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赠君一世荣华 > 第42章 东施效颦

第42章 东施效颦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衡也很大方,把玉箫拿出来之后,也肯给众女传阅,目光若有似无的抬起来瞥了一眼谢嫮,见她也盯着那支箫,谢衡脸上的笑容就更深了些。

    谢嫮收回目光,心里暗笑了两声,从前真不知道,原来谢衡竟然还没放弃拿她做假想敌,其实说到底,谢衡还是很奇怪的,从前她缠着李臻,她不反对,反而推波助澜,可是现在,她很明显对李臻没兴趣了,可她却好像防贼似的放着她,想来也真是好笑。

    “这支箫和春山公子那支真像啊。”一个姑娘如是说道。

    谢钰一听,赶紧就替谢衡纠正:“什么叫像呀,这就是春山公子的那一支!是他送给咱们衡姐儿的。”

    “……”

    一时间,席间的姑娘面上表情都很精彩,惊讶中带着疑惑,谢衡眼见众人这般,便莞尔一笑,将那支箫拿回手中,含情脉脉的说道:

    “快别听她瞎说,这箫确实是春山公子的,只不过……”谢衡故意拖长了尾音,让在场姑娘又是一番情意绵绵的脑补,然后才说道:“是春山公子与我作赌,我赢了,这是赌注罢了。”

    这番话一出,又是一阵骚动:“衡姐儿和春山公子竟然私下相约?这……”

    衡姐儿娇嗔的横了一眼那说话的姑娘,语带埋怨,但表情却十分到位:“什么私下相约,尽胡说,作赌的时候,我们侯府的兄弟都在场,还有几名公子作证,你再说这些污人清白之言,我可是不依的。”

    众女又是一阵艳羡的笑,谢衡隔着几个人,对靠坐在栏杆上的谢嫮问道:“五妹妹,你觉得这箫怎么样?”

    谢嫮正靠在栏杆上看书,听谢衡喊她,遂抬头,又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玉箫,然后才淡定自若的回了一句:“嗯?自然是好的。恭喜三姐姐得偿所愿。”

    一句得偿所愿让谢衡的脸色有些变化,原本她是想既炫耀这箫,又摆高了自己的姿态,也是想看一看谢嫮脸上露出嫉妒的神色,一如她从前那般,可是没想到她竟然会反将她一军,让旁人倒觉得是她占了多大的便宜似的。

    “唉,若是春山公子愿意给我什么东西就好了,哪怕是他身上的一块碎布料,我也心满意足了。”

    就是先前那圆脸小姐,一手抓着糕点,一手托着腮,满脸写着‘思、春’的字样,谢嫮不认识她,但从旁边姑娘们的反应来看,想来也是什么大家出身了,因为自她说了那么一句话之后,姑娘们便如炸开锅,竟不顾闺阁矜持,开始讨论起了平日里忌讳的男子之事。

    有大胆的就直接说了:“从前我还觉得春山公子并非最好,不过最近却是觉得再没有人比春山公子更好的了。”

    这话一出立刻就有人响应:“是啊是啊。从前我觉得……沈家大郎才是名副其实的京城第一才子,只不过……却有那等恶疾,唉……当真可惜。”

    谢嫮正在看书,听她们言语中提到了沈大,不禁多了份心眼儿,又听她们说的这样委婉,脑中才回想起那日谢韶和她说的那些话,连这些闺阁女子都听闻了那个消息,可见这件事情的影响有多大,想着主子那样光风霁月的人,竟然受这种不堪流言的困扰,谢嫮就觉得心里头生出一团火来,烧的她五内惧焚,直想跳下来和这些长舌妇们理论理论,不过,想归想,她也不是那样没有理智的人,毕竟这种事情,她一个姑娘家,如何去替主子澄清呀!别越描越黑就完蛋了。想着流言终归是流言,主子今后是要登基的,到时候谁还管什么流言,还不是一个个都眼巴巴的想把姑娘送进宫去。这么想了,谢嫮才觉得心头稍微好受一些,也暗自替主子打气,如今不过是黎明前的黑暗,主子只要挺过去了,将来坐拥六宫粉黛,享齐人之福,流言就不攻自破了。

    见众女的情绪因为沈大郎的那个传闻而略显沉寂,绥靖候府的二小姐楚湘开口又道:

    “对了,听我兄长说,那一日在定国公府中,众人听到一曲天籁,那之后世家宴客,都会在一处清幽地安置琴箫,今日我们侯府中亦有这一处雅亭,我带你们去可好?若是能奏上一曲,岂非妙哉?”

