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151章 见山是山

第151章 见山是山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贺穆兰全是黏糊糊的极为难受,可即使是如此,让她在素和君面前洗澡?

    若是给这大魏第一八卦王看到自己的女儿身,那全大魏的人都会知道她是个女子了。

    所以贺穆兰只能不停的指挥素和君去拿着个,拿那个。

    后者虽然跑的飞快,但是脸上的哀怨明显越来越重。

    大概是怕贺穆兰身上的血渍和污渍太吓人,亦或者是担心弄脏了副帐,拓跋提把自己的私账赏给她用了。这时候没有什么好的沐浴用品,南朝的贵族还可以用“澡豆”这种粉末擦洗身上,北方的士族则是制作出了“猪胰”这种东西,以供贵族享用。

    贺穆兰得的胰子是库莫提赐的,但看样子,好像是用过的……

    难不成他觉得拿自己用过的东西赏人是信任对方?

    她找了个桶,把自己的双手先浸在热水里,将指甲里的污垢泡化,搓洗间她余光一扫,发现那个从柔然军中救回来的奴隶还在,忍不住问他:“你为何要认我为主?”

    “他们说我指引有功,所以没有打骂我。可是黑山口不是我说的……”这孩子有种出奇的敏锐。“他们优待我是因为你的话,我阿母说,不是我的东西我不能拿,你让我从柔然人那边离开了,又穿了新衣,吃上了饭,我要报恩。”

    “可是跟着我,很难不做奴隶啊……”贺穆兰叹了口气。“我还没有收亲兵的能力,你可能要做好一阵子的军奴,你想好了吗?”

    “我……我觉得现在的日子已经不像是奴隶了。”他从来都没有接受过任何知识,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与其说是“不想当奴隶”,不如说是“不愿过奴隶一般的生活”。

    贺穆兰听了他的话就懂了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心头上的压力更重了。

    不像是奴隶的生活啊……

    可真难办呢。

    “你叫什么名字?”贺穆兰发现他的眼眸淡的很,“是哪一族的?”

    “我没名字。”这孩子的眼神黯了下去,“我阿母是鲜卑人,我阿爷不知道是谁。我阿母唤我‘小儿’,其他人喊我‘恶鬼’。”

    贺穆兰抠着指甲盖的手顿了顿。

    若是这种情况,按照她曾经看过的穿越小说什么的,女主角应该就会兴奋地说“那以后你就叫什么什么了吧”,对方也会与有荣焉谢过主人赐名,然后从此用上这个名字。

    但贺穆兰两片嘴唇张张合合,最后还是丢下一句:

    “姓名大都是父母起的,不过也有例外。我有个朋友,和你一般是奴隶出身,他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杀鬼’。你想要叫什么名字,你想好了,自己改了便是。”

    她将那脏水移到一边。

    “你有了名字以后,我们便拿那名字唤你。”

    “我……自己起名字?”小儿呆住了。“可以吗?”

    “可以,你自己起吧。”

    她将手中的桶往小儿手中一递。

    “等素和君来了,你把这桶给他,让他把水倒掉换桶热水,然后守住门口,谁来也不准进来,能做到吗?”

    还在到呆愣中的孩子接过了桶后,默默点了点头,移到帐门口尽忠职守去了。

    贺穆兰也没法子,她实在是太脏了,这种脏污的程度,若是没人帮忙,肯定是洗不干净的,远的不说,换水就一定需要随从来回提水。

    可是她的身份又决定了她没办法让别人,尤其是素和君看到自己的身份,所以她只能让这个奴隶守住门口,她速战速决。

    贺穆兰先把头在外面干净的盆里打湿,把有血块的部分揉碎,然后脱光了衣服,用布巾随意将身上一裹,进了浴桶里开始揉搓。

    猪胰和现代的肥皂并不相同,是没有泡泡的,好在虽然是猪的油脂做的,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气味。

    由于去污成分是蛋白酶,作用原理大约是“加酶洗涤剂”这样的东西,对油渍应该有奇效,但是去掉血污和泥巴却没什么好用的地方,只能用手搓。

    贺穆兰洗澡的布巾长不过一米多,只能堪堪护住重点部位,她弓着身子在澡桶里忙活,越洗越急,门外则传来素和君和小儿的说话声。

    “主人叫你把这个水倒掉,然后换桶热水。”小儿的声音硬邦邦的。

    “你不过是个军奴,居然敢指使我?”素和君恼羞成怒地说道:“你去倒水,我在这呆着!”

    贺穆兰关心地竖起耳朵。

    “主人说你去倒,我守门。”小儿只认死理,摇了摇头。“主人不让人进去。”

    “你这话说的,不进去怎么给大人送水!”

