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赤潮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作者:郝连春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特拉法尔加船长口中,所谓的‘三大黑市’,是地下交易平台统称。

    其一位于香波地群岛不法地带,贩卖普通人觉得匪夷所思的‘商品’的店铺,各种见不得光的拍卖会;其二远在新世界某个岛屿,那里据说整座岛上的人都是做偏门生意的,只要你付得起钱,什么都可以拿来交易。

    最后一个是‘缪斯号’。

    和前面两个黑市不同的是,‘缪斯号’从出现伊始就一直在海上漂泊不定,当然,它也并非船舶,而是由许多艘船舶暂时接驳组合而成,类似于海市一样的存在。

    每当进入某个特定时间段,平时分散各地的船舶会在某处海域集结,用铁索、栈桥、接舷跳板等等将大小船舶拼接成一座海上城市。

    而后,‘缪斯号’发出讯号,知会各方人马前来参与盛会。

    每一年交易会开始之前,缪斯号会广发请柬,并附上一次性航海指针,也就是北海魔术师转交给红心船长的那种,直到交易会结束,指针即刻报废,等到下一次海市开始,又出现新的指针。

    作为三大黑市之一,缪斯号同样什么买卖都做,人/口、军/火、情报,甚至经由某些渠道从世界/政府手中窃取出来的科技,在那里都能购买;另外它还可以消化前去的客人手里见不得光的财货,也就是销/赃。

    航行在前半段的海贼们掠劫之后船舱堆满财宝,那些珠宝黄金不但无法流通,还往往吃水过重给船舶造成一定负担,而沿途岛屿那些店铺无力将之全部消化,甚至很可能在交易过后背地里下个黑手什么的。

    相较于别的岛屿地下交易市场的苛刻,缪斯号的买主总能给出宽容些的价码,并且可以顺便购买弹药武器,这也难怪许多家伙对其趋之若鹜。

    另外,缪斯号拍卖会上的商品,价码并非钱币,而是以物易物的方式举行,只要供求双方均无异议,就是拿一块石头换取一座城池,也不会有谁发表意见。

    最后还有个很有趣的地方,那就是第一次登上缪斯号的人不允许参加,要是新来的客人实在中意某件物品,可以想办法与某位熟客达成协议,通过对方的手将之标下。

    …………

    以上是特拉法尔加船长断断续续叙说,我自己消化之后整理出来的,别的还好,关于最后一点我只能说,很有意思的嗯哼~噱头或者说赚钱方式。

    以物易物,不允许参加,熟客交换…种种糅合起来,不就是狠狠宰一把新来的客人么?毕竟初来乍到,谁也不知道‘熟客’是不是原本就是缪斯号甚至卖家扮演的。

    我的论点提出来之后,红心船长笑得很呃~讥诮,当然,他不是针对我,而是一种‘你居然蛮了解缪斯号那个黑心主人’这种表情,=  = 。

    后来,我又问他如何分辨新人还是旧人,每年前往海市的参与者数不胜数,缪斯号拿什么来判断谁是老手?呃~总不至于是凭借当年新出炉的悬赏令。

    结果特拉法尔加船长比了比控制室方向,然后告诉我,那颗航海指针底座上没有任何标记,就表示它是缪斯号每年随机投放到伟大航道内,给新人海贼的‘机会’之一。

    所有参与过海市交易的人,离开前缪斯号会用不知名的方法记录下来,以便下一次对方能顺利收到请柬。

    ‘霍金斯那家伙——’特拉法尔加船长未尽的言语里,透着些说不出的感慨。

    后来回头想了想,我隐约有点明白红心船长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现:

