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木兰无长兄 > 第152章 无责任番外花木兰

第152章 无责任番外花木兰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颜思明被花木兰救了以后,颜思明的小组成员都对花木兰“惊若天人”。有人能以一敌十掀翻这么多人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若是那人是赤手空拳呢?是女人呢?是来了大姨妈的女人呢?

    听说这个法医小姐家中亲戚朋友几乎都在公检法部门工作,不愧是虎父无犬女,就连法医都战力斗爆表啊!

    呃……就是谁能说说,那车门怎么下来的?

    颜思明进了医院,花木兰也进了医院。花木兰进医院是因为痛经厉害,颜思明进医院则是失血过度。

    两人虽然同病相怜,血流的却不是一处。花木兰进去做了个检查没什么大碍就跟着同事去做笔录了,留下倒霉被“美人”救了的颜思明,在一片鄙夷和嘲笑声中继续养伤。

    花木兰出事的时候贺爸爸和贺穆君都在外面出差,虽然花木兰没觉得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局里还是打了电话给贺爸爸,而后贺穆君连忙抽身赶了回来。

    “你没什么事吧?怎么还械斗了?你一个法医,天天就做做鉴定,怎么会械斗?谁和你械斗了?”贺穆君一回来就嚷嚷。

    “哪个混蛋连女人都打?”

    “……已经都被抓起来了。和我一路的那个颜警官住了医院。”花木兰淡然道:“他伤的比较重。”

    “那真要谢谢人家,拼着一身重伤救了你。”

    贺穆君顿时对这颜警官感激极了。

    ……

    “感激他什么?把我反锁在车子里吗?”

    花木兰诧异地抬了抬眼。

    明明是她忍着“剧痛”救了他好吗?

    “啊,他还做出了这么英雄的举动?把你保护在车子里单枪匹马勇斗歹徒?真不愧是b市来的警界精英!吾辈楷模!”

    贺穆君露出一口大白牙,伸出大拇指点了个“赞”。

    “我看你是太累了。”花木兰叹了口气,起身回屋。

    颜思明还没有出院,n市警界又多出了一个“神秘人物”。

    颜思明为了能留下犯罪证据,当初把车开进了一处有监控的地方。所以花木兰在停车场“大展神威”的监控录像立刻就被迅速调了出来,然后被震惊的蛋都碎了的当地警方,私下里偷偷把它当做“真人格斗教育片”给众人传阅。

    花木兰那天来了大姨妈,所以是穿着单位的工作白大褂出门的。加之监控离得较远,花木兰动作又快,很多人看不清她的长相,可是一身白大褂自然是立刻让人联想到她的职业——医生。

    几乎没几个人想到是法医,大部分都当成外出出诊的医生什么的,并且对她的这种身手啧啧称奇。

    “你看着啊……”一个偷偷得到录像的刑警将录像放给新入队的菜鸟看。

    只见屏幕上,颜思明一个漂亮的翻滚动作跳出车子,先是鸣枪示警,然后开始反击。

    “看看看看,这才叫老刑警的风范。这个翻滚出来是战术规避动作,防止对方携带枪械进行射击。这种紧急情况下还不忘开枪前要鸣枪先示警的规矩,显然是知道这个角度会被派下来,不能留下话柄给警务督察队,这就是老练!”

    他拍了拍那菜鸟。

    “啊……动作确实挺漂亮。”那菜鸟承认地点了点头,“就是太弱了点,被人当沙包打……”

    那菜鸟指了指枪弹射完后被一群人围攻的颜思明,此时他正抱紧自己的头部和腹部,开始抵抗敌人的殴打。

    啪!

    老刑警一巴掌拍下去。

    “你真当拍电视剧啊,被这么多人围着,手无寸铁,你以为人人都是阿诺施瓦辛格,空手入白刃?”

    “……阿诺施瓦辛格什么时候空手入白刃了?”

    “咦?那个金刚狼什么的不是吗?”

    “金刚狼是施瓦辛格演的吗?”

