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超级电力强国 > 444 站在未来的肩膀上

444 站在未来的肩膀上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超级电力强国最新章节!

    从张逸夫的角度来看,这场论证中压力最大的应该是水土资源,地质方面的讨论组,作为发输电方面的专家成员,就事论事,只谈自己的专业,完全不会有任何理由不签字,不愿承担责任,王英如此毫无道理,不顾脸面与身份的反对,恐怕是因为在大立场上的反对,而非电力技术。

    因而所有人说的所有道理,她比谁都清楚,只是她也没有选择,只能用这种方式在专业范畴内反对。

    想得势力一些,如果上层领导要绝对控制“拒绝签字专家数量”的话,风平浪静的电力讨论组突然出来一个幺蛾子,一定会苦不堪言的,这个压力最终将落在讨论组长、副组长们的头上。

    有趣的是,前世的论证结果中,400余名专家,刚刚好仅有9人拒绝签字,9,一个多么微妙的数字,刚好没有达到两位数,耐人寻味,想必这是做了无数思想工作的结果。

    方才王英提到了三门峡,引出了会场长久的沉默,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也确实是反对方屡试不爽的一个反驳依据,毕竟没有什么比事实更加有说服力了。

    黄河第一坝,三门峡大坝,是我国第一座以防洪、防凌、供水、灌溉、发电为目标的综合大型水利枢纽。三门峡之于黄河,即三溪之于长江,它们无论在政治上、技术上、状况上抑或是争议程度上,都是如此的相似。

    三门峡大坝始建于大.跃.进时期,光是听到“大.跃.进”这三个字就足以让人浮想联翩了,那个时期的精神就是就是不遗余力脱离实际地发展生产力,政治上搞“一言堂”。也就是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下,我国与苏联人合作。建造了这座黄河第一坝,那还是在50年代末60年代初。

    三门峡的反对声音同样也有,但不如三溪这么严重,原因也很简单,敢于真正意义上跟太祖唱反调的人毕竟是少数,那时唱反调的专家不为名,不为利。只为天地良心,为自己读的那些书,他们的名字也都被历史铭记,始终受人尊敬。

    待1961年大坝落成后,争议与利弊。时至今日依然说不清楚,唯一能肯定的是。当时确实低估了黄河的泥沙沉积量,也低估了这样一座大坝对环境,对周围省市特别是上游造成的连锁影响,事后美周郎曾在外交场合中承认,“确实打了无准备之仗”、“科学态度不够”,同时也肯定了那些被压制声音的反对者。

    至此,黄河上游水患等诸多问题都扣在了三门峡的头上,甚至有人将“75.8”溃坝的锅都远远扔给了三门峡。连省与省之间的争端,偶尔都会以这个大坝为发泄口,不少人恨不得炸坝而后快。在这个论证当口,三门峡自然也会被拿来说事。

    实事求是地说,在工程设计上。三门峡确实有不科学的地方,一方面是急于求成,另一方面是老毛子提供的技术实在不成熟。投产后不久就进行了两次改建,这也确实造成过小范围的危险。

    但论到千百年来的黄河水患,三门峡是利是弊,还真的说不清楚,似乎最后的论调依然是功大于过,对治理水患,创造效益,积累经验起到了关键作用。

    退一步说,如果三门峡真是个祸害的话,在三溪落成之前留着它,可以说是为了三溪论证能通过,而在三溪稳定运行10年后,这座近六十年前的大坝却依旧矗立在那里,可见它依然有存在的意义,毕竟我党已经坦然面对过去几十年犯下的一些错误,也对太祖功过有了定论,该平反的平反,该改正的改正,没必要再为一个三门峡死要面子活受罪。

    但不管怎样,此时会场中的人思想是不可能这么解放的,三门峡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是一种创伤,对水利、水电人的创伤,源于那段历史,源于不靠谱的老毛子。

    沉默之中,岳云鹤叹了口气,这口气不仅是叹给三门峡,同时也代表他几乎放弃了对王英的最后争取。

    许多人也跟着发出了微微的叹息。

    王英也放缓了一些语气,冲着夏雪这边道:“小夏,刚才我说话态度有不对的地方,也许是情绪太激动,立场太坚决,不该把面对你父亲的态度带到你身上。”

    此举倒是让人有些动容,虽然很顽固,但她还是讲理的,毕竟是大学教授的身份。

    夏雪也让了一步:“我态度也有问题,没控制住,谢谢王教授的原谅。”

    气氛终于放松了一些,王英也跟着释然笑道:“你看,这一点你就比你父亲好,懂得低头和谦让,虽然这张嘴也不遑多让吧……”

