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88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重生之凤霸天下最新章节!

    “自然不是如表面那般是个酒楼。”落丹不知道她这么说是试探自己还是什么,所以选择了一个最安全得说法。

    “呵呵,恩人的顾忌还真多。”楼濋也听出落丹的警惕:“我们贝云楼自开楼一来,买卖的都是各种药。有毒药,也有解药,当然也有一些奇效的偏方,不过不管是什么样的,都是我们贝云楼独一无二的。”

    楼濋说这话的时候,表情看上去特别的自豪,落丹没有言语。

    “恩人别急,我们快到了。”楼濋也没再继续说下去,直接带着她往里面走。

    又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她们转过了一个弯便到了一个石室。楼濋启动机关,石室门打开,里面成列着许多瓶瓶罐罐,落丹知道,那些便是楼濋的独门药剂。

    “说吧,恩人需要什么?”楼濋在石室内寻了张椅子坐下,顺手指了指一旁的位置。

    落丹也移步在座位上坐下,目光看着楼濋,带着些探究之色:“你和那年初遇时有很大不同。”

    “怎么不同?”楼濋面上的表情看上去很有兴趣听听落丹是怎么评价自己的

    落丹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石室因为是密封的,所以光线并不是很好,明明灭灭的灯火照的人在眼睑之下显出一片阴影,她看不清楼濋此刻到底是什么表情:“不如那时清澈。”许久,落丹才缓缓说出这么一句话。

    就是这么一句话,足足让楼濋笑了好半天,那笑声清脆的很,依旧是少女的音色,只是在这种昏暗环境下,加上石壁的反复回荡让人总感觉有点不寒而栗的不适感。

    只听楼濋好笑的道了一句:“恩人是在说笑么?我贝云楼经营这么多年,接触的全是江湖上得人士,难缠的合作伙伴也遇着不少,我楼濋要是还和当年那样不济事,这贝云楼怕是早就要易主了。”

    落丹闻言一愣,想想这倒也是,楼濋这女娃年纪不大,想必要只身撑起整座贝云楼,这其中辛酸自然尽在不言中,这样一想落丹便觉得这女娃的命运和梨夕慕将来的命运有那点相似,当下有些同情她,心防也逐渐放下:“楼濋,你还记得当年你答应我,如果我有求于你就拿着这腰牌来这贝云楼找你么?”

    落丹从袖中拿出那块腰牌,楼濋的目光从上掠过,点点头应道:“当然记得,不然我也不会领着你来这里。”

    “我只求一剂药。”

    “什么药?”楼濋问道。

    落丹沉默半响,斟酌着开口:“能掩去人原本容颜的药,具体的我并不知晓,不知你在有这种药吗?”

    “当然有!”楼濋自信回答:“我贝云楼做的就是这个生意。”

    “我要的并不是一般的易容药。”落丹知晓江湖上一般流传的易容药基本上都是贝云楼出品,只是那些易容药使用的太多,这东西一多,功效便人人知晓,既然有人能识破,便没起到任何作用。

    楼濋眼中的兴趣更胜:“那是什么样的?”

    “我只求当今天下独此一分的易容药,旁人识不得的。”落丹提出自己的要求。

    “恩人要拿去做什么?”楼濋很是好奇那易容药的去处。

    “我并不急,如果暂时没有的话我可以再等一段时间。”落丹没想到楼濋会问这药物的去处,起先是一愣,后来才斟酌这回答。她还是不敢全然相信楼濋,毕竟梨夕慕现下是整个晋瞿大陆炙手可热的人,人人都想得到。

    楼濋当然听出落丹并不想回答,也不追着去问,听她这么一说,当下起身去柜子上翻找,半天才拿出一瓶白色药瓶递给落丹。落丹伸手接过,拿在眼前看了,又将疑惑的目光移向楼濋:“这是……”

    “易颜水。”楼濋道出药名。这药名通俗易懂,落丹一听立马知道这是什么了。

    “这药是我才炼制的新药,还未在市场上流通,如果恩人需要,这药便只给恩人一人。”楼濋倒是舍得很,说起来丝毫没有犹豫。

    落丹心里顿时高兴了一番:“楼濋,真心感谢你。”

