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171|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进殿后,对天和帝行了礼之后,就来到谢靳面前,昂首斜睨着他,说道:

    “谢大人先前的话,老夫在门外听见了你说的话,谢大人好利的一张嘴,就像是怕旁人看不见你长歪了的心一般。大皇子劫牢之事,岂是你凭一张嘴颠三倒四,说抹平就抹平的吗?就是皇上,也有需要遵守的礼法,你这吏部尚书做的好大的官威啊。”

    谢靳在毓大人进来之后,就自觉闭上了嘴,退到了后面,面对与他平级的礼部尚书顾尚,他还能勉力一战,可是,这位是首辅毓大人,一品大员,那就不是他一个二品官能够上前挑战的了。

    因此毓大人在对谢靳说出那番连消带打的话来之后,谢靳并没有再出过一声,仿佛又回到先前老僧入定的姿态,对毓大人的指责既不辩解,也不承认,就那么鼻眼观心的站着,一副任他说教的模样。

    毕竟若是以他这身份,犯上了首辅大人的话,就算是皇上那儿也没有必须要保他的理由,到时候为难的还是他女婿,所以,谢靳这个人很知道进退,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他总像是比旁人多了一窍似的,用对手的话来说,就是他滑的像条泥鳅,很难抓到他的话柄。

    毓大人见他不说话,低着头退到一边,冷哼一声,又转身对天和帝说道:

    “皇上,有些话的确不该由老臣来说,可是却又不得不说,大皇子养在宫外,并没有由皇上亲自教养,乃是养在妇人之手长大的,行事作风上有些偏颇也是应当,但是,若他今日不是皇子,那么他这样做也没什么,只是他如今成了皇子,那就必须要谨言慎行,为天下表率,此乃正道也。这回的事情,大皇子明显有错,若是皇上不加惩处,那今后不管是对皇上,还是对大皇子来说都未必是好事,皇上的一次原谅,有可能会造成大皇子内心膨胀,难保今后不会再做出什么事情来,到时候,大错酿成才是吾等不愿见的。请皇上明鉴。”

    毓大人的一席话,让顾尚听得差一点就站起来鼓掌了,群臣之中,似乎也就只有毓大人敢这样与皇上说话,敢当着皇上的面,说大皇子养于妇人之手,没有教养云云,这就是做到首辅位置的人啊。

    谢靳听了毓大人这些话,眉头微微蹙起,却是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天和帝身上,只见天和帝的眉头亦是蹙着,谢靳就放心了,其实到现在,他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怎么他好端端的嫁了个女儿,这女婿虽说是他看中的好,可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是这样的身份,定国公府嫡长子摇身一变成了身份尴尬的大皇子,他这个岳父可谓是一下子就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尽管有些不便与高调,但是为了女儿女婿,也容不得他有退缩的机会。

    天和帝从龙案后站起,负手踱步,并没有很快回答毓大人的话,元阳殿内气氛一度凝滞,就在这是,尖锐的太监嗓音就在外高唱:

    “洛丞相携尚方宝剑,丹书铁卷,勤王宝锏觐见!”

    素有朝规,凡大臣携这三样东西觐见,可无需通传,自东华门一路畅通面圣,而自古以来,能够齐集这三样宝物的人,似乎只有前朝宰相洛勤章一人。而众所周知,洛勤章早已急流勇退,告老还乡……

    龙案下的众臣惊讶的抬头看了一眼天和帝,见他只是扬了扬眉,并没有太多反应,很显然,洛勤章的归来,这位是知道的,毓大人和顾尚对视一眼,顾尚低着头退到一边,毓大人则站在原地等待外头那人走入。

    谢靳的目光往门边瞧去,只见一个穿着崭新仙鹤补服的面黑老臣矍铄走入,皮肤黝黑,身材高大,此时虽然脸上有些皱纹,但也看得出来年轻时的眉眼俊秀,步伐并不像毓大人那样快速,而是一步一步稳稳当当的走过来,右臂之上拖着一柄金黄色镶宝石的剑,还有一根沉木做的黑锏,而左手则向上托举着一块泛着铜光的卷书。这三样宝贝,尚方宝剑是先帝赐的,专杀奸臣贼子;勤王宝锏也是先帝所赐,用来督促皇子皇孙,不做逆天之事,上可打君,下可打臣;另一块丹书铁卷的年代则更为久远,因洛家乃开国元勋,圣祖赐下丹书铁卷,就是用来保证洛家后人代代平安,此卷一出,就是皇上下旨也难动洛家人分毫。

    这三样东西的到来,就是天和帝也不敢再原地不动,而是急急走上前迎接洛勤章,洛勤章抢在皇上赶到之前,先给皇上跪下了半膝,行礼道:

    “臣参见皇上。”

    “恩师免礼,快快请起,李茂快给朕的恩师看座。”

