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 > 第10章 大衍长生

第10章 大衍长生

作者:涅羽苍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火部洲漫长的夏季终于在渐歇的雨声中悄悄过去。

    有关常家的传言在坊间的热度却还没有褪去,人人都在疯传这个百年世家的神秘消失与一架穿行过南火部洲广阔土地而来的栖息着火红凤鸟的梧桐木马车。

    “师兄师兄,你看那儿,有人能从口里吐火!哎呀,爹爹骗我呢,凡人的手段明明也很有意思!”梧桐木马车厚实的帘子被微微掀起,一个面容俏丽的少女皱了皱鼻头,额角绘着成串的粉色藤萝花钿,发上一枚鸾鸟纹的贴翠华胜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摇晃,模样颇为娇憨动人。

    她对座的年轻人微笑道:“小师妹,师傅贵为赤元门门主,身具通天之能,自是瞧不上这凡人间用来讨巧谋生的奇淫巧技。你若喜欢,待此间事了,师兄带你在此处好好游玩几日便是。”

    少女欢呼一声,毫不掩饰眸中亲近濡慕之意:“子虚师兄最好了!要是换了大师兄,定然不会带我去玩儿!”

    年轻人微微一哂,眼底凉薄,不置可否。

    苗王山那个雨夜发生之事连同先前甚嚣尘上的传言,辗转几日便为赤元门中所知,玉脉向来是宗派根基,牵涉甚广,哪怕苗王山附近多是些不成气候的散修,赤元门掌门也派遣了一位真婴境长老与最为喜爱的大弟子秦非莲前来,至于那梧桐木马车上的娇憨少女,却是掌门的独女,一听有稀罕瞧,死缠烂打地跟了出来,那年轻人也是掌门放心不下特意安排来一路照顾的。

    余靖在苗王山上飞了一圈,眉头都快皱成了一个死结,如今这山脉的地势已经完全改变了,山体光秃秃的,□□出灰褐色的表皮,嶙峋山石横七竖八,随处可见干涸的泥洼,看上去实在是一派狼藉。

    山脚冲出一道赤色遁光,余靖一喜,招呼道:“师侄可有所发现?”

    遁光中的黄衣青年停住身形,恭敬行礼,淡淡道:“参加师叔。我在山脉中转了一圈,发现此处走蛟实乃人力所致,恐怕常家之事另有隐情,需要彻查。”

    余靖悚然一惊,正了脸色:“何以见得?”

    秦非莲是个面目俊朗的青年,看上去似乎并不爱笑,木着一张脸回道:“此地县志所记,苗王山自古从未出现过走蛟事件,此次事发恰在汛期刚至,雨量也与往年相仿,断然不可能冲塌山体。何况,我在一处泥流之下,找到了这个。”

    秦非莲摊开手掌,掌心里是一些细碎的金属碎片,虽然残破焦黑,但其上隐隐还有几分灵力遗留的痕迹。

    余靖捻起那碎片细细查看了一阵,感叹道:“秦师侄果真好本事,不愧掌门师兄时常在我等面前夸奖你。如此说来,这是有人故意为之,莫非是要与我赤元门为敌,毁我门派根基不成?”

    秦非莲颔首:“不无这个可能。但常家既在此之前传出那样的消息,也没准是常楚峰引来的私怨,具体如何,还须查证。”

    余靖捻了捻下巴颌上三道长须,冷笑道:“果真如同师侄所说,这常家剩下的凡人,说不得就要好好地盘问一番。”

    秦非莲点了点头,眼神里透出一种属于修士的漠然,显然对这些凡人的死活并不放在心上,哪怕他们曾经是赤元门忠实的拥趸。

    两月过去,山腹之中的玉止戈已经被一层厚厚的污泥包裹,浑身气息全无,活像个死人。

    “噗通——噗通——”

    细弱的心跳声忽然在这完全密闭的环境中响起,一声比一声强壮,渐渐连血液在皮下奔流的声音也清晰可闻,仿佛有一只被封存了数千年的远古巨兽正在觉醒,每一寸血肉都透出不屈的战意。

    被污泥团团包裹的厚茧蓦然绽放出盈盈光辉,玉止戈陡然睁开了眼,那双眼如同一对上好的烟水晶,神光湛然,一瞬间仿佛有满天星辰坠落其中,看上去颇为玄妙。

    “大衍长生,道心如铁,此身为天,不堕红尘......”

    污泥如鸡蛋壳般从玉止戈身上寸寸剥落,渐渐显出他里面血迹斑驳的皮肤和残破不堪的黑衣,少年口中诵念谒词,神情冷漠如一尊神祇,光华渐敛,半响过去竟是同一个凡人无异了。

    “阿昔......”玉止戈摩挲着右手手腕,那荆棘般的刺青上多了一个扭曲的金色字符,仿佛是个古篆的“痴”字,少年心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怅惘,仿佛不舍,更多的却是感激。

    若非这石中魔物在最后关头教授他大衍长生诀,只怕他如今早已经是个尸骨无存的死人了。

    “我会救你!纵千难万难,我要救你!”

