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 > 第9章 暴雨洪流

第9章 暴雨洪流

作者:涅羽苍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黑袍人的性子素来多疑,只是这少年生得实在面嫩,那前来通风报信的常一觉又信誓旦旦说他不过是因资质奇佳得了常家老鬼垂青,幼时活得十分懵懂蒙昧,如今纵然开了窍心性也不过是一张白纸。何况他对自己的本事又极为自信,料想这少年已无还手之力,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敌不过心中对他这柔弱模样的喜爱之情,上前几步就要将他揽进怀里。

    玉止戈半阖着的眼睛里划过一道精光,突的口中大喝:“爆!”

    黑袍人察觉不好却已脱身不得,眼前一片宝光灿烂,少年左手袖中蹿出的法器正是当初他亲手炼制了交给罗芳华使用的金蛇锦,金蛇锦化作三尺锦缎将他紧紧缠绕,那少年还嫌不够,袖中又抖落出一张破破烂烂的赤色锦帛,两件上品法器正面自爆的威能纵使是他这样半步真婴的绝顶修士也承受不住,当下惨叫一声,狰狞面色淹没在陡然炸开的盛大灵光之中。

    即便占据了先机,法器自爆所引发的灵力狂潮仍然使玉止戈伤上加伤,少年捂着嘴唇,汩汩鲜血从掌心蜿蜒而下,踉踉跄跄地从赤金灵光里逃脱出来,原先的长风剑已经断成了几截,他这会儿也没有了御剑的能力,歪歪斜斜地从半空中掉进了苗王山生长茂盛的灌木丛里。

    “啊——你这歹毒小子,给我拿命来!”半婴修士一身黑袍被炸得七零八落,许多地方隐隐有血色透出,兜帽下显露出一张苍灰而清癯的面容,仿若是修炼一门独到的魔功,他的眼睛就像一对粘稠的血色漩涡,颇为慑人,这会儿正因被人设计而喷薄着怒火,恨不能将玉止戈杀之而后快。

    半婴修士手中浮现一把黑羽大扇,对着下方就是一扫,顿时像有一把巨大的钉耙从苗王山上狠狠犁过,树木纷纷□□着倒塌,呈现出一道道锯齿状的深沟,飞禽野兽争相奔走,惊恐万状地躲避着这天降横祸。

    玉止戈还没跑开多远,被这黑扇一扫,登时又吐出口血来,听着半空中响彻天际的怒吼,眼中厉色一闪,知道这人如今不死恐怕迎接自己的就是一个半婴魔修不死不休的报复。想到末法时期几个魔修的毒辣手段,饶是玉止戈这样的人也不由心中一寒,越发不敢耽搁,口中轻咄一声,腰间储物袋大开,脚步一变,竟是一路朝着山尖跑去。

    半婴修士赤红着一双眼四处挥动那把黑羽大扇,磅礴风势将雨水也刮得东倒西歪,汇聚成股股洪流从苗王山上冲刷而下,他一双血红的眼睛如鹰隼般牢牢盯住漆黑一片的山体,他能够断定,以玉止戈的伤势,短时间能绝对不可能跑出苗王山地界。

    只要抓住他.,一定要让他尝尝血肉分离、魂魄炼化的滋味!

    半婴修士血红的双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疯狂扭曲的快意。

    黑羽大扇中又是一道风刃飞出,几乎劈落了苗王山半个山尖,玉止戈那张苍白的脸孔在夜色中一闪而逝,神色极为仓惶畏惧,半婴修士仰天发出一阵大笑,一边驱使遁光飞向那处一边厉喝道:“小子,看你还往哪里跑!”

    “他追来了,五十、四十......还有十丈!”

    半婴修士速度极快,不过是须臾间就追到了他身后,一路埋头狂奔的玉止戈出人意料地停下了脚步,抱头扑倒在地,仰脸微微勾唇,神色说不出的嘲讽冰冷,轻声道:“爆!”

    随着他话音落下,数种颜色的灵光冲霄而起,轰隆的震动感从山脚一路往上,众多法器自爆发出的巨大响动盖过了绵延的雨声,半婴修士来不及愕然,只听苗王山上方传来了更大的响声,抬头一看,脸上登时布满惊恐之色。

    列缺霹雳,丘峦崩摧!

    泥水洪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峰顶冲下,裹挟着山体崩断形成的巨大石块和无数被拦腰撞断的树木残骸,如数条灰褐色蛟龙齐发,周身弥漫磅礴雨丝白气,一路肆无忌惮、不知餍足地吞噬着世间万物而来,其势丝毫不亚于无我境修士全力一击!

