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 > 179.179既然不打算要,刚才主动抱我是什么意思?

179.179既然不打算要,刚才主动抱我是什么意思?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辛雅情绪不稳,那双清冷的眸子,跳跃着火苗,她在指责他,指责他对天天的漠不关心。

    然,慕子昇却听得莫名其妙,“你这女人到底在骂什么?怪我太冷静,难不成我要像你一样哭哭啼啼的才算是对他的关心吗?辛雅,我是男人,你们可以柔弱,但是我不能,你从来都是只站在自己的角度想我怎么怎么样,你何曾站在我的角度为我考虑过?”

    所有人里,你才是最自私的那个妗。

    这是慕子昇临走前,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痛斥她的无情,冷漠,和自私。

    将一切肮脏的字眼,用在了她身上。

    乔辛雅坐在地上,背,靠着床沿,静静的看着窗外无声的月光。

    无情。

    冷漠跬。

    自私。

    原来,她在他心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

    或许,她本身,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只是从未发现自己原来是如此这般的不堪。

    对不起。

    这是他骂完她后,她跟他说的话。

    轻轻的三个字。

    却抽离了她所有的力气。

    乔辛雅仰头,慢慢的闭上眼睛,任那月光洒在自己的脸上,她抱紧了自己的身子,沉重的脑袋一点点放空,而后,毫无防备的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她看到了很多人,像是进入了一个时光机,看着他人的生活百态。

    后来,身子坠了下,突然就醒了。

    她明明记得睡着的时候是坐在地上的,而此刻,却是躺在了床-上,是慕子昇叫醒了她。

    这个昨晚骂她骂得很凶的坏男人。

    只是过了一个晚上,神情又变了,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看着她时,温柔的似能掐出水里。

    乔辛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只觉得这种眼神吓人的很,而慕子昇,则是讪讪的跟她搭话,“昨天我说的都是气话,你别放心上。”

    “没关系,气话一般都是真话,你说真话给我听,我可以接受,我也知道我不好。”

    “你别这么说,你很好,真的很好。”

    “不,我会反省的。”

    “……你这样挺吓人的。”

    “……”

    奇怪的对话,乔辛雅有些接不下去,无法,只得中止,无意间转头,却见乔怀瑾坐在床上正将身体正对着她,她讶然,下一秒,直接翻下-床奔向了乔怀瑾那里,“天天,你醒了?”

    “妈咪,我醒很久了,你只顾着跟爹地说话。”

    乔怀瑾撅着嘴巴,伸手,向着她张开,乔辛雅会意,俯身抱住他,“天天,你没事就好,妈咪真的好担心你。”

    “放心啦,我这么聪明,肯定会没事的。”

    乔怀瑾扬笑,乔辛雅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小脸,“天天,你的眼睛——”

    “喔,爹地跟我说过了,妈咪你放心,我很乖的,我是男子汉大丈夫,不管打针多么痛我都不会掉一滴眼泪的,等我身上伤好了,我就可以摘下纱布看你了。”

    乔怀瑾天性乐观,乔辛雅欣慰之下又倍感心疼,适时,门外传来响动,听脚步声,来的人数,并不少。

    果然。

    慕荣华作为大家长,带着慕家上下一起来看这个名义上已经不属于慕家的孙子。

    之所以一次性带那么多人,美其名曰是不希望打扰乔怀瑾养伤,一次性搞定就好。

    慕希年,虞佳人,甚至是慕湘湘一起来了。

    乔怀瑾的病情,他们都清楚。

    只是串通一气瞒住了当事人。

    几人说了些客套话,乔辛雅强撑着精神应付着他们,却寸步不离乔怀瑾,而在某个当口,怀里的小身子,很明显的僵了下。

    她察觉到异样,以为是他身体不舒服,低头细看的时候才发现,他脸上的表情很怪异。

    他在害怕。

    那样细小的表情,别人发现不了,而作为母亲的她,却看的清清楚楚。

    她不知道他突然在害怕什么,而乔怀瑾,拉了拉乔辛雅的手,脸蛋,慢慢的蹭进她怀里,而后,小声的说了句,“妈咪,我知道绑架我的人是谁,她们就在这里。”

    闻言,乔辛雅脸色突变,下意识的看着房间里的人,而乔怀瑾,拉着她的手又紧了一分,“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男的是大伯,女的是刚刚说话的那个人。”

    刚刚说话的人?

    她搜寻着,是一个长相精致到怪异的人,很像网上流传的“蛇精”。

    这个女人,她在庆功会上见过一次,叫慕湘湘的。

    是慕家新认下的干女儿。

    是她绑了天天?

