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堕落为王 > 第三十三章 水落石出

第三十三章 水落石出

作者:一騎紅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男神,有点燃!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临江市武警总医院。

    病毒爆发以来,全市所有的医护人员、医疗器械以及各类药品都被集中到这里进行统一管理,所有受伤的人员统统送到这里来医治。确保紧缺的医药资源合理配置的同时,防止疫病在市里扩散。

    所谓“所有受伤的人员”其实只限于参与防守城市的军人,政府相关工作人员以及可以支付高昂医护费用(非钞票)的小部分人,对于其他人来说,他们连进都进不来。关于防止疫病的扩散方面,方法其实也很简单,一旦发现外伤处疑似咬伤,抓伤,病人出现发烧,低温或者意识模糊等相关症状,一律拉到医院后操场上新挖的一个大坑去焚烧掩埋,免除后患。

    这是一场战争,对抗丧尸的战争。在战争中任何事情都要特事特办,谁也不能说他们这样处理有什么问题,当然谁也别想有说出口的机会。

    战争中后勤医疗方面最紧缺的物资是什么?当然是血浆,一袋血浆就是一条生命,血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早在半月之前,政府就发起了全市性的义务献血活动,可惜老百姓的思想觉悟不高,流动献血车停在路上一天也没几个人上去献血的。后来不得不转换成有偿献血,一次献血达到500cc可以换取一个小面包,800cc是一桶小饼干……此时前来献血的人才变得络绎不绝起来,甚至在各个献血点前大排场龙,场面好不壮观。

    难民成为了献血主力军,很多人一家子的食物来源都从献血这儿来,大人隔天就要去献一次,献得头晕眼花走不动路了就连孩子都要献血,一开始人家还有限制,什么十八岁以上四十五岁以下健康人士,后来由于血浆的大量需求,条件就不得不放宽了,从十八岁到十五岁,然后又降到了十二岁,到了最后只要有个手臂伸进来护士就只管把针筒往那人手上扎,根本不管外面那人几岁。能换取食物的血量也渐渐升高,600cc—700cc—800cc……

    很快当地市民也加入了献血的大军当中,家里储备的食物很快就见底了,所有超市商场粮油米面的门店不是早就被抢购一空就是被政府控制了起来,他们也没有办法。

    最近几天想献血人家都不要了,非得等到发生类似部队进城时那样的冲突,有大量人员伤亡血库储备紧张了,献血站那些小窗口才会开上一阵,一旦血库得到稍微的缓解,小窗口立刻关上。排在你前面的人还能领到两个绿豆饼,到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因此每天都有大量的饥民聚集在各个献血站周围,只等着里面的小窗口一开,就有无数只手臂伸进去,哭着喊着求别人抽他们的血。

    对于那些使用珍贵的食物换来的更加珍贵的血浆,政府方面出动了大量军事人员进行保护。血库原本就设置在武警总医院地下,这也是选择这里作为战地医院的主要原因。病毒爆发以来,特别是丧尸围城这段时间,血库里五步一岗十步一哨,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二十四小时严防死守,生怕血库里那些弥足珍贵血浆出点什么意外。进去取血的医护人员都要经过再三盘查,走进数道关卡之后才能拿到血浆。所取血浆的数量也要经过多次核对,多拿半包都不行。

    对于这样一个连苍蝇都飞不进来的地方,血浆放在这里可以说是万无一失的,除非整座城市被丧尸攻陷,否则根本没有人能够未经允许进到这里来。

    可惜世事无绝对,此时此刻就有一个黑影在血库中施施然的走着。他是从通风管道进来的,躲过了最外面的岗哨,进入地下血库之后他就没这么幸运了。设计建造这里的人当然也考虑到了有人可能会从通风管道进来,所以通风管到了这里就变成一条条细小的管道,除非他变成老鼠,否则根本无法通过。

    这个人也不急,他找了个相对偏僻的换风口爬了出来,朝着存放血浆的库房径直走了过去。他的行踪很快就被负责保卫这里的武警战士发现了。武警战士拉枪上膛,举枪瞄准,大声警告这个人不许再靠近,否则他们就要开枪了。

    这个人根本不理会面前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依然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好像他只是来这里参观的。

    武警们得到的命令是一旦发现入侵血库的行为,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可以直接开枪。所有的武警战士都将手指按在了扳机上,准备扣动扳机。

    他们没有扣下扳机,因为按在扳机上的那根手指已经失去了力量。手指主人的脖颈上突然出现一道深深的切口,鲜血如同喷泉般飞溅出来,染红了整个通道。

    一道黑影在武警中飞速的穿行着,手中的利刃上下翻飞,四周围血水飞溅。

    他一个人,一把刀,在这地下的血库中,如虎入羊群般展开了一场血腥的杀戮。

    君霆若进入地下血库的时候,只看到满目刺眼的猩红和倒在地上痛苦挣扎的武警战士。他顾不得去理会那些颤抖着向他伸出手来的武警们,踩着地上厚厚的血水飞快的向里面冲去,他要快一点,否则一切就来不及了。