    “我不知道。主人直说不准人进,叫你换水。”

    “真是气煞我也!”素和君一声大骂,拎起水桶,朝另一头跑了。

    贺穆兰松了口气,继续和身上的泥垢战斗。

    没过一会儿,贺穆兰就感觉有点不好了。冬日寒冷,这又不是现代那种循环的热水一直放,大木桶里的水马上就变得冰冷起来。

    她原本想着前世花木兰都是忍着冷水洗澡的,不如坚持一把,无奈她在后世从来没有过洗冷水澡的经历,只是呆了一会儿就忍不住直打哆嗦,待到水没了温度,立刻跳了出来,拿布巾裹住身体,期盼着素和君早点回来。

    素和君是个情报官,又不是真的来当下人,找个好主子谋前程的。对他来说,真要有个主人,那也是拓跋焘那样的英主,断不会是一个小小的军户亲兵。被一个奴隶所挡,又不许进入营帐,素和君心中升起了几分怒气,去换水的时候故意拖拖拉拉,等到了帐子前,时间都过去许久了。

    那奴隶还傻乎乎地站着,帐子里花木兰不停地在问:“去取热水的素和君回来了没有?”

    “没有……”

    “回来了回来了!”素和君一声大喊,提着水桶径直上前。

    哈哈哈,知道我的好了吧?

    知道我的作用不可忽视了吗?

    小儿还遇再挡,贺穆兰在帐子里喊了声“让他进来”,素和君顿时精神抖擞地斜瞟了小儿一眼,眼神里是说不出的得意和挑衅,双手提着水桶就一下子窜进了私账里。

    右军新兵第一勇士,力能扛鼎的花木兰啊!

    也不知道身上是肌肉虬结呢,还是筋骨结实!

    他马上就可以一探究……

    ……竟?

    谁告诉他,花木兰洗澡为什么还穿衣服?

    贺穆兰一边哆嗦着一边上前迎接他,随手从他手中抄过木桶,将水倒入旁边的大盆里:“你来的太慢了,我,嘶,真冷,我还没洗一会儿水就冷了,不得已只能爬起身擦干了穿好衣服,否则一定要得风寒。”

    她裹着几层衣服,将手放入水中:“不行,还是冷,这次你一定要跑快点!”

    这些凡人,一次居然只能提一桶水!

    想花木兰以前帮素和君他们洗澡的时候,那都是一手一桶,跑的飞快!

    ‘要想得知答案,原来需要跑快点吗?’

    素和君一咬牙,拿回桶,飞一样的跑了。

    帐子门口的小儿看着他来来去去,轻声问里面:“主人,我能做点什么吗?”

    “啊……”贺穆兰冷的边打寒颤边说:“你守着就行了。”

    她拿起大盆里的热水,兑着旁边的冷水开始继续洗头,没有一会儿,盆里的水就黑了。

    这样的结果让她心中一慌。

    不会吧?洗个头而已都这么脏,那桶里的水岂不是?

    贺穆兰之前光顾着沐浴了,没注意浴桶里的情况,待伸头看一眼后,整个人被打击的不行,再也不想看第二眼了。

    她还嫌弃库莫提“泥垢”脏的要命,这桶水再洗一会儿,不得妇科病才是怪事!

    天天骑马,清洗只能随便擦,她都怀疑日后自己这身子以后会不会生什么病。

    想到这里,贺穆兰再也不敢“泡浴”了,打定主意等下素和君来了,干脆就站在盆里,像是其他人洗澡那边,随便冲冲就算了。

    虽然是洗不干净,可总比泡脏水好吧?

    可怜素和君累的气喘吁吁回来,将那水桶送入帐内,却见贺穆兰对着木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满头头发全湿。

    “大人,我帮您擦头发,您赶紧进水里洗一洗吧。”他殷勤的看着贺穆兰,就等着他解衣。

    “不用,你去把我脏衣给洗了吧。”贺穆兰穿着的是干净的衣服,将脏衣递给素和君:“若是洗不出来,干脆就不要了。”

    太脏了,洗不出来也是正常事。

    “哦……”

    素和君又看了眼贺穆兰:“真不要擦头发吗?擦背也行啊!”

    “真不要,你去吧。”

    素和君抱着衣服,有些纳闷地看着贺穆兰:“大人,你不会哪里受了伤吧?受伤了要找医帐比较好哟……”

    这小子,到现在还在拐弯抹角地刺探消息!

    贺穆兰忍不住三两步上前,将他领子一提,直接扔了出去。

    “快去快去!我也没几件衣服!”