    玉止戈垂下的眼睛里泛着淡淡的寒意,阿昔临走时点醒了他的执迷,他是逆修,何人不可杀?何道不可斩?

    诸天神佛、百地妖魔、红尘人修,凡阻他前路者,天下皆杀!

    他要救阿昔,十万血肉不够便百万,百万不够便千万,即使天地倒转,将此世化作炼狱血海,他今日发下这道愿也绝不反悔!

    玉止戈倏然站起,落下满身褪下的死皮和骨头渣子,抿了抿嘴唇,一掌劈开了眼前的山壁。

    “师兄师兄,我们到这儿来做什么呀?荒山野岭的,哪里有好玩的东西?”少女蹦蹦跳跳地行走在紫衣修士身侧,双手负在身后,身形玲珑窈窕,姿态活泼动人。

    年轻人轻笑道:“大师兄要我们来寻被掩埋起来的玉脉入口,自是无甚趣味,花儿你偏要跟来,如今可是打了退堂鼓?”

    淳于芍瞪起一双大眼,娇嗔道:“师兄你敢小瞧我!哼,凭什么你做得我做不得?大师兄和余师伯真讨厌,这麻烦事儿都交给你,他们自己倒乐得清闲!”

    年轻人脸上苦意一闪而过,很快便调整好劝她道:“可别这么说,师伯他们自是有更紧要的事情在身,我修为低弱,来做这些再合适不过。”

    淳于芍气鼓鼓地“呸”了几声,闷闷不乐地跟在他身后,倒也不说话了,只是一双杏仁眼儿咕噜咕噜转得厉害,左顾右盼没个停歇,忽然她眼睛一亮,尖声叫道:“狐狸!师兄快看,那里有只白狐狸!”

    年轻人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目光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真在一处低矮的灌木丛中见到了一头昂头四望转身欲逃的白狐,那狐崽儿身形不大,被毛雪白,眼眸又圆又湿,看上去颇为无辜讨喜,正是女孩儿家家最不能拒绝的可爱兽宠。

    果不其然,下一秒淳于芍便央求着他去抓,年轻人轻叹一声,从袖中甩出一片柳叶状法器,踏身而上,回头嘱咐道:“这苗王山里头仍有不少危险之处,花儿在此地等我,莫不可随意走动。”

    淳于芍忙不迭点头:“我知道了。师兄快去快去,那狐儿要跑远了!”

    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那白狐便跑了个没影,年轻人驾着柳叶状法器一路疾飞,没头没脑地寻了好一会儿,直到一处溪流浅浅之地才慢下身形。

    “谁!”溪中擦洗身体的少年身形陡然一僵,也不见什么动作一匹黑布迅疾裹住他身形,溪中寒气弥漫,初秋尚有些燥热的风竟是一瞬间冰冷刺骨。

    年轻人瞳孔微不可查地收缩了一下,待看清眼前少年之时眼底飞快划过一道青光,柔声道:“我为追一狐儿误入此地,先给道友陪个不是。只是那狐儿乃是我师妹瞧上的心爱之物,不知道友可曾见到?”

    玉止戈狐疑地上下看了他两眼,只觉这年轻人的相貌委实好看过分,乌发垂鬓,眉眼修长清婉,嘴唇丰润艳红,莫说他今世所见之人,就是前世也未有一个能与之三分相较,只是那气度神韵,却给了他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和淡淡的稔熟之意。

    少年歪了歪头,淡淡道:“我可曾见过你?”

    那年轻人微微一怔,继而轻笑起来:“子虚六岁入得赤元门,月前才从其中出来,道友若是不曾去过南边赤元城,恐怕是未曾见过的。”

    玉止戈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从溪水中爬出来,毫不避讳地穿衣梳发,待一切都整理妥当了才点了点溪边一块山石,漠然道:“你说的那狐儿,就在这后方。”

    年轻人颇为好奇地转过身去,待看清了眼前景象面色稍变,方才所见那灵巧狐儿这会子已然化成了一团死肉,血污皮毛杂陈,形状可怖,他不由看向那神情冷漠的少年,那少年头也不抬:“它是山中得到精怪,要吃我,我便杀了。”

    年轻人也是十分聪明,不过一会儿便想通了缘由。这精怪大抵本是想要勾他和师妹两个来吸取,只是半路撞见了这看上去修为浅薄身子孱弱的少年才突然起了心思,哪知一朝被人斩落,用的还都是扮猪吃老虎的法子,真真儿聪明反被聪明误!

    年轻人立刻躬身行礼:“多谢道友,我与师妹竟差点着了这妖物的道。”

    玉止戈系好了腰间储物袋,拧了把披散在腰间的长发,反问道:“你叫子虚,是赤元门中人?”

    年轻人好脾气道:“正是,在下姜子虚,乃赤元门掌门记名弟子。”

    “哦。”玉止戈冷冷应声,“我是单系冰灵根,如今道龄十一,修为在道一境早期,要入你赤元门中,可够资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