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赤潮 > 180|4.15︱︱

180|4.15︱︱

作者:郝连春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八十章野玫瑰

    若是要问这一生当中有什么遗憾,对黄猿波鲁萨利诺来说,最后悔的莫过于,香波地群岛初相遇那天,那人说可以让他检查的时候,他没有顺势而为。

    如果早知道日后自己会被死丫头折腾得七上八下,当时他一定亲自上去先剥光了咬她一口,然后拖走藏在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

    可惜没有如果,所以到后来,等他察觉自己的情意,又发现想如愿以偿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之后,黄猿的心情有段时间相当低落。

    先不论那人与海军之间的旧怨,单是青雉的缘故,黄猿也不太好做点什么出格的举动。

    共事这么多年,黄猿自然很清楚他那同僚,库赞死心眼为那丫头二十年没有多看别的女人一眼,如今好不容易有点转机,他…

    可他也确实…不知不觉就开始在意那人。

    这是生平第一次为个女人患得患失,有时候想想,黄猿自己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他那般出身到如今位高权重,女人对他来说,只是放松身心的调剂消遣,真是没想到啊~临到了一把年纪竟还会像个少年人似的,那样疯狂。

    感情这种东西,确实没有任何道理可讲,更无法控制,世上也只有人心不能把握,包括他自己那颗。

    …………

    自嘲过后,黄猿也想过就此罢手。

    曾有的短暂动心那般不合时宜,他对于她,又或她对于他而言,仅仅是那点微弱交集,或许在争锋中彼此有些理解,横亘在现实里的对立与恩怨却足以泯灭任何一点火星。

    理智告诉黄猿,最好的选择是悄然抚平心头波澜,就这样站在遥不可及的距离之外,静静看着就好,关于他与她未来可能发生的,哪怕仅仅是妄念奢望,也是错误。

    他半生坚持,不允许那样错误发生。

    他想命令自己忘记,结果却截然相反,心底深处有一道微弱声音,随着那人与海军阵营孽缘一样加深的纠葛,而逐渐变得清晰。

    他为那人牵肠挂肚,为她坐立不安。

    她销声匿迹,他就担心她是不是遭遇危险,她与海军针锋相对,他又是恼怒又是矛盾。

    开始恼她胆大妄为,导致身在对立阵营的他不得不刀刃相向,后来恼她无动于衷,她明明很清楚他们这些可怜虫的心思,利用起来更是毫不犹豫,可她不肯回应。

    他几次三番试图忘记或者杀死她,却也几次三番狠不下心肠。

    恨不得她死,又舍不得她死。

    活了这么些年,已经快老去的黄猿,终究还是品尝到什么是感情的酸甜苦涩,辗转反侧进退维谷,各种滋味,只有他自己知晓。

    …………

    马林弗德战场上,那人向全世界公然宣告,她的王只有哥尔.d.罗杰一个人,那样情深不渝,让黄猿又爱又恨。

    爱她的多情,又恨她的深情。

    可他也知道,她那样的女人和他们一样,认定的事绝不可能改变,也幸亏她消失,否则连黄猿自己都不确定,当日在马林弗德会发生什么。

    或许她战败被俘,或许她安全逃走,而不管哪一种结果,她与他们一定无法善了。

    若是当日最后她落在他们手上,黄猿相信,他和库赞被嫉恨冲昏头,一定会做出事后不可挽回的举动。

    若是她安全逃走,从今往后,除非他和库赞不巧都死了,如若不然,不管她走到哪里,血就会流到哪里。

    与她相关的人,会被他们全部杀死,直到将她捉住,折断手脚蒙上眼睛,死死锁在身边。

    得不到,就想毁了她,男人的嫉妒心比世上任何一种剧/毒都要人命。

    用了两年时间,黄猿平息心头的惊痛与怨恨,如同反复打铁,心头那份剔除杂质的感情,随着思念日渐加深,余下的仅仅是希望。

    只要她能够再次回归,只要她好好活着…爱着海贼王也没关系,反正已经决定分享,连男人自尊心都丢在地上,她心底藏的亡灵,根本算不上什么。

    至少死人没办法和活人争抢。

    至少她心里有他们,哪怕比不得她的罗杰船长,至少她许下‘在一起’的承诺。

    …………

    黄猿一直自认运气不错,实际上他的运气也确实很好。

    那人只消失了两年,而不是象曾经那样,失踪二十年音讯全无。

    草帽海贼团一行在香波地群岛重新聚集启航,当晚的马林弗德,他们碰到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妮可.罗宾。

