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克星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端木绯一脸“崇敬”地看着端木珩,她一直知道她这大哥哥平日里为人行事特别有一套自己的准则,寻常的威逼利诱、一哭二闹三上吊对他而言,根本就不管用。

    今天她才知道原来她这大哥讨价还价的本事这么厉害,下次攸表哥要买东西,还是让大哥跟着一起去的好……

    端木绯的思绪也不小心就跑远了。

    之后,端木珩亲自帮着把东西一起送回了湛清院。

    他难得来此,端木绯便热情地招呼着他坐下喝茶,又摸了一块墨条给他,“大哥,这是我年前从祖父那里顺来的,御赐的徽墨,那可是好东西!”她一副卖乖的样子,笑眯眯地。

    “那我就谢过四妹妹了。”端木珩眼中闪着笑意,从善如流地收下了。

    端木绯还想让端木珩再赏鉴赏鉴她最近新得的字帖,却听端木珩又道:“四妹妹,年前闺学的先生找过我,说你腊月里又翘了不少课……”

    端木绯心里咯噔一下,暗道自己真是大意了,刚才应该快点送走大哥这尊大佛的。

    可是,晚了。

    可怜的端木绯只能苦着一张脸坐在那里聆听端木珩的教诲,乖乖地不时点头,不时应声,等端木纭带着点心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忍俊不禁地翘起了嘴角。

    大概也只有端木珩,会让端木绯露出这种无奈又可怜的小模样了。

    端木珩足足数落了端木绯一炷香功夫,才觉得过瘾了,喝了点茶后,就告辞了。

    端木绯长舒了一口气,觉得自己需要睡一觉来养养神、补补气,就躲到內室躲懒去了。

    等她醒来时,已经是太阳西下了。

    锦瑟算好了账,拿来给端木绯过目,端木绯随意地翻了两页,飞快地心算着。

    也就是说,除去这些小贺氏私吞的,真正被挪用变卖的物件其实并不多,折合银子的话,也就是四、五千两上下,再加上田地铺子这些年来的租子,最多也不会超过万两。贺氏先前给的这两万两千两,倒是让她们赚了不少。

    如此甚好!

    端木绯笑眯眯地合上了账册,又忙别的事去了。

    她最近又找了一个新乐子,每天愈发不想去闺学了,从早到晚地躲在小书房里画各种布娃娃,并搭配各种可爱的小衣裳,从袄子、襦裙、褙子、百褶裙等等,一应俱全。

    至于锦瑟和绿萝就负责把她画的布娃娃做出来,她的小书房变成了针线房,每天都堆满了各种布头,珠串……

    小八哥最喜欢凑热闹了,觉得有趣极了,每天都围着锦瑟和绿萝转。

    锦瑟干脆找了一块鸦青色的料子缝了一只与小八哥一般大小的八哥布偶,特意在布偶里填了不少棉絮,做得胖乎乎的,看着憨态十足,趣致可爱。

    等端木绯完成了一整套的布娃娃时,已经是一月底了,她打算把这个作为给舞阳的乔迁之喜。

    与此同时,大公主要出宫开府的消息也在京中传开了,一时间引得京中一阵沸沸扬扬,各府都在议论此事。

    其实,当皇帝的这道旨意在五六日前下达时,当下就有御使慷慨激昂地弹劾大公主如此行事太过出格云云,意图阻拦,但是舞阳的舅父承国公世子立刻就站了出来,以五十年前的永清公主也是出嫁前开府来反驳御史。

    御史自然是不认的,那永清公主之所以在出嫁前开府,是因为成亲前,驸马就奉旨出征,足足三年未归。

    彼时,为了后面几位公主的婚事,当时的宣宗皇帝才破例让永清公主出宫开府,直到后来驸马凯旋归来,二人方才在公主府成亲。

    承国公世子从容应对,话里话外反而暗示御史在无理取闹,劝对方多读些本朝史,表示既然有先例在前,那大公主开府就不算出格,一番义正言辞的话语压住了御史,这才让舞阳得以顺利出宫。