    “呵呵,不必谢我,我只是在报恩而已。”楼濋到一点也不居功,直接将这些行径归为报恩:“这药我一共练了五瓶,等会儿我一把给你。”

    既然她说不谢,落丹再这么说下去倒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当下也不再客气,点点头应承了。

    药既然拿到了手,落丹便不再多做停留,站起身到了一句谢谢便言明该离开了。将腰牌归还给楼濋,楼濋便领着她绕着原路出去。

    落丹从贝云楼出来并未立马返回紫云山,而是在城内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她之前有掐指算过,梨卿衣还在锦州城内,她既然答应了梨夕慕,便要把梨卿衣带回去。

    不过,她上次去城东那家院落去看,并无任何争斗痕迹,想必是梨卿衣熟悉人的来带走她的,梨卿衣在锦州没什么熟识的人,这些年她一直听从她的话从与人密切接触,如果硬要说认识的人的话,只能是那个人!

    落丹既然已想到是谁,便不急于一时,先在客栈小憩了一下,想着接下来要怎么行事。如果真的如她猜想的那样,梨卿衣想必是心甘情愿和那人走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带她走便有些困难,倒不是因为其他的,就是怕她自己不愿跟她走。想到梨卿衣与那人之间的过往,她便觉得世事无常,有谁能想到多年前的一见钟情可以牵引出现在这么多悲欢离合。连带着他们儿女都有千丝万缕的扯不开道不清的纠葛。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落丹幽幽转醒,外面的天色已然暗了下来,落丹随手一挥,给自己换了一套暗色系长衫,转而踏出客栈,向着锦州知府的府邸而去。

    她选的客栈特地离那里很近,所以还没走上一段距离,便到了萧府的后院墙外。她站在那念出一段口诀,以意念探了探梨卿衣的方位,果不其然她在院落的北边探到了梨卿衣的气息。无奈地叹了口气,直接飞身跳入院墙之内,朝着梨卿衣的方向而去。

    北边霓湘苑,落丹站在院内透过窗看着坐在梳妆台前的梨卿衣,她面容颇为憔悴,对镜梳妆,脸上的愁容比在城东院落看到的更多。想必这里待得并不快乐。

    落丹是修仙之人,****这东西她从未出碰过,所以自然不会明白梨卿衣的痛苦,她只知道她改带着梨卿衣离开。

    “谁在外面?”梨卿衣察觉到窗外有人,轻声问了一句。

    落丹见她发现了自己,便主动推门进去。梨卿衣见有人进来,干嘛站起身,在见到来者是落丹的时候,着实愣了一下。

    “落丹仙人,你怎么在这儿?”梨卿衣诧异的不得了。

    “这话该我来问你。”落丹目光沉沉,竟让梨卿衣有些无所适从:“你为何会在萧府之内?”

    “我……”梨卿衣不知道怎么去解释,因为的确是她自己随着萧青阳来的。

    落丹叹气,在房内寻了方凳子坐下:“你可知梨儿这段时日遇着的事情?”

    梨卿衣听见女儿的名字,脸上顿时浮现关心的神色,声音也急促起来:“梨儿怎么了?我已经好些时日没瞧见她了。”梨卿衣那天没见梨儿回来,心里隐约有些担心,可是那天晚上萧青阳便过了找她了,说这些年对不住她们娘俩儿,说这次来接她们回去,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在一起,希望她可以原谅他这些年所做的混账事情。

    梨卿衣是个温婉女子,当初爱极了萧青阳,这些年心里虽然是苦的,虽然可恨过,可是归根到底还是期盼着某一天萧青阳可以回到她们母女两身边,告诉她这些年他真的只是出去闯荡了而已,这么些年的刻意冷落只是因为某些迫不得已的原因,他终究还是爱着她,念着她们母女的。

