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崇祯七年 > 斯时何时?战乱之时! 二四二 找上来了

斯时何时?战乱之时! 二四二 找上来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寒眼中闪过一抹欣赏。对于李贵的底细,他自然是很清楚,之前不过是一个潦倒的墩堡老军而已。而现在,却是有权有势,可说是骤然发达了起来。他见过不少这种人,暴发之后,往往也会学着上等人的样子,装腔作势,吃个饭都要扭扭捏捏,自我感觉很是文雅,殊不知却是东施效颦,可笑之极。

    东方贵族式的优雅,需要深厚的家族积淀,从小受到的严格培养,深厚的艺术修养,乃至于是满腹的诗书华彩做为底子,可不仅仅是拿腔作调就能学来的。

    所谓富贵三代,才知穿衣吃饭,大致就是这个道理。

    李贵的举止,粗俗豪爽,在张寒眼中却是不失真性情。

    两人一边吃,一边扯着些闲话。

    吃的差不多了,张寒才看似不经意道:“贾云溪,当初可是李大人手下的甲长?”

    李贵点头道:“正是。”

    “李大人真真是慧眼识珠。”张寒笑道:“这位是个几十年的老行家了,做起一应事宜来,很是顺手,才两日的功夫,砖窑已经初步有了些规模了。”

    贾云溪要把女儿嫁给李贵做妾的事儿,不少人都知道,有的背地里骂,有的却也是心下羡慕——没瞧见人家跟对人了,这就去管砖窑《一》《本》《读》小说 ybdu..了?那可是独当一面的差事!只恨自己没个如花似玉的俊俏女儿。

    他是李贵举荐的,张寒这般说,李贵也是面上有光,笑道:“还是张先生统筹用心的好,老贾这个人啊,我是知道的,没什么主见,但是给他的差事,他定然是用心做的。”

    “正是。”张寒点头,又道:“只是,冬季土地冻得坚硬,挖土不易,可能这窑砖,得等一些时日了。”

    “无妨。”李贵道:“大人之前已经想过了,还好现在城墙都已经建完,城内的坊墙等,只需要有六尺高就堪用了,可以以后再行扩建。至于道路,都是现成的,无需再行建造,只要在路边挖出排水沟来就可以。如此一来,就还能剩余一部分石料,足以用来构建营房和我等之住处了。”

    “营房?”张寒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大人可是要在磐石堡练兵么?安乡墩那些兵丁,我瞧着已经是很精锐了。”

    李贵沉吟了片刻,不过今日张寒这般示好,他觉得自己似乎也该表示一下,再说了,这也不是什么隐秘的事儿,大人手下的高层基本都知道。

    “那是家丁,而大人欲要在磐石堡练得兵,乃是正兵。不一样的。”李贵看了看四周,道:“瞧这日子,可能也快了。”

    张寒点头,若有所思。

    他忽然注意到李贵的眼神看着南边儿有些发直,赶紧回头看去,却看见洢水河南的方向,一队人马卷起烟尘,正自向这边而来。

    李贵豁然站起身来:“不知道是哪路人,我去瞧瞧。”

    张寒没吭声儿,跟在他后面走去。

    ……

    “这儿,就是磐石堡了?”

    苏以墨掀开帘子,看着视线中那似乎是骤然出现,耸立在前方的巍巍城池,不由得轻轻吁了口气。

    便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他也是能够感觉得到,那城池的厚重高大。尤其是那高耸的南门城楼,怕不得五六丈高!在城池周围,是大片大片开垦出来的耕地农田,阡陌纵横,还有几道水渠在其中穿过。在这些田地中间,坐落着许多的房屋,柴门木篱,在这寒冷的冬日,却是一派安闲的风光。

    远远看着,在城墙下面,有许多人聚在那儿,不知道在做什么。

    这磐石堡他曾经来过,不过那时候,这里还叫大石崮,还是一片荒草丛生,乱石遍布,渺无人烟的荒凉之地。当时苏以墨去阳和,途经此地,由于一个文人内心情怀的骚动,还专门下了车,在仆人的陪同搀扶下过了结冰的甘河,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了城下,登上城墙远望。他当时诗兴大发,只可惜搜肠刮肚的愣是一句都没想起来,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当时这城墙内外,只是一片死寂荒凉,只有寒烟衰草伴着石山,断壁残垣,一片废墟。

    而现在,这里却是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荒原变成了良田,把土地刮得支离破碎的溪流变成了一道道灌溉的水渠,城墙高大而整齐,人烟繁茂。甚至那两条河上,都搭起了桥梁。

    这里散发着蓬勃的生机和活力。

    而这一切的改变,只是因为那一个人。

    想到这里,苏以墨轻轻的叹了口气,把脑袋缩回了车厢里。车厢里面铺着锦被,有一个小小的茶几,上面摆放着一壶酒,一碟小吃。四角还放着香炉,散发着淡淡幽香的同时让车厢里面暖意融融。

    苏以墨叹了口气,心里忽然有些惶然。

    “惹上这么一个敌人,到底是对是错?”他暗暗沉吟着。

    董策的厉害,早在许久之前的蓑衣渡他就已经领教了,不过当时的董策,虽然功劳不小,却只是个区区的总旗,小小的墩堡甲长而已。当时的苏以墨,根本没把董策放在眼里,只不过因为董策风头正劲,又占了大势,所以不方便动他而已!

