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 > 第34章 暗牢之秘

第34章 暗牢之秘

作者:涅羽苍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玉止戈动作微顿,目光在兰若素的脸上一扫而过,她的眼底有一些急切,也有一些难堪。

    以她玲珑七窍的心思,自然也知道这话说出来会让玉止戈十分不虞,他二人之前的情谊恐怕也将因此而丝毫不存,只是人有亲疏远近,此时在她的心里也更没有比秦非莲的性命更重要的东西了。

    “......你可知暗牢在何处?”

    “谢谢小师弟、谢谢小师弟。”兰若素猛地抬起头,脸上满是喜色地叠声道谢,并从怀中取出一枚储物袋倾身递来,“这其中有一枚玉简,师弟只消看过,便能得知暗牢所在。至于里头其他的乃是我多年攒下的身家......万望师弟莫要嫌弃才是......”

    玉止戈点了点头,才从兰若素手中接过那枚储物袋,兰若素盯着他表情淡漠的脸打量了好一会儿,张了张嘴像是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仍是一言不发、颇为失落地垂下了头颅。

    赤元门暗牢深埋于山麓之中,不要说外门弟子,就是内门中,知道其存在的也是寥寥可数。

    玉止戈把玩着手上的天青色玉简,眼中透出一些深思。

    兰若素给他的这枚玉简可谓是翔实至极,其中不仅仅刻录了通往赤元门暗牢的路径,甚至连护卫修士的名姓修为、值班记录、换岗时辰皆有记载,甚至在最后还隐晦地标记处了一条逃跑线路,可见兰若素实质上早已做好了与秦非莲亡命天涯的准备,找上自己,说不得便只是临时起意。

    翁仙啧啧叹道:“这个女娃娃年纪虽小,考虑事情倒也周全......你当真要帮她?”

    玉止戈收起玉简,淡淡道:“我与大师兄许久不见,正有些旧事要问,如今却是恰巧。”

    翁仙轻哼一声,带着些说不清的嘲讽之意:“你这个人......”

    “来者何人!”

    赤元门暗牢隐藏在群山峻岭之中,远远看去不过如一个十分普通的废弃山洞,玉止戈还未到达近前五丈,眼前情景便忽的一变。

    两个身着黑甲、银纱覆眼的修士手执青铜长戈冷冷盯视着他,身姿紧绷而戒备,俨然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玉止戈取出身份玉牌在其上一抹,感受到那股几乎容不得人反抗的真婴修士威压,两个守卫倏然变了脸色,慌忙作礼,连声道:“叩见长老,不知长老前来,有何要事?”

    玉止戈淡淡道:“秦非莲被关在何处?”

    那守卫中胆子略大些的试探道:“代掌门说过,此人要严加看守,不容许任何人探视。不知长老可有代掌门信物,回头也好叫小的交差。”

    玉止戈双手捏印,一枚金色锦帛自他额心遁出,那锦帛上满是红色玄奥纹路,日月经天,星宿列张,威势如山如海。

    两个守卫轰然跪倒在地,若说先前玉止戈这个年轻的真婴境长老给他们的感觉是震惊,那么赤元乾坤榜一出,此二人便从骨子里涌出了深深的震骇与不敢置信之意。

    从元蝉子创立赤元门,赤元门的三宗至宝便闻名天下。

    一是这赤元门中的护山大阵,传闻这是真正的一角仙人阵,虽然不足其百一,但只要有它在,就足以护得赤元门周全。

    二则是九凤梧桐车,只是如今天地大变,真凤不在,这九凤梧桐车也只能泯然于诸天法宝之中。

    三就是如今玉止戈握在手里的这枚金色锦帛,这是一件世间绝顶的攻伐利器,乃是元蝉子仿照上古女娲所持封神榜而制。

    元蝉子本意是要用这件法宝为门中弟子封神,借此成就不世帝位,只是天地大变,他终究无法突破那一道槛儿,饮恨于天道之下。

    赤元乾坤榜是他毕生所托,其意义不比寻常,其中更有翁仙这尊神秘器灵,当年元蝉子握着这件法宝,可谓是横扫世间也不为过。

    只是后来一代不如一代,元蝉子死后,翁仙便再没有拘束,也不愿为了这劳什子的赤元门做白工,故此日后哪怕是掌门要动用这件法宝,也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赤元门由此而没落,这却是世人所不知道的。

    玉止戈收起赤元乾坤榜,大袖轻扫,便将两名修士扶起,淡淡道:“如此,可够?”

