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 > 187.187慕子昇和乔辛雅结婚了,属……二婚

187.187慕子昇和乔辛雅结婚了,属……二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戒不够格,那么,这个本子呢?”

    说话的,并非慕子昇。

    而是乔辛雅。

    一直保持着沉默,却又怒刷存在感的女人。

    乔辛雅拿在手里的,是个小本子耘。

    红色的。

    上面印有如下字眼踝:

    中华人民共和国。

    结婚证。

    是的,慕子昇和乔辛雅,结婚了。

    这次,应属……二婚。

    对戒,是导火索,引爆了结婚这颗重磅炸弹。

    惊震了餐桌上的所有人。

    包括慕荣华。

    他拿了那本子过来,细看之下,确实是真的。

    心中,着实讶异。

    忍不住问向乔辛雅,“乔丫头,这结婚证,你是自愿领的?还是被他逼着领的?”

    慕荣华这么问,显然是担心乔辛雅是受了慕子昇的胁-迫才被逼着跟他在一起,乔辛雅会意,神情暖柔了下来,而慕子昇,听他这么说,心里很不爽,“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对她怎么样你心里很清楚,敢情你还觉得我会委屈了她?”

    “我当然知道你对她怎么样。”

    慕荣华肯定了句,在慕子昇宽心之际,又不紧不慢的补了三个字,“坏透了。”

    “……”

    慕子昇被呛,面上神情青白交加,这时候,慕澜北扒拉着米饭口齿不清的跟了句,“嗯,坏透了,对我也坏透了。”

    “……”

    爷孙两个配合的相当默契,乔辛雅见慕子昇被气的够呛,不禁莞尔笑出声,“爸,你别误会他,结婚证是我自愿领的,兜兜转转了那么多年,现在重新在一起了,就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阿昇他……现在对我很好。”

    阿昇。

    她第一次这么叫他。

    跟着慕荣华,江心绾这么称呼他。

    以后,还会这么叫他。

    乔辛雅抿唇,颊边的笑容轻浅温和,慕子昇偏首,凝着她,那双漆黑的眸子里,盛的,满满的都是她。

    收起红本字,慕子昇将它放进衬衣口袋里。

    如待世上最美的珍宝般。

    小心呵护着。

    他执起乔辛雅的手,温柔的置入掌心,而后,看着她,笑着对他们说,“我们商量过了,等天天的眼睛治好了,我们就补办一个婚礼,全程由我亲自操办。”

    这个婚礼,他欠了她五年。

    是时候办了。

    慕子昇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她,乔辛雅懂他的意,他想给她,她接收便是,但她最想要的,是他独一无二,唯她一人的爱。

    只要他真心对她,她都觉得是好的。

    乔辛雅垂眸,凝着那只包裹住她手的他的手,内心,难得的安宁了下来。

    这份安心,或许,便是她一直在追寻的吧。

    错过了四年。

    现在,至少……还为时未晚。

    ……

    饭后。

    慕子昇被慕荣华叫去了书房,慕澜北陪着江心绾承欢膝下,乔辛雅觉得无事,就去后园的秋千架上坐了。

    身披月光,整个人都沉浸在了柔柔的清辉里。

    乔辛雅仰头,半眯着眼睛看着夜空的星星点点,她很喜欢这样宁静柔和的气氛,没有世俗,没有纷争,有的,只是她。

    一个人,安安静静的。

    可,偏偏有人不遂她的愿,出声打破了这份平静。

    慕湘湘尾随她出来,在她荡着秋千时,伸手,在她背后猛地一推,“乔辛雅,你当真以为二少喜欢你这种女人吗?”

    声音,很尖锐。

    乔辛雅紧抓着秋千藤条,尽量使自己稳住心神不露出半点害怕的神情。

    待秋千弧度小了些,她佯装若无其事的跳了下来,站稳后,才将眸光落在慕湘湘身上,这个恶毒到连一个四岁小孩都要伤害的女人身上。

    她看着她,眼神里,是毫不遮掩的探究打量。

    慕湘湘被她看的莫名心慌,抬手,将耳边的碎发捋到耳后,别开她的视线,以着最不屑的口吻轻嗤道,“乔辛雅,他娶你只是因为你给他生了两个儿子,如果没有小北和天天,你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相比于慕湘湘的激动,乔辛雅显得淡定很多。

    等她骂完了,她才幽幽的接上腔,“他喜不喜欢我,我不知道,心里眼里有没有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跟他结婚的人是我,他户口本配偶栏上的名字也是我,陪着他和他在一起的还是我,有这些……就够了。”

    人话,讲给人听。

    对着她这只蛇-蝎心肠的恶毒鬼,她自然说些不着调的鬼话就好。

    乔辛雅抿唇,神色淡淡,唯那眸底,沁着些许冷意。

    慕湘

    湘听着她这番话,面上,闪过一丝疑虑,以她对乔辛雅的认知,她不是一个肯为爱情将就自己的人。

    “跟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在一起,还是一辈子,你会快乐吗?”

