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作者:涅羽苍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无上常融天的雨自古而来,从未停歇。

    有人曾说过这是仙人因怜悯世间而垂下的泪水,也有人曾说过这雨水源自大罗天中一条永不断绝的天河,等到将这世间覆盖,便有人能踏着这登天之雨,飞升而去。

    姜子虚头戴青箬笠,身披碧蓑衣,神态闲适地行走在这无休无止的连绵细雨中。

    清润的雨丝细密斜织,扑湿了姜子虚好看的眉眼,这便让他越发显得温和、干净,行走在这世间,就像是一个萧疏懒散的读书人。

    “苍冥,你可知道这无上常融天的雨,从何处来?”

    白衣青年木着一张脸,似乎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的眼瞳有些奇异,泛着如同琉璃一般的青光,乍一看就像两朵静静燃烧的幽绿火苗。

    姜子虚轻轻笑了,神情宁静温和:“这是天下人的命,融雨一出,举世同悲。”

    “这两天在此界内随意杀害修士的人,便是你?”

    姜子虚悠闲从容的步伐忽然顿住,他的眼睛里微微含着笑意,静静地凝视着从朦胧雨丝里走出来的三个老者。

    “守界者。”

    姜子虚抿着唇角,神色透出一些高兴,但似乎又有一些难以言喻的怅惘,这三个人,本可以不必出现在这里,然而他们来了,那便意味着这又是一场流血的争斗,有人会死去,而有人会依然活着。

    “小子见识不凡!你在外界想必也是个数一数二的人物吧!”

    最左边的一个老者轻哼了一声,他的手上还举着一个扎着几串糖葫芦的草靶,他似乎是刚从一场集市下来,手上、身上仍带着浓郁的红尘气息,然而眼睛里,却已全然是属于修士那样的冷漠和傲然。

    姜子虚温和地笑了笑:“前辈谬赞。”

    最右侧的老者面容如黑铁一般沉冷阴鸷,他死死地盯视着姜子虚,就像一个极为严厉刻板的老夫子发现了他的得意门生其实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混账一样,带着痛心、带着杀意,咬牙切齿地说:“说!你为什么要在无上常融天中大开杀戒!”

    姜子虚柔声道:“我为‘融雨’而来。”

    举着糖葫芦的老者和面容如黑铁一般的老者突然就沉默了,他们并非是被姜子虚所吓住,而是为他的野心所惊愣,这样的话,大概已经有数千年、乃至更久没有人同他们说过了,如今乍一听,竟让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融雨是此界中的擎天之柱,你若取走,便是要叫这一天倾覆。”

    最中间的老者终于开口,他穿着一身旧得发黑的白衣,皱纹堆在眼角,看上去似乎命不久矣,然而此刻他的目光却清冷而锐利,就像一柄能撕开天地的长剑,直落落地想要刺进姜子虚心里。

    他是守界者中的领头人,本身便是这无上常融天的一个象征。

    姜子虚的手指微微弹动,就像在凭空抚弄一把绝代古琴,苍冥青瞳骤亮,如一株一瞬间放出光华的神花,手持两柄如意,直取中间老者的面门!

    “我要融雨,本就是为了杀更多的人。”

    姜子虚微笑着,雨丝和冷风吹起他青碧色的蓑衣,就像一只张开翅翼的大鸟,要将这整个无上常融天,都笼罩进一片黑暗之中。

    “大人,小的钟无琴,是城主派来服侍您的。有何要事,任凭大人差遣。”

    玉止戈披散着一头湿发,眼神沉凝地看着榻下半跪着的年轻人。

    他的记性极好,虽然只是一面之缘,却也认出了此人正是在他进入什刹城时曾发问阻拦的那名黑甲兵士。

    看着这个甲士满是不甘和畏惧的年轻脸庞,玉止戈不由有些沉默。

    慕容翎此举所包含的深意,想来钟无琴心中也是十分清楚的。

    这既是对自己的讨好,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试探。

    倘或他真是一个睚眦必报之人,只怕钟无琴就不可能囫囵着走出这个房间;倘或他并没有下手,那对慕容翎来说,无疑是一个进一步提出条件的好机会。

    慕容翎是一个伪君子,更是一个少见的聪明人。

    “把手伸过来。”

    玉止戈忽然开口,他的声音不大,却把这年轻甲士吓得浑身抖了一抖,连伸出的手腕也哆嗦个不停。

    玉止戈的手指如同两条细长的白色灵蛇,一探一缠便搭上了年轻甲士的脉门。

    他的手指很冷,钟无琴便越发怕得厉害,然而一想到慕容翎的威胁,他却只能沉默着硬撑,不敢有半分怯退。

    “木、火、金三灵根,虽不是上好的资质,却也难得相生相连,若是努力,百年之后,结丹无虞。”玉止戈收回手,神情淡淡,“你可愿意修道?”

    钟无琴猛然抬起头,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抖动着双唇道:“大、大人——”

    玉止戈的眼睛漠然而清透,那种奇异的烟灰色使他整个人的气质近似虚无,然而一只在他肩膀上蹦跳着、不断试图爬上他头顶的雏鸟却有些破坏了这种气质。

    钟无琴不知为何便觉得十分想笑,自然而然的脸上也就真的露出了笑意,他的笑容很灿烂,似乎不带丝毫阴霾:“多谢大——多谢师父!”

