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作者:涅羽苍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容翎神情莫测地打量着堂下的这个少年。

    他看上去有些过于瘦弱,容貌虽然清丽,却也还带着几分稚气,看上去更像个出外游玩的世家公子,而不是一个具有只身跋涉过整个荒泽的勇气和实力的旅人。

    然而这少年却又长着一双叫人敬畏的眼睛,里头所沉淀的冷静与纯粹足以令诸天慑服,他的心里必然藏着一个极为强大的愿望,为此他甚至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慕容翎心中暗暗生出几分忌惮,然而想到城中牢房里关押着的几个人,他又不免有些得意,因此说出口的话便十分不客气:“阁下既然能孤身一人穿越荒泽,想必也同之前的人一样,会两手唬人的小把戏,要来我什刹城中作威作福?”

    玉止戈摇了摇头。

    慕容翎脸上便更显鄙夷,心中暗道,此人竟连前几日那几个都比不上,留着也是浪费口粮,倒不如就地斩杀了方便。

    他正要抬手召来士兵,却见堂下那始终静静站着的少年微微抬起了手。

    他的手指极美,如一尊羊脂白玉雕琢而成,不免叫人想到古时燕太子丹为讨好荆轲所斩下的那一双美人之手,然而比之那双抚琴的柔夷,玉止戈的双手却更为修长、有力,仿佛握定乾坤,覆手*。

    屋内温度骤降,庞大的冰霜之气聚集,一根森寒的短矛凭空出现在慕容翎脖颈之前,慕容翎咽了口口水,只觉被微微抵住的喉咙一阵剧痛,有一种彻骨的凉意从脚底板往上窜来。

    “我不会唬人的把戏。我会的,都是生杀大术。”玉止戈握着那截短矛,神情恬然,就好像眼下的局面与他并没有太大关系一样。

    慕容翎额上渐渐渗出冷汗,忙不迭求饶道:“仙师饶命!仙师饶命!小人不知就里,多有冒犯——还望仙师宰相肚里能撑船,放过小人一命。”

    玉止戈端详着此人满含畏惧惊恐的脸面,心中倒是不觉得奇怪。

    慕容翎既是城主,便更要比寻常之人怕死得多,与其许之以利,倒远不如胁之以命来得管用。

    见他眼中确实再没有反意,玉止戈才弹了弹手指,那截短矛便化作冰晶散去。

    慕容翎强撑着虚软的双腿,陪笑道:“多谢仙师,多谢仙师。不知仙师来我什刹城有何要事?只要是仙师想要的,小人上刀山下火海也必定为仙师找来。”

    玉止戈把不停往外探头的雏鸟往袖中塞了塞,淡淡道:“你这里之前还来过像我一样的人?”

    慕容翎一面观察着他的神色一面小心道:“哪能呢?之前那几个不过是懂一些旁门左道的江湖骗子,什么从指尖搓出一小团火或催生一两颗野草之流,还比不得我麾下任一个儿郎厉害,又怎么能与仙师相提并论?”

    慕容翎的话里虽有些溜须拍马,紧要的却也都提及了。

    玉止戈微微垂下眸子,看来这玄胎平育天对修为的禁锢确实十分厉害,只是这种禁锢,仍旧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散去,只是速度比之拥有大衍长生诀的玉止戈来说却不知逊了几筹。

    这就是独得此界中珍宝最大的机会!

    玉止戈眼底划过一道青芒,难得的显出了一些高兴的神色。

    慕容翎见他神色缓和,心中也长舒了一口气,暗恨也不知是谁把这活祖宗迎进了城里。

    往日那些能够飞天遁地、御使灵气的仙师他也只是在绘本怪谈中听说过一些,固然心中也十分向往那种威势与寿命,却又哪里能想到世上真存在着这样的人物!

    所谓叶公好龙,可见也不是没有道理。

    “带我去见一见那几个人。”

    慕容翎正在走神,却忽听玉止戈淡淡说了一句,瞥见少年的眼神时忍不住浑身一个机灵,连忙应下,脚步飞快地往城主府后方行去。

    玉止戈静静地看着牢中那个皮肤极白的青年,有一些已经不那么清楚的东西翻涌着从脑海中涌现出来,常家、阿昔、半婴修士——

    所有的一切,不能说全因为此人而起,却也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常珩。”玉止戈漠然开口,他的声音很冷,就像坠在地上的一块寒冰,不带丝毫人气。

    那青年抬起头来,依稀是十分好看的相貌,眼睛湿润,嘴唇薄红,脸颊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有一些天然的媚。

    常珩皱了皱眉:“你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哪怕千难万难踏上了修真路,常珩的修为恐怕也十分低微,他的样貌、身形与昔年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若是再过几年,大约就要同常一鸣那样显出老态来。

    玉止戈想着这些事情,神情却格外清淡:“你可还记得玉十五?”