    “不是吗?哎呀,别说那么多了,乖乖看,下面可精彩了。”

    菜鸟基本不抱什么希望的将目光移回屏幕。这位带他的队长不会就想让他看如何“战术翻滚”和如何在被殴打时“标准的进行防卫动作”吧?光荣的人民警察就剩“滚地”和“被打”的份儿,这算是什么教材式的录像啊?

    他有些提不起精神地出神,猛然间,颜思明车子的车门突然嘭地一声飞出去了!

    毫不夸张,真是就这么飞出去了!

    刚刚还昏昏欲睡的菜鸟立刻打起精神,一下子坐起身来,将录像倒回去再看了一回。

    只见那车门位置先是有些动静,然后只是一瞬间,车门就和车体分开了!

    哦no!

    这是在演电影吗?

    还是科幻片?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盘发女医生下了车,随手捡起地上的车门,将手抓住把手位置当盾牌柄,就这么朝着小混混们走了过去。

    拿着棍棒的小混混们都是吓傻了,有几个还没冲上前两下,就被斜拍过来的车门撞得头破血流,摔倒在地。

    “这……这是……”

    菜鸟瞪大了眼睛。

    “中国队长?”

    “你小子脑子是怎么长的,能不能不要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老刑警又一巴掌拍了过去,好笑地说道:“美国队长可是古人,这穿着白大褂,能是古代人到现代吗?”

    “你见美国队长拿车门当盾牌的?”

    “是是是,美国队长哪能跟这个女壮士比啊!这才是真汉子!”

    菜鸟一边随口应和,一边继续看着录像。

    “哇哇哇,上西瓜刀了!天啊,她一定是学过武术,这刀花舞的,简直化掉了!”菜鸟张大了口看着屏幕中的花木兰以一个漂亮的动作,用脚尖挑起了西瓜刀,手腕做了一个动作后刀刃向下,开始还击。

    快,准,狠,一丝多余的动作都没有。周围围攻的人不是被她的盾牌拍到后倒地不起,就是被她右手的西瓜刀砍的哀嚎而逃,这个女人简直就像是怪物,硬生生杀出一条路来,吓得众人惊慌而逃,终于救下了颜思明。

    “……这哪里像是医生,简直就是杀人狂……”菜鸟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脯:“谁把她放出来报复社会的?下手毫不留情,一点迟疑都没啊。”

    他想起刚才那几步路的功夫倒了一地的混混,心中大约能想象出现场那些可怜蛋的惊慌失措。

    现代人经受的残酷太少,一旦看到这种“血流成河”的情况,很难不生出骇怕来。

    “听说是颜警官的朋友,大概也是军中出身吧。”那刑警随口答了一句,“这明显是军队的风格,干净、利落、无情、高效。”

    “哎,这等人才,当什么医生啊。”菜鸟电影兴致勃勃地说:“我们是不是有个什么中国龙组啊,这种武林高手就该去……”

    “叫你值班不要看乱七八糟的小说!”

    老刑警又一巴掌拍下去。

    “什么中国龙组!要这东西还要我们警察干吗?要重案组干吗?天天就让超能力者去拯救中国,打击犯罪好了!”

    “头儿你还说我看乱七八糟的,你要不看怎么知道中国龙组是什么……”

    “还顶嘴,有这么和师傅说话的吗?”

    两个嬉闹了一阵,老刑警把录像拷贝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呐,给你长见识了,晚上请我吃饭吧?”

    “头儿,你可知道录像里的女人是谁啊?”

    “怎么,想拜师学艺?”

    菜鸟使劲摇头。

    “我想追求她!”

    “你脑子坏掉了!嫌死的不够快是吧?人家调/情是花拳绣腿,这*是惊心动魄哇!”

    “师傅,你不觉得,有这种女朋友在身边……”菜鸟警官露出一个憧憬的表情:“……分外的有安全感吗?”

    “果然是看傻了!”

    ***

    “你跟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贺爸爸脸色铁青的瞪着面前的花木兰。

    “你什么时候去学的武?还拿刀砍人!你是法医,不是法场的刽子手!”