    不少人跟着笑了起来,父女之间总有很多共同点,却又总有一些泾渭分明的地方,这就是人类的有趣之处吧。

    “好吧,那咱们抓紧时间,下一个议题……”岳云鹤终于挥了挥手,准备放下这些东西。

    但有一个人,还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

    “岳教授,能不能也给我5分钟。”张逸夫十分诚恳地问道。

    岳云鹤微微一愣,而后望向邹世亮。

    邹世亮叹了口气,也跟着点了点头。

    明明是要关门放逸夫的,却不料放了个夏雪出来,这会儿咬都咬完了,你还能说出什么新花样儿来,不过也无所谓了,换做谁跟王英争,都没有结果的。

    “都是部里派来的小同志,我们自然要一视同仁,都给机会。”岳云鹤淡然一笑,“这位是华北电管局的张逸夫,有意见,请说。”

    张逸夫起身的时候,感觉胳膊被夏雪拉了拉。

    转头一看,夏雪默默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攻击王英了,也没必要为自己出头。

    张逸夫温和一笑,爷这么怂,不会乱咬的。

    站起来的张逸夫,先是叹了口气:“首先我特别理解王教授,在参加工作前,我是跟王教授站在一个立场上的,想法很粗浅,肯定没有王教授考虑得多。我当时就想,我们国家地大物博,就缺三溪那2000万的容量么?火电就跟不上么?风电就起不来么?非得在长江上拦一道么?”

    张逸夫说的道理虽然粗俗,但其实是最接地气的,在坐专家们整日高谈阔论之后,听到如此简单殷实的论点,倒也颇为受用。

    王英也跟着面露和颜:“小张同志理由虽然粗浅,却是最简单明了的。”

    张逸夫见她终于柔了一点,便继续道:“要不我也别叫您王教授了,就叫王奶奶吧,我也不吃亏,我们小同志到这里谈谈自己的意见,粗浅稚嫩,谈不上跟专家座谈,我也不搞得那么严肃了。”

    王英的和颜悦色又更严重了一些,点头默许。

    “成,那我接着说。”张逸夫紧跟着笑道,“我先说一点最粗浅的道理,那就是选用70万机组,不等于选用进口机组。”

    王英的神色忽又紧了一些:“小张同志你还是不懂啊,要用七十万的机组,肯定是要进口的。”

    “但这只是目前暂时的情况,我们完全可以引进技术自己造对吧?退一步说,机组建设大约是10年后的事情了,国产设备发展这么快,也许过几年就有70万的能力了呢?不瞒您说,我前一段搞超临界的时候,也面对这样的问题,但超临界的技术瓶颈卡得太死,没有办法,因此得出的结论是必须进口,而且几年内都必须进口。可是在水电机组上,我们技术并没有那么落后,随时有可能达到70万的能力,所以我觉得把70万跟进口强行栓死,有那么一点点牵强。”

    张逸夫说话始终是慢条斯理,尽量柔和,没有任何攻击性,这倒是与他的一贯作风大相径庭,搞得老邹都浑身起鸡皮疙瘩,你小子王奶奶叫的贼你妈亲啊!

    王英也陷入了某种纠结中,张逸夫这种说法确实很难推翻……

    没这么明确提过,肯定不是因为其他人比张逸夫傻,只是思维受限,在他们的认知中70万水轮发电机跟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的地位差不太多,铁定要进口的,70万就是等于进口。但在张逸夫的认知中,三溪工程机组是随工程建设陆续投产的,2003年第一台机组投产,随后近10年的时间建成了32台70万机组,当然这包括后来扩建地下电站的6台。先期投产14台机是vgs联合体(由德国voith、加拿大ge、德国西门子组成)和alstom集团进口设备,后续机组则完完全全是国产的,包括东方电机、哈尔滨电机厂等生产的设备,丝毫不逊于进口机组,且后来出口效益相当可喜,水电技术的门槛,远没有超临界或者核电那么高不可攀。

    “王奶奶,您也别多想了,我说这些,也不是跟谁争论什么,就是从个人角度,聊聊咱们技术论证。”张逸夫也没打算掐着这一点不放,语气柔和地继续说道,“不知道大家发现了没有,国外的电力技术,其实已经原地踏步很多年了,超临界还是超临界,直流输电还是直流输电,70万还是70万,我参加工作后,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是不是遇到技术瓶颈了?还是大家都懈怠了?”(未完待续。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有个总裁非要娶我深空彼岸重生之都市仙尊

超级电力强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给您添蘑菇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给您添蘑菇啦并收藏超级电力强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