    那么瘦弱的一个人?

    乔辛雅拧眉,听了乔怀瑾的话,她失魂落魄的坐着,一直等到人走了,才

    安抚好乔怀瑾去了洗手间。

    掬了好几把冷水泼到脸上,乔辛雅扶着冰冷的盥洗台面,抬头,茫然的看着镜中狼狈不堪的自己。

    她在自己的眼里,看到了浓浓燃烧的恨意。

    慕子昇说的对,慕希年不是什么好人,而她,还傻乎乎的觉得他是个曾经失去过至亲骨肉的可怜之人。

    原来,拥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也可以这么残忍的厮杀,杀害。

    喉中,涌上一股腥甜。

    她捂着胸口猛咳了起来,这时候,镜子中出现了一个男人,轻拍着她的背,神态温和的跟她说话,“辛雅,别太伤心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个声音,出自慕希年的嘴里。

    乔辛雅的身体僵了僵,她以为她会扑上去撕开他这张斯文败类的脸,可是没有,她比她想象中的要冷静许多,她垂眸,掩去眸底那太过浓重的恨意,而后,直起身子,虚弱的牵扯出了一抹宽慰的笑,“会的,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放宽心,别太累着自己。”

    “会的。”

    “我和佳佳先回去了。”

    “嗯,好。”

    乔辛雅强撑着一口气,等他的身影消失了,才将积在喉咙里的那股腥甜咳了出来。

    掌心中的红,触目惊心。

    她咳血了。

    那么的……猝不及防。

    乔辛雅不惊也不惧,转身,开了冷水,将手中的鲜血一点一点的清洗干净,她看着水槽中交融的血水,那双清洌的水眸,泛上了一层诡异的猩红,她就这么盯着,看着血水变清,看着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将她的手轻轻的握住。

    她低眸的时候,慕子昇站在她身后,看了她许久。

    他心疼这个外柔内刚的小女人。

    她的手,很凉。

    他将她握住,用自己的温度温暖她。

    乔辛雅转身,表情木讷,她抬头,他低首,用舌尖,舔舐着她唇角的鲜血。

    “让我照顾你吧。”

    他说。

    他的声音,那么轻,那么柔,将她飘荡了许久的心,缓缓的,拉了回来。

    乔辛雅抱住他,汲取着那份久违的温暖,她将脸贴在他的心口处,感受着这里强有力的心跳声,“你说的对,慕希年不是好人,是他和慕湘湘把天天害成这样的,我恨他们,很恨……很恨……”

    恨到,想让他们尝尝失去光明的滋味。

    慕子昇回抱住她,他很庆幸,乔辛雅同他说了这番话。

    “慕湘湘是慕希年安-插在慕家的人,他们是一丘之貉,慕希年想夺回慕氏,所以,才会这么对付我。”

    “慕氏是伯父的心血,不能交到他这种人手上。”

    “我知道,所以,我不会给他。”

    “……”

    乔辛雅微吸了口气,抱着他的手,更加紧了紧,“如果天天没有被那些露营的人发现,他很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天天是他的侄子,为什么他能下这么狠的心?”

    “既然你问到这份上,那我就告诉你一件事。”

    慕子昇贪-婪的享受着她这份来之不易的依赖,指尖,若有似无的顺着她沾了水珠的发梢,那双如海般幽深的眸子,此刻,透着无比的悲凉,“还记得慕希年入狱那次么?那个录音你想必也听过吧,他说让苏婧用药爬上我的床,你可知道,那药是什么药?”

    “是什么?”难得的,她随了他的意问下去。

    慕子昇牵唇苦笑了声,“我把那杯掺了药的酒喂给了小白鼠,结果,小白鼠死了。”

    所以,那药,是毒药。

    慕希年对慕子昇,早就动了杀机。

    乔辛雅睖睁,缓了好久,才煞白着脸问他,“所以,你看到我跟他在一起,才那么担心生气的要我离他远点?”

    “嗯。”

    “傻瓜,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

    如果是这样的原因,她肯定会听他的话。

    她的娇嗔,听在慕子昇耳里,无端的,如蜜般化开了那抹悲凉,他轻笑,想起那时两人僵硬的关系,忍不住在这个当口逗她一番,“那时候的你犟的很,哪肯听我半句解释,我让你别做什么,你就偏要做什么,忘了?”

    “……”

    话落,乔辛雅自知理亏,没了再争辩的话语,慕子昇拥紧她,就怕一放手,就会失去,失去这个温暖的怀抱。

    “辛雅。”

    “嗯?”