    半婴修士目呲欲裂,浑身宝贝尽出,头顶一个金黄圆环,脚踏一柄玄黑锯齿长刀,周身更是环绕着无数星尘彩砂,如一尾脱了水的鱼儿般拼命向上飞遁,泥流铺天盖地地涌下,星星点点的泥浆洒落在他护体灵光之上,几乎将他整个人裹成了一个泥茧,黑羽大扇在手中挣动,这方才还显得厉害无比的灵器此刻在这天灾之下也不过只能清出个容下一人的空间。

    不过片刻的功夫,半婴修士的灵力就有些枯竭之相,而那从空中涌下的泥流仿佛无穷无尽,半婴修士眼中已有疯狂之色,反手一掌拍在胸口,逼出几口心头精血,“哇哇”吐在手中黑扇上,黑扇羽尾迎风而长,宝光骤闪,倏然化作一面半人高的铁扇。

    半婴修士双手青筋暴起,将那铁扇舞得如风车一般扶摇而上,中途又吐了一次精血方才模样凄惨狼狈地逃出生天,望着下方纵横的泥流和几乎看不出一点儿原貌的苗王山,半婴修士的脸色直如一个死人,一方面是因为灵力和精血损耗过剧,一方面是因为他突然意识到常家和苗王山玉脉被他这一闹,算是都被逼入了绝境,赤元门,只怕很快就要找上门来了!

    “哇——”一处山腹所形成的天然洞穴中,玉止戈猛地吐出一口混杂着泥浆的鲜血来,他捂着胸口,浑身抽搐不已,看上去十分不好受。

    “阿止!”阿昔虚弱而焦急的声音自刺青中传出,泥流奔腾之时他虽以本命灵力护住了玉止戈,却没奈何力量太弱,到底使他再一次受创,加上之后少年又强行施展土遁之术,如今内视他的丹田,一道剑痕几乎将其劈成两半,灵力无处可去便暴动不堪,须臾便有性命之忧。

    玉止戈此刻的脑海里已经空了,他缓缓地倒在了地上,粘湿而漆黑的发落在他被泥水沾满的脸颊上,越发显得一双眼睛茫然无神。丹田和筋脉的伤势给他带来的不仅仅是痛,更有无限的寒冷和苦涩。

    “我不想死......”眼泪在玉止戈的脸颊上冲出一道道斑驳的白痕,少年的声音低哑至微不可闻,他睁大着眼,憎恨着这永远见不得他好的天道,不甘着他从修道起就严格遵守的狗屁不通的因果报应。

    世间多少修者,为什么偏偏就他不能安稳求得长生?

    天道既一心要他去死,又何苦再给他第二次人生叫他心中燃起那微末的希望?

    恨恨恨!恨常家!恨黑袍人!恨这天道不公!

    仙路渺渺三千载,未见长生终不改。他的道,难道就要仅止于此吗?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

    恢弘庞大的诵念声蓦的在这不足人高的斗室中响起,玉止戈右腕上的刺青散发出蒙蒙灰光,那灰光照耀的范围越来越大,色泽也越发浓郁,有一个乌发垂鬓的影子在灰光中若隐若现。

    一根如幻影般显出浅浅玉色的手指隔空轻轻刮了一下少年的脸颊,阿昔模糊的脸上似乎带着一个笑:“好阿止,你那么恨,我觉得很高兴。这是我最后能给你的东西,你那句话,我会一直记得。”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

    那声音依然响彻,阿昔有些落寞地挑了挑唇:“终是无法以肉身与你相见,千百年后,你可还会记得阿昔?是了,修者无岁月,你的心这样冷,若我不在,可还有人同你说说话吗?才不过几日,我倒有些离不开你了,一个魔物动了情,叫你知道了,定然会觉得极为可笑是不是?”

    玉止戈的身体渐渐漂浮而起,在空中摆出五心朝天之姿,他的通身都在发光,仿佛一尊万古长存的玉雕,拂落表面的灰尘,渐渐显出隽永晶莹的外表来。

    阿昔有些痴痴地低笑着:“我生在世间数万载,从一缕蒙昧神识到如今,也不知历经几任主人,害死多少性命。只有你不以为我是个阴险魔物,也从不问我讨要好处,阿止啊阿止,你究竟是心胸宽广还是对这世间其他事都漠不关心呢?”

    “也罢......”那模糊的人影伸手抚了抚少年紧皱的眉头,脸上仿佛有些萧瑟不舍之意,声音渐趋低弱,“再与你说不了两句了。阿止,人心险恶,莫要再轻易相信别人了,就是我,一开始也未必怀抱好心。阿止,你是逆修,一切须按本心,当断则断,当杀则杀,天劫劈下,自用一腔本心斩他便是,何苦将自己拘在因果之中,这天道本身,就是没有道理的呢......”

    “阿止......我要走了......世间缘法万千,你我之间......终究......”

    那团人影越发浅淡,最终如乳燕投林般化作一道光射入刺青之中,而那目光似乎久久停驻在少年身上,三分缱绻、七分留恋,盘坐在半空中的玉止戈似有所感,紧闭的眼角再次淌下两行眼泪,如怨如慕,未有尽势。

    与此同时,不知何处一座被黑暗笼罩的宫殿之中,一尊浸泡在乳白浴池中的赤--裸男子通身绽出炫目青芒,他的嘴角微微一动,模糊吐出两个字眼:“阿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涅羽苍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涅羽苍惑并收藏自古反派死精分[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