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宠妃难为 > 第25章

第25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良嫔想起当年第一次见到皇帝时候的情景来。

    她的未婚夫婿因为急病病故,夫家就找上们来责骂她是个克夫的命,要她以命还命,整天堵在门口不肯走,不过几天她克夫的名声就传播开来。

    她在屋内整日以泪洗面,准备拿了丝绦吊死在门梁上,还是母亲发现的早这才及时救了她,母亲抱着她痛哭流涕,爹爹当时眼圈发红,一边心疼自己却又没什么办法,那未婚夫家是凉州的名门望族,家大业大,在朝中为官的族中男子就好几个,有一位甚至做到了六部之首的吏部侍郎位置,父亲不过一介寒门出身,自然无法抗衡。

    那时候她就觉得自己的这人生已经没有希望。

    为了不连累父母兄长姐妹,她毅然离家,想着去山上的慧音庙出家为尼,不过青灯相伴,了却残生,只是等着上山的时候一边哭一边走,无意中遇到了来到凉州办差事的皇帝。

    那时候皇帝还很年轻,穿着月白色的团花锦绣长袍,骑在白色的高头大马上,阳光柔软照应在他身上就像是玉做的少年一般,俊美非凡,贵气逼人,出众夺目的令人移不开视线。

    她就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出众的人物。

    也或许是她的眼泪引起皇帝的怜悯之心,又见她孤身一人,派了个内侍来问,她像是被鬼附身了一样一口气就把自己的处境都说了。

    最后朝着皇帝的方向,哭着说道,“我不过就是想找个寻常的男子,过那寻常的夫妻生活,为什么就这么难?这世道对女子实在太苛刻了些。”

    皇帝本来留了些银子,又让内侍引着她去慧音庙,只是听着她的哭喊忽然间就停了脚步,目光里有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后来皇帝就问她愿不愿意委身做妾,她自然是愿意的。

    再后来她就进了京都成了燕王世子的妾侍,她知道自己的分量,不过是皇帝可怜她,赏她一口饭吃,就像母亲说的,他救了她一命,一直以来她就老老实实的守着本分,显然她的这一做法很得皇帝的喜欢,后来父亲也是水涨船高,去年也是升做了京都督察员的指挥使。

    看着远处显得越发朦胧的,越发不能亲近的皇帝,良嫔两眼模糊,趁人不注意擦了擦眼泪,一转眼又是温婉的笑脸,皇帝的心愿就是她的心愿,一如既往不会改变。

    想通了这些关节的良嫔等着对着仟夕瑶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就带了些谦卑,笑道,“是在说一会儿参加下棋比试吗?那可要多吃点心,别是一会儿没力气了。”随即看了眼根本就没有动过的马蹄糕,对着一旁的宫女细娘说道,“你去跟膳房要一碟桂花糖蒸新栗粉糕,三份鲍鱼燕窝粥,就说是我要的。”这显然是要额外要加菜了。

    细娘有点发愣,他们家娘娘一直都是谨守本分,从来没有出头的时候,犹豫了下正要说话却见良嫔竟然目带严厉的看着她,细娘吓了一跳,良嫔等闲不生气,但是一旦生气就很是吓人,她赶忙点头,说道,“奴婢这就去。”

    看了这许久比试,仟夕瑶终于得知这后宫人数到底有多少了,皇帝可真是艳福不浅!!!她可是饿坏了,但是又没有什么吃的,结果等着细娘重新上了糕点和燕窝粥就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吃完了就有些羞涩,觉得自己未免太自来熟,说道,“良嫔姐姐,我那还有些上好的龙井,晚上就给姐姐送过来。”

    良嫔捂嘴笑,像是一个姐姐对待妹妹一般,很是赤诚,说道,“不用这般客气,你喜欢就多吃点。”