    开府的一应事宜当然不用舞阳自己操心,全都由内廷司准备操办。

    等在公主府安顿好了以后,舞阳也懒得大宴宾客,只请了包括涵星、端木绯、云华等在内几个姐妹与好友过府一叙,热闹了一天。

    舞阳的开府虽说很不合规矩,又是公主才有的特例,却让端木纭有些蠢蠢欲动。

    端木纭琢磨着,等妹妹出嫁后,自己可以立个女户,以后自己过自己的,日子逍遥又痛快,可是祖父端木宪肯定不会同意的。

    不过,要是她只是在外头置一个宅子,然后自己住过去,说不定以后祖父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时候久了,等下面的那几个妹妹都出嫁了,想来祖父也就懒得管她了。

    端木纭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又犹豫起是要在安平长公主府旁边买宅子呢,还是在舞阳的公主府旁买宅子好……想想,她一个人住的话,一个两三进的宅子就够了,妹妹也能常来陪她住住。

    小书房里,端木纭拿着一支狼毫笔,一边拟着单子,一边浮想联翩,然后放下了笔,问道:“蓁蓁,你说,是在江南置田好还是在北边置田好?”

    端木绯就坐在她身旁的另一张红木书案后,以手指拉着一辆小马车,在之前她生辰时封炎送给她的那个京城的模型上玩耍,车轮滚动,发出“咯嗒咯嗒”的声响,小八哥就蹲在一旁盯着,每每当马车经过它身前时,就俯首“哒哒”地啄两下。

    端木绯只当姐姐是在给长房置产业,分析道:“江南的水稻是两季,北方是单季稻,单论田地的产出自然是南方田地优于北方,只是江南离京城太远……”

    端木绯侃侃而谈,说起南北的各种优缺,又说置地也不要全置在一处,免得遇上什么灾情人祸,就全部折进去了。

    端木纭听着,觉得妹妹说的十分有理,执笔飞快地把端木绯说的全部都记了下来,然后再道:“妹妹,你说的是,那我也不把铺子都买京里了,也得想想其他地方才是,你觉得还有哪里适合置铺子?”

    “铺子啊,”端木绯想了想,就答道,“汉中是南北交通要冲,苏杭乃是人间天堂,闽州也不错,如今开了海禁,这几年闽州应该会越来越昌盛……”

    端木纭频频点头,又道:“好木材难得,也得先寻起来了,到时候好打一整套大件的家具,你说是红木好,还是黄花梨木……”

    端木纭一连问了三回,端木绯开始觉得不对劲了,拉着小马车的手也停了下来,疑惑地眨了眨眼,心道:姐姐做事一向稳妥,怎么突然一次性要置这么多东西?不是应该一样样来吗?

    端木绯转头朝端木纭看去,直接问道:“姐姐,你怎么一下子要买那么多东西?”

    端木纭刚好收笔,抬起对上妹妹疑惑的眼睛,一边放下笔,一边正色道:“蓁蓁,你马上就要十二岁了,很快也要谈婚论嫁,你的嫁妆得早点备起来才行。”

    给自己备嫁妆?!端木绯又眨了眨眼,这下有点懵了。

    她不是才刚满十一岁吗?怎么到姐姐的口里,她就变成快满十二岁了?

    再说了,姐姐已经及笄了,就算是要置办嫁妆,那不是应该先给她置吗?

    端木绯正要开口,突然想起了端木纭曾数次说了她打算等自己出嫁以后才考虑婚事,还说过她不想嫁人的言论……

    端木绯抿了抿嘴,话又咽了回去。

    在她看来,婚事讲究你情我愿,不管怎么样,总得姐姐先看中了合适的人选才能谈婚论嫁,反正他们家又不缺银子,衣食无忧的,这嫁人后就要操心一大家子的事,不仅要生儿育女,还要“做牛做马”,哪里比得上在家舒适!

    唔,她以后出门也得给姐姐好好留心一下合适的人选才行……

    端木绯抿着小嘴想着,忽然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啊,对了,她才十一岁,也没想好以后嫁不嫁呢,怎么姐姐就连嫁妆都火急火燎地准备上了呢?!