    天下贡生皆为天子门生,而天子称为恩师之人,可见地位有多崇高尊然。

    天和帝亲自将洛勤章扶起,服侍他坐到了龙椅下首第一位的太师椅上,亲自请过了洛勤章手中的三样宝贝,放在李茂命人拿来的三块金丝绒布的托盘之上,恭谨的立于洛勤章之后。

    洛勤章声如洪钟,先是扫了一眼立于龙案之下的几人,目光落在毓大人身上,毓大人只觉得心中没由来的紧张,虽然不知道,这个隐退快二十年的人怎么会突然回归,下意识的就上前对洛勤章请安,声音原不如先前有力。

    “丞相多年不见,风采依旧。”

    毓大人这句话明显就是奉承了,洛勤章在朝之时,那是丰姿俊逸之辈,文采斐然,有飘逸灵动之称,是罕见的美男子,而他隐退之时也不过而立,正值盛年,可这二十年里,洛勤章日日侍弄田地,早就将一身白皮晒成了黑皮,若不是穿着一品大员的仙鹤补服,穿上庄稼汉的衣裳,旁的人也只会说他是个庄稼人,毓大人这句风采依旧,委实太过虚假。

    洛勤章但笑不语,一双鹰般锐利的双眼盯着毓大人看了一会儿后,竟然啥话也不说,就直接略过他,仿佛根本没有听见有人在和他说话一般,看了一会儿后,就转头对天和帝说道:

    “皇上,老臣久不回朝,对朝中之人并不太认识,还望皇上体谅老臣老眼昏花,让开口与老臣说话之人,全都自报一番家门吧。”

    天和帝看着先前还趾高气昂的毓大人吃瘪,心中发笑,面上却仍旧淡定不已,说道:

    “哦,是朕的疏忽。”转而对龙案下方站着的人说道:

    “你们可听见了,恩师久不回朝,对人和事都比较陌生,你们快些去给恩师说一说自己是谁。”

    天和帝一声令下,让毓大人面上很是丰富多彩,想他纵横朝野也有好几年了,谁见了他不会尊称他一声首辅大人,可如今怎么在这个退居朝堂好些年的人面前,竟又成了一个新入朝的门生,可是皇上开口说了,他们就没有不做的道理,只好压下心中不快,上前对着洛勤章勉力一笑,说道:

    “那便由臣开始好了,臣乃内阁首辅毓闵堂,官拜一品。”

    洛勤章仿佛没听见毓大人刻意加重的‘官拜一品’四个字般,听他说完之后,就点点头,向毓大人身后看去,刘威也走上前禀报:

    “下官兵部左侍郎刘威,拜见洛丞相。”

    看刘威的表情,似乎对见到活的传说中的洛丞相很是惊喜,言语恭敬不说,就连姿态也放的相当之低,就差给洛勤章跪下请安了。

    要知道,洛勤章虽然是前朝宰相,可是在当朝毕竟没有品级,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们这些身居要位的臣子哪里用得着对一个没有品级的前朝旧臣这样恭敬,还不就是传说中的余威尚在嘛。

    洛勤章看着刘威,赞赏的点了点头,刘威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开心的退到了一边。

    然后谢靳上前,亦是十分恭敬,禀报道:

    “下官乃吏部尚书谢靳,家祖乃归义侯,晚辈拜见。”

    谢靳这句话中,开头先是以‘下官’自居,最后却以晚辈之礼拜见,行为举止落落大方,叫洛勤章也不禁多看了两眼,问道:

    “你就是嫮丫头的父亲?”

    谢靳有些讶然,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又是一抱拳,恭谨答道:“呃,是。晚辈确乃阿瞳生父。”

    谢靳边说,边看着洛勤章的表情,然后心中就定了一大半,看来阿瞳早就见过这位,并且也得到这位的认可,这样他也就放心了,原本他就担心阿瞳的身份会不匹配,可如今,女婿提拔了他和儿子,一则是为了有放心的人替他办事,二则也是为了要给女儿挣一份娘家的脸面,洛丞相既然知道阿瞳,并且没有排斥,这就是天大的好事了。

    洛勤章点点头,对谢靳亦是递去一抹赞赏的目光,谢靳退下,然后顾大人顶替谢靳的位置,对洛勤章抱拳行礼,说道:

    “下官乃礼部尚书顾……”

    顾大人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洛勤章给打断了,说道:“就你这身形,还礼部尚书?你的礼从何来?不会是这富得流油的肚子里吧,看你这样子,你的名字老夫也不想知道了。”

    “……”

    上来就给了个这么大的下马威,谢靳和刘威对视一眼,心中暗赞: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一开口就让那个只会溜须拍马的顾尚白了一张胖脸,尴尬的退下,抽出袖中的帕子擦冷汗。

    天和帝看着他们在案下斗法,干脆端起了茶杯悠闲喝起了茶来,似乎并不太想插手臣子们的事情,也有把场子,完全交给洛勤章来热身的意思。

    此等偏颇之心,可见一斑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赠君一世荣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日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日绯并收藏赠君一世荣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