    黎明时分,另一个世界草帽海贼团的妮可.罗宾回归不久,新世界海军本部的情报,和卡普先生的消息,几乎同时传来。

    那人又一次回到他们的时间里,只是着陆地点出现偏差,不知怎么她竟掉落在新世界海军本部,逃离后潜进卡普先生的军舰。

    本部那里,战国元帅默许情报处递出消息,卡普嘛~大概是看在库赞和他大孙子的面上,才打来电话。

    收到那人在卡普军舰上呼呼大睡的消息,黄猿和青雉立刻放下手头所有事务,迫不及待赶往新世界,只生怕一个耽误就让那人溜之大吉。

    黄猿和青雉用了不到四天时间,硬生生完成原本该是一个星期的航程。

    直到他斜倚浴室门框,静静看着被库赞狠狠按在墙上的那人,两年来无处着落的心,这才回归原位。

    她挣扎地扭过脸,磕磕绊绊笑着,说话还是那样颠三倒四抓不着重点,暗蓝瞳子的眸光却是真真切切的喜悦。

    她回到这个世界,她愿意履行承诺。

    如此一来,他们也就再没什么不甘与嫉恨,所有疯狂痛苦,都在她那双倒映他们影子的瞳眸里消失无踪。

    …………

    他从浅眠中苏醒,侧首就看见她的睡脸。

    她在他身边睡得正香,鸦羽般细黑眼睫遮去暗蓝瞳子,精致的眉宇舒展开,睡着的模样像个不谙世事的孩童。

    被子里,她的手脚缠在他身上,樱色浅薄双唇嘟着,一缕发丝落到唇畔随着呼吸微微拂动,羽毛一样挠在心头。

    他偏过脸,盯着她看了许久,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象今天这样她安安稳稳睡在他身边,黄猿努力了足足半年时间。

    许是成长的岁月经历太过残酷,造成她无法与人共处一室,白日里还好,举止再如何亲昵,她都安然接受。

    到了夜间,她却整夜整夜不得安眠,说到底,也还是警戒心的缘故,身边有人,她就无法真正入睡,下意识里她防备任何一个人,无论是谁。

    她睡也睡不好,虽说原本应该体贴她,放她独自住一个房间,可他怎么也不愿意就这样下去,他喜欢她,恨不得时时盯着,怎么可能放开。

    黄猿和青雉两人有默契,谁有时间谁就守在她身边,作为海军大将,战国元帅选定可靠的继任者之前,他们责任未了,陪着她的时间本来就少得可怜,哪里还肯叫她的警戒心分割掉不多的相守时光。

    他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慢慢让她适应他的气息,一开始她不习惯,每每他不留神就躲起来,直到睡醒才重新出现。

    后来黄猿气得狠了,逮着她让她累得连溜走的力气也没有,连续大半个月时间,情况才慢慢好起来。

    她没力气偷溜,又实在累了,自然也就睡在他身边,虽然常常夜里惊醒,又总是叫早有准备的他闹得继续累下去,如此反复,终于在过了半年之后,她安安静静睡到天亮。

    …………

    想到这里,黄猿忍不住笑了笑,他不是se情狂,他只不过想要让她睡在身边,手段激烈了点也是不得已。

    她和常年沙场征战的老兵一样,如果不是潜意识觉得安全,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入睡,他希望她把他的身边当成栖息地。

    想来库赞的情况也一样,他们都是可悲的男人,连抱着喜欢的女人睡觉,都必须先折腾得七上八下才能如愿。

    不过…即便是折腾,也叫他甘之若饴。

    在一起之后,刚开始黄猿放不下心,她睡不好,他又何尝不是。

    他总梦见她灰飞烟灭那一幕,总是浑身冷汗惊醒,每当那时候,她躲起来,他总是四处寻找,只生怕一切不过是梦境,梦醒了打回原形,他仍然孤零零守着马林弗德的雪夜。

    没有看到她睡在身边,黄猿始终惧怕一切只是妄想的幻境,他总是弄哭她,为的也是…只有她的温度,才叫他不那么疼,才让他相信,她确确实实在身边。

    …………

    缠在他身上的手脚动了动,梦里她放开他,翻个身挪得远些又迷迷糊糊地去扯被子,摸索好一会儿她把被子一角抱进怀里,就这样睡过去。

    黄猿回过神,目光不自觉停在她的背脊上,蝴蝶似的肩胛骨,无可挑剔的柔媚线条,目光所及肌肤布满淤痕,嫣红衬着瓷白,柔腻又美丽,叫他心跳加速。

    每回和她在一起,他总是像个毛头小子,明明年纪不轻了,也还是会手足无措,他想让她快乐,又总担心自己做得不好。

    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他缓缓地贴近,挑开墨黑发梢,指尖落在她的耳廓轻轻摩蹭着,一边低低的柔声哄她。

