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 > 第25章 剑气如虹

第25章 剑气如虹

作者:涅羽苍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玉止戈可谓是一战成名。

    柳予单只是凭借着手上数千只黄尾蜂便位列第六峰领头的二代弟子之一,在此之前也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他私下里还握有玉髓蜂这样一张毒辣强劲的底牌,连那名灰衣长老下台后也说出了这样的评价,内门中可以胜过全力出手的柳予的弟子寥寥可数,尤其是还能如玉止戈这样赢得轻巧利落的就更是凤毛麟角。

    蜂后与柳予神识相连,玉止戈的最后一击不说致命,却也毁了他立足的根本,众人颇有些敬畏地看着几个外门弟子将柳予抬下去,目光再回到第三比试台上时都不由多出了一些审视和凝重的神色。

    玉止戈弹了弹法剑剑锋,微微垂着眸,任谁也看不出他此刻的想法和心思,台下的人也不敢冒进,这座比试台竟是一时陷入了僵局。

    正这时,不远处的另一座比试台忽然传出数声惊呼,众人抬眸望去,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个覆着白色面纱的少女,提气轻身,双脚在空中连点几下向台上飘去,雪衣翩然,身姿曼妙,恰似一朵雪莲盛放于半空之中,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给人以说不出的惊艳美好之感。

    “哎呀,这不是白师妹吗?她才道一境后期的修为,这这这,拳脚无眼的,要是受伤了可怎么好?”

    “就你瞎担心,你看看台上那位,也不过就是个道一境后期,若不是昨天他抽了轮空的签条,哪里轮得到他来守擂!哼,也不知道走的哪门子狗屎运!”

    “唉,听说这位姜师叔也是掌门的弟子。啧啧,这差距可真够大的,不要说秦师叔,就是跟方才那位大出了风头的玉师叔相比也是——云泥之差!”

    诸如这样的窃窃私语并不在少数,修士的五感大多敏锐,连玉止戈这里的人都听得十分清楚明白。姜子虚在内门的人缘不错,却也不是人人都与他交好,当下便有不少弟子脸上流露出几分讥讽和看笑话的意思来。

    白雪颜也听见了台下许多人说出的风凉话,眉心微微蹙着,略带一丝轻愁的模样十分引人怜惜:“姜师叔,我出身洛水白家,身上有几件家中老祖传下的秘宝,能越阶一战,师叔不妨......”

    “多谢白师侄好意,只是子虚站在这台上,却是有不能退的理由。”姜子虚好脾气地笑道,他的长相十分好看,气质又格外温和自然,哪怕白雪颜最初的确有些为秦非莲而战的意思,见了这样温润如一杆青竹的人,本来就不多的敌意也褪了个干净。

    白雪颜柳眉越发紧皱,叹了口气:“如此,便请师兄指教一二。”

    少女袖中忽而蹿出一条白绫,这白绫尾端系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铜色镂空铃铛,白色匹练如灵蛇般直取姜子虚面门,铃铛不停震动,那声音清脆悦耳,就像一小串一小串的月光落在了地上。

    姜子虚向后倒退的动作忽然顿住了,眼里显出一些迷茫之色,站在原地竟是一下子失了神。

    白雪颜眼中喜色一闪,暗道老祖给的这迷心铃果然有些门道,手中法诀一掐,另一条袖中竟是又飞出十余根白色绸缎,她的形貌打扮本就如谪仙一般,一出手更是如飞天凌波起舞,底下观战的内门弟子一个个眼睛都看直了,只觉得世上再无一个人能比这少女更美。

    十余条白绫将神志不清的姜子虚缠得如粽子一般,白雪颜正要开口迫他认输,忽听那白色厚茧中一声清啸,眼前忽而灵光炸裂,剑气冲霄而起,一柄青玉色长剑将十余条白绫寸寸斩开,漫天飞散如一只只白蝶,显出一种凄凉艳丽的美感。

    而就在这满目凄凉中,一个乌发垂鬓的青年手持一把青玉色长剑直冲而来,这把剑极美,这个人也同样极美,尤其是他眼中的那种神彩,亮得惊人,白雪颜只觉喉咙都被扼得死紧,她想问一问他的这把剑,更想问一问他不能退的理由,然而有一些无形的东西使她开不了口,只能无力地看着那把剑挑飞了她的面纱,轻柔而锋利地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白雪颜半闭着眼,睫毛簌簌发抖,姜子虚的声音仿佛隔得很远,听起来便难免有一些疏离:“白师侄,承让。”

    台下众人不由又发出连绵的惊呼,连秦非莲兰若素等人也回过头来观看,原因无他,白雪颜面纱下的这张脸实在是美得超乎了他们的想象,若是她笑起来,必然倾国又倾城,只是如今美人蹙眉,满面惧色,便不由使他们心生恼火,有志一同地瞪着始作俑者和他手里那柄青玉色长剑。

    姜子虚浑不在意,弯身拾起那枚白色面纱递还给白雪颜,轻笑道:“白师侄,这一场是我赢了。”

    “多谢师叔手下留情。”白雪颜捧着面纱戴回脸上,咬了咬嘴唇,颇有些不甘地问道,“我有一事不明,还请师叔为我解惑。迷心铃是老祖赐给我的宝贝,乃婴境大能炼制,缘何师叔半点不受影响?”