    良嫔说完就看了眼皇帝的方向,正好看到皇帝竟然朝这边望……,那眼神直直的盯着正在喝燕窝粥的仟夕瑶身上,眼眸里带着少见的柔情。

    良嫔不安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方贵人在秋千比试的头彩,皇后亲自赏赐了她十两黄金,十匹布料,然后还是她最喜欢的那本女戒和列女传,让方贵人回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囧,仟夕瑶看了之后真心觉得皇后已经走火入魔了。

    很快,她期待已久的棋艺比试就开始了。

    仟夕瑶过五关斩六将,一路无敌的杀到了决赛,结果等着最后四人时候,仟夕瑶发现自己的对手竟然是贵妃柏氏。

    贵妃还真不是浪得虚名,琴棋书画是样样精通,另外两名是柳贵人和淑妃。

    皇帝和皇后显然也是看的津津有味,皇后指着仟夕瑶说道,“没有想到这位仟贵人也是下棋的好手。”说完就看了眼皇帝。

    皇帝面色如常,说道,“且等着看谁赢了再说。”

    皇后心中诸多疑问,特别是为什么皇帝昨天突然派人来跟自己说要加这一项比试……,只是皇帝不说她向来不会多问,只能应道,“必然是精彩的很,陛下,咱们挪过去看看吧。”

    如果说有人能用眼睛杀人,仟夕瑶觉得贵妃柏氏就做到了。

    春暖花开的春天里,阳光还是这样的温暖,贵妃的眼神却像是冬天里的寒雪一般,令人感到冷彻心扉。

    刚开始仟夕瑶还没想明白,等着看到同样白色的珍珠贡缎的衣服才明白,囧,这算是撞衫了啊。

    她真想捂脸,果然这衣服不应该穿出来,贵妃柏氏向来倨傲,总觉得这后宫里没人能比得上她,她也确实是有那本钱,皇帝晾了后宫两年,不还是会偶尔去找贵妃谈谈人生,这就是能耐啊。

    现在自己不过受宠几天就这样公然跟人家撞衫,简直就是挑衅的信号。

    贵妃正熬的难受,觉得时间过得有些太慢,特别想快点赢了然后在皇帝面前邀宠,结果等着看到对手是仟夕瑶之后就愣住了。

    从开始的不敢置信,到后面的波涛汹涌的妒忌,贵妃柏氏简直就是难以自制,她紧紧的捏着指甲,要不是一旁的赵李氏看出了异样,死死的拽着她的手臂,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贵妃怒不可歇,她从小就是天之骄女,吃穿用度皆是最好的,就是京都圈里那也是牡丹花一般令人仰望的存在,只要她在场,如果她穿红色,就没人敢穿同样的颜色,被贵妃嫉恨上那是另说,更重要的是因为穿同样颜色的衣服会被贵妃柏氏比的跟土鸡也不如,进了宫之后虽然皇帝热情不足,但好歹也是头一个升上贵妃的人物,自然也是众星捧月一般。

    谁能想到这个刚刚得宠不过几天的小贵人竟然敢穿和她一样面料的衣服,简直就是胆大包天。

    赵李氏拽着贵妃,额头上汗津津的,频频的打量着皇帝额方向,小声说道,“娘娘,这会儿陛下和皇后娘娘可都在呢。”

    贵妃胸口上下起伏的厉害,狠狠的掐住拽着自己手臂的赵李氏,竟然连指甲掐入那赵李氏肉里都没有感觉,她只觉得受了奇耻大辱,这个仟贵人!!她以为她是谁?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太医的女儿,也不知道用的什么狐媚的下作的手段把皇帝迷惑住,比那勾栏院的女子强不上多少!

