财产被你挥霍一空不算,你还撺掇他离开研究院,去做这种事情!”

    “你太失态了。我把你叫到这里来,就是怕你情绪太激动惊吓到其他人。你知道,那是c国的……我不想有困扰。”

    “你居然觉得有困扰?”刘修远压低了声音低吼:“我到现在才开始后悔,竟然让你接近了我父亲的身边,还把他迷得如此神魂颠倒!你到底是怎么做的,居然让一贯理智的父亲去填你这个无底洞?”

    刘修远恨声道:“别说你没有,若不是父亲没钱了,怎么会签这样的合约?他从来不为哪个国家服务,他一直说科学是无国界的!”

    “你想的太多了。”

    刘夫人柔声道:“我们不过是想找个更能发挥他长处的地方。今天来的人都是c国派来的特别组,专门保卫他安全的。你看,c国多重视他?他应该得到这样的尊重……”

    “你到底来干什么的?刺激我的吗?”

    “我想让你和我们一起去。如果你不愿去c国,我们去其他国家也行啊。我们几个一起,在哪里都……”

    “你神经病吧?”

    刘修远的声音突然炸起。

    “难道你还动我母亲遗产的主意?骗了我父亲不算,还准备继续引诱我?真该让他看看你这幅嘴脸,怎么还会……你贴过来干什么?你就算脱光了,我也不会碰你,啊!你干什么!”

    一声惨叫之后,声音变得凌乱。

    花木兰和李队长立刻跳了起来,由于是在二楼,李队长没有走阶梯,直接打开一扇窗户跳了下去。

    花木兰不能确定他们在哪里,从阶梯匆匆下了一楼,见颜思明侧耳似乎在听什么声音,立刻问了起来:

    “刘修远和刘夫人呢?”

    “刘修远在厨房,刘夫人说去洗手间,我们不好跟着……”

    颜思明快速地说道: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像是叫声还是……”

    花木兰立刻急匆匆地直奔洗手间。

    洗手间里,刘修远晕了过去,浴室的窗户大开,风吹得窗子上的百叶不停地啪啪啪响。

    花木兰探出头去,只看到不远处灯光一闪,然后有发动汽车的声音,门口值守的小伙子正在拼命朝着那辆车追赶,李队长发动了租来的汽车,也追了出去。

    花木兰心中一阵不安,转身又上了楼。

    等花木兰奔上楼推开刘乾夫妻晚上住的屋子时,她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刘乾睡在床上,双手被绑在一起,眼睛上蒙着布巾,嘴巴里也塞了布巾,全身赤/裸,身上还有不少抓痕……

    可心口上却插着一把刀。

    刀子直直插入心口,角度非常精准,被这样刺穿,绝对没有活命的机会。

    这是一把裁纸刀,刀子非常锋利,这种东西不应该出现在客房里。

    花木兰几步奔到近前,伸手摸向他的脉搏,先是大叫了一声颜思明,然后快速地掏出手机,给李队长打了电话。

    “李队长,是我,贺穆兰。刘先生遇刺身亡了!对,就在那间屋子,没有人,屋子里干干净净,没有打斗的痕迹,应该是刘夫人……请务必要抓到她!”

    颜思明很快就来到了客房,被客房里的场景吓了一跳。

    “我不能弄乱犯罪现场,我先去给部里打电话。贺穆兰,刘修远应该是被涂了□□的布巾弄晕了,你可有法子把他弄醒?”

    “不知是多少的浓度,我没办法弄醒他,先打医院电话吧!”

    这一趟不但任务没有完成,而且还卷入某场谋杀,花木兰只能快速地下着结论。“这里已经不是我们能处理的了,呼叫支援!”

    医院的车过了一阵子才来,因为刘修远住的地方离最近的医院都还有一段距离。刘修远中的□□浓度非常高,几乎是被立即急救着送上了车。

    在接到颜思明的电话后,c国大使馆的人立刻很快赶了过来,然后才开始通知警方。追踪刘夫人的李队长很快也赶了回来,因为不了解f国这里的地理情况,又是深夜,李队长很快就把那辆车追丢了,只记下了它的车牌号。

    他在车上给f国的警察打了电话,对方答应会追踪这辆车,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抓住。

    这是巨大的失职,花木兰和所有特别小组的成员都沮丧极了。外交使馆的介入、刘乾的身份、f国的凶案,都让这件事情变得十分复杂。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刘修远醒来,仔细的问一问了。

    一个月后。

    终于结束了一切配合工作的花木兰一行人,在事隔一个月后才踏上了祖国的大地。

    他们因为保护不力,都要统统降职一等作为惩罚,尤其是下令阻止花木兰继续保护刘夫人的李队长,直接被停职了。

    这对一个军人来说是巨大的打击。

    而且到如今为止,所有人也没找到失踪的刘夫人,只有从醒来的刘修远那里得到了一些线索,从他们相识的地点和身份等等,国际刑警推断出这个刘夫人应该是个间谍或者特工,也许还可能是雇佣兵,她早已通过接近刘乾转移了大量财产出去,而且还传递了不少研究资料,应该是被她卖了。

