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 > 第57章 秋光里,白花落尽

第57章 秋光里,白花落尽

作者:涅羽苍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韶光境是三十三天中极其有名的观景胜地,这里的秋光同东盛境的日出、青峨境的十里云海并称为“同天三绝”,每年都有不计其数的修士从四面八方赶来,想要一睹这连古之圣贤都倾心垂爱的盛景。

    百穿巷又是韶光境里最有名的一条巷子,这是一条极短的巷子,统共不过三五十米,两侧竖着矮矮的黛墙,墙面上有一个又一个圆润光滑的孔洞,每当风从其中穿行而过之时,整条小巷都会响起如同蜂鸣一般的声音,百穿巷也因此而得名。

    姬镜水脚步轻缓地行走在这条破落的古巷中,如同折刀般乌黑好看的眉毛微微拧着,殷红的嘴唇也微微抿起,仿佛遇到了一些十分叫他不喜、又十分叫他烦恼的事情。

    巷尾的木门忽然被人从里推开,一名用草绳扎着头发的中年男子牵着一个幼小的孩童走了出来,他的脸色焦黄、神情忧郁,眼神却温润干净,如同韶光境中最最温柔的秋光,使看到他的人便觉得美好、便觉得温暖。

    姬镜水的眉头一下子放开了,眼神中带着一丝玩味,温和地说道:“你不该在这里。”

    焦黄脸面的中年男子顿了一下,才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会来,便更不能走。”

    姬镜水嗤笑一声,仿佛是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你们神墟的人,都是这样愚钝不堪。你留在这里,神墟不会救你,须弥山也不会救你,我来了,你便必然要死,这跟你以前做的那些事相比,又有什么意义?”

    中年男子垂着眼睛,轻声道:“只要能阻止你,哪怕不过是这样的一时半刻,便是意义。”

    姬镜水没有温度地笑起来,一双墨黑的眼睛里透出一股浓郁到近乎粘稠的杀意。

    他是一个极其冷漠、极其多疑的人,世上很少有人能得到他的信任,但是再早一些的时候,他面前这个焦黄脸的修士只差一步便要做到了。

    “闻北去,孤待你不好吗?”

    一阵眀烈的秋风吹来,绵长悦耳的蜂鸣声响彻在短巷之中,两边窗沿上挂着的用木片、贝壳、云母制成的风铃也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姬镜水的话语从这些好听的声音里穿透出来,如一枝利箭,狠狠地扎在焦黄脸修士的心头。

    他的表情微微扭曲了一下,然而神色仍然坚定,他紧紧地握着那小童的手,沉声道:“将军待我很好,然而将军的心太小,不可能以同样的态度对待所有人。北去不愿意使这天下成为一个饿殍满地、哀鸿遍野的天下,说不得便只能辜负将军好意。”

    “呵——”姬镜水冷冰冰地笑了笑,“孤最讨厌你们神墟的还有一点,那便是虚伪。闻北去,背叛就是背叛,不要给自己披上如此冠冕堂皇的外衣。你把孤的兵防图交给须弥山,便以为自己果真做对了吗?是谁给你这样的自信,孤会把真正的兵防图送到你的面前?”

    闻北去的脸色顿时苍白无比,整个人都开始如同筛子般颤抖起来,哆嗦着嘴唇道:“你、你——兵防图是、是假的?”

    姬镜水在这极盛的秋光里拔出了自己的剑,有着惊鸿一般的影子,浑然如同水月镜花那样的虚幻。

    他握着剑,身周萦绕着好听的蜂鸣和铃音,笑得却如同一尊魔鬼:“是啊,闻北去,你不杀伯仁,却会有千千万万的伯仁因你而死。你还觉得这本来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吗,嗯?”

    ......

    梅容亦步亦趋地跟在玉止戈身后,神情懊恼无比,一眼一眼地瞟着三步外那个身姿修长、眉目漠然的少年,心中又是委屈又是沮丧。

    什么呀,画本里不都说仙人温和美好,会与一个凡间女子一见倾心,继而产生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吗?怎么她遇上的这个,既冷淡得像个冰块不说,还一见面便做出挖尸体那样可怕的事情?

