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 > 第16章 苦橘之争

第16章 苦橘之争

作者:涅羽苍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松离席,这顿饭吃的倒并不如玉止戈所料想的那般索然无味,李观花是个很有意思的人,这并不仅仅指他在席间时不时的妙语连珠和那些引人捧腹的笑话,还有他对待玉止戈和姜子虚的态度。就像之前同样是劝和,他就比王梦生高出了不止一筹,两边都不得罪,圆融得就像一只把玩久了的玉弹子,察言观色、对事对人,浑身都挑不出足以叫人指摘的错处来。

    就像此刻,李观花正笑眯眯地站在淳于芍身边替她讲解一只精巧的亭台状法器,他仿佛说了些有趣的话,使得这位一直闷闷不乐的掌门独女脸上也微微露出了高兴的神色。

    “怎么,小师弟看上那法器了?要不要师兄替你讨来,想必这个面子小师妹还是愿意卖给我的。”冷不丁被人捏了捏耳朵,玉止戈蹙着眉头扭过脸,果然只见姜子虚与他离得极近,连瞳孔中细碎的融金一般的碎光也看得十分清楚,脸上带着那种盈盈的将要流淌出来的笑意。

    玉止戈后退几步,淡淡道:“不必。”

    姜子虚嗤笑一声,牵着他的手沿着坊市正中的一条青石路缓慢前行。头顶上四处悬挂的青玉灯笼微微晃动,在他脸上洒下明灭不定的光晕,这色调极冷,便越发显得这相貌好看的青年眉目萧疏,使得周遭不少人为之侧目。

    如今他们所在的,就是姜子虚曾提起的赤元城里修士间以物换物的小聚会,青石路四周零零散散地分布着数十个小摊位,讲究些的修士便在身前铺着一块绸布,法器、灵药、功法都分类归整,不讲究的则随意在地上铺陈开一堆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如后者这样的,往往是一些散修,只在这坊市中碰碰运气,本身并没有多大的盼头。

    姜子虚仿佛极熟悉这里的环境和氛围,带着玉止戈穿行了好几个摊铺,倒是也淘换到一些合用的小东西。其中有个宝蓝色的五瓣梅花扣,灵力灌注进去时便会发出五道灵光对敌,用的好了便是个奇招,而且模样极为精致玲珑,淳于芍和扁童心这样的女孩子看见了,都是有些爱不释手。

    姜子虚却只是歉然地笑笑,随手将这梅花扣箍在了玉止戈脑袋上,两女虽心有不甘,却到底觉得比送给对方好一些,也体谅姜子虚为人师兄的心意,只是稍感遗憾便不再多说。

    唯有玉止戈,脸色阴沉得就像别人欠了他三百块灵玉,他十分肯定姜子虚这是故意而为之。他心中总有些奇异的感觉,今日的姜子虚,仿佛格外的高兴,也仿佛格外的高深莫测。

    “哎呀,你这老头,怎么又来了这里?都跟你说了你这苦橘尚未有灵,长得又奇奇怪怪,这坊市间是不会有人愿意收走的!”玉止戈正陪同姜子虚蹲在一个摊位前观察一枚看上去平平无奇的黄铜片,远处忽而响起一个粗蛮高昂的嗓音,仿佛平地里一声惊雷,将坊市间的窃窃私语炸了个干净。

    玉止戈回过头,便见一名黄衣的高大汉子正推推搡搡着一个伛偻苍老的身影,这修士所用力气不小,那穿着破旧麻衣的老者一个不慎,便被推倒在地,他的怀里紧紧搂着一盆碧绿青透的植物,弓起的脊背就如一只虚软无力的虾米。

    玉止戈微微皱起眉头,姜子虚趴在他肩上,忽而奇道:“叶长三寸,色碧而狭,那老者怀中的应是苦橘......可这苦橘怎么是红色的?”

    玉止戈大为吃惊,也顾不得理会,一路小跑上前,离得越近他眼中喜色便越重,姜子虚看得不错,这果然是一盆挂着红果的苦橘,那红色由上至下,越发浓郁,到最底部已然是如同一抹朱砂般的血红,看上去分外鲜艳夺目。

    有灵的苦橘是一味极稀罕的灵草,世间修士筑基容易成丹难,由道一境突破到丹心境,是长生路上最为关键的一步,走得好了,才有日后可言,走得不好,终身止步于此也不是不可能。

    许多修士依靠自身的力量很难跨过这一关,人欲丹却可以大大提高突破的成功率,这苦橘,就是人欲丹的一味主料。只是寻常的苦橘都是青色,有灵的苦橘根梢处会生出紫色的道痕,道痕颜色越深,意味着这苦橘年份越足。

    所以那高大修士说的不错,这老者的苦橘既没生出道痕,颜色又这样稀奇古怪,恐怕没有哪个修士敢冒着大风险收回来炼制丹药。

    高大修士骂骂咧咧扶起那老者,抱怨道:“唉,不是我说你,你都来了那么多回了,哪回人家看上你这盆玩意儿了?何况你这条件也开的恁苛刻,哪有人拿苦橘换上品人欲丹的,我看你真是想钱想疯了!”

