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 > 第43章 (一更)

第43章 (一更)

作者:涅羽苍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无琴。”

    当钟无琴捧着一叠玉简走过城主府中最为著名的千回长廊之时,一个安静而低柔的声音叫住了他。

    钟无琴僵了一下,却并没有立刻回头。

    因为他认出了这个声音,若是换做往日,他必然极为高兴,只是如今他的人生已经出现了极大的转折,当他想要回头时,心中便有一些奇异的、微妙的东西阻止了他。

    “无琴,你便连看我一眼也不愿意了吗?”那声音低低地叹了一口气,这叹息极柔,仿佛轻轻吹拂在人的心上,带着一丝隐约的哀戚,叫人禁不住产生一些怜惜之意。

    钟无琴无声地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看着不知何时已走到了距他几步之远的素服女子,这是个身材十分高挑的女子,素面朝天却分毫不减其容色,脖颈修长宛若一只振翅欲飞的鸿鹄鸟。

    “大小姐。”钟无琴行了个礼,“不知大小姐叫住小人,有何要事?”

    慕容冰汀神色一黯,双眸楚楚:“从何时起,无琴待我,竟如此冷淡了?”

    钟无琴笑了一下:“大小姐身份高贵,恰如天中之月,云上谪仙,岂是我这样的凡夫俗子能够攀附?小人往日不懂规矩,若非大小姐仁厚,只怕无琴此刻却是不能好端端站在此处。”

    慕容冰汀面上一白,她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自然能听明白钟无琴话中深意。

    原就是他们慕容家对不起钟无琴在先,以钟无琴现在的身份,愿意停下来听她说话已是十分好了。

    “无琴,之前的事,确实是家父对你不住。”慕容冰汀握了一下手指,强笑道,“我代家父向你陪个不是,你不要往心里去才是。”

    钟无琴摇了摇头:“大小姐不要说这样的话,这世上原没有什么对与不对,只不过是无琴一日为城主麾下的兵士,一日便要听城主的指令罢了。大小姐今日所来若只为这事,那恕无琴先行告退,这些玉简是要交到大人哪里去的,若是晚了,只怕耽误了大人的要紧事。”

    “既然如此,我便不再耽误你的功夫,无琴——”

    慕容冰汀双眸盈盈,如含弱水,正要说些什么之时,却忽然觉得身体剧烈震动起来,这种震动由她的双足开始,很快便蔓延至她的全身,使她站立不住,将要摔倒在地上。

    钟无琴眼疾手快地稳住了慕容冰汀的身体,目光凝重地看向遥远的天际,口中喃喃道:“要变天了......”

    城主府的地面已经出现了寸寸龟裂,大片大片的建筑倒塌下来,头顶上的紫黑色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巨大漩涡。

    仿佛在这一刻,上苍睁开了它的一只眼睛,冷冷地俯视了一下世间,然后轻描淡写地做下了一个灭世的决定。

    神佛一怒,浮尸千里。

    玄胎平育天某处,一名面目模糊的老僧掌上的珠串忽然崩裂,圆润的佛珠滚落了一地,就像一颗颗黑色的眼泪,这名老僧仿佛有些不受力般地伏下干瘦的身躯,许久才嚎哭起来:“融雨、融雨被抽走啦!这一界,要完啦!”

    ......

    无上常融天的雨如同崩塌的河流,姜子虚抬起头看了看,抖落了碧蓑衣上滚落的雨水,眼中显出一些意兴阑珊的味道。

    大约是他满怀希望而来,然而现实却十分无理取闹地跟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这三个守界者,委实太弱了一些,大约是养尊处优的日子过多了,便连最基本的东西也不太记得了。

    苍冥的指间扣着一枚如同水晶的龟甲,泛着浅浅的蓝意,其上覆盖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宛若一汪流动的活水,这就是融雨,传说中支撑起整个长生秘境的四柱神器之一。

    “你、咳咳、不得好死!”

    一名老者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捏住他的衣摆,眼神愤恨而绝望。他的身边散落着几颗红色的糖葫芦,倾盆的雨水冲刷走了上头镜面似的红色糖稀,和他身下的血混在一道,不分彼此。

    姜子虚有些无所谓地笑了笑:“我没想过死,自然也不会不得好死。”

    “外界人,你......为何要取走融雨......”

    那名领头的老者微微仰起头,冰冷的雨水从他脸上的沟沟壑壑中低回迂折,他的目光很空,瞳孔里的最后一丝生气似乎也被吞没殆尽,两行血迹从眼角蜿蜒而下,他在方才的一战中不仅仅失去了自己的眼睛,更失去了一颗坚定从容的道心。

    姜子虚脸上勾出一个温和的笑意,平静道:“为了活命。”

    老者默然,似乎并不太相信他说的话。

    不管是界内界外,怎么可能还有什么人能与他为敌?