    华桐所修炼的他心通虽说不太齐全,却也有一些听到别人心音的本事,梅容脑子里的念头让他觉得又是好笑又是怜悯,不由微微勾着嘴角轻笑道:“梅小姐,我听说重叶三千海中盛产娑罗子,一向与佛宗关系良好,如今四方纷乱迭起,不知令尊的生意可曾受到了影响?”

    梅容眨了眨眼,一派娇憨道:“纷乱迭起,这话怎么说的?我昨天还同尤家和南宫家的小姐出去玩了,大家过得都很高兴呀!”

    华桐沉默了一下,原本心中便推测这是一名娇养在深闺之中的富家小姐,却远远不敢想象她竟天真无知到了这样的地步。

    倘或不是这梅家的家主脑子混沌不清,便是果真对她宠爱到了极点,甚至连半点负面的东西也不愿意叫她沾染上。这若放在平常,也没有什么不妥,然而身处一场乱局之中,这位梅家主的做法于梅容而言便显得十分可悲了。

    华桐心思纯善,如今不免有些替梅容着急起来,然而思及自己的立场和身份,却又不敢轻易开口自讨没趣。

    梅容见他不再说话,心里更觉没劲,不免撇了撇嘴,便左顾右盼地看起风景来。

    四人刚走到后山出口,便同一拨人迎面撞上,玉止戈微微眯起眼睛,梅容却当场炸了锅,不顾一切地便想要冲出去。

    “爹、爹,你们是谁!你们放开我爹!”

    梅容尖利的哭声回荡不止,对面一名穿红袍的僧人皱了皱眉,手中禅杖轻敲地面,一道金光从杖上金环中直射梅容面门,华桐如疾电般伸出手来,将那金光夹在指尖,一把捏碎,蹙眉喝道:“你也算个僧人,缘何轻犯杀戒!”

    那红袍僧人哼笑道:“阿弥陀佛,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敢教训我?”

    华桐气得嘴唇紧抿,他虽然懂一些俗世的规矩道理,却到底不如何精通这些嘴皮子上的争辩,何况密宗有妄言戒,如今气上心头,却仍是不敢轻犯。

    玉止戈肩膀一震,云恕如一枚金色小炮弹般直直飞出,两片稚嫩的翅羽在那红袍僧人的脸上连甩几下,直打得他脑袋肿得仿佛一个猪头,方才得意地叫了一声,飞落回玉止戈肩头,睨着一双黑豆般的小眼睛轻蔑地打量着这群不自量力的四足生物。

    金翅大鹏是世间奇种,成年体可吞龙逐日,云恕虽然年幼,却因为待在玉止戈身边,得到过许许多多的好处,如今的本事也不能小觑,那红袍僧只是挨上了几下玩闹般的拍打,两块颧骨却已然拍得粉碎,连灵台都险险被这凶鸟毁去,当下便两眼一翻,昏倒在地。

    谁也没有想到玉止戈这个仿佛还不太大的少年实则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高手,而且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要命,场面登时寂静下来。

    “师、师兄,相谨师弟的灵根,叫那凶鸟废了!”

    一名给红袍僧做完检查的僧人战战兢兢地说道,几个和尚的脸色登时变了,为首的僧人脸色更是难看,阴沉沉地看着玉止戈,恨声道:“施主这是什么意思!”

    玉止戈摸了摸云恕柔软的绒毛,幼鸟十分亲近般在他掌中挨挨蹭蹭,他方才不急不缓地开口,嗓音漠然至极,如一把细碎的冰渣:“云恕顽劣,请大师见谅。”

    华桐毫不客气地轻笑出声,这笑声却像一下子点燃了火药桶,对面的几个僧人一脸凶相地便要冲上来打杀,为首的僧人禅杖一横,将他们拦住,稳下脸色道:“......施主既从山中来,不知可曾有所斩获?”

    玉止戈微微抬眸,淡淡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为何要说与你听?”

    那僧人眯起眼,禅杖抵在梅家主脖颈上,冷冷道:“你若不说,我便杀了他。”

    玉止戈垂下眼睛,仿佛越发觉得这场面十分无趣,抬脚便要离去,梅容却倏地尖叫起来:“他得到了一具尸体!你不要杀我爹,你不要杀——”

    她的话很快哽在了喉咙里,玉止戈一脸漠然地捏着她细长的脖子,手指扣在她脆弱的喉咙上,漠然道:“你的话,太多。”

    梅容无力地挣扎着,她这才有了一些悔意和惧怕,原来仙人并不都如同画本里说的那样善良美好,若是她不曾违背父亲的规矩去到后山......