    “姐姐,嫁妆过几年再说吧。”端木绯笑眯眯地说道,“不着急,我才十一岁呢。”

    端木纭整张脸都变了,握着端木绯的小手,急忙道:“再过几年怎么来得及?听说别人家的姑娘都是从出生就开始备嫁妆了,你的嫁妆已经晚了一步了……”

    端木纭就把之前她与端木宪一起算的那笔账细细地说了一遍,包括置办嫁妆啊、相看啊、三书六礼啊……

    端木纭说得头头是道,而端木绯却被说得头昏脑涨,心道:要备就备吧,反正嫁妆也没写名字,备好了,等姐姐出嫁时也能用。

    没错,就是这样。

    想到这里,端木绯也不纠结了,嘴角弯了起来,乖巧地直点头。反正只要姐姐开心就好。

    聆听完端木纭的教诲后,端木绯又继续玩起她的模型来,在“端木家”的大门口,东摸摸,西碰碰,越玩越觉得这个模型做得太精致,就连端木府里的一树一石一屋一池,都做得十分精准,好似他来这里仔细量过似的……

    想到这里,端木绯的眼皮突然跳了跳,脖子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簌簌簌……”

    窗外,一阵寒风突然刮过,从那半敞的窗口可以看到窗外的半黄半绿的梧桐树在风中摇曳着,好像下一刻就会飞蹿出什么野兽似的。

    “呱呱!”

    小八哥突然粗嘎地叫了两声,吓得端木绯差点没跳了起来。

    “呱呱呱!”小八哥一边叫,一边在那辆小车上啄了两下,示意她继续拉小车。

    这个小八!端木绯与它那双琥珀色的鸟眼四目对视,它是把自己当作拉车的马夫了吗?!

    端木绯伸指在小八哥的眉心弹了一下,弹得小八哥委屈地呱呱大叫,她只顾着与小八哥玩闹,没注意到端木纭那略带审视的目光落在了那个京城的模型上。

    这个模型自从猎宫回来后就摆在了她们俩的小书房里,端木纭也仔仔细细地看过,觉得封炎真是有心,还特意把安平长公主府的一砖一瓦地都做了出来,以后妹妹嫁过去对那里自然就了如指掌,不会觉得陌生了。

    想着封炎对妹妹不动声色的种种付出,端木纭嘴角微微翘了起来,看着模型上的安平府顺口道:“封公子为人真是不错,安平长公主也十分和善,蓁蓁,你要是以后嫁入公主府……”

    端木绯如遭雷击般瞬间就僵住了,连小八哥啄了她的手背上也没在意。

    端木绯怔怔地僵在原处,只觉得耳边轰轰作响,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想到自己数次“轻薄”他的事。

    这话要是让封炎听到了这番话,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是故意的?

    端木绯的双目微瞠,一双大眼瞪得浑圆。

    那么——

    她,会被灭口吗?!

    “簌簌簌……”

    外面庭院里的几棵梧桐树更为肆意地摇曳起舞,张牙舞爪,仿佛在齐声应和她一般。

    端木绯急忙站起身来,神情紧张地往庭院里望了一圈,确定外面没人后,飞快地把窗户关上了。

    端木纭看着妹妹的神情有些古怪,眉梢动了动,等看到她合上窗户后,就只以为妹妹是觉得冷,也没多想。

    “姐姐……”端木绯转过脸来,看着端木纭的小脸显得郑重其事。

    封炎可不是普通人啊,她必须提醒姐姐珍爱生命才行。

    端木纭还从没在妹妹的脸上看过这么复杂的神情,让她不禁想到了森林中的小鹿睁着一双无辜天真的大眼睛。

    她的妹妹可真可爱!端木纭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妹妹柔软的发顶。

    就在这时,紫藤打帘进了小书房,禀道:“大姑娘,太夫人那边刚来传话说,让您和四姑娘过去一趟永禧堂。太夫人请了归义伯家的七姑娘来府中做客,请姑娘过去陪着说说话。”

    也就是说贺氏让她们姐妹俩过去做陪客。

    端木绯可没兴趣应酬那些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笑眯眯地撒娇道:“姐姐,我在这里陪小八玩,就不去了。”

    小八哥显然是听懂了自己的名字,又在端木绯柔嫩的手背上轻轻啄了一下,意思是,你到底还玩不玩了?