    说话这名女子是绥靖候府嫡出二小姐,容貌生比较普通,没有她的几个庶妹漂亮,幸而谈吐举止还算大方得体,乍一看也颇有气质就是了。

    众女听她这般提起,也是大有兴趣,纷纷响应,一阵风似的跟着二小姐身后往西南角的僻静处走去。

    谢嫮却是不想去凑热闹,便依旧靠在栏杆上看书,谢衡经过她身旁,以轻不可闻的声音在谢嫮耳旁说了一句:

    “春山公子,我势在必得。”

    “……”

    没等谢嫮反应,谢衡就随众女一同离开了,谢嫮看着她越发袅婷的身形,心底里替李臻捏一把冷汗,勾唇摇了摇头,又一次为上一世的瞎眼感到无奈极了。

    ****

    话说,众女来到西南角,正巧在亭中遇见了几位公子,那坐在古琴之后,束冠而坐,倜傥风流的不是先前众人讨论的春山公子又是谁呢。他身边还有几位友人,只见春山公子修长的手拨弄琴弦,发出醇厚悦耳之声,虽不成曲调,却也能听出内涵韵致。

    众女脚步止住,满脸的羞色,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既想上前,又不敢上前,但又舍不得离开的模样,你推我让,娇羞成片。

    女孩子们的嘈杂声已经吸引了雅亭中男子,这种情况,自是避无可避的,众女正心慌失措,谢衡走了出去,落落大方的进入了雅亭,对众生说道:

    “听闻此处有一座雅亭,我们便想来观望一二,没成想遇见了列为兄长,不知可否介意我等入内一座?”

    众学子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听说有女子来,哪里有不欢迎的道理,更何况,谢衡已经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定位成‘兄长’,那兄长们与妹妹们一同坐在亭子里也没什么伤风化的。

    众女入内,或坐或站,幸好这间雅亭很大,一下子涌入这么多人,竟也不会觉得很挤。

    谢衡和众人说了一会儿话,她的心思其实早就飘到坐在古琴后的李臻身上,犹豫片刻后,便凑了过去,当真如一个妹妹与兄长那般语气说话,既从容又自如,还带着那么一点娇气。

    “臻哥哥的琴艺这般出色,何不奏一曲?”

    李臻原本正醉心调琴,听了谢衡之言,不禁抬头环首一圈,只见亭中这么多人,便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对她漾出一抹温润的笑,仿若春日的微风般将众人焦躁的心熨烫的服服帖帖,摇了摇头,便又低下头去。

    眼前这方古琴虽不是极品,却也是难得佳作,李臻爱音如痴,自然是舍不得放手的,不过,要他在这么多人面前弹琴,却也是没这个兴致就是了。

    谢衡见他不说话,暗自咬牙,眼波一转,就突然抬手,按住了李臻面前的古琴,说道:

    “既然臻哥哥不弹,那可否让小妹一弹?”

    李臻一愣,抬头看着眼前这娇气女子对他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在控诉他一个人霸着琴,颇觉不妥,便将古琴放下,自己也从琴凳上站了起来,对谢衡比了个‘请’的手势。

    谢衡也不推辞,就着李臻先前坐的位置就坐了下来,纤纤素手拨弄琴弦,一曲‘临江仙’自指尖流淌而出,李臻讶然的看了看她,略微有些失神,谢衡的琴弹得很是不错,哪里该用哪种指法,她总会能够拿捏的很好,进而琴音弹出,让人颇有一股临江成仙的感觉,只是与那人相比,却还是少了意境的,李臻敛下眉目,思绪仿佛回到一年前的那天,琴音夺水而出,那么空灵,那么澎湃,直击他的心房。

    谢衡手中的琴音戛然而止,众人听得直呼不过瘾,并一个个都出口称赞谢衡技艺超绝,谢衡得意一笑,盈盈而起,来到李臻身旁,将腰间的箫解下,送到李臻面前,说道:

    “臻哥哥,这原就是你的箫,不若与我合奏一曲吧。”

    李臻低头看着谢衡手中捧着的玉箫,这曾经的确是他的,不过那日在归义侯府,这女子与几位学友打赌,是是她能弹奏失传的‘广陵散’,众学友不信,她便与众人打赌,而赌注便是要的他这支玉箫,李臻无奈,若是不应反倒显得他小气了,便应下了她。

    而后,这姑娘果真弹奏出了广陵散,虽不达意境,却也算赢了,他便依照赌约,将此箫赠予她了。

    微微一笑,摇头说道:“不了,这箫是我的赌注,送你之时我已用薄荷酒清理过,既然送给你,就是你的东西,我如何能再用。你的琴弹得不错,不过,今日周围的环境,却不太适合弹奏临江仙这首曲子,我还有点事,告辞了。”

    李臻说完这句话,就对众人抱拳作揖,然后,果断转身,抬脚离去,空留谢衡捧着一支玉箫暗自咬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赠君一世荣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日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日绯并收藏赠君一世荣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