    “施主何苦为难一个无辜的女子?”那僧人一脸道貌岸然地说着,双眼却透露出一股无法掩饰的贪婪之意。

    他是重叶三千海白马寺的僧人相因,专门替须弥山管着收缴娑罗子的差事,如今收成不景气,各地参与“屠佛”运动的人马更是时不时与他们为难,为了获得须弥山更多的赏赐,相因便擅自提高了本地的赋税。

    原先还是五五分成,如今却要收到七八分,原先口碑还不错的白马寺登时成了树农口中吸血的蝗虫,然而相因他们确实浑然不放在心上。

    梅家是种植娑罗树的大户,今年却不知出了什么毛病,所有的娑罗树只开花不结果,梅家主有苦难言,却不敢忤逆白马寺的意思,只得一日拖着一日。相因心里气不过,一个月内已经上门十数次,又吃又拿,梅家主一边小心伺候一边派人去请远近驰名的修先生来治理娑罗树。

    熟料如今修先生已死,这些娑罗树再无结果的希望,相因又正巧上门来讨要赋税,梅家主所幸破罐子破摔、一五一十地交代了。

    相因是修道中人,远比梅家主有见识得多,一听到这样的情况,心里登时激动得砰砰直跳。

    娑罗树是佛家圣树,本身便秉持着因果轮回德义,断无只开花不结果的可能,然而相因却曾在古籍中偶然看到几句记载,提到的情况与如今同出一辙。

    梅家的娑罗树中,定然有一株将要得道了!

    这就好比世间有许许多多起义的组织,若是其中一人当上了皇帝,那其他的便再也不能以王者自居一样。

    即将成道的娑罗树便不再是一棵凡树,而成了一种仙品,倘若入药,必然能使人斩获一种不世道基,本身是一宗极大的机缘。

    相因检查了梅家所有的娑罗树,却并不曾发现任何异常,自是不愿意放弃,便将梅家主抓起来审问一番,得知此处还有一个后山是梅家祖上明令禁止不能入内的,连忙携着一众师弟匆匆赶来,却不想迎面正撞上玉止戈四人。

    梅容的一句话让相因认定了那成道的娑罗树已被玉止戈取走,心中登时生出贪意与杀念来,何况玉止戈那只金色小鸟儿也十分神骏,同样使他眼热不已,恨不能立刻夺到手里。

    ......

    玉止戈漠然地把梅容扔进华桐怀里,转过头来,眉骨如一阕蜿蜒的冷山:“我早说过了,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来问我。”

    他五指微张,青玉色长剑如一抹清澈无比的泉水般喷射而出。

    相因连忙高举禅杖想要阻挡,一种无比灼热的赤色火焰便顺着剑身流淌下来,禅杖登时化作滚热的锡水融化低落,相因惨嚎倒地、不住滚动,却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的赤色火焰,整个人都被烧成了一团灰烬。

    几名白马寺的僧人唬的面如金纸,转身御杖飞逃,玉止戈头也不抬,手指微微动作,青玉色长剑如同一条摇头摆尾的小蛟龙在空中晃过一圈,便将他们人人扎了个透心凉,下饺子一般跌回了地面上。

    一树又一树的娑罗花毫无征兆地便开始坠落、凋谢,如同一只只眼眸明亮的白鸟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沾染着一丝血色,在这盛大的秋光里爆发出了最好、最美的时候。

    玉止戈微微抬起头,手指捏住了一只坠落的白鸟,眼中透出一种玄奥之意。

    这些娑罗花并没有死去,甚至带着一些更加蓬勃的生机,然而它们又确实从枝头飘下,将要落到泥土里,开始下一个轮回。

    世上的生与死、因与果,到底是怎样的东西?

    像阿昔和姜子虚那样的,又到底算是死了还是没死?

    而自己来到这个世间,与他们相遇,最终走到这样的境地,这些究竟是因,还是果?

    玉止戈皱着眉,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