    “丫头——”他在她耳边轻语,手指顺着她的耳廓滑下,牙齿在她耳垂上轻微啃噬,留下缓慢、炙热、湿润的吻,他含含糊糊的哄她,“睁开眼睛,看着我,丫头——”

    她被闹醒过来,暗蓝瞳子蒙着一层薄雾似的,恍恍惚惚的娇嗔与全然信任真是要命,他忍不住亲了亲她的嘴角,倾身过去。

    …………

    等到真正起床已经是晌午时分,阳光透过落地薄纱窗帘迤逦而下,光影倒映在华丽柔软地毯上,衬得织金叠翠绚烂如霞。

    看来今天是个好天气,黄猿笑吟吟的收回撩开床幔的手,一脸神清气爽开口,“要和我去庭院里散步吗丫头?”

    等了一会儿见没人回应,他回过脸,有些好笑的看着床的一角,裹成个蚕茧的被褥,“昨天不是你说院子里花开得漂亮,要去看的吗?”

    她只留了个墨黑发旋给他,隔了一会儿,等他倾身过去想掀被子,又叫她一口咬在手腕上,她磨着牙哼哼的瞪他,双颊起了薄薄红晕,暗蓝瞳子眸光蕴着些雾气。

    黄猿的眼神微微一暗,她躲在被子里,可他很清楚,近在咫尺的这人有多么美艳,细致肌肤因为他染上艳丽绯红,比春天里的花朵更娇怯。

    想了想,他哑着声线说道,“不看花,那就看我好不好?”

    这次他休假的时间有些久,不得不呆在马林弗德镇守的库赞,想必怒火蓬发得很。

    他和库赞两个私下里较劲较得厉害,这回是他趁着征战在外受了点伤,就把事务统统丢给库赞,自己跑来看她,下次怕是不太容易让他守着她将近半个月。

    既然机会难得…

    她不肯踏出寝室半步也好呀~

    他心念方起,她的眼神就变得恶狠狠起来,拿他的手腕重重磨了几下牙,随即起身,象只鱼儿似的溜下床去,打断他试图趁着好天气睡得地老天荒的妄想。

    …………

    庭院里的花确实开得热闹,深深浅浅颜色沉甸甸压满枝头,行人经过带起风,它们就扑簌簌雨点一样掉下,绯红锦白落了一地。

    把怀里的人轻轻柔柔放在软榻里,黄猿这才笑眯眯的开口,“肚子饿吗?”说话间打量四周一番,眉心不自觉攒了攒,复又说道,“还是冷清了,如果想办法弄些人过来打理…”

    他愿意为她下厨,可平日里她一个人…她的手艺糟糕得很,自己又照顾不好自己。

    这所献给她的宫殿美轮美奂,可惜除了她再没有别的人,黄猿和青雉也不是没想过收留些人打理宫殿,可…他们放心不下。

    一来她的消息半点都不能透露,二来人心难测。

    连黄猿和青雉前来守着她,航程也是在有段距离之外的岛屿就结束,船舶停留在港口,他们自己动用能力过来。

    宫殿所在岛屿在世界政府那里隶属天龙人,赤土大陆皇城内院关于它的痕迹却半点也没有,是当初黄猿给自己备下的隐居之所,这些年他没怎么用心打理,后来想给她,也是他和库赞两个人亲力亲为。