    端木纭有些好笑,她一向娇惯端木绯,当然不会勉强她,就由着她去了,自己则回屋换了一身衣裳,跟着就去了永禧堂见客。

    端木纭走了,留端木绯一人继续和小八一起玩拉车,她干脆就给小马车装了一根绳子,由着小八叼着绳子拉车,差点没把小马车拉天上去了,屋子里回荡着她轻快的笑声,把一旁原本躲在窝里睡觉的小狐狸都吵醒了,睡眼惺忪地睁开了冰蓝色的眼眸。

    当初封炎把小狐狸送给端木绯时,端木绯还担心它们俩处不来,咳咳,或者说,是担心小狐狸会把小八哥当做它的猎物。令她意外的是,两个小家伙居然处得还不错,不,用更精准的词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

    至今还飞不起来的小八哥不敢去招惹小狐狸,小狐狸也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每天只当做没看到小八哥,大多数时候都是躲在屋子里睡觉,简直比宣国公府里的雪球还能睡。

    很难得地,小狐狸也对那辆小马车产生了兴趣,轻盈地一跃,跳到了书案上,蹲在一旁盯着那个穿梭在“京城”里的小马车,冰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

    小八哥越发得意了,“呱呱”叫得更响亮了,仿佛在炫耀着自己的小车,一鸟一狐目光交集时,火花四射,端木绯几乎都为这只嚣张的小八哥提心吊胆了……

    这个小八,真是不知死活!

    端木绯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由着它们俩自己玩,自己转移到一旁的另一张书案后坐下,洗手焚香,自顾自地抄起经书来。

    距离浴佛节还有些时候,她慢慢地抄起来,等到时候,就可以送去宣国公府给祖母供奉了。

    时间在两个小家伙的此起彼伏的叫声中流逝,端木绯一写起字来,就全情投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外传来了一个清脆娇美的声音:“绯表妹!”

    端木绯的眉头一挑,利落地收了笔,正好抄完了一页。

    她随意地把笔搁在了一旁的笔架上,与此同时,涵星已经熟门熟路地自己打帘进来了,秀美的小脸上小嘴微微撅着。

    “绯表妹,你怎么也不来陪本宫玩!本宫刚才在花园里都快无聊死了。”涵星娇声娇气地抱怨道。

    端木绯怔了怔,才意识到今日来府中的客人想必不止是归义伯家的七姑娘,还有涵星。

    端木绯急忙起身相迎,拉着涵星的手一起在书案边坐下,好声好气地赔笑道:“涵星表姐,我要是知道你来了,肯定带着小八去迎你的。”

    端木绯说着,眼明手快地一把抓住小八哥,把它往涵星怀里一送。

    原本正玩得开心的小八哥懵了,涵星总算是喜笑颜开,温柔地摸着小八哥油光水滑的黑羽。

    碧蝉机灵地赶紧去给涵星倒了热茶,又从小厨房里拿来了热腾腾的点心,清新的茶香与香甜的气味很快就弥漫开来……

    涵星逗了一会儿放在膝头的小八哥,就娇滴滴地抱怨起来:“绯表妹,刚才你是没看到啊,外祖母也不知道是叫来的哪家姑娘,真是没羞没臊的,眼睛盯着大皇兄就不动了,刚才还主动替大皇兄奉茶呢!这……这都算什么啊!”

    端木绯眨了眨眼,原来连大皇子也来了。

    涵星还在口若悬河地说着:“多亏了纭表姐机灵,让人把珩表哥也叫来了,珩表哥就拉大皇兄去他那儿赏字画了……”

    “那个什么金七姑娘,要不是纭表姐叫住她,差点也没跟过去。”

    “本宫真不明白外祖母在想什么,看着是想给大皇兄牵红线,但是这挑的人选也太不成样子了!”