    众人一听这个,当即一哄而散,只觉这老头大概是修道修得脑子里出了毛病,没得救了。

    姜子虚又凑上来扒住玉止戈的肩膀,轻笑道:“那修士故意做戏,他分明想要那株苦橘,却不愿意拿出人欲丹交换。”

    玉止戈点了点头,眼睛死死盯着老者怀中那抹碧绿,问道:“你可知道他是什么修为?”

    姜子虚笑道:“道一境后期罢了,不要说兰师姐在这里,便是你我,也足够对付了。师弟想要那株苦橘?”

    玉止戈回过头,看着他的眼睛定定然道:“我知晓你的身份不简单,你将那株苦橘买回来,我必不会让你吃亏。”

    姜子虚呼吸一滞,忽而捂着脸轻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双漂亮的眼睛细细打量着跟前的少年,似乎觉得他认真的神色格外有趣,忍不住伸手捏了捏,柔声道:“我在你面前果真如此不加掩饰吗?”

    玉止戈漠然道:“我对你没有威胁。”

    “你说的很对。”姜子虚微微点头,笑着又补充了一句,“你会成为我最好的助力,只要你愿意。”

    说毕,竟是不看他的反应径直朝那两名修士而去,背影修长干净,在玉止戈眼中却仿佛是一柄突然被擦干净了表面浮灰的利剑,渐渐显出一些狰狞锋锐的头角来。

    玉止戈垂下眼睛,摩挲了下手腕上的刺青,冷冷地想,这世上只要有人能助他长生,又何必去管身后洪水滔天。

    姜子虚也不知同那老者说了什么,年老的修士一下直起了伛偻枯瘦的腰背,皱纹满布的脸上几乎放出光来,忙不迭要把那盆苦橘塞进姜子虚的手中。

    高大修士一下不乐意了,伸手也要去推姜子虚,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唉唉唉,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啊?不知道先来后到啊,大爷我都守着这玩意儿好长时间了,你跳出来作什么妖!”

    姜子虚的身影也不见多动作,便毫无困难地避过了这修士的手,面上含着客气的笑:“道友这话说的很是没有道理,晚辈愿意拿出两颗中品人欲丹向前辈买下这株苦橘,前辈同意了,这生意便成了,并没有作妖这一说。”

    高大修士气得瞪眼:“这么说,老子这么多天白等了!”

    姜子虚把苦橘递给跟在身边的玉止戈,漫不经心道:“道友不愿意出价购买这苦橘,还搅黄了前辈的许多生意,其心不良,白等也只不过是付个利头了。”

    “好个伶牙俐齿、信口雌黄的小辈!”周围修士鄙夷的目光看得这高大汉子脸上发臊,想也没想便立掌劈来,他的手掌边缘泛着一抹淡金之色,玉止戈眼瞳微缩,这竟是一个罕见的炼体士!

    “当——”

    肉掌与利剑相交,竟发出一声金属般的脆响,兰若素红裙飘飘,手持一把白底红丝的长剑,周身灵光乍现,宛若一尊英武至极的女战神。

    “哪里来的修士敢在赤元城撒野!欺我赤元门无人不成!”

    兰若素张嘴便喝,手中长剑急斩,高大修士惨呼一声,手腕上竟被劈出一个米粒大的缺口,黄色的布料被染成了一片血红,二人皆是一震,高大修士是没想到兰若素竟真能劈开他的铜皮铁骨,而兰若素则是吃惊于以二人的修为差距一剑之下竟只给这人留下了这么一个小伤口。

    在众人没反应过来之前,那高大修士竟忽然惨嚎一声,转头便逃,他的遁光颇为惊人,一息间便消失在眼前。兰若素有些懊恼地收起了剑,以这个人的速度,恐怕需要门内真婴境的长老出马才能将她擒下,何况一个在兵器方面不占太大优势的剑修要与这体修拼杀,委实是太过难缠了。

    “两位师弟可有事?”

    兰若素回过头,目光落落地看向玉止戈,玉止戈并不讨厌这个颇有英气和野心的女子,便点头答道:“师姐来得及时。”

    兰若素摸了摸他的头,大笑道:“我刚刚在不远处便注意到了你们,这苦橘生得怪模怪样,师弟怎么想起来买它了?”

    玉止戈伸手牵住姜子虚,垂眸道:“只是睹物思人,以前收养我的人家里也养了这样一株植物,如今她不见了,我却看到相似之物,难免有些激动。师兄疼惜我,才给我买下了。”

    兰若素看了看姜子虚,意味深长道:“你姜师兄,确实是个很会疼人的。”

    三人从头至尾都没说起过那两枚人欲丹,兰若素似乎也忘记了一个记名弟子手上握有两枚珍贵的人欲丹是一件何等奇怪的事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