    说起来好笑,因为担忧她的安危,黄猿和青雉两个海军大将,居然自己动手布置一切。

    也幸亏宫殿本身有点奇特,这些年下来,空无一人也丝毫没有萧瑟颓败,庭院里生机盎然,屋宇深处华丽舒适。

    只是这般静谧精美庭院,九曲回廊,千重花阙,到底寂寞了些,即使他和库赞把全世界珠玉珍玩都堆砌在一起,他们没在时,也还是留她一个人看日出日落。

    因为念着她一个人在岛上,黄猿和库赞两个才没事就闹着休假,新世界那边,战国元帅为此不知扔过多少文件夹,也没让他们偃旗息鼓。

    她回来的时候,黄猿和青雉就察觉,她外表看不出异样,身上的气却虚弱许多,也不知是当初的致命伤尚未痊愈,还是行走时间的后遗症。

    他们不肯放她离开宫殿半步,为的也是怕她在外界遇见棘手敌人。

    …………

    点在唇角的一抹柔润惊醒黄猿恍惚的心神,他习惯性地抬手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指尖含在嘴里,不轻不重啃噬。

    她静静盯着他看,等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说道,“我喜欢安静,况且…”她的视线微微错开少许,目光落到凉亭之外的小径上。

    沉默片刻,她弯了弯眼睛,笑意里藏着些狡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黄猿就察觉到一缕陌生又古怪的气息。

    那种存在感不属于人类,却也不属于…动物。

    低头看了她一眼,随即黄猿就把目光投向,由远及近沉稳轻柔步伐的来处。

    时隔不久,枝叶繁茂的花木深处,小径尽头拐出一道…花边围裙,推着推车,食物香气随着风飘向凉亭,可…

    眼瞅着那生物越走越近,黄猿忍不住扭回脑袋,满脸不可思议的问道,“这玩意哪来的?是兽人族?”

    乍一眼看过去象只熊,近看也还是象只熊,只不过…应该…不是…吧?

    不知名的珍兽小心翼翼走进凉亭,把推车上的食物一一摆好,随后又很温驯的站到角落。

    他的视线落在那团圆滚滚毛茸茸上边,满心狐疑外加错愕,饶是自认见闻广博,黄猿也没听说哪里的兽人族是这般模样。

    黑白相间皮毛,看着象只熊,可脸上两块黑眼圈一样的毛是怎么回事?

    四肢也是黑色…

    想了想,黄猿嘴角一抽,“丫头你把它的毛染黑了?”把只好好的白熊染得四肢眼圈耳朵口鼻都是墨团,这人的审美观半点长进也没有。

    …………

    “我哪里这么无聊?”她翻个白眼给他,又下了软榻,挨近那毛团,喜滋滋地抱着,脸蹭来蹭去,“是侍女熊猫。”

    “喜欢清洁爱好烹饪,最擅长照顾人类孩子的珍稀生物哦~”

    “这孩子特别喜欢植物哦~”

    “以前我担心自己东奔西跑不小心弄丢这孩子,总舍不得放它出来,现在好了,这里很适合它居住。”

    看她一脸痴迷,黄猿额角青筋一跳,好半天才忍住没直接把那只熊丢出岛去,几步上前把她拖回自己怀里,趁着她看不见,阴森森递了个杀意十足的眼神给那只熊,闷声说道,“你的卡片书恢复了?”

    会叫她说‘舍不得放出来’,这熊多半就是她卡片书里那些五花八门的玩意之一,他上回来的时候,她还忧郁行动不便,库赞回去也没提起她的卡片书恢复。

    当初她那本黑色大部头书消失在空气里,她自己也说解放卡片归还分割出去的气,他原以为作为容器卡片书崩毁了就再不出现。

    黄猿没打算计较别的,就是…“你喜欢毛茸茸圆滚滚的东西,我不反对,可是别当着我的面抱着不放。”

    又考虑好一会儿,他低下头,亲了亲她的眉心,带着些诱哄意味的劝说,“生个孩子吧?既然你说它擅长照顾婴儿。”

    她的卡片书恢复了,黄猿就不得不担心她会随时抛弃他们,她那些转移空间的卡片…想来他是没办法毁掉她的出行工具,那么另选法子绊住她也是好的。

    …………

    他的提议她认真的考虑了半天,却也没有给出回答。

    见她的神情似乎很犹豫,黄猿又一次开口,准备给自己加点筹码,“上个月我收到香波地来的消息,冥王家多了个婴儿。”

    “想不到呢~西尔巴兹.雷利一把年纪居然还生得出孩子。”说着黄猿就忍不住嫉妒,“他递了口讯说要见你,我把指针…”

    一低头,嘴里说到中途的话就此卡壳,黄猿眉梢轻轻一跳,“丫头你…”这一脸做错事被债主逼到门前的心虚…是怎么了?

    “男…男孩女孩?”她抬手攥住他的衣襟,瞪大眼睛,一副命不久诶的虚弱表情,说话都磕磕巴巴起来。

    “听说是个小姑娘,怎么了?”