    “我真的很怕……你会不要我。”

    “说什么傻话呢,我本来就不要你,所以你没什么好怕的。”

    “……”

    如果说有什么可以煞风景的,那么这句话,绝对可以将方才的温情煞的荡然无存。

    慕子昇自讨了个没趣,讪讪的松开她,乔辛雅摸了摸鼻

    子,正打算闪人,手腕,却被他擒住,“既然不打算要,刚才主动抱我是什么意思?你明知道我禁不起你任何的撩-拨。”

    “要跟抱是两回事,就跟你明明不想跟我结婚却跟我上了床的道理一样。”

    “……能不能不翻旧账?”

    “好,那就新帐,既然怕我不要你,为何答应跟我离婚?既然离了婚,又何必再跟我纠缠?你这么自相矛盾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那责问的语气,就跟情侣吵架似的。

    非要追究出个对错来。

    乔辛雅仰头认真的问,慕子昇垂眸探究着她的神色,总觉得两人之间缠-绕的气息怪异的太过暧-昧,但,这是好事。

    既然她给了他解释的机会,那么,他就将心里的想法,一五一十的说给她听,“跟你离婚,是你想要离,我尊重你的想法,如果我不同意离,怕你再整出个女的跟我上-床,我逃得了一次,未必能躲过第二次,至于离了婚跟你纠缠,是因为我不想失去你……”

    “我想跟你好好过。”

    “我想要你当我老婆。”

    “就这么简单。”

    “……”

    他说了很多,她的脑海里,一直盘旋着同样的一句话。

    我想要你当我老婆……我想要你当我老婆……我想要你当我老婆……

    多么……甜蜜霸道的话。

    乔辛雅有片刻的愣怔,在他的吻落下来前,她慌张的推开他,“我去看看天天。”

    最终,她还是逃了。

    慕子昇失笑,追了上去。

    殊不知,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慕希年从拐角处走了出来,他和她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既然知道了,那么,他得加快速度了。

    再拖下去,恐怕只会功亏一篑。

    ……

    接连数日,乔怀瑾的病情并没有好转。

    反而,更加恶劣。

    乔辛雅守在他身边,心急如焚,但又不能露出半分情绪,每当无人躲在角落里的时候,她才放任自己哭一回。

    今天,恰是她去勋音餐厅弹钢琴的日子。

    但,她没心情去。

    正想着要什么理由推掉今天的约时,温覃找了过来,见着她,面露一丝惊喜,“辛雅,我这几天翻了很多外籍医书,也找了很多相关典例,终于让我找到了。”

    温覃蓄了胡渣子,想必这几天都在忙乔怀瑾的事。

    乔辛雅感激他,听他的口气,似乎是找到了方法,“温医生,天天的眼睛是不是有希望了?”

    “这个方法——”

    然,“法”的尾音,生生被跑过来的小护士打断,“温医生,不好了,乔怀瑾小朋友哭了,他哭的很厉害,我们怎么劝也劝不住,他的眼睛刚上了药,一哭就完了。”

    “怎么会哭?”

    “听说是一个小女孩来看他,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小护士的声音弱了下去,乔辛雅听的心惊,顾不得许多,拉着温覃就朝病房跑去,果然,乔怀瑾坐在床上一个劲儿的哭着,那哭声,似要将脾肺都撕开了般。

    他哭的厉害,乔辛雅劝不住,只问了缩在一旁被吓到的小女孩,“你跟天天说了什么?”

    这个小女孩是乔怀瑾幼儿班的同学,叫思思。

    听慕澜北提起过,是乔怀瑾的小女朋友。

    这个叫思思的女孩,显然被吓懵了,嗫嚅了下含着哭腔低低的开口,“我听外面的护士阿姨说天天的眼睛瞎了,然后我就问他你的眼睛是不是看不到了,他说不是,我就把外面阿姨说的话跟他说了,然后他就一直哭,阿姨,我不是故意的……”

    原来,是护士们在嚼舌根。

    听到这番话,温覃的脸色很不好看,这个错,在院方,但更棘手的问题,是天天的眼睛。

    他不能哭,一哭,只会让病情恶化。

    面对四岁小孩的苦恼,温覃有些无措,而乔辛雅,寻着因果,自然能劝住了他,“天天,别听外面那些阿姨瞎说,医生已经找到治你眼睛的方法了,你不会看不见的,相信妈咪好吗?”

    好说歹说的,终于让他止了哭声。

    但情况,不容乐观。

    温覃拉了她出去,神情凝重,“这么一闹,眼下能治他眼睛的,这个世上……恐怕只有一个人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沐七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七夏并收藏天价弃妻,总裁请止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