    花木兰等人前往a国保护刘乾,让她的身份变得岌岌可危,尤其是前往c国,几乎让这个女人坐立不安。在a国犯罪后逃掉很麻烦,所以她选择了在f国杀了刘乾引起动乱,然后逃离这里。

    那个偷车贼偷车,也是为了制造紧张让他们尽早离开a国。大概要和儿子尝试一次重新合好等等的理由都是那女人建议的。

    虽然都是推断,可这个女人实际做的事情,一定远不止这些。

    这让花木兰彻底了解了什么叫做“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的武勇在这些阴谋面前毫无用处,只能当个木头人一样的摆设。

    刘修远醒来得知真相后痛不欲生,已经发誓要和犯罪分子作斗争一辈子了。

    这样狠毒又聪明的女人让所有人不寒而栗。尤其是花木兰,在想到刘乾死前那种“艳遇”一般的乱象时,心中震惊至极。

    在欢好之际下此毒手,还能毫无异样的出来摆出一副难言之隐的样子请求和刘修远见一面,李队长虽然做了准备,却没想到刘乾已经死了……

    李队长在屋子里也装了监听设备,只是夫妻两个那啥啥,他再厚脸皮也不好一直听下去……

    就连被刺穿心脏的低喘声,也被他当成了那啥发泄后的声音。

    谁会想到刘乾会被她这样杀了?

    他们最多想到刘夫人有些不对而已!

    颜思明看花木兰比离开国内时候更低沉了,心中实在是难过,开口劝她:“这个已经不是我们小警察能解决的了,不是连国际刑警都介入了吗?本来是想让你放松的,结果……”

    “国际刑警真的可以做到吗?”

    花木兰抬头问他。

    “能抓到那个女人么?”

    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做出这样的恶事,居然还给她跑了!

    “国际刑警是政治中立的警察组织,并不会介入任何政治、军事、宗教或种族罪行,也不会介入非跨国罪案。它的目标是以民众安全为先,主要调查恐怖活动、有组织罪案、毒品、走私军火、偷渡、清洗黑钱、儿童□□、高科技罪案及贪污等罪案。这种事情,只能交给它们。”

    颜思明耸了耸肩。

    “至于抓不抓的到?不是说那女人很可能是训练有素的间谍吗?谁知道是哪里训练的?”

    不介入任何政治?

    以民众安全为先?

    “我能不能加入国际刑警?”

    花木兰突然开口询问。

    “是不是很难?”

    “啊?你?大概不行吧?一般国际刑警招人会在网站上公布,要精通两到三门外语。你会几门?”

    颜思明笑着问。

    几门?

    她会鲜卑话,汉人的话,一点点高车话,匈奴话,还有柔然话……

    算不算外语?

    若是贺穆兰留给她的外语水平……

    花木兰想了想,觉得自己太有困难了。

    所以花木兰脸色难看的说:“不行,我可以学。”

    再难,不会比匈奴话还难吧?

    匈奴话公认的绕口!

    “不光是外语的问题,,国际刑警组织在中国的中心局设在公安部的外事局,除非你考上公安部外事局的公务员招考,可你已经是特警了,而且据我所知,这个机构的人一般来源于国际关系学院,很少对外……”

    “就是说,还是要考试就是了?”

    花木兰对“考试”并不惧怕。到了现代,她已经学会像海绵一样不停吸收新鲜的事务。

    “还要学两到三门外语……”

    花木兰给自己定下了目标。

    “颜思明,你英语很好,能帮帮我吗?”

    “不会吧,你还当了真?”

    颜思明露出一个夸张的神情。“我跟你说,很难的,我一个哥儿们用了四五年都没有进去!我们重案组有什么不好啊你要抛弃我们?你可别啊,你今年都二十九了,马上奔三十的人了,先把个人问题解决再来追求理想?我说你这个女同志实在太可怕了都,说什么就做什么……哎哟你听我说话了没有……你是不是外星球来的啊……”

    颜思明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花木兰只面无表情地一直看着他。

    “我是说真的,你那个人问题可以先解决解决嘛……”颜思明小声嘀咕了一句:“其实我也还可以,内部消化,连学习英语的钱都省了……”

    “什么钱?你是说教我英语的事?我会付钱的!”

    花木兰一本正经地回答他。“按照市场价给!”

    她如今的工资极高,还有各种补贴和执行特殊任务成功的奖励。花木兰如今已经成功把当年贺穆兰留下的积蓄翻了十倍不止。

    无论是前世还是后世,她都极为会积攒财富。

    “我不是找你要钱……哎……好吧好吧,你撞撞南墙就会死心了。部里领导估计头要痛了,那么辛苦才挖到你……”

    颜思明伸出手掌,举了起来。

    “我会教你的,我们一起努力five!”

    呃?

    花木兰听到颜思明的英语,直接呆住了。

    不是说不找我要钱吗?

    她把手塞入口袋里,掏出一张十块的票子,塞到他的手掌中。

    “另外五块不要找了。”

    颜思明还没反应过来,呆了一会儿之后一声哀嚎。

    “嗷!贺穆兰你真要我教你英语?我错了你当我刚才说的是放屁把我放了成么?成么?”

    救命啊!

    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