    “不必叫我师父,我只是给你一个契机,日后的路只能你自己走。”玉止戈神情清淡,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玉简与一瓶丹药递给他,“这是三焦炎心诀,佐以芳华丹可开气海。你自拿回去研习便是,若有不通之处,再来问我。”

    “是!多谢大人!”钟无琴如同捧着一件绝世珍宝一般将那玉简收进怀中,他的心里已经把玉止戈当成了师父,虽然并不能说出口,但是眼神、举动无一不带着一丝濡慕之情。

    钟无琴刚退出去,常珩便走了进来,他显然已经洗漱过了,换过一件丝质的紫衣,包裹着纤细苗条的身体,举止虽不带女气,却似乎透着一种难以名状的妩媚、玲珑。

    他显然已经听见了方才那番对话,饶是心机深沉如他,也不免显出了一丝郁郁不平之色。

    他不明白,为什么刚刚那个无一处不普通的凡人反倒能得了玉止戈的青眼。

    常珩也是个聪明人,不会看不出钟无琴在慕容翎和玉止戈之间所起的作用,但正因为看明白了这一点,他的心中就疑惑更深。

    玉止戈当然不会同常珩说起自己的打算,对他的表现也视而不见,只是问起他进入长生秘境前后的遭遇。

    常珩知道高阶修士大多有些稀奇古怪的手段,当下也不敢隐瞒,只得一五一十的道来。

    常珩能够进入长生秘境,本就是一种偶然。

    当年那名半婴修士自从苗王山被毁后,便十分担忧于遭到赤元门的打击报复,便一路逃往北水部洲。

    常珩作为他的疗伤炉鼎,本身便与他的道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为人又乖觉讨喜,那半婴修士既不能放手,便裹挟他一道逃了。

    彼时帝释天已在北水部洲崛起,收服了飘渺阁阁主别梦仙子,名声极大。何况他为人狂傲,的确有一些大帝胸怀,对来投修士来者不拒,不管是邪修、魔修都一并许以重利,收入麾下。

    半婴修士便这样成为了帝释天的一名走狗。

    半婴修士的修为不弱,为人又十分善于逢迎拍马,很快便讨得帝释天欢心,又有常珩在背后替他拿捏主意,不过四五年的功夫,隐隐倒成了帝释天首要看重的几个人之一。

    此次长生秘境开启,帝释天包圆了北水部洲所有的名额,比之姜子虚还嚣张三分,半婴修士挤破脑袋才拿到一个,重视得厉害。

    只是临到开启关头,他却又不免十分忧虑,帝释天愿意带他进来,多半还是看重了他时不时冒出的“好主意”,可这真正有能力之人是常珩,若一时不查露了馅,难保帝释天不会翻脸不认人!

    常珩凝视着玉止戈的眼睛,满脸无所谓地说道:“所以我向他提出了一个办法,将我的神识与*分割开来,肉壳炼制成一件法宝,灵魂则充当器灵,如此一来,我便不算是个完整的人,自然也就不受名额限制。”

    饶是玉止戈这样镇定冷静之人也不免一时呆怔,翁仙更是毫不留情地在他脑中骂道:“这人根本就是疯了!把自己变成一件法宝?亏他想得出来,这根本就是胡来!”

    常珩见他不说话,以为大约也是被自己的举动吓住了。

    他能在荒泽之中活下来,一大半便是托了这具法宝肉壳的福,如今他的这具色身,比之一般的炼体士都要强上一些。

    只是也就仅止于此了,这世上还从未有过那枚器灵成就长生的先例,他千辛万苦踏上的这条修真之路,在他提出这个法子之时,便已被彻底截断了。

    可是这又有什么所谓呢?

    只有走上这条路的人才会明白,为了长生到底要付出多少、要牺牲多少。

    他承认他后悔了,然而就这么死去却又不太甘心,至少如果有人能够长生,他想要亲眼看到。

    “变成法宝也不错的,那老鬼噬色成性,如今我这具躯体,可是有不少妙处。”常珩微笑起来,他的脸色很白,白的近乎透明,眼角却带上一种微醺的媚意,若是早些日子他对慕容翎露出这样的风情,只怕也不会沦落到牢笼中成为一个阶下囚。

    “大人还是个雏吧,要不要试试珩儿的滋味,嗯?”

    常珩软弱无骨地贴上玉止戈的身体,牵着他的手直往自己身--下引去,温热的呼吸洒落在少年白玉般的耳廓上,拂起略带一丝桃香的酥骨媚意。

    就在房内的气氛越发粘稠而灼热之时,站在玉止戈肩膀上的雏鸟终于出奇地愤怒了,它张大了翅膀,浑身冒出金光,怒吼着一头冲向了常珩的胸膛。

    “叽!”

    摇什么摇,你这样捣乱,本尊根本爬不上那个四脚生物的脑袋好吗!真是特别讨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