    通道尽头的血库大门已经被人暴力打开,黑漆漆的库房内没有开灯,却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飞速的移动着。

    “吧嗒”一声轻响,库房门边的按钮被人按下,随即整个库房内的日光灯同时亮起,将室内的黑暗驱散出去,将整个库房照得如同白昼。一个正在里面飞速穿行的人猛的停下了脚步,看向门的方向。

    “你怎么会在这?”那人冷声问道。

    君霆若不答他的话,自顾自说道“听说你去寻找我们的装备了,我怕你一个人应付不来,就过来帮帮你。”他顿了顿,这才用比对方更冷更硬的语气说道“这里好像不是装备的存放点吧?ghost。”

    ghost冷笑,很冷很冷“你不该来的。”

    “可我还是来了。”

    “既然来了,那就不用走了。”ghost扶了扶他的墨镜。

    “这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突然间两人同时举枪,手中从武警那里拿来的九五式在同一时间朝着对方喷出炙热的火舌。一时间,库房内子弹横飞碎屑四溅,贮存血浆的冰箱纷纷中弹箱门大开,里面流出鲜红的血浆。

    两人在库房内快速的移动着,利用身边一切可利用的掩体躲避对方的子弹,同时将每一颗枪里的子弹向对方宣泄过去。两人身边的一切物体被打得七零八落,库房内一片狼藉。

    “你从什么时候发现的?”ghost躲在一个反倒在地的冰箱后面,正给手中的枪换弹匣。他从一个武警战士身上拽了一条弹药链下来,子弹充足。

    “我早就怀疑你们了,从刚认识你们的时候开始。”君霆若背靠着一根水泥立柱也在换弹匣,那立柱的瓷砖都被打烂了,人要侧身才能完全隐蔽在那后面。他顺了两把冲锋枪,火力更猛。

    “哦?这么说我们从一开始就漏了马脚?”ghost翻身而起,对着水泥柱子扣动了扳机,打得那柱子砖石飞溅,眼看着就要断裂开来。柱子后突然有个黑影闪出,两道赤红的火舌喷射过来,他赶紧矮身躲到旁边几个冰箱的后面。

    君霆若一边扣动扳机一边冷声道“你们说你们是一个登山队,可你们却带了一大堆探测用的器材,这样爬山不累吗?更何况你们的器材太过先进,很多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而你们居然备齐了。这是去登山呢?还是去找人啊?”抢中的子弹呼啸而出,将ghost藏身的冰箱统统射倒地,逼得ghost不得不再次寻找藏身之所,扑到了一台冷柜后面。

    ghost头也不抬,将枪口伸出冷柜外朝着君霆若那边就娄火了,子弹嗖嗖的将君霆若逼退,边打边咬牙切齿道“你他妈的没听队长说我们除了登山之外还负责找矿么,带几台探测器碍你什么事了?”

    君霆若被对方的火力压制到了墙后面,同样不露头将手中的枪口拐出朝对方开火“不管你们是登山还是找矿,你们带的给养都太多了。奔流城方圆上千公里内连个海拔超过一千米的山头都没有,你们带的那些东西都够爬喜马拉雅山了,在一个一百几十公里内就有市镇的地方每个人一大背包也不嫌累得慌。”

    “嘿嘿,老子有的是力气,就是吃不惯那些垃圾食品非得自带不可,你还有意见了?”ghost甩手将旁边一个运送血浆的铁架车甩了过去,同时身下一滚来到墙的侧面,卸空弹匣上实弹匣上膛开枪一气呵成。

    君霆若一低头躲过兜头扫射过来的一排子弹,贴着墙壁来到了另一边,两只手一边换弹匣一边开枪还击半点都不耽误“你们爱折腾自己谁也管不着,可你们的专业好像不对口吧?好端端的登山队探矿组登山工具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找矿的仪器居然一样没有。身手倒是不赖,枪法那更是没的说,不来我们特战队真是浪费人才了。”说着抬脚狠狠踹在一个小冰柜上,那冰柜在满是血浆的地面上滑行着,向ghost急速而去。

    ghost赶忙躲开,看到君霆若要现身射击赶忙将一个装满血袋的无菌包砸过去,枪声响起的时候那个大包炸裂开来鲜血四溅。他抬枪朝着那血花绽放处就射“没办法,现在竞争这么激烈,到哪都讲求复合型人才,不多学几招怎么在社会上生存,看个大门都要英语过四六级,当个服务员还得体貌端正能穿旗袍,我们也是混口饭吃,逼得没办法呀。”