    “要不是陛下在……”贵妃眼睛能喷出火来,说道,“我今天就让活不出这里。”

    赵李氏被掐的剧痛,却是不敢呼喊,强忍着说道,“娘娘真明理呢,这会儿陛下正看着,他最是喜欢女子贤淑恭顺,娘娘要是发起怒来,就算陛下心里装着娘娘,在向来以女戒为准则的皇后面前也无法为娘娘说话。”

    “陛下心里装着我?”贵妃又狠狠的掐住了赵李氏,一下子就掐出血痕来,弄的赵李氏额头上冷汗直流,却是要紧牙齿不敢吭声。

    “自然是装着娘娘的。”赵李氏尽量温和的说道,“那小小的仟贵人不过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上不得台面,只是陛下一时被蒙蔽了,这才赏赐了料子做衣裳,等着陛下回过神来,自然就知道娘娘才是最好的。”

    贵妃差点咬碎了牙齿,等着手上精心养的指甲断了这才回过神来,看到赵李氏手臂上一片血红,她楞了楞,赵李氏见了赶忙说道,“娘娘,你要整这仟贵人,有的是办法,可不要现在这会儿发怒,咱们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走着瞧就是,可别让陛下小看娘娘才是。”

    贵妃见那片血红,神色渐渐冷静了下来,脸上闪过一丝戾气,说道,“奶娘说的是,我何必现在跟她一般见识……”说道这里看了眼仟夕瑶的方向,露出了毒蛇一般的诡异的眼神,“自然是想办法整的不死半活的。”

    “这就是了。”赵李氏喟叹的舒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道,“娘娘喝杯茶水,稳稳心神。”

    ***

    棋子都是圆润晶莹的玉石做的,漂亮的很,要是往常仟夕瑶看到这样的棋盘自然是想要好好欣赏一番的,可是这会儿她已经没什么心情了,只想快点赢了这场比试,因为坐在对面的贵妃柏氏就跟毒蛇一样的看着她。

    这种高压的视线打击,并不是谁都能承受啊,囧。

    仟夕瑶心里明白贵妃愤恨的不仅是撞衫的问题,还有皇帝连日来对她的宠爱吧?

    这样想着,仟夕瑶下棋的动作就越发快了很多,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把贵妃压制的不行,贵妃心中正压抑着滔天怒火,又见这棋盘上自己被逼的节节败退,手持的白色棋子越来越少,都要咬碎了牙齿,说道,“仟贵人,可真是下的一手好棋啊。”

    要是别人看到贵妃这般模样估计早就吓坏了,可是仟夕瑶却越发正襟危坐,她想的挺清楚,如果之前她知道贵妃穿这件她肯定就不穿了,免得节外生枝,可是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已经是被恨上了,何必还要退让?让贵妃觉得自己软弱可欺?

    仟夕瑶反而稳住了心神,谦虚的一笑,说道,“不过是贵妃娘娘让着而已。”

    看着仟夕瑶一脸虚假的笑,贵妃差点忍不住把棋子丢到她的脸上,要不是赵李氏的手压在她的肩头她真的要忍不住了。

    只是这种怒意等着仟夕瑶让她输的一颗子都没有剩下的时候,终于爆发了出来。

    旁边已经开始窃窃私语的说道,“不是说贵妃娘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怎么连太医之女的仟贵人都赢不了?”

    另一个略微凉凉的声音响起,“唉,肯定是咱们贵妃娘娘手下留情。”话里话外都是反讽。

    “对啊,咱们贵妃娘娘是高人,自然是不愿意和一个太医之女争来争去。”

    这些话就像是耳光一样狠狠的打在贵妃柏氏的脸上,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如遭雷击一般,满腔的怒火惊涛骇浪一般涌上心头,迷住了她的眼睛,简直无法思考,她就是恨,恨的想要弄死眼前的仟贵人,她毫不犹豫的拿起旁边茶几上的茶杯就朝着仟夕瑶泼了过去。

    刚刚泡的茶水,滚烫滚烫的,落在人身上之后就会是什么情况显而易见,而贵妃瞄准的就是仟夕瑶的那张脸,可见其狠辣。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

    仟夕瑶虽然知道自己赢了之后贵妃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可是明明之前还一副隐忍的表情,怎么突然就这样了?这可是在皇帝和皇后面前,难道她就不怕被责罚?