    回答完了这个问题,姜子虚眼中的阑珊之意更重,遥遥望了望天际那个深不可测的巨大漩涡,他的脸上终于显出了一些高兴的意思,脚步轻快地朝前走去,心中不无急切地想到,在小师弟来之前,他的速度可是需要加快一些了。

    苍冥将龟甲收入怀中,大袖一卷,地上三尊无我境守界者便失去了踪迹,徒留下一遍遍被雨水冲刷着的斑驳血迹。他漠然地眨了眨深青色宛若琉璃的双眼,亦步亦趋地跟在了姜子虚身后,向着更高的天、更远的路走去。

    ......

    “仙师、仙师,您快想想办法吧!整个什刹城都乱套了!”

    慕容翎慌里慌张地跑到玉止戈门前,他这个人素来最重视形象不过,如今却衣衫尽湿、发丝紧紧贴在颊上,看上去十分狼狈。

    玉止戈缓缓睁开眼,将掌心间尚未吸收完毕的一块红色晶石收进怀中,淡淡道:“缘何慌张至此?”

    慕容翎暗自苦笑,心道这仙人倒果真是个仙人,浑然一副不接地气儿、不食人间烟火味儿的清高德性。外面天都快塌下来了也不见他有半分紧迫焦躁,只凭这一点,自己是拍马也赶不上。

    “回禀仙师,半个时辰前天空中不知何故出现一个巨大漩涡,里面掉落出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其中有一些——”仿佛想到了一些狰狞可怕、叫人胆寒的景象,慕容翎全身都打起了摆子,不由自主地哆嗦着声线,“还请仙师跟我走一趟,其中详情一看便知。”

    玉止戈把浑身透着股子不满意劲儿的雏鸟塞进袖中,一步跨出门槛,扑面而来的狂风合着雨丝吹卷了他的头发和衣袂,少年人抬起头观望着头顶那片紫黑色的天空,眼睛微微眯起,似乎在思索着一些十分深奥的问题。

    慕容翎神情焦急地握了握手,却半点不敢有所惊扰。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功夫,玉止戈才收回目光,转过头淡淡道:“派人把钟无琴和常珩找来,你带我到城中去看看。”

    ......

    烽烟四起的村落中,为数不少的人正在拼了命地往外冲,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惊恐绝望之色,在他们的身后,追赶着一只浑身火红的长毛凶兽,模样似熊,却长着一对比人大腿还粗还长的獠牙。

    这实在称不上是一个多么好看的场景,这头巨兽每一步踏下,整片地面都会因此而晃动,许多逃跑的人不慎跌落在地,便会被这只紧随其后的脚掌踩扁碾压,碎肉、鲜血流满了地面,一些不太完整的人头上永恒地保留下了一张绝望、痛苦、渴求生存的脸孔。

    没有人敢回头看,也没有人敢停下自己的脚步,因为他们其实都很清楚,哪怕只是一眼,身后这幅越铺越广的炼狱十方图也会让他们的心神整个崩溃。

    一处断墙之下。

    “阿妹,快跑!那吃人的怪物就要来了!”

    一个面目敦厚的少年死命拉着半跪在地上的少女起身,他们已经跑了很久,从一个村、两个村、不知多少个村外跑来,然而却始终摆脱不了这只凶兽。

    少女容色苍白,她的鞋已经跑丢了,两只本该白嫩细腻的脚底板上布满血痕和水泡,她颤抖着双唇,脸上渐渐显出一些疯狂的意味,歇斯底里地叫道:“为什么还要跑!为什么!如果我们没有跑过那么多地方,他们就不会死!你知不知道,他们都是因为我们而死!那些无辜的人!”

    少年的脸上飞快地划过一抹受伤,他抱住了自己的妹妹——她浑身冰冷得就像一个死人,在她耳边轻声道:“这不是我们的错,就算没有我们,他们也是要死的。阿妹,我答应过母亲,要保护你的!”

    少女抬起头,泪水顺着她沾满了黑灰和泥泞的脸颊滑落下来,冲刷出交错的可笑泪痕,她看着少年隐含痛苦的双目,又想到死状凄惨的父母,只觉心头大震,“哇”地一声便痛哭出来。

    少年连忙一把捞起她正准备继续向前跑动,然而就是耽误的这一会儿功夫,红毛凶兽巨大的手掌已经拍到了他们的头顶,少年有些绝望地瞪大了眼——

    天际却忽然划过了一道惊鸿般的青光。

    青光过处,仿佛世间没有什么不为其所斩裂。

    巨兽嗷叫一声惨退几步,一只巨大无匹的红色断掌砸落在地上,扬起了层层沙尘。

    少年捂着少女的嘴躲到了墙后,几乎是不可置信地紧紧盯着半空中稳稳御剑而立的黑衣少年。

    他的身形很细,他的剑也很细。

    然而不知为何,却给人一种擎天之势,似乎在他出现之时,整个天地都为他静默了一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