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 > 第15章 打你的脸

第15章 打你的脸

作者:涅羽苍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也不知道是从谁开始,发出了那样一声震动空气的低笑,王梦生和李观花忍俊不禁地偏过头去,连兰若素眼底也浮现出几许微妙的神色,目光惊奇地在玉止戈身上来回打量。

    白松却已然连鼻子都要气歪了,他是白天行的独子,一贯备受宠爱,长到这个年纪还从来没有人让他这么下不来台过,他的本意只是借由玉止戈针对姜子虚,而少年这话轻飘飘一出口,这个素来眼高于顶、心眼比针鼻儿还小的富二代却是连他一起恨上了。

    白松阴着一张脸冷笑道:“你说什么?□□娘有本事再说一遍!”

    “不要说我娘你操不操得动......”少年人抬起头,烟灰色的眼珠淡漠剔透,“我也从没有兴趣把废话说第二遍!”

    话音未落,玉止戈便张口一吐,一道紫芒破空而去,在众人的虹膜中留下一抹惊艳的残影,须臾间便逼至白松跟前。白松面露惊恐,尖叫着往后倒去,身上不受控制地浮现出一层宛若琉璃的灵气罩壁护住他周身,那紫芒包裹之物倒飞而回,被玉止戈牢牢捏在指间,这时大家才看得清楚,那是一枚刻有许多玄奇纹路、不足手掌长的锥形法器。

    “你找死!”白松不妨之下竟被一个毛孩子逼得出了洋相,扫了一眼桌上,尤其是瞧见微微露出厌恶之色的扁童心,一双眼立时赤红阴鸷起来,双手一扬,一枚金黄玉符纸飘扬在空中,倏然化作一个持戈的金甲巨人踏空而来!

    三阶符玉!想不到白天行竟这么偏爱这个独子,私下里连这样的大杀器也给了他!若不是今日玉止戈误打误撞逼他用了出来,几月后的门派大比之上只怕......想到这里,在场的几个修士对视一眼,心中都暗自有了算计,不再急着制止这二人的斗法。

    “真是投了个好胎。”玉止戈微微摇了摇头,双手轻轻相击在一块儿。

    “嗡——”

    “嗡——”

    “嗡——”

    玉止戈素色手腕上的两枚烛龙环相撞在一块儿,发出蒙蒙青光,雅间内的空气更是以他为中心剧烈震荡起来,呼呼风声不知从何处刮来,少年清越的嗓音蓦然响起:“钟山之神,尊我敕令,呼气为冬!”

    寸寸坚冰忽而自那金甲巨人腿部延伸而起,白松气急败坏地拼命催动灵气,那金甲巨人仰天发出一声庞然怒吼,竟是单手掷出了那柄金色重戈!

    “钟山之神,尊我敕令,吸气为夏!”

    面对瞳孔中越来越大的金色巨戈,玉止戈神情漠然,体内长生真气如潮汐般汹涌暴烈,全数灌注进手上的一双烛龙环之内。

    然而他不知道这一幕看在众人眼中是何等的使人震惊,一个模样稚嫩的少年此刻稳稳坐在姜子虚怀里,两只手臂伸展,宛若在拥抱那柄飞来的金戈,而那柄金戈在他面前三尺之处被无形之物生生挡住,继而一寸一寸地化作灼热蒸汽、踪迹全消。无论是那有着一双烟水晶般眼睛的少年,还是那个眉目温婉沉静的青年,神态都是这样的宁静漠然,就好像眼前上演的,并不是一场生死攸关的斗法,只是一出偶然的、不值一提的闹剧。

    三阶符玉一向稀罕珍贵,若是交给修为足够的人来使用,威力不亚于多了一尊法力高绝的丹心境后期修士,只要符玉的灵力没有耗光,那么这尊修士就是无敌并且永不知疲倦和伤痛的。

    白松显然还没有达到那样的修为,两次攻击被破,他一下遭到了极重的反噬,口中“哇”地吐出一口血,脸色苍白地倒在了椅子上。无人催动的金甲巨人重新化作玉符摔落在桌面上,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

    玉止戈毫不客气地拈起了那枚三阶符玉,这符玉经过方才一战,也不过是颜色稍微黯淡了一些,表面画着的朱砂仍然光芒熠熠。玉止戈异常满足地把这枚符玉塞进储物袋里,这样的好东西,他可不会大方到都在眼皮子底下了还给别人拿走。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一战,竟是白松惨败。一时场面十分寂静,只有白松大口穿着粗气的声音清晰可闻,兰若素摩挲着手指,眼神更见微妙,这位新来的小师弟,手段实在是过于漂亮强势了一些。

    扁童心面上却露出些许复杂之色,要说观战之中最震惊的莫过于她了,这烛龙环还是她白日里为了卖好特地送给玉止戈的,那时也将功效说得清楚明白,不过是一件品质高些的护身法宝。如今这才过了多久,玉止戈竟是拿着这对古宝干净利落地解决了白松手上的三阶符玉!