    带着茶叶的热水,有点浅浅的绿,仟夕瑶觉得就跟慢动作一样的,那水从水杯里溢出,然后慢慢的朝着她泼了过来,而她就好像被人定住一样,睁大了眼睛一动不能动。

    “啊,主子小心!”去拿帕子而站在另一边的香儿忍不住喊道。

    “仟妹妹!”齐昭仪站的远,虽然奋力过来,但是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良嫔还是坐在原地,她愣愣的看着发生的一切,只觉得……这贵妃的胆子是不是有些太大了?她的目光不自觉地朝着皇帝而去。

    棋盘是摆在上座的下首,距离皇帝和皇后不过十步的距离,方便皇帝和皇后观看,至于太后,早就借口身体疲惫而回去了。

    良嫔看到皇帝的座位空着,而随着众人的尖叫声,等她重新稳住心神的时候就看到了皇帝抱着仟贵人,而他的手臂湿漉漉的……

    随后又是几声叫声, “陛下,您烫着了?”

    “来人啊!叫御医!”

    “贵妃,你干的好事!”这是皇后严厉的声音,如同寒冬里的风雪,令人感到通体冰冷。

    良嫔快步赶了过去,心里却惊涛骇浪一般的……,陛下心里果然是有她的。

    仟夕瑶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等着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就在皇帝的怀里了,坚硬的胸膛,有力的臂膀,就像是一个安全的港湾,把她护在里面,此刻风声,人声都被摒弃在外,如同这世家里就只有两个人一般,她愣怔了半天才去看皇帝,他的俊美的面容有些过分的苍白,只是那一双漂亮如墨玉一般的眼睛里却是藏着不容错辨的担忧。

    皇帝担心她?

    仟夕瑶有点懵,就在这时候她听到了皇后的声音,“仟贵人,陛下烫了手臂。”这意思显而易见了,那就是你没事就赶紧起来。

    “啊!”仟夕瑶赶忙从皇帝的怀里挣脱出来,果然看到皇帝手臂上湿漉漉的,皇后正小心翼翼的拉开宽袖,里面的肌肤通红,甚至还起了水泡。

    一旁围着的众人看到这烫伤都露出惊异的抽气声,御医很快就来了。

    三四个御医里赫然就有仟秋白的身影,那是仟夕瑶的父亲。

    仟秋白容长脸,白面无须,气质温雅,说起话来轻声细语的,做人向来和善,又加上医术高明,在太医署同僚之间人缘很好,这会儿,他的目光不自觉地在人群中寻找女儿,据说这一次的寒食节所有的嫔妃都出来了,结果他竟然在皇帝的身边看到了他的宝贝女儿。

    他泪目的看着女儿的身影,只觉得恍然如梦……,可是他的夕瑶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神态?

    一旁的李太医说道,“仟兄快些。”

    仟秋白不敢多看,低头跟着李太医走了过去。

    皇帝被太医簇拥着到了一旁包扎伤口,贵妃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她明明的泼的仟贵人,怎么就变成了皇帝?

    其实她虽然被愤怒蒙蔽了心神,可是下意识里还是有些计较的,仟贵人就算是这些日子受宠又如何?她能穿和她一样面料的衣服就是大不敬,更何况她言语散漫,丝毫不含谦卑,她泼了她一脸热水,皇帝和皇后问起就说她言语无礼在先就好。

    她就不信皇帝会为了这样一个小小的贵人让自己难堪?

    齐昭仪和香儿走到了仟夕瑶的身边,异口同声的问道,“主子(妹妹),你没烫到吧?”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哦哈哈,下午再更一章五千字的。

    谢谢亲们支持。挨个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我要做阎罗

宠妃难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碧云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碧云天并收藏宠妃难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