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4】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 )

    “如果我这样做,你会更放不了手的。” 白悦然道,“所以我不会再摸你的头发的,以后,我只会摸遥的头发。”

    他的手指变得僵硬,只会吗?曾经属于他的唯一,现在却成为了另一个男人的唯一。

    倏然,楚律的眼神微微一变,而与此同时,白悦然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

    那是苍遥的脚步声,就算不用回头,她也已经能够猜得出来,他的落脚声,往往比平常人更轻,带着一种独特的节奏感。

    “不知道楚少爷对我女朋友有何指教?如果没有的话,还请松开手。”苍遥走至了白悦然身边,一只手扣住了她的腰,双眼盯着楚律,就像是在宣示着一种绝对的占有权。

    两个男人,目光彼此对视着。

    月光和灯光下,楚律把苍遥看得清楚。这个男人,在蜕变着。最初的时候,只不过是跟在她身边的一个小跟班而已,冰冷却无心,是他对他的印象。

    可是曾几何时,苍遥已经变得不再是跟在白悦然的身后了,而是足以和她并肩而立?!而且那双漆黑的眼瞳中,闪着一种野心的光芒,那是想要彻底得到她的光芒。

    所以,苍遥的这些改变,都只是为了要得到……白悦然吗?

    楚律的手一点点的松开,不过并不是因为苍遥的这些话,而是为了白悦然的话。

    “然然。”楚律轻喃着她的名字,有多久了,这个名字,他只能放在心中默默地念着,“你说我是你的初恋,所以,这句话我会记一辈子的。”

    说完,他转身离开,这已是他最后的骄傲了。

    因为是初恋,所以即使她现在已经不爱他了,可是却不可能忘记他,他会永远在她记忆的某个角落占据着某个地方。

    他们是彼此的初恋,可是现在,她的初恋已经结束了,而他的初恋,却还在一个人徘徊着,又该怎么结束呢?又能用什么方法去结束呢?

    是不甘?不愿?还是不想?

    楚律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又能不能真的从这份初恋中走出来。也许可以,又也许……永远都结束不了。

    白悦然有些微醺,想走,可是脚步不稳。

    “醉了?”苍遥扣着她的身子,防止她摔着。

    “有点吧,今天喝多了些。”她回道,“不过没什么大碍,我还得回小惜那边……”

    “先喝个解酒汤再过去。”他说完,打横抱起了她,朝着休息室走了过去。

    休息室中倒是没什么人,苍遥把白悦然放在了沙发上,然后又吩咐了佣人去煮份解酒汤,再回到了她的跟前,蹲下了身子,把她的长裙摆往上移了一下,露出了她的双脚。

    他捞起了她的左脚,很自然地脱去了她脚上的皮鞋,看着她的后脚跟和脚踝,有些微红。他知道,她素来很少穿这种高跟鞋,一旦穿得时间长了,后脚跟这儿就会有些红肿。

    “疼吗?”他道,指腹有技巧地揉着微红处。

    “还好。”其实鞋子这种东西,只要穿习惯了就会好,可是她却对于高跟鞋总是能免则免,觉得穿着行动不便。

    他揉了片刻她的左脚后,又依样地脱下了她右脚的鞋子轻揉了起来。

    力道适中而舒服,倒让白悦然有些昏昏欲睡了。身子侧了侧,她半躺在沙发上,一手撑着下颚,另一只手则勾起了苍遥的下颚,令得他的脸抬起正对着她。

    “你在不高兴?”她突兀地道。

    他的眼眸轻轻的一眯,随即放松了下来,任由着她的手指继续勾着下颚,这种姿势,由女人对着男人来做的时候,往往会充斥着诱-惑和勾-引的味儿。

    “你怎么看出来的?”他轻喃着。

    “只是感觉而已吧。”她道,指尖在他的下颚处摩擦着,“你一向来比我更擅长隐藏情绪呢,不过我可不希望你在我面前也隐藏着。”

    “我知道了。”他轻轻的敛下了眸子,站起了身子,然后以着一种绝对强势的姿态弯下腰,双手撑着沙发的边缘处,俯身对着她,“然然,我是在生气呢!就算知道你和楚律之间没什么,就算知道,你是在明明白白的拒绝着楚律,可是……还是会生气!我比自己想象得更容易吃醋嫉妒!”

    他说着,唇狠狠地亲吻上了她的手腕,那是——被楚律抓住过的地方。他的唇吮-吸着,舌尖伸出,不断地舔舐着,就像是要把被楚律抓过的地方,都沾染上他的气息似的。

    白悦然只觉得被苍遥舔吻过的肌肤,变得灼热了起来,他这种吃醋的样子,是她所不曾见过的。

    “遥……”她的话才开了个口,就已经被他的唇堵上了。他吻着她,激烈得犹如暴风骤雨,和平时那种温柔缠-绵的吻截然不同。一直吻到她的嘴唇发麻,唾液从唇角边溢出,才从她的唇边移开。

    她喘着气,白皙的脸颊透着微红,他低着头,舌尖轻舔着她唇角边的唾液。

    “气消了点吗?”她的唇艳艳的,水润而湿滑。

    “我气的其实是我自己。”他的脸埋在她的颈窝中,“你的初恋是楚律,那时候的我,却还完全不懂什么是喜欢。”或者其实隐隐已经有了,只是自己还不明白。

    如果他更早一些懂得“喜欢”这种感情,如果最初是他对她提出交往要求的话,那么她初恋的对象,是不是就会变成他呢?

    “然然,虽然你的初恋是楚律,可是我的初恋,是你。”因为她,所以他第一次明白着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心情。这种喜欢,只会在她的身上产生着,以前不曾有过,以后也不会再有。

    “我知道。”白悦然的手指,插-入了苍遥的发丝中,一下下的轻抚着他的头发,就像是在安抚他的嫉妒和焦躁,“楚律是我的初恋,可是遥,你会是我一生的爱恋,所以用不着去生气,也许正是因为和楚律交往过,分手过,才会让我更珍惜现在的一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总裁他是偏执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猫千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猫千草并收藏总裁他是偏执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