    傻子也看出来了,那对烛龙环绝非凡品,而是一件上好的攻伐利器,若非玉止戈修为还太弱,只怕威势更为惊人!

    扁童心一时也不知该怎么想才好,她有些后悔、又有些懊恼,只觉得是被这少年无意地狠狠在脸上扇了个巴掌。

    “你妈——我不服!有本事——唔唔唔!”王梦生眼疾手快地捂住了白松的嘴巴,这厮刚刚喘过一口气来便要骂人,王梦生虽然并不待见他,第五峰却与第三峰走得相近,此刻也只得一边在心中咒骂一边出来替他打圆场。

    “小师弟不愧是掌门青眼。小小年纪便有这样的修为手段,我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王梦生冲玉止戈笑道,话头一转,“只是今日这事儿传出去却实在是影响不好,天下人少不得要取笑我们赤元门内互生罅隙。师兄在这儿便厚个颜,替白师弟向小师弟陪个不是,万望小师弟见谅。”

    生的和气的李观花也笑道:“王师兄说的不错。第三峰精于炼器,白师弟之前得罪了小师弟,稍后师兄一定要他挑几件上品法器给小师弟赔罪。”

    玉止戈手中随意地把玩着那枚紫光莹然的打神锥,懒洋洋道:“王师兄、李师兄既然这样说了,我便也不能不理。只消白师兄口头给我陪个不是也就得了,至于法器之流,自有大师兄和姜师兄回头为我准备,不必劳烦第三峰众位师兄。”

    王梦生暗中瞪了白松一眼,方放开手。

    白松虽高傲,却也不是个蠢货,玉止戈话里的威胁之意他也听得明白,要说三代弟子里唯一能让他发憷的也只有这个大师兄秦非莲了,心里虽恨得咬牙切齿,当下却也只能放低姿态不甘不愿地低声道:“......对不起。”

    玉止戈手指扣了扣桌面,淡淡道:“我耳朵不太好,师兄能大声点吗?”

    “......对不起......”白松抬起头恶狠狠地看着他,手指死死掐住掌心。

    玉止戈直视着他的双眼,一脸漠然:“听不见。”

    “操——对不起!!!”白松忽然吼道,手心里血红飞溅,以修士的体质,此刻竟是被他恨地掐破了皮。

    玉止戈忽而展颜温温一笑,他笑起来极好看,如同一整个银装素裹的冬天在室内褪去了坚硬,冰雪消融,无比清丽:“既然一句也是说,两句也是说,你方才对我师兄也十分不敬,自然也该向他道个歉,嗯?”

    王梦生和李观花已经微微皱起眉来,他们这会儿也明白了,这个新来的小师弟绝不是个易与的角色,他这是在逼白松发疯。

    可是白松发了疯,又对他有什么好处?

    玉止戈心里是怎么想的恐怕没有人知道,姜子虚脸上的笑容却显出了一些惊奇、一些温暖,这使得他干净好看的脸庞更为真实温润,就像有一层淡淡的玉光在闪动:“师弟......”

    白松咬破了嘴唇,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显得异常狰狞,他忽然平静下来,用一种极为可怕阴鸷的眼光扫了这对师兄弟一眼,道:“你要记住!你给我记住!姜子虚,对不起!”

    姜子虚好脾气地笑笑:“师弟顽劣,师兄不必如此。”

    白松却再不顾其他,一把拉开包厢大门,甩袖而去。

    待他身影完全消失在门后,玉止戈方闷哼一声,嘴角缓缓流下一道血痕。以他的修为,如今能催动一只烛龙环已经是顶天了,其中还有长生真气和自己冰灵根的先天优势。那金戈飞来之时,他强行催动另一只烛龙环,内腑已然受了反噬之伤,只是他比白松能忍得多,这口血到现在才吐了出来。

    姜子虚用修长的手指抹去了他唇角那一缕红色,洁白指尖就像落了一朵细小艳丽的梅花,他的声音很轻很柔,仿佛那朵梅花上的积雪,带着隐隐的冷香:“师弟不可再勉强自己,你这心意,师兄领受了。”

    玉止戈板着脸推开那只手,冷冷道:“与你何干,我只是想打他的脸。”

    姜子虚微微一哂,耸了耸肩不再说话。

    兰若素见席上雅间内已恢复最初的气氛,叫来八仙楼的小厮换上另一桌丰盛酒席,也与身边的淳于芍和扁童心亲热地说起话来,只是目光放在那一对看上去相处十分亲昵和谐的师兄弟身上,显得若有所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