    北海魔术师为了还人情把缪斯号指针交给红心,也表示对方放弃一次机会;别的不说,单是能换取其它地方有钱也不一定能到手的军火这点,就足够特拉法尔加船长感慨。

    伟大航道前半段,海军对其的掌控力度远远超过其它地方,如此险恶情势,更加显得海贼团火力充沛尤为重要,无论北海魔术师之前欠了什么,现在他确确实实还了。

    …………

    红心哈特号改变航线第四天。

    实话说天气不是很好,天空被厚重云层遮挡得密密实实,一丝阳光也透不不下来,海与天都呈现一种压抑的铅灰色。

    掠过鼻端的海风挟着浅浅水汽,只是又怎么都不肯下雨。

    我站在第一层甲板上,无所事事的挨着栏杆,底下有些嘈杂,是红心船员正在执行他们船长的命令。

    半个小时前,特拉法尔加.罗聚集他的船员然后下了一道匪夷所思的命令,他要求哈特号就此停泊待命,只准备一艘救生快艇,由他驾驶完成接下来的航程。

    至于随行者,特拉法尔加.罗驳回其他人的请求,视而不见左膀右臂佩金与夏其的建议,顺便抛下泫然欲泣的小白熊贝波,最终确认之后勉强同意加上一个我。

    红心船长独断独行的表示,红心哈特号只需要乖乖呆在这片海域,等着他办完私事回来继续航行,才不需要武力值不足的家伙们拖后腿。

    所以我早说过,特拉法尔加.罗其实是个傻瓜一样的好人。

    等待红心船员为他家船长出行做准备的间隙,我也替自己做了点事前工作,然后为了防止满脸不情愿的特拉法尔加.罗偷偷出走,特地站在视野开阔的第一层甲板守株待兔。

    站在这里第二层甲板能一览无遗,也就不会出现被某个船长撇下的情况。

    …………

    穿着好不容易修补好的斗篷,戴上帽兜,我闲闲的双手抄袖,好整以暇等待。

    皮鞋鞋底敲击金属的清脆声响由远而近,后面缀着的某种奇异频率,是无论听多少次都让我心头发软的,圆滚滚橙黄走路发出的声音。

    不多时,特拉法尔加.罗那顶斑点绒帽子出现在视线里,甲板上红心船员立刻停下手中事物围上去,没有人说话,静静目送他们船长头也不回往折梯走去。

    小白熊贝波紧接着追出来,“船长——”叫唤声里仍旧带着泣音。

    特拉法尔加.罗身形略略停顿,随即脚下不停飞快走到折梯边,一手撑着扶梯,方才回过头,目光缓缓划过身后,隐在帽檐下的眼睛,眸光微动,半晌他勾起嘴角露出柔软笑意,仍是什么也没说,只摘下帽子抛给贝波,然后继续往下走。

    轻轻跃过栏杆落到第二层甲板上,我凑到抱着帽子开始小小声哽咽的小白熊身边,抬手揉揉那颗毛茸茸脑袋,方才满足的往折梯奔过去。

    “诈骗犯,你和船长都要回来啊——”小白熊贝波开始呜呜哭泣,语气也跟着含含糊糊。

    抬手往后面挥了挥,我纵身翻过船梯,往紧挨着哈特号的那艘小艇坠落,脚下站稳后,先一步到达的红心船长啧一声,随即发动引擎。

    待得小小快艇箭一般冲入无边无际洋面,我回过头,对着远去的哈特号,那些趴在船舷上的人影当中,最醒目的一道橙黄,露出微笑。

    放心吧贝波,会把你家船长安全带回来的。

    所以,你们都不要哭——

    …………

    蜷伏在波涛起伏当中的那抹钝钝橙黄逐渐远去,一点点由大变小,最后化作晦暗海天之间一个针尖大小的点。

    离开哈特号之后,特拉法尔加.罗周身气息越发阴郁起来,将缪斯号那颗指针固定在快艇控制板上,又捣鼓一阵象是开启某种自动导航系统,随即他就扔下不管,抱着那把野太刀坐到船舱一角,不动也不言语。

    这艘快艇很小,除了驾驶位顶多再容纳两名乘客的样子,所以,半露天的船舱挤入特拉法尔加.罗显得愈发狭隘。

    收回快要没地舒展的腿,我默默盯着红心船长,同船这位半低着头,似是陷入奇怪的悲剧想象,被吹乱的额发掩去他的眼睛,让人看不清情绪,抿紧的嘴角,却给人阴沉的感觉。

    一时船上很安静,耳畔除了呼啸的海风,余下的就是引擎的嗡鸣。

    过了不知多久,那尊雕塑般的身影方才动了动,拂开有些偏长的刘海,啧一声,象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回去该让贝波帮忙剪剪头发了。”

    说完放下手,特拉法尔加.罗抬起眼睛,目光对上我的,静静打量半晌,复又开口道,“妮可.罗宾当家的打算就这样去缪斯号?”

    下巴微微抬了抬,他的眼神若有所指,“你那张脸很容易招来麻烦,好几个亿的赏金,就不怕缪斯号那里有谁顺便做点生意。”

    慢吞吞理了理被风吹得岌岌可危的帽兜,我笑了笑,“按照特拉法尔加船长这么说…三大黑市之一的客人都有哪些?”

    能够被这样反复告诫,也算是一件新鲜事,倒是提起我原本不算多的兴致,“贩卖各种不法商品的不外乎…”

    我扳着手指一项项点数给对方听,“海贼,赏金猎人,游走灰色地带的掮客,甚至某些见不得光的机构。”

    把能想出来的势力全部点过一遍,我微微眯起眼睛,“这当中究竟哪一派势力能让你这样忌惮?又或者…缪斯号的幕后主人?”

    …………

    透过兜帽软垂布檐,我看到红心船长眼底徒然升起的冷意————看起来似乎猜对了,嗯?果然是最后一个吗?

    想了想,我摆了摆手,“我无意刺探你的过去,所以不必如此…”

    沉默片刻,抬手揭开遮掉大半脸庞的帽兜,我对着忽然瞪大眼睛的红心船长,耸耸肩,“我可是有备而来,不用担心。”

    特拉法尔加.罗挺直背脊,抓着野太刀的手五指收紧,整个人猛地戒备起来,几秒钟后又象是反应过来,敌意转瞬即逝,眼底滑过惊诧之色,“你——”

    上下打量我许久,他挑高一边眉梢,“妮可.罗宾当家的这张脸,真看不出戴了面具,或者有什么人工痕迹。”

    “效果不错对不对?”我喜滋滋的摸摸脸颊,然后比出一个胜利手势,“特拉法尔加船长现在该换个称呼,不要我煞费苦心最后毁在你的疏忽上。”

    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出来的办法啊喂!