    姜子虚爱惜地抹过手上的青玉色长剑,微微抬眸,嘴角缓缓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嘴唇轻轻抖动,却没有半点声音发出:“比起迷心,师侄你的手段可要差远了。”

    白雪颜眼中划过一道青光,仿佛并不在意他说了什么,行过礼后便跳下了比试台。

    第二日剩下的比赛结束得十分快,唯剩下的二十个面孔内除了姜子虚,十之七八是在内门有大名气并且排得上号的人。

    三名弟子都在前二十之中,淳于峥自然是喜不自胜,秦非莲和玉止戈不必说,姜子虚虽仰仗了青剑之威,好歹也算是超常发挥了,因此也十分难得被关照夸奖了几句。此次最寥落的就数第三峰,白松和白天行父子带头被打了脸,其余弟子仿佛也受到了莫大影响,最后能够挺进第三日的竟只有一人,不光是白天行脸上火辣辣的,连这根稀罕的独苗苗也觉得十分不好受。

    淳于峥又嘱咐了他们一番方放人回去,姜子虚牵着玉止戈走在山道上,脚下仙人枫叶踩得咔咔作响,嘴角一直微微扬着,看上去很是高兴的样子。

    直到回到院子,他才收敛了一些脸上的喜色,轻声道:“师弟,我从没有像今日这样快活过。”

    玉止戈想了想,并不觉得他会因为赢了一个女子或是得到掌门的几句夸奖就喜形于色,然而似乎又没有别的什么可称道的,于是他便抬了抬眼睛,目光安静沉宁地看着姜子虚。

    姜子虚伸出手指轻轻蹭了蹭他细腻的脸颊,笑道:“师弟不明白吗?一是为了紫凤芝,二则是为了白雪颜。有了这两样,我几乎已经快要实现了我的目标。我等了二十多年,好阿止,你说我该不该高兴?”

    玉止戈不太感兴趣地垂下了眼睛,淡淡道:“嗯,值得高兴。”

    “这样好的日子,师弟,我们来喝酒吧!”姜子虚拍了拍手,越发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十分好,眼睛明亮地盯着玉止戈,玉止戈揉了揉额角,微微颔首,并不愿意扫他的兴。

    姜子虚拿来的酒出乎意料的好,仿佛是某种琼浆玉液,既带着浓厚的灵气,口感又格外清爽宜人,一入腹中便让人丹田发暖,十分舒服,连玉止戈这样并不贪杯的人也格外喜欢。

    这酒一喝便喝到了半夜,初秋的风带着微微的水汽,扑在脸上十分舒服,玉止戈脸颊上泛起两抹少见的红,趴在冰凉的石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滚着手上描金的酒盅。

    “师弟,你为何不问问我计划了二十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姜子虚似乎也有些醉了,乌黑的眼瞳中漾起些许水意,盯着玉止戈的后脑勺,嘴角的笑显得十分轻柔干净。

    玉止戈懒洋洋地眨了眨眼,漫不经心道:“无论你做什么,我总是站在你这边的。”

    姜子虚把他翻过来,额头抵着额头轻声问道:“真的?”

    玉止戈半阖着眼睛:“嗯。”

    姜子虚便不可遏制地笑出声来,任何人都能察觉出他由心透出来的高兴:“阿止,我今天很高兴,你给我的剑很好,用它做了更好的事我就更高兴。”

    玉止戈没有回答,他的气息匀长而柔软,软绵绵的,仿佛洒在人心尖儿最柔软的地方,素来冷漠的面容因为酒意而微微软化,显露出一些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稚气,叫人觉得十分可爱。

    姜子虚愣了愣,这还是第一次,玉止戈在他的面前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和疏离。

    他小心地伸出手指拖住玉止戈浓密纤长的睫毛,就那就像一片小小的羽毛,轻盈得叫人几乎感觉不到。

    姜子虚俯下身吻了吻玉止戈泛着水光的两片嘴唇,温暖的呼吸混合着浅淡的酒香萦绕在他舌尖,青年微微弯着眼睛,轻笑道:“我抓住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