    涵星嘟着小嘴抱怨了好一会儿,觉得有些口干,一口气灌了半杯温热的茶水,顿时浑身一轻,畅快了不少。

    端木绯伸出一根指头逗着自家小狐狸,乌黑的眸子里掠过一道流光。

    不管贺氏到底在想什么,自家姐姐今天搅了贺氏的“好事”,以贺氏的性子,怕十有八九会迁怒。

    端木绯对着碧蝉招了招手,笑眯眯地吩咐道:“碧蝉,你去找姐姐,就说四公主要看那幅《孔雀牡丹图》,我找不到,让姐姐回来帮着找找。”

    碧蝉也是个小机灵,想想就明白了,笑着应了。

    碧蝉匆匆地赶去了花园,但还是晚了一步,端木纭已经被贺氏叫走了。碧蝉又调转方向,小跑着赶去了永禧堂。

    永禧堂的大丫鬟听到事关四公主,便让碧蝉在檐下候着,进去通禀贺氏了。

    二月初才刚入春,天气还寒凉得很,风中带着刺骨的寒意。

    碧蝉讨巧地对着一个守在檐下的圆脸丫鬟说了几句好话,那个丫鬟就让她进去正堂候着了。

    碧蝉跨过门槛后,只上前了两三步,就不再往前,静静地垂手站着,看着低眉顺眼的,耳朵却是竖了起来,聆听着里头的动静。

    正堂里寂静无声,隐约可以听到贺氏严厉的声音自左次间的方向传来:“……纭姐儿,你的主意可真是越来越大了,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祖母?”

    “孙女不懂祖母何意,还请祖母明示。”端木纭不卑不亢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贺氏更怒了,“你还要装糊涂!是不是你让人把珩哥儿叫去的?”

    端木纭直言不讳地应了,跟着,就听游嬷嬷装模作样地在那里劝了贺氏几句,说什么让她莫要动怒,小辈不懂事慢慢教就是,她那阴阳怪气的语气看着是在安慰贺氏,言下之意分明是在斥端木纭不懂事。

    一片喧哗间,刚才进去通禀的丫鬟对着贺氏禀道:“太夫人,四姑娘那边派了人来,说是四公主殿下要看一幅画,但是四姑娘不知道放哪儿了,想请大姑娘回去找找。”

    话落之后,里面静了一瞬,接着就听端木纭若无其事地说道:“祖母,那孙女就先告退了。”

    碧蝉紧盯着通往左次间的那道锦帘,暗暗屏息,直到端木纭从容自若地从里头走了出来,碧蝉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自家大姑娘在贺氏的雷霆震怒下还云淡风轻的模样,碧蝉心中暗暗佩服。

    相比下,里头的贺氏却是气得不轻。

    端木纭一走,贺氏就忍不住对着游嬷嬷沉声抱怨道:“那个小的简直奸诈如狐,这是明目张胆地利用涵星来当借口。”

    “太夫人,莫要动怒。”游嬷嬷给贺氏递了茶水,宽慰道,“您是长辈,两位姑娘是晚辈,她们怎么翻不出您的手掌心的……”

    贺氏如何不知道这个理儿,只是两个丫头的身后有端木宪撑腰,以致她想拿捏她们也变得步步艰辛。

    贺氏不止一次的怀疑,她们是不是给端木宪下了什么迷魂汤,怎么就能让他言听计从,就连元宵节那次她没带她们进宫,都能惹来端木宪的勃然大怒。

    端木宪如今的心根本就偏了。

    那两个丫头明明都已经拿回了被小贺氏瞒下的嫁妆,也不主动把那两万两千两还给自己,可是端木宪却还帮着她们,视若无睹!

    想到那一大笔银子,贺氏就一阵心疼。

    她轻啜了一口热茶,在怒极之后,稍微冷静了下来,道:“还是我大意了,本来是想让端木纭看看人家金七姑娘,有点自知之明,歇了那攀龙附凤的心思,没想到反而给了这个丫头可趁之机,调虎离山,把大皇子给引走了。”

    贺氏说着,心口的火苗又窜了起来,咬牙道:“那两个丫头真是我的克星了。”贺氏心里感慨长房这两个丫头小小年纪,可是心计委实深沉。

    “太夫人,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游嬷嬷迟疑地问道,“您可是‘允’了归义伯府的……”那可是足足一万七千两银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泠并收藏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