    黄猿有些莫名其妙,下一秒又看她松开抓着他衣襟的手转而抱着脑袋,团团转几圈,她猛地站定,扑到他身上,仰高脸,可怜兮兮的说道,“亲爱的我们出门旅行吧!”

    “立刻!马上!”说完也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她手腕一翻,指尖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卡片无声无息碎裂。

    …………

    一瞬间仿佛脚底失去凭借物,黄猿只觉得身体开始失重,前一秒花团锦簇的景致攸然淡化,他陷入无边无际的灰蒙蒙雾气。

    官能失去作用,只余下手腕间扣着她的温度,黄猿沉默下来,不动也不言语,任凭她带着他不知去向何方。

    他不知道她逃跑一样的旅行所谓何来,不过他也忘了说,给冥王的指针,与宫殿所在岛屿毫无关联,他只是给了冥王约定见面的岛屿指针,时间更是定在下个月。

    她这样着急…究竟是怎么得罪冥王了?至于她逃命一样吗?实际上不管她做了什么,西尔巴兹.雷利都不会拿她怎么样,真是奇怪了呀~

    …………

    等到空间恢复稳定,重新凝聚在黄猿视野里的…是一堵红砖高墙。

    他随意打量周遭一圈,发现身在一处巷道,两侧高墙夹着一线晴蓝天空,扩展而出的见闻色范围内,岛屿喧闹繁华。

    是个商业重镇的样子。

    查探过环境,他牵起她的手,慢慢吞吞把人往日光下的街道带,一边低声说道,“找家旅馆吧~既然是旅行,先住下来,玩几天再说。”

    至于这里是哪里…等稍后他联系库赞,自然就知道。

    出其不意的旅行不在黄猿预计当中,他的假期也没剩几天,回马林弗德之前,他得想个法子把她哄回宫殿。

    黄猿在心里飞速盘算,先投宿顺便联系库赞,告知她的下落,接着召集他自己的人手,把该做的预防部署下去。

    她的卡片书恢复,他们制止不了她四处乱跑,为她收拾残局的力气却还是有的,即使被谁认出来…

    心念飞转间考虑无数种突发状况与应对措施,穿过车水马龙街道时,透过眼角余光,黄猿看到手里握着的那人暗蓝瞳子倒映喧闹街景。

    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眉宇舒展,沐浴在日光下,她看上去比呆在宫殿里多出几丝柔软。

    怔忡几秒钟,黄猿垂下眼帘,心头微微一疼。

    他们束缚不了她,即使诱得她守着空荡荡的宫殿,看她此刻的模样…今后,他恐怕会放任她四处游荡。

    他舍不得她孤零零住在宫殿里,冷冷清清身边只有一只动物陪伴。

    而既然舍不得束缚…那也只能想办法加深彼此的牵绊。

    还是…让她生个孩子比较好吧?

    …………

    选定一家旅馆投宿,随即黄猿依照计划一步步落实下去。

    联系库赞之后他又发现原本预计的事务需要调整,他所在岛屿偏离马林弗德有些远,几乎接近无声带,天晓得她的卡片竟有如此大的威力。

    库赞一时抽不出时间赶来接手,倒是黄猿自己的人手当中,恰好有部队驻扎在附近,他抵达的第二天晚上,军舰群就停泊在附近海域。

    他麾下的精英秘密登陆岛屿,短时间内就控制住所有情报外泄的渠道。

    暂时没有后顾之忧,黄猿就领着人在这处以商业和旅游业为中心的岛屿流连许多天,他想难得出现意外情况,看她高兴的样子,他也舍不得就让她回去。

    …………

    之后他和她在岛上四处闲逛,几天功夫,大大小小街头巷角的商店都被她逛了个遍。

    许是太久没有在外边,她像个孩子一样,好奇满满又精力旺盛。

    看她一日比一日高兴,黄猿的心情也渐渐不那么阴郁,无论如何,她喜欢,多呆几天也没什么大不了。

    等到第五天,她打算买些衣物回去,早早吃过餐点就磨着他出门。

    等领着他走过第六条街道,闯进一家风格稍微能看进黄猿眼里的女装店,为她选好许多身衣物哄她一件件试过去,之后他坐在换衣间外的长椅上,静静等着不速之客抵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综]赤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郝连春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郝连春水并收藏[综]赤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