    这些期盼在梦里出现了无数遍,居然成真了!梨卿衣当时想也没想的就同意跟着萧青阳一起离开,那激动的心情居然盖过了对女儿的担心。

    这些天她住在萧府,这片院子是萧府的最北边,她已经在这待了一段时日了,萧青阳一次都没有来过,他说他还要处理一些事情,这段时间还是要委屈她一下,说有什么需要就和分配给她的侍女说就行了。他还说过了这段时间,等他处理好事情,一定会给她们母女一个名分的。

    梨卿衣是个老实人,又被爱情蒙蔽了双眼,根本看不出萧青阳再说这些话的时候,眼中根本没有任何真诚。

    落丹瞧着她这个样子,心中大约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是知道归知道,她却不能理解这种盲目的爱情观。在她看来,梨卿衣之所以受这么多年苦,全然是因为她对爱情的不顾一切飞蛾扑火。就好像拿自己最光辉的一幕去博一段爱情,偏偏她遇着的又是这样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悲剧收场,只能说是早已注定。

    “你还看不明白吗?”落丹忍不住击破她的幻想:“萧青阳那个男人根本不值得你为他这样,那个男人根本没用心。他只是在利用你而已,你知道梨儿这段时间怎么了?她给人卖进了青楼,背井离乡在外漂泊了一段时日,遇人不淑,你眼中的那个好男人是帮凶你知不知道!”

    这一段话有够震惊!梨卿衣只感觉脑中轰的一声巨响,头顿时有些眩晕,险些站不住脚:“你说什么?梨儿……她怎么了?”话语中隐隐含着悲切,她不知道要怎么去表达自己此刻心境,只想着快点能见到梨儿。

    落丹故意暂且不告诉她,只凝着一双眸子灼灼的盯着她,这个女子着实够美,眼眸中含着眼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对她来说,如果没有萧青阳,那么梨儿便是她一生中最后的阳光,如果梨儿出了什么事情,她定然不会坦然活在这个世上!

    想到这,落丹心里还是率先软了下来,语气也不如先前的那般强硬:“你无须多担心,梨儿遇上了贵人,得救了,先下在我的紫云观内修炼,三月之后你便能见到她。”

    梨卿衣一听落丹这么说,心中还是暂且不能平静下来,这种感觉太过强烈,自己作为母亲,居然只想着自己:“落丹师父,我现在该怎么办?你刚刚说萧青阳是……”这话说到这,她便再也说不下去了,不是不明白,也不是不相信,只是她始终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个男人要这样对待他们的女儿!难道男人狠心起来就这么六亲不认么?

    “对。”落丹点头:“前些日子我去季州调查了一下,带走梨儿的是萧青阳的儿子萧夙祁,那个孩子很不一般,看上去好像在为朝廷的三皇子办事。”

    梨卿衣眼中的泪还未干尽,眼眶还是红红的一片,她一瞬不瞬的盯着落丹,想要知道的更多。

    “你知道的,梨儿自生下来身上就带了一块梨花印记。”落丹想想还是决定告诉梨卿衣先下时局。

    梨卿衣其实此刻心中已经了然了,当初生下梨儿的时候,她在看到梨儿肩上的那块梨花印记的时候,便已经知晓这个孩子今后的命运一定多舛的很,所以她才会去紫云山寻找落丹师父。本是打算为梨儿求一个平安符的,没想到落丹师父直接收下梨儿做徒弟,她作为母亲自然很是高兴。所以在接下来的那么多年中,她一直不怎么去管梨儿,教导什么的全权交由落丹师父。

    “梨儿今后的路……”梨卿衣说话弱弱的。

    落丹知道她要说什么,她直接点点头,表示明白:“的确不好走,当今天下流传的消息全是不利于梨儿的,说什么无论是谁,只要得到梨儿便可以得到天下。”

    “这简直是无稽之谈!”梨卿衣愤怒的脸涨得通红。

    “怕是真的如此。”可是落丹的一句话却狠狠击打在她心上:“梨儿的那块印记便是证明,还记得我多年之前为她算的那卦吗?”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重生之凤霸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又又又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又又又戈并收藏重生之凤霸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