    花木兰被吼的耳膜一疼,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脑袋。

    贺爸爸是n市经侦大队的负责人,也是一位做了三十年警察工作的老刑警,只不过现在处理的都是经济犯罪的事情。

    但他以前是从刑侦队里出去的,刑侦队里的警官几乎都是他的老同事老部下,所以花木兰去做了笔录,并且调出这录像的时候,贺爸爸的同事人人都知道这人是老贺家的女儿贺穆兰,自然把此事稍微按了按,叫了老贺回来看看。

    老贺也真不地道,家里有这么朵霸王花,还送去当什么法医?

    真是暴殄天物,浪费人才!

    不符合他一贯的风格嘛!

    “什么怎么回事……”一头雾水的贺爸爸看了同事拿给他的录像后,表情已经从(⊙_⊙)?变成了°△°|||,最后彻底说不出话来。

    “我说老贺啊,以前只知道你女儿专业技能好,工作态度认真,又能吃苦,想不到还深藏不露。说说,你是在哪里觅得的名师把女儿教的这么强的?女儿这么强儿子应该也不弱吧……”

    刑警队最近缺人缺死了,略有深意地对贺爸爸说:“我说你儿子不在刑警队混,跑去什么公安队伍,不会是因为你舍不得一双儿女吧?老贺,我知道令夫人去世你十分疼惜两个孩子,但是我们刑警队也不是一定有危险是不是?你家孩子这般好本事……”

    “我家儿子女儿都普通的很!”贺爸爸一听到亡妻就炸了毛,一拍桌子:“你们是搞错了!肯定是搞错了!”

    “这还普通?那我们队里那一群棒小伙岂不都成了烂脓?”

    “我不跟你扯,这事我不知道,等我回头问问再说!”

    贺爸爸气急地吼了一嗓子,连忙出门赶紧回家。

    贺爸爸回家,正遇到了在局里被人神神秘秘带着看了一段录像的贺穆君。

    别人看不出那是贺穆兰,那是因为他们不熟悉她,可贺穆君是谁啊?他可是和这个妹妹一块儿长大的“兄长大人”,莫说她穿白大褂,她就是穿忍者装他也有信心看出来。

    一见自家妹妹差点被人砍死,还要“强忍着害怕”从突然坏掉的车子里跳出来,捡着车门一路砍过去,贺哥哥的心都要碎了。

    他家妹妹他知道,越是害怕越是面无表情,那般冷酷无情都是假象(惊!),肯定是已经吓到不行了!

    亏他还以为颜思明是什么好人!结果还要靠她妹妹去救!

    难怪她妹妹老说车门车门什么的,车门坏了居然还敢让他妹妹坐!万一被烧死在车子里怎么办啊!

    听到自家爸爸对妹妹“咄咄逼人”,贺穆君连忙上前阻拦。

    “好了好了,爸你就别再凶了,一个女孩子家遇见这种事已经够倒霉的了,不想法子自保的话难道躲在车子里发抖吗?”

    他拍了拍花木兰的肩膀。“我们家妹妹是好样的,好歹自救了!”

    “我问的是她哪里学来的这些本事!”

    贺爸爸喘着粗气。

    “连我都没她那种用刀的本事!你是不是偷偷学了什么不该学的?”

    “我本来就是用刀的啊。”

    花木兰咬了咬唇。

    她用了那么多年刀,后来才被赐了磐石剑。

    “手术刀和西瓜刀能比吗?!”

    “爸,小声点,整个楼的人都听着呢!”

    这是警察宿舍,楼上楼下都是熟人。

    花木兰心中也有些烦躁。她一身武艺,原本就不欲遮遮掩掩,更何况她这般大的力气也跟她来了这里,瞒是一定瞒不住的。

    像上次换了两次茶几,贺穆兰的哥哥就已经纳闷老好一阵子了。如果这种事频繁发生,总会露出蛛丝马迹的。

    花木兰突然想到顾卿教她的法子,又想起顾卿的话……

    “你就按我说的做准没事,贺叔叔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贺大哥又天生会脑补……什么,你不知道脑补?就是在脑子里自己凭空想象啦!你只要说出一个理由,他们都是家人,会为你考虑的!”

    都是家人,所以会彼此考虑吗?