    慕湘湘问,仿佛一个多年的老友,关心着她的感情生活。

    却,听得乔辛雅笑出了声。

    低笑声,缓缓收住。

    乔辛雅展眉,眼角,微微上挑,“我和阿昇的事,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快不快乐,幸不幸福,百般滋味,我们都自己尝,你作为新晋的小姨子,对哥嫂的事这么关心是不是不太妥当?”

    “……”

    先前的乔辛雅,安静,柔弱。

    绝不会像现在这般……咄咄逼人。

    慕湘湘眯了眯眼,那涂着鲜红豆蔻的指甲,轻轻拂过面颊,迈步,上前,一点、一点的欺近乔辛雅——

    “四年前,你诈死骗过了所有人,带着儿子跟霍向风跑了,如今,你又甩了霍向风跟慕子昇在一起,像你这么朝三暮四不甘寂寞的女人,我自然要替我二哥把好关,别让他被你戴了无数顶绿帽子还傻兮兮的乐呵着。”

    慕湘湘说了这么多,无非是借着嘴上功夫嘲讽数落她,然,乔辛雅总觉得这个女人似乎知道的很多。

    慕湘湘,原名许湘湘。

    就像是一个凭空冒出来的人。

    慕子昇调查过她,生活轨迹很简单,和平常人无异。

    但……为何会知道那么多事?

    如果是慕希年告诉她的,是有这个可能,但是她那般口吻语气,就仿佛她是整件事情的经历者。

    洞悉的一清二楚。

    乔辛雅秀眉微拧,下意识的,问出口,“你是谁?”

    那张脸,她不曾见过,但是那样一双眼睛,她……似曾相识。

    很像一个人。

    但究竟像谁,她一时半刻之间也想不到。

    乔辛雅困惑,慕湘湘却被她问的心惊,那股气势凌人立马消减了下去,“什么我是谁,我当然是慕家三小姐慕湘湘了,还能有谁……”

    许是心虚,她眸色轻闪,话说的并没什么底气。

    乔辛雅觉得奇怪,攥拳,继续追问了下去,“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呵——你这个人真奇怪,我跟你以前怎么会认识?”

    “既然不认识,你为什么会让我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乔辛雅,这招搭讪已经过时了,麻烦你搞清楚对象,我不是那些会被你迷得团团转的野男人,你要勾-搭就去外面尽情的勾,别在我面前使什么狐-媚子妖术!”

    “……”

    慕湘湘话说的难听,乔辛雅听听也就过了,并没往心里去。

    她不计较,却有人出头为她抱不平。

    “慕湘湘,这里没人比你更像狐-媚子了,你借着慕家三小姐的名义,在外面勾-搭了多少男人不用我提醒吧?”

    虞佳人双手抱胸,冷冷的站在慕湘湘身后。

    在她转头之时,她抬步撞着她的肩走至两人中间,凭借一米七的身高,将乔辛雅护在了身后,“辛雅性子柔,你狗仗人势也就只能欺负欺负她了,别背地里找人麻烦,有本事你当着老爷子和慕子昇的面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看他们是把她赶出去,还是把你这个整的跟‘蛇精’一样不人不妖的东西打出去!”

    虞佳人向来性情率真直爽,但,从未像方才这样去骂一个人。

    慕湘湘,是第一个。

    恐怕,也是最后一个。

    站在这里的三人,没有一个是善茬。

    慕湘湘平白无故的挨了骂,那难听的话,更是字字戳中她不堪回首的软肋。

    牙关,紧咬。

    慕湘湘气得眸中充血,紧握的拳摊开,扬手,就朝着虞佳人的脸打下去!

    却,被闪身出来的乔辛雅硬生生的拦了下来。

    她扣紧她的手腕,而后,又重重的甩开,“慕湘湘,打脸要看人,这一巴掌下去的后果,你担得起吗?”

    虞佳人是慕希年的老婆,而慕湘湘是慕希年安插在慕家的棋子,论身份,论地位,虞佳人也是她慕湘湘的半个主子。

    她……真的敢下这个手吗?

    事实,也证明,经她这么一提醒,她……不敢。

    慕湘湘狠狠的瞪着她们,转身离开时,阴冷的甩给她们一句狠话,“你们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爷还怕了你了!”