    要知道,经过世界第一剑豪那记斩击,工具书内完整的咒文卡剩余个位数,损失之惨重简直要让人欲哭无泪,好不容易找出能改变容貌的道具,可不要你一时失言,导致我一番辛苦付诸东流。

    “哦~”他拉长尾音,眼底带出几丝饶有兴味,“那我该叫你什么?或者你现在扮演的是谁?”

    “伊丽莎白还是玛格丽特?我忘记了,你随意。”摸着下巴回忆良久,最后我放弃回想这张脸主人的名讳,“选个你喜欢的,总之不要朝令夕改让我无所适从就好。”

    红心船长的反应是额角青筋跳动,满脸无语的盯了我半天,他把脸微微撇到一边,眼睛望着海面,又过了很久,才低声说道,“吕蓓卡。”

    裹在海风里清润的音色,有浅浅的怀念。

    间隔几秒钟,“吕蓓卡。”生怕我没听清楚似的又重复一遍,随后,他回过脸来,眉宇间依稀带着些…羞涩?也或许不是,总之就是表情有些为难。

    好一会儿,眼神游移不定的红心船长,语气磕磕碰碰开口,“海贼船上很少有女人,呃所以…万一到时候有人问起呃…”神情挣扎片刻,他才破釜沉舟一样继续说道,“吕蓓卡是红心船长的情人,没问题吧?”

    “我是没问题。”我嘴角一抽,提出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好象年纪不对。”此刻顶着的这张脸,一看就给人成熟/少/妇的感觉,红心船长你就不怕?

    许是从我的眼神里看出什么,特拉法尔加.罗船长嗤笑一声,“让他们以为红心船长就好这口,又怎么了?”

    好吧你随意————我眼角狠狠抽动几下,单手掩面,瞬间败退。

    …………

    红心海贼团为他家船长准备的这艘快艇没有负载任何物资,这也表示余下路途其实不会间隔太远,而实际航行之后也确实如此。

    出发之前我特别留意过时间,彼时是晌午时分,因为一路上天气情况始终未曾好转,所以根据个人感觉,此刻大概是下午茶时刻。

    灰沉沉的海天之间,附近海域陆续出现船舶影子,涨满帆急速前行的船只,主帆俱是印着各式海贼标示,细细点一点快要有两位数,并且遥远的天际还有细小影子扩大的痕迹,航行方向和快艇控制板那颗指针锁指引的方向相同。

    当其他海贼船出现那一刻,特拉法尔加.罗起身走到驾驶位,开始手动操作不再任由快艇自动航行,按照他的话,是要避免与横冲直撞的海贼船们遭遇,免得人船尽毁。

    对此,我个人表示很赞同。

    继续航行了约莫一个钟头,就在我隐隐开始担忧,速度逐渐变缓的快艇是动力消耗殆尽时,三点钟方向海域出现一艘巨大船只。

    与那些木质帆桅动力的海贼船不同,那艘铁灰色的船舶型号更接近海军军舰。

    特拉法尔加.罗明显也看到了,只是无论他怎么努力操纵快艇,我们仍是被那艘船慢慢赶上并且逼近。

    陌生船舶不知为什么故意航行到几近危险的距离,附近海流被巨大涡轮旋桨带得激烈起来,翻滚的波浪溅落快艇船舱,晃荡间我扶着船舷,抿紧嘴角。

    靠在很容易就能将快艇歼灭的范围之内,那艘船无声无息,既不攻击也不避让,反而给人一种挟持的威胁感,远远的高处,更有意味不明的视线盯着我重新戴起的帽兜。

    被如此居高临下俯视,实在不是件愉快的事…我微微收了收指尖,转瞬又考虑到时机不对,迅速瞥了眼同样停下来,抓着野太刀眉宇间盈满杀意的红心船长,心念飞转,最后沉沉的叹口气,决定还是继续扮演‘船长情人’一职。

    所谓,敌不动我不动。

    红心船长前往缪斯号是有重要的事,至少不能在这里,因为我的问题而节外生枝。

    只是…不会这么巧吧?北海魔术师被警告过,‘缪斯号此次拍卖极要紧的东西,海军本部有人很感兴趣’,此刻这艘船不会就是…

    不小心想到冤家路窄这个很悲剧的可能性,我同时联想到,特拉法尔加.罗规劝我放弃此行时所用的理由,被人看到脸然后圈圈叉叉什么的,瞬间就大囧。

    那什么,原来乌鸦嘴这属性不止是会占卜的家伙才有么?

    ‘狭路相逢’,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上演啊魂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赤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郝连春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郝连春水并收藏[综]赤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