    “那真是难为你们了,身体素质过硬不说还能搞科研工作。连丧尸的脑袋是它们的唯一弱点、用火能有效阻挡丧尸这样的高深学问都能熟练掌握,除了找矿之外课余活动没少研究丧尸吧?面对围追堵截临危不乱,处变不惊分析冷静,对局势的判断更是准确无比,比电视上那些个专家教授厉害多了,不去当将军带兵打仗都屈才了。”君霆若躲过射来的子弹,同样借着血花的掩护再次变换位置,奔向ghost侧翼。

    ghost手中的枪口追着君霆若的身影横扫过去,在君霆若身后溅起一连串血花“您过奖了!将军什么的我们还真没放在眼里,要当就当这世界的王!”

    君霆若一个飞扑躲到了冰柜后面,冰柜上顿时出现一串弹孔“当王?你们这是要当人类的王?还是丧尸的王!”

    听到君霆若的质问声,ghost微微一愣,随即脸上就露出了一个残酷的冷笑“卧槽,你连这都发现了,真他娘不愧是当特种兵的,情报搜集能力真不是盖的,当兵的时候没少干偷鸡摸狗的事情吧。”说着朝那排冰柜继续扣动扳机。

    “这回就是您承让了,你们的隐蔽工作做得太不到位了,我想不发现都不行。”君霆若匍匐在地,双脚在地上用力蹬出,让身体贴着光滑的瓷砖地面滑行,双手紧扣扳机从冰柜下方向ghost射击。ghost脚上中弹,痛苦的跪了下来,可他并没有倒下,而是凭着另一条腿强撑着跃起将自己整个人扔进旁边一个打开的玻璃柜当中,不让君霆若可以打到他。

    “哦?还有这事儿?我们的工作有什么疏忽吗?”ghost满头大汗,使劲搬起鲜血淋漓的脚脱下靴子查看子弹是否留在了里面。他的脚上早就被鲜血浸透,也分不清那是别人的血还是他自己的。

    君霆若通过冰柜下面的缝隙看向ghost声音传来的方向,他没有看到ghost的脚,说明ghost已经藏起来了“在第一个庇护所的时候我就发觉你们有问题了,队长和老肥居然不在原地等我们的消息,这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君霆若站了起来,收举双枪向ghost走去。

    “队长他自有安排,哪轮得到你个新来的指手画脚。不过他还是不够深谋远虑,早知道一枪崩了你这祸害就什么屁事都没有了。”ghost恶狠狠的说着,同时检查手中的弹匣,真是祸不单行啊,没有多少子弹了,要是这几发弄不死姓君的,他就只有完蛋了。ghost赶紧向四周环顾想要找到一样趁手的武器,还真被他找到了,当ghost看到一截被打断的输气管时眼前顿时一亮。

    君霆若不理会ghost的恶语相向,缓步走向ghost声音传来的地方“到了小镇上之后老胖又来了一次无故离队,这更增加了我的怀疑。”

    “人家那可是英雄救美,还替灵猫挡了一枪呢。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变成无故离队了,你这人真是个不知好歹的杂种。”ghost慢慢爬过去,捡起那截输气管。

    “他要真是英雄救美我还崇拜他呢,可看他的样子怎么也不像英雄啊。平时他和灵猫的关系根本不好,临到头居然愿意帮灵猫挡一枪,不是*员还真没有这么高的觉悟。我看他伤得也不重,顶多子弹蹭破了点皮,可他老哥子死皮赖脸的非要缠着那个镇长去卫生所,这就有点不对劲了。一开始我还没看穿端倪,后来我们去到了矿上喝酒的时候你们又来了。”君霆若缓步向前,尽量不让鞋底在地上发出声音,他感觉ghost的声音已经很近了,他一直在和对方说话就是想确定对方的位置。

    “这话怎么说的,那时候我们可谁都没离开过呢。”ghost的声音有些怪,不知道是因为痛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说话有些鼻腔的回音。

    “你们虽然没有离开过,但却总是问大勇矿上有没有卫生室,你们又没有受伤去卫生室干嘛。知道没有卫生室之后又打听酒从哪来的,一定要去酒窖看看。这种事情本来只有老酒会干的,可是你们几个怎么比他还来劲呢?”“妈的,大家喝得天昏地暗了你他娘的怎么还这么多心眼,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货色。”ghost的鼻音腔继续传来。

    “那个时候我就怀疑你们一定有什么事情想做了,一群刚刚死里逃生的人哪有心思和人开怀畅饮。大勇想灌醉你们,你们也想灌醉他吧?要不是那幢小楼被锁死,你们肯定会先一步动手,否则哪有人没事到处查看人家矿上情况的,还观察得这么详细,好像认准了人家一定会害自己一样。”君霆若慢慢的转过前面的玻璃柜,看向刚才ghost藏身的地方,发现那里已经空空如也。他故意说的很平静,甚至声音越说越小,就是想让ghost没有注意到他已经近在咫尺,没想到ghost还是溜了。

    君霆若看向地上的血迹,发现有一道拖动的痕迹向前面玻璃柜的尽头延伸过去“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既然你们随时随地都在防着别人,那也说明了你们随时随地都想着害人!”