    贺穆兰的外衣和夹袄已经准备烧掉了,丢给素和君的是中衣。即使是冬天,血污这样多的冬衣也会有细菌滋生、产生疫病的可能。杂役营清早去焚烧了关隘的尸首,她一身血污回来,若没有库莫提赐下沐浴之地和沐浴之物,还不知道她要洗多久才能洗干净身上的脏污。

    这时代,若一旦真的染上时疫,和躺在床上等死也没多大的区别了。

    正是鉴于这点,贺穆兰情愿冒着被素和君知道身份的危险清洗自己。因为她更承担不起小命不保的结果。

    贺穆兰想着素和君应该走远了,走到盆边脱下衣服,开始忍着寒意用盆盛着热水冲洗。

    几次三番后,贺穆兰看了看自己,觉得已经算是像个样子了,正准备擦干身子穿衣,门口的奴隶“小儿”听到里面没有了动静,有些担忧地掀开帐子,向着里面问道:

    “主人,你是不是不小心睡过去了?在水里睡着会死的……”

    真的,他就曾听过一个奴隶去河水里提水,不小心跌倒在水中,因为太累而晕过去了,然后就死在水里的事情。

    水里睡着,真的会死!

    心中这么担心着的小儿,就和洗完了拿着布巾正准备擦身的贺穆兰打了个照面……

    贺穆兰心里一惊,立刻捂住重点部位(下面的),皱着眉头大声叫道:

    “出去看好门!”

    完蛋,他一定是看到了!

    贺穆兰心中七上八下。

    那种情况下,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得出她的身材和男人不同!

    事实上,小儿受到惊吓不比贺穆兰小。

    他捂着心口,只觉得自己看到了人世间最大的惨剧。

    他以前是听说过,南边……南边有那种人……

    可是没想到,自家新任的主人,竟然是这种人……

    贺穆兰心如乱麻的穿好衣服,将私帐随便收拾了一下,便迈步出帐。

    “你……刚才看到了?”

    她脸色苍白地问这个奴隶。

    说实话,她干不出杀人灭口的事情,所以发生这种事,贺穆兰心中一团乱。她根本没想到,几乎什么都没做的自己居然能让这个奴隶关心到她的生死问题……

    这根本不合理啊?她又不是人见人爱的玛丽苏!

    “……我,我看见了。”

    小儿跪了下去,几乎将头埋进土里。“我看见大人您……您……下面……”

    贺穆兰惊得倒退三步,她心情慌乱的像是已经被发现了罪证的罪犯,又像是看见了这个奴隶说出她女人身份后被军中以“动摇军心”为由斩掉的可怜人。

    他是奴隶又有什么,除非她现在拔出刀将他杀了,否则他永远握着这个把柄,就算她是主人也要受到要挟。

    如今他自然还顺从于她,可以后呢?若是以后有一点点不愉快……

    贺穆兰脸色又青又白,这让小儿更加害怕了。

    他直觉中觉得自己看到了不好的事情,会有很可怕的结果,所以他只能苍白无力地保证:“小人不会把大人下面受伤的事情说出去的。虽然大人没有了□□,可是依然还是一位勇士……”

    咦?

    下面受伤?

    这辈子除了母亲没有接触过女人、更没有见过女人脱光了是什么样子的小儿颤抖着说道:“小的真的不会说。不会说……”

    他不停地低喃着这句话,但心中已经隐隐有了某种预感,自己应该是不可能活下来了。

    贺穆兰脸上的面色渐渐恢复了正常的样子,她突然升起一个奇怪的想法。

    这种想法让她的神色十分怪异,她顿了顿,又问他:“你和我说说,你刚才到底看见什么了?”

    聪明人,这时候应该说“我什么都没看见”,但小儿甚至连这点聪明都缺乏,他只敢实事求是地说着自己的所见:“小的看见您下面没有了……”

    贺穆兰又羞又气,又气又松了口气。

    她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想来古人性/知识这般匮乏,这奴隶认为自己是个阉人也有可能。

    “……此事不要再提,谁也不能说,做梦都把嘴巴闭紧。”

    花木兰在的那一世,被传成了“巨物木兰”,怎么到了她这里,就差点要变成了“阉人木兰”了?

    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贺穆兰看着这叫“小儿”的奴隶,将他扶了起来,声音也放的温和了点:“我没有太把这件事当回事,但如果传出去也不好,有碍名声。你能明白就好,我不会因为这个为难你。”

    他是不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他杀了?

    可是他是奴,他是主,想杀随时可以杀,没有人会过问的。

    那他说的就是真的?

    下面那么重的伤,几乎已经被连根切除了,他居然还能说“没有太把这件事当回事”?

    这世上真有这么坚强豁达之人吗?

    小儿半信半疑地站起身,被贺穆兰眼神里的啼笑皆非和温和刺的心头一热,心中已经有八成信了他是真的无所谓,于是连忙低下头,不停地保证:“小人即使是睡觉,也会堵住自己的嘴巴,不会乱说的。”

    难怪新主人洗澡不许任何人进去。他以后会好好守住主人洗澡的地方的!