    他一直想等一个时机好生收拾一下董策,给他来个狠得,打得他一辈子也不能翻身!

    却没想到,这个时机一直没来,而董策却是一直官运亨通,青云直上,短短数月,已经是副千户了!等到这个时候他才恍然发现,董策,已经不是他这个级别的乡绅能够想动就动的了。

    如此短短的时间,这样的升官速度,除了其自身的能力,手腕之外,其背后定然是有着极为硬扎的跟脚和靠山!苏以墨没费多大力气就打听出来了,董策很得兵备道刘大人的赏识。

    刘若宰可是这冀北道的最高主宰,自然是苏家惹不得的!苏以墨也只好把这口气给生生咽下,当日说的狠话儿,就当是放屁了。

    若是有可能的话,他真真是一点儿都不想招惹董策的。可是人不找事儿事儿找人,蓑衣渡被劫了,自己家里给抢了个盆光碗儿净,而那些土匪又被董策的手下给几乎杀光,那些东西,可不都是落在了他的手上?

    那可是数千两银子啊!而且更麻烦的是,被劫走的还有许多要上缴的税银,秋粮,若是要不回来,那就得苏家自己掏腰包交上!这是多大的赔钱买卖?

    这些东西,是必须要讨回来的。苏以墨咬咬牙,便亲自带人来了这磐石堡。

    十来个家丁簇拥着苏以墨的马车,马车外面看来颇为的陈旧,实则都是用上好的木头做成的,关键部位都包着铜。通往磐石堡的道路并没有修,不过赵大会经常带着大批商队来此,车碾人踩的,形成了一条道路。晋北雨水极少,这路况倒是保存的非常好。在车夫娴熟的驱赶下,马车平稳向前。

    外面的十几个家丁里头,骑马的只有两个,剩下的都跟在旁边一溜小跑。毕竟在大明,能奔驰的好马是稀罕物,价格也很昂贵。除了苏二虎这个家丁头目之外,剩下的那个就是苏少游。他胖墩墩的身子坐在马上,给一颠一颠的,脸色很是难看。他不但屁股给磨得生疼,而且已经吐了两次了。

    苏少游一开始想在马车里,结果让父亲给撵到外面骑马来了,说是要让他吃些苦,性子也好少些毛躁。对于父亲的话,他自然是没胆子反驳的,不过心里却是颇不以为然。对董策,就更是生了三分恨意,若不是他,也不会在这儿吃风受苦。

    一行人缓缓停住了,这里距离洢水河大约有十几步远。在那条看上去颇为简单的石桥桥头,有两个身穿铠甲手持兵器的人守卫,正向这边走过来。

    一个汉子喘了几口粗气儿,凑到苏以墨的车窗旁边儿,低声道:“苏老爷,当日那些人,打扮和这个一般无二。”

    苏以墨缓缓点头。

    苏少游打马上去,那马一加速,差点儿把他从马上给甩下来,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他趾高气扬的一勒马,手里鞭子点着那两个家丁:“董策呢?”

    开完表彰会的第二天,董策便是把那些不出去玩儿的家丁调了一部分到磐石堡,一来是看守俘虏,二来也是存了应付苏以墨的心思。却没想到,这一日就撞上了。

    那两个家丁听他直呼自家大人的名字,脸上都是露出了恼怒的神色,不过他们刚从流民转化成家丁时间还不长,其它将官家丁身上那等跋扈飞扬的气质还没有。见这人鲜衣怒马,气势嚣张,心里也是胆怯,不敢发作。

    “我家老爷不在。”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道。“不在?”苏少游嗤笑一声:“怎么,听说爷们儿来了,就当缩头乌龟不成?”“你这腌臜厮,再敢说一遍?”董策在家丁们心目中直是如天人一般,岂能容他人一再侮辱?两个家丁都是眼中冒火,其中一人咔嚓一声,已经是将腰间的哥萨克骑兵刀拔出半截。

    一

    %77%77%77%2e%64%75%30%30%2e%63%6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崇祯七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竹下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下梨并收藏崇祯七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