    常珩目光陡然一变,警惕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玉止戈淡淡道:“你可以把我当做是他。”

    看着玉止戈平淡冷漠的面容,常珩突然就说不出话了。

    玉十五,并不是他第一个设计害死的人,只是因为这个人使他的人生出现了一个极大的转折,所以他才记得十分清楚。

    常珩是常一鸣的私生子,生母乃是个不入流的妓子,身份比之妾侍都不如。

    对于这位素来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常家家主来说,这个杂灵根并且出身十分不光彩的孩子就是他人生的一个污点。

    因此常珩虽然被认回常家,处境却极其糟糕。

    常珩也曾经是白纸一张,虽然饱受常家人的排斥和厌恶,他本心里仍是很想要好好表现获得常一鸣的青睐的。

    这种天真却只持续到常一鸣为了利益亲手把他送上兄长常一觉的床上为止。

    他十三岁的生辰,是他永远不愿意想起的最黑暗的回忆。

    常一觉是个疯子,他恨常楚峰、恨常家,最恨的当然是那个从他手中抢走一切的常一鸣,对于年幼的常珩,他根本没有一丝人性保留,也正是因为这种不堪回首的丑事,常珩的心理才会扭曲至后来那样。

    在一次情热之时,他意外地从常一觉口中得知了常家老祖得到神物的事情,并很快意识到了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便设计在和合仙阁中将此事传了出去。

    不出他所料,常家果真覆灭在那个雨夜之中,当那名身受重伤的半婴修士找到他,并要以他为炉鼎修炼疗伤的时候,他没有二话便同意了。

    无论如何,是这个人给自己报了仇。

    他的身子已经这样脏,也就不在乎多几个人、少几个人。

    “是你带走了常一鸣和常琰他们?”

    玉止戈看着他瞬息万变的表情,便几乎推测出了事情的始末。

    常珩的心理是十分扭曲的,他对常家的恨,也深刻到了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地步。

    以他的性格,必然不愿意轻易放过常一鸣和常一觉,从秦非莲口中得知的一些事情便也有了解释。

    常珩也平静下来,玉十五没死固然出乎他的意料,然而眼前紧要的却并不是这些,何况此人似乎对他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杀心,便大大方方地说:“是我。常一鸣、常一觉被我虐杀了,常一心、常琰、常珏他们的灵根则被我吞食了,若非如此,我不可能成为一个修士。”

    玉止戈微微颔首,手指在铁栏杆上点了一点:“既然如此,你理应知道那半婴修士的身份了?”

    常珩一愣:“你不怪我......曾害你?”

    玉止戈淡淡道:“冤有头债有主,常一觉既死,我要找的,便只剩那半婴修士。”

    常珩默然,眼前这个人,似乎与他往日所见的那些修士都不一样。

    他的身上有一些可怕的东西,使他看不清、猜不透,然而却远比面对那半婴修士更叫人觉得畏惧。

    “只要你保住我性命,我可以帮你指认他。”

    常珩眸光微闪,很快便有了决断。

    玉止戈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常珩的目光却始终冷静镇定。

    这是个真小人,若非资质所限,他也许能在长生路上走出很长一段也说不一定!

    玉止戈在心中嗤笑了一声,缓步走出牢房,慕容翎立刻满脸堆笑地凑上来:“仙师看过了?我已叫人准备好了一应用具,仙师可要过目一二?”

    玉止戈淡淡道:“你准备便是。里面的人,紫衣服约莫二十一二那个我要了,其余的,随你处置。”

    一想到常珩出众的眉目,慕容翎眉宇间便添了几分猥琐之意。

    想不到这少年仙师看似十分清静冷漠,却也是个色中饿鬼,也不知那青年有什么样的本事,不果短短片刻便抱上了这样一条大腿。

    早知道自己该先先尝尝味儿才是!

    慕容翎心里想着那些有的没的,却也不耽误他向玉止戈献媚。比起常珩的真小人,这无疑是个伪君子。

    只是这两种人对于玉止戈来说,其实都没有什么所谓。

    若有反心,一并杀了便是,玉止戈披沐着日光,神情冷漠地想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