    花木兰想着顾卿的话,默然了一阵子后开口:“其实……”

    她咬了咬牙。

    “其实我从上次被电了以后,力气就变得特别大,而且反射神经也变得特别灵敏……”

    “哈哈哈,妹妹你开什么玩笑,要是这样的话,人人都不想着去触电了?”贺穆君拍着妹妹的背。“我知道你想……呃?”

    花木兰抓着哥哥的领子,将他提了起来。

    贺穆君的脖子被领口勒的发红,剧烈的咳嗽。

    “妹妹,咳咳咳咳……放我下来……我信了……”

    花木兰放下贺穆君,觉得这样对贺穆兰的兄长确实有些恣越,所以她想了想,拿起茶几上的不锈钢烟灰缸,伸出手来一捏……

    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传来,不锈钢烟灰缸被花木兰捏成了一个小团,丢回到茶几上。

    贺爸爸已经惊得呆滞了。

    而贺穆君则是一把抓起烟灰缸,自言自语地叫道:“我擦!我就知道赠品没有好货!一捏就坏!”

    花木兰以为哥哥不信,开始四处扫视,哪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证明的。这样的结果让贺穆君吓得半死,连忙跑过去一把按住她的肩膀,面容严肃地说:“要证明拿别人东西证明去,千万别再拿咱家的,知道吗?我们工资都不高,还要给你攒嫁妆……”

    花木兰被贺穆君抓个正着,傻乎乎地点了点头。

    “哦,我知道了……”

    事实胜于雄辩,花木兰这种情况根本就无法用科学来解释。贺爸爸是部队出身,和花木兰伸手过了几招,发现根本不是女儿的对手,人都说“拳怕少壮”,其实拳手最怕的是行家的反应速度。花木兰力气极大,身手又灵活,已经五十多的贺爸爸就算再强,也总不会比这个冷兵器时代杀出来的女将军更猛。

    这样的结果让一老一小又惊又怕又担忧。惊的是自家女儿一个好生生的法医,居然有了这样的本事;怕的是现在这么多人知道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把她抓到研究所去解剖了(此脑补来自贺哥哥);担忧则是一旦这个本事被发现,身在警察队伍的贺穆兰几乎就没有什么安宁日子过了。

    先别说其他可能,就算他人窥探的眼光,都能把人逼的神经紧绷。

    花木兰哪里知道两个亲人在想什么,她把自己的本事说出去了,顿时浑身轻松,再见贺家父子已经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花木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了,更是心中快慰。

    不愧是未来人,果然大度开明!

    顾卿说的不错,贺穆君果然是爱“脑补”,他现在已经和贺爸爸讨论到——“论电流刺激了细胞的快速增长以及强韧程度”这种花木兰听的头都痛的理论上去了。

    一个“公安法制”专业毕业的学生,居然开始说起生物学的臆测,他不爱脑补,谁爱脑补?

    贺家父子满脸愁容的坐在沙发上议论不停,花木兰在旁边站了一会儿,觉得自己纯粹是摆设,摇了摇头,去厨房里洗碗。

    话说贺哥哥回来就是好,有人做饭了。

    说实话,现代的父母果然和古代的父母不一样,她解甲归田回家以后,母亲每天对她的终身絮絮叨叨,而到了这里,虽然他们有时候也会问问有没有见到什么好小伙子之类,但却没有家中那般对她的终身担忧。

    不过原来十六岁成婚都是正常,而这里二十多岁才算合法,也算是个原因吧?不管怎么样,还真是……

    “好,就这么说了,之前停滞的事情,重新开始动了!”

    贺爸爸一拍大腿,叫了起来。

    “趁别人还没发现穆兰是个女汉子,赶紧跟她介绍个对象!”

    ……

    咦?

    “穆君啊,你身边有什么好小伙子没有?咱尽量不要在警界找了,现在你妹妹的录像都流出去了,总有一天‘霸王花’名声要传出去。什么?你没几个不是警察的朋友?小学同学呢?高中同学呢……”

    喂喂喂!

    花木兰捏碎了一个盘子。

    说好的开明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木兰无长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绞刑架下的祈祷并收藏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