    虞佳人不屑的回呛她,乔辛雅看着慕湘湘的背影,总觉得熟悉的很,搜寻着记忆,终是找不到某个点。

    索性,也不找了。

    说不定会在某个节点突然想到呢。

    乔辛雅宽慰着自己,侧身,对虞佳人说了声“谢谢”。

    豪门,水深。

    慕家两兄弟向来不对盘

    ,虞佳人能帮着她气走慕湘湘,实属情分。

    她恩怨分明,慕希年是慕希年,虞佳人是虞佳人。

    谁好谁坏,她分得清。

    乔辛雅眼眸微抬,虞佳人得了她这声“谢”,心里,却是满满的愧疚,她弯唇,不自禁的露出苦笑,“别跟我说谢谢,这是我和他欠你的,辛雅,是我们对不起你。”

    “你和他欠我的?”

    乔辛雅不解,滞了几秒,忽的醒悟过来,“你都知道了?”

    “上次你和子昇在医院里的对话,我听到了,辛雅,我以为他变好了,没想到,他还是老样子,是我看错了,天天的事,我知道你们不会原谅他,就连我也做不到原谅,现在,我觉得他这个人很可怕,真的……很可怕。”

    虞佳人在秋千上坐下,低垂的眼眸间,尽是失望和落寞。

    乔辛雅站在她身侧,手,抬起,轻轻的搭在她的肩上,“他知道你知道吗?”

    “……不知道。”

    “大嫂,他连自己的弟弟,侄儿都能狠得下心杀害,如果你继续跟他,我怕他也会做出伤害你的事,如果可以,你还是暂时离开他一段时间吧。”

    “我现在还不能离开。”

    “还舍不得他?”

    “不是。”

    虞佳人摇头,脚尖,若有所思的踢着地上的小石子,“如果我离开了,就没人看着他了,我怕他……会做出更大的错事来,我留在他身边,才能阻止他继续犯错。”

    她一心,为他考虑。

    只可惜,爱错了人。

    “后悔吗?后悔嫁给了那样心狠手辣的一个人。”

    乔辛雅问她,虞佳人抬头,没有一丝犹豫的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和他的婚姻,是商业联姻,从头至尾,都是家长一手承办的,不过,辛雅,我只告诉你一个人,慕希年是我在学生时代暗恋了很久的人。”

    “那时的他,很好,很帅,很温柔,直到他的母亲出事,他才变了一个人,希年他……本质不坏,是周围的环境把他逼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也是受害者。”

    慕希年的无奈,堕落,以及身上背负的仇恨,她看不到,却能感受到。

    虞佳人陷入深浓的沉思回忆里,乔辛雅听了她的话,想到乔怀瑾看不见东西深夜躲在被窝里哭泣的样子,她对慕希年,真的没有半分同情,“大嫂,每个人身上都有故事,每个人也都被上天烙下一个滚烫的印痕,我们之所以没有变坏,是因为我们想要自己变得更好,而不是想方设法的去害别人,尤其,是无辜的人。”

    “……”

    ……

    回去的路上,乔辛雅靠着车窗望着外面疾速倒退的夜景出神。

    时至九点,慕澜北困的很,接二连三的打着哈欠,“妈妈,我睡觉了,到了你抱我进去好不好?”

    他蹭着乔辛雅的手臂,乔辛雅转头,扬笑将他抱进了怀里,“快睡吧。”

    她抱着他,哼着小曲儿。

    慕子昇开着车,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上暖意融融的老婆和儿子,心里,淌过难以言明的甜蜜。

    幸福,其实很简单。

    这样,就好了。

    真的很好。

    ……

    回到了家,慕子昇从乔辛雅怀里接过慕澜北,径自将他抱去了客卧。

    掀被,盖被。

    关门。

    一气呵成。

    堵得乔辛雅在门口急的干瞪眼。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睡他的觉,我们上我们的床,你觉得是几个意思?”

    “……”

    乔辛雅无语,这个男人,一天到晚的精-虫上脑,她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

    她心中腹诽着,慕子昇弯腰,直接上手将她打横抱起,“第一次新婚夜给你留了太差的印象,这一回新婚夜,我得使劲儿的补回来才行,今儿让爷好好伺-候你一回。”

    他笑着说,怎一个满面春风了得。

    乔辛雅听得红了耳,也红了脸,羞恼下将脸深深的埋进他的怀里,“我记得上一回的新婚夜,你跟你心中的慕太太在一起,半夜才回来跟我勉强的圆了个房,这一回,该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吧?”

    -----

    今天一万更新,先奉上五千,下章开船,难得一次,男-欢女-爱,你情我愿,扫H,船开的不大,但还是有点晕,让我缓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沐七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七夏并收藏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