    “防着别人就一定是要害人?你小学语文是生理卫生老师教的吗?”ghost的声音果然从那边传过来,愤怒中有些变调。

    “这话虽然不一定,但是用在你们身上就恰如其分了不是吗?”君霆若冷笑“所以进入临江之后我就在暗中留意,想看看你们之中又有谁要擅自离队了,果不其然大伙儿屁股还没坐热呢,你小子就迫不及待的开溜了。”

    “是啊,老子出来拉个屎都有人要跟在后面吃,真叫人恶心!”ghost咬牙切齿的说道,整个声音都变了。

    君霆若依然不理会他的讽刺,森然道“老胖去了卫生所,丧尸就从那里来了。现在你又跑到人家血库里来搞鬼,我敢断言——你们这支登山队绝不是在逃难,而是在传播病毒!”说话间他已经出现在了玻璃柜的尽头,他手中的双枪本就是平举着的,此刻扳机扣下子弹咆哮着冲了出来,射向躲在角落里的ghost。

    出人意料的是那里什么也没有?君霆若心头一凛,在ghost声音传来的个角落里居然空空如也只有一节躺倒在地的输气管,ghost居然是靠那东西在发出声音!君霆若几乎是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里身体前倾,整个人呈现向前扑倒的姿势,就在同一时间他的背上连中数枪,子弹贴着他的脊梁骨穿了过去,他人还在半空中灼热的刺痛感已经传遍了他的全身。

    ghost原本是对着君霆若的后脑勺开的枪,没想到对方突然猛的向前扑倒。此时他的大脑已经向手指发出了开枪的指令,于是在手指扣动扳机的同时,枪口条件反射般的随着脑袋的位置下移,这才打在了君霆若的背上。

    枪声一响起ghost就预感到这几枪要不了君霆若的命,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甩手将打空的九五式扔掉双手在地上一撑欺身上前,手中已是一道寒芒在握。

    君霆若是朝前方扑倒的,根本看不清身后的景象,倒地之后想要马上射击身后的目标根本不可能。他也没有打算这么做,而是枪口扬起将一旁存放血浆的玻璃柜打得稀巴烂,血水裹着玻璃渣飞溅而出,朝着地上的他就落了下来。

    ghost才不管这些,他早就瞄准了君霆若后颈骨的位置,这里是脊椎的顶端,只要一刀下去就算人没有马上断气也已经失去了抵抗能力。这辈子杀人无数,这点小常识他还是有的。

    可惜ghost的匕首还没有扎入君霆若的后颈,他就什么都看不到的。要是一般人通过裸眼视物兴许还能看到一片血红色的画面,可他是带着墨镜的,镜片一沾上鲜血立马让他变成睁眼瞎。君霆若射击那些玻璃柜的目的就是为了阻隔他的视线!ghost大吼一声抬手甩掉眼前的墨镜,却发现地上早已没有了君霆若的踪影,紧接着他就感到一股劲风从旁边袭来,朝着他的太阳穴就来了。

    ghost知道已经避无可避,手中一翻匕首朝着对方的勃颈处划去。开玩笑,刚才在君霆若射击玻璃柜的时候他已经听到了子弹打空的声音,这时候姓君的拿个没子弹的枪口砸自己太阳穴那是几个意思,搞笑么?要是换做别人或许还有点用,但他ghost可不是一般人,除非子弹直接射进去,否则就算你拿棒球棍对准他的太阳穴轮圆了来一下也顶多能打他个头晕眼花而已。

    想弄死老子?你还太嫩了!

    君霆若看着对方手中袭向自己的寒光也是毫无惧色。没错,他手中有把枪确实是没子弹了,问题在于人家有两把枪,他故意打空一把就是要向ghost传递一个信息——现在你可以近身肉搏了,来吧。刀子再快还能快得过子弹成?君霆若的手指已经按在了扳机上,枪口已经对准了对方的太阳穴,这么近的距离就是神仙也别想躲开!

    想极限反杀?你的智商被压制了!

    两个人都认定自己才是这场杀戮游戏的胜利者,两个人都感觉已经胜券在握。

    生死只在一瞬之间!

    谁才是那个笑到最后的人?是他?还是他?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住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

堕落为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騎紅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騎紅塵并收藏堕落为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