    “够的、够的,先前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冒犯之处,还望长老海涵。”那胆子略大些的暗牢守卫抹了把额上冷汗,颇有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当下更不敢怠慢,躬身道,“请长老随我来。这暗牢之中地形复杂,若没有引路,只怕要迷失在其中。”

    玉止戈微微颔首,跟在这修士身后一步走进了暗牢之中。

    暗牢不愧一个“暗”字,饶是玉止戈这样的真婴境修士身处其中,也感到了一丝无形的压力。

    这里,是一个没有光的世界。

    无论是前路还是身后,都被浓郁得化不开的黑暗所笼罩着,人的五感仿佛都因此削弱了许多,除了耳畔滴滴答答好似永无止境的水声,别的竟是连一点也听不清楚。

    “长老莫急,再过一段便能到达灯房,只消点燃无心灯,便不必再吃这暗牢的苦。”那引路修士仿佛十分理解他的感受,颇为殷勤地说了一句,只是他的声音显得遥远而模糊,玉止戈也只听了个大概,含糊地应了一声,心中却对这暗牢生出了十二分的警惕。

    无心灯是一种古朴的青铜色灯盏,燃烧着一种古怪的灯油,形似一朵莲花,只是多出一个极为细长的柄,可以提在手中。

    “这灯,只有三盏?”玉止戈皱着眉望了望灯盏中轻轻摇曳的暗黄液体,只觉其上透出一种叫人十分不喜的契机来。

    那引路修士熄灭点火用的火石,解释道:“长老有所不知,这无心灯本身,并不值什么,只是它所使用的灯油极为特殊和稀罕,乃是一种从尸身中提炼出来的油脂。这玩意儿可难得,哪怕是您这样的真婴境修士也提炼不出两三滴,故此,这灯也就只得三座,再多了却也是没有必要。”

    玉止戈微微颔首,忽而抬头,细细打量了一番这引路修士,方迟疑道:“你的眼睛......”

    反倒是那修士不以为意地一摆手,笑道:“长老不必在意。这暗牢中路途难记,我在这里走了十年方能出去,一双眼睛也就因此废了。像我们这样的人,本来连跨上长生路的资格也没有,好容易得到这样的机会,不要说只是瞎了双眼,便是再严重些,我心里也是愿意的。”

    自点燃无心灯,这暗牢给人的不适感便消退了许多,那引路修士常年待在此地仿佛十分寂寞,因此便显出了一些话痨的本质。直到抵达秦非莲所关押之地,他的嘴竟是没有一刻歇下,絮絮叨叨地与玉止戈说了很多这暗牢中的阴私手段和奇闻异事,玉止戈一路走来,倒觉得比在外面还热闹些。

    “长老,就是此地了。这无心灯油只够燃一个时辰,还请长老不要忘记,否则......”那修士打开了牢门,一边说一边摇了摇头,就着灯火,他的面容有一些清秀,银纱之下微微显露出的黑色轮廓却叫人不寒而栗。

    这是一个瞎子,他用了十年走出这座可怕的牢笼,硬生生熬干了他的眼睛。

    玉止戈甫一踏入牢房之中,扑面而来的冷气便泅湿了他的衣服,一池黑水古井不波,其上泛着能叫几乎人坠落进去的幽光,一个黑发披散的干瘦人影被锁在牢房墙壁之上,远远看去就像一道虚幻的鬼魅。

    “大师兄。”玉止戈将无心灯放在脚边,看着那道人影,神情漠然地唤了一声。

    秦非莲动了动,身上的黑色锁链哗啦啦地抖入水中,他颇为艰难地抬起脸孔,眼睛虚虚眯着,过了好半响才仿佛认出了来人,哑声道:“......原来是小师弟......我都快记不得你了......我都要死了,你怎么还没死?”

    说完,他就哑声笑了起来,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响,就像一台用到极致下一刻便会炸裂的鼓风机一般。

    玉止戈淡淡道:“你不死,我自然不会死。”

    这话竟仿佛忽然撩着了秦非莲,他忽然嘶吼着向前冲来,锁链牢牢地绑缚着他的手脚、脖颈,他使得力气越大,那锁链便箍得越紧,玉止戈甚至清晰地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响,只是秦非莲恍若不觉,仍然愤怒地试图接近他:“你怎么还不死!你为什么还不死!若不是你,我又怎么会落到这样的地步!你和姜子虚,早就应该去死!我什么错都没有,姜子虚他凭什么把我关在这里!你们都该死,你们都要死!”

    玉止戈听着他颇为神经质地吼着,这个人其实已经疯了,来来回回地说着要他们死,然而实质上却不会改变任何东西。

    如此看来,秦非莲倒显得有些可悲了。

    玉止戈颇为客气地一直听着,秦非莲很快便没了力气,从大吼大叫变为低低呢喃,他的眼神有一些狂热、有一些神经质,然而他的脸庞却极为木然,甚至连摆出一个与此呼应的表情也做不到。

    玉止戈这才漠然开口:“你没有错。无论是自私、嫉妒、还是畏惧,都没有错。只是你没有对我一击必杀的实力,便成了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