    “哪里要做的这么明显,那你不是告诉所有人你知道什么秘密了吗?”贺穆兰笑着摇了摇头。“你不说就行了。”

    说了也没什么。

    不过是“阉人”花木兰,总比“女人”花木兰好。

    呃……

    就是说不定被素和君知道了,就不会去陛下身边做宿卫,而是立刻就能封官。

    宦官。

    “小人遵命。”

    小儿跪地长拜,谢过不杀之恩。

    “什么遵命?”

    提着洗完了的衣服、挤眉弄眼着回来的素和君笑着和贺穆兰说道:“大人,您的衣服我已经洗好啦……”

    其实是让军奴营的军奴洗的,他只在一边看。

    “大人不愧是好神力,连裤子都和别人与众不同!”

    他发现了一个秘密,八卦心得到满足后一副眉开眼笑的样子。

    贺穆兰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素和君指的是花母特制的那种裆部加厚的裤子。这时代的汉人,最里面的亵裤是开档的,只有胡族骑马,胡服缝裆。贺穆兰的母亲考虑到女人那里娇嫩,骑马难受,就把裆部缝了一层又一层。

    前世陈节就是因为这个……

    不会吧?素和君脑补功力也这么强?

    “……你想的太多了。”

    贺穆兰一天受了两次刺激,心累。

    “大人真是谦虚,若是一般男人,一定是到处炫耀了。我知道,大人已经够出色了,若是那里也把别人比下去,怕是有不少人要来阴损的。”素和君一副“我懂”的表情。

    “大人您放心,标下绝对不是那等小肚鸡肠之人。下次大人沐浴,就让小的帐内伺候吧!”

    ‘他究竟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

    小儿楞乎乎地看着一旁喜笑颜开的素和君。

    ‘什么裤子?什么神力?’

    “真不需要,我也不过是个亲兵……”

    “哪里话,大人这种天赋异禀之人,怎么会一直是个亲兵呢。大人……”

    贺穆兰被素和君的脱线引得心中又慌又乱,连忙抱头窜逃。

    “将军让我整理完毕就去见他,我现在就去!”

    “大人,您莫走啊,我还想问问你平日里喜欢吃什么才……喂,大人!”

    素和君看着贺穆兰跑走了,而一旁那个让人不爽的军奴直勾勾看着他,心中顿时不爽极了。

    “你看我做什么?”

    此人眸淡,直勾勾看人时让人心中有些瘆的慌。

    “小人不知道您说些什么。”

    “哼,你是不可能懂的。大人的随身之物,怎么可能给你处理。”素和君将头仰的高高地。

    不过得知秘密后特别想和人分享的心情把素和君撩拨的实在不行,所以他傲娇了没多久,就神神秘秘地低下头,小声和他说起:“看在你也是随身伺候大人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一点。我们大人那儿啊……”

    他对着小儿的下面努了努嘴。

    “是巨物!”

    “……”

    怎么可能。

    他亲眼看到什么都没有的!

    “你那是什么表情?怎么?我说了你不信?我告诉你,将军那亵裤,下面是缝了一层又一层啊!为什么要缝一层又一层呢?”

    素和君看着小儿怪异的神情,得意地笑了起来:“只有我这种善于推断的聪明人才能从这种情况联想到蛛丝马迹。我们男儿裤子什么地方最容易破?当然是裆部啦!越大越硬的就越容易破!要缝那么多层,你想想看……”

    “咦?你去哪儿?别跑啊……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吗?别走啊!”

    主人真可怜,当初受了那么重的伤,又不愿启齿,应该很痛苦吧?

    用那么多层,是防止血渗出来?

    能在受了那种伤后还继续征战之人,才是真正的猛士啊。和他比起来,自己这种只知道拿同伴尸身当盾牌的贱/奴,真的只能苟且而活。

    谁也不知道小儿在想的是这么惨烈的东西。

    当他听到素和君问他“你没什么想问我的吗?”时,他顿了顿脚步,突然回过头,问了一句。

    “这位大人,您叫什么名字呢?”

    主人说他可以自己取名字,可名字到底该怎么取呢?

    他们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

    “我姓素和,名君。”素和君有些矜持地报出自己的名字。

    “那为什么叫君呢?”

    他点了点头。

    “君,尊也……”他的名字是太常大人崔浩所起,意思是“德行好的尊贵之人”。哈哈哈,一个军奴怎能理解他名字的含义!

    “你问这个做什么?”

    白鹭官立刻敏锐的察觉到了这其中必定有所缘由,出于好奇心的缘故,他立刻凑了上去。

    “告诉我吧……大胆,你居然不告诉我?该死!你这个小儿!你别跑!”

    “兀那小子,你腿脚怎么这么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