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绝代枭妻 > 第四十五章 罪魁祸首

第四十五章 罪魁祸首

作者:天心明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洛寒略皱了皱眉头,他没有回答,只是转过身,看着与他两步之遥的女人,最后还是笑了笑,道:“总之,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他说完,从林瑞的身边侧身而过,尽量不去触碰对方的身体。不管是生还是死,他总是会回到这里的。

    洛寒出门之后,并没有下楼,反而是往楼上走,他走到洛明的房门前立定了,站了半响,房间里一片安静,听不到半丝响动,可在洛寒的耳中,却能听到洛明平稳的呼吸声,睡梦中的苦笑声。洛明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他似乎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在产房里双手从医生的手里接过她的一刹那,孩子柔软的身体瞬间软了他一颗钢铁锻造的心。他想,他或许不会是个好丈夫,但一定要做个好爸爸,只可惜,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他的这个最寻常的心愿也没有达成。

    他把自己所有持的洛氏的股权全部都转到了洛明的名下,他给林瑞的只是他财产里的毫不起眼的部分。

    不得不说,洛明是他的三个孩子中,最没有心计,却最应该得到幸福的,她单纯,虽然不善良,但能力有限,害不了别人,这样的孩子,如果生在寻常人家,嫁个男人,无心无肺地过完一生,是多么幸福。只可惜,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看到徐默尘,不该和他在一个大院里长大,从此,活得完全不是她自己。

    四年前,盛宫的那一晚,洛明这点简单的心思全部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她的弟弟洛川,还有史岩。这点算计,如若是落在别的人身上,阴谋破穿的时候,或许花点钱就摆平了,何至于闹到今天不可收拾的地步?

    夜已经很深了,再过一两个小时,天就会亮了,洛寒转过身,军靴在铺了地毯的走廊里走得无声无息,他在下楼梯前停住了脚步,前面,最头上的一间房是司新宇的。他姓的还是司,但京都人无人不知他其实是个笑话,是他的妹妹洛婷和一个乞丐般的人生的野种,这个孩子曾经写在司家头上二十多年的耻辱,而如今,这个耻辱被司家踢到了洛家。

    洛寒是多久前知道的?洛婷怀上这孩子之后他就知道了,他也知道林瑞和洛婷之间的那些恩怨,只是,他一向懒得管。这些毒瘤,如果早拔除,怎么会祸害到整个家族?那时候,他只是在想,这些事与他无干,他也管不了,这个家当家的人是老爷子,持家的人是林瑞,他一向插不进手。

    他是军人出身,五官敏锐非凡,方才在林瑞的房间里等的时候,他是清清楚楚地听到瑟瑟的,细微的声音从顶头的那个房间里一路延续下去的。他是侦察兵出身,绝不会听错,更不会把方向听反了。

    洛寒在这里也不过是站了片刻就下楼了,他走得很快,就算是知道二楼有个人站在栏杆旁望着自己,他也是脚步飞快,几乎逃离一般,至出门,他都没有回头。

    叶承安排妥当的人把巴夏送回何家之后,才和徐默尘两人会合回到了海子湖底下的实验室。徐默尘原本是准备问一下有没有突破性的进展的,再看到季南那种状态后,就一直没有问了。

    但,离开时,季南申请当天下午出去一个小时,以后每三天出去一个小时的要求时,徐默尘静默片刻,点了点头,只嘱咐道:“一定要注意安全!”

    他说完,带着冷哲转身准备离开,却被季南喊住了。季南靠近两步,低下头,道:“‘机械人’破解,不是没有希望,只是……”他抬起头,盯着徐默尘凝重的双眸,道:“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冷哲的心突地一颤,不知为何,他心里头一次感到紧张,季南说的代价之大,让他有种承受不起的感觉。季南是谁?徐默尘又是谁?让季南都觉得徐默尘承受不了的代价又是怎样的?

    冷哲抬眸去看徐默尘,他依旧一脸沉静,与这黎明来临之前的黑夜一般,只觉得凝重深远,却未看到一丝为难。徐默尘在季南肩上拍了拍,道:“她是殖民政府主席的女儿,与你,颇有渊源,好自为之!”

    季南全身一僵,回过神来时,徐默尘已经带着冷哲走出去好远,他气得发怒,也只能对着徐默尘的背影骂了一句:“你狠!”

    徐默尘说这话,不过是给季南施加压力,但不得不说,徐默尘绝非仅仅是传说中的英明神武,他还没细说,徐默尘似乎就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了,竟然这般逼他。

    巴夏,季南想到当日在银狮,突然只觉得,前面的路,明天和未来,他已经没有勇气去面对了。如果巴夏知道,“机械人”其实还有他的一份贡献在,会做何想?一个人,要怎样才能面对一个祸害了她的国家,毁了她家园的人?

    冷哲开着车,凌晨时的路况很好,几乎没有什么车,偶尔有几辆车呼啸而过,也是车速极快。车出了城区时,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冷哲从车内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坐在后排闭目养神的徐默尘,道:“他说有破解的办法,代价很大,会是什么?”

    其实,徐默尘是军校毕业,在军校时学的专业也不是国防科技方面的,就算有所涉猎,也比不上季南这种从麻理出来的理工科生。但冷哲却有种预感,总觉得徐默尘一定会知道。

    过了半响,徐默尘才缓缓睁开眼睛,道:“取决于天上的那颗卫星,那颗卫星没有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最简单的办法,往往最难实现。最难开的锁,往往钥匙最简单。”

    “那我们就炸掉那颗卫星。”冷哲一听是如此简单的办法,顿时就豪气万丈。

    “银狮在尤瑞手上,军工虽然不景气,市场份额逐年递减,被乔离抢占了不少,不是因为他比他老子差,是因为他的心思不全在这上头。他能够研发出‘机械人’这样高端的智能武器,就说明他的头脑非凡。他会把那颗卫星的命运,和整颗地球绑定,不会让任何人轻易动的。”

    “他怎么会想得出研发‘机械人’这种武器?”冷哲觉得,想出这招的人,都是疯子。

    “不是每一个国家的人,命都很值钱,或许在巴干这样的地方人命不值钱,但在别的国家,就算是在我们这个国家,人命都比天高。历来的战争起源,无一不是为了抢夺资源。现在这个社会,资源越来越少,人的命却越来越值钱,每一个国家政要的压力都很大。你说我们国家,如果现在说要打一场仗,你算算,会有多少人会选择退伍?时代不同了,光研发高端的武器,解决不了太多的问题。一旦战争打响,总会要死人,老百姓不乐意,不支持了,这仗还怎么打下去?‘机械人’这个创意,正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不生不灭,能够想出这一招的人,才是天才。”

    “你昨天的那个点子,抢占终端客户数据,不也是天才么?”冷哲由衷地赞道。

    徐默尘的脸上并无喜色,他的思绪被冷哲的话勾起,虽然依旧是闭着眼,脑子却在高速运转。不管有多少方案出炉,徐默尘都对季南的话深信不疑,代价的确会很大。

    而且,这场战争,最后只能是以私人恩怨的方式来结算,任何一个国家,都已经没有实力来承受一场战争了。

    军演在即,徐默尘在给司微语通了最后一个电话后,便关机了,所说的,除了那些甜言蜜语,如今最多的便是让她注意安全,好好照顾身体。他虽然关机,但却将特种部队的一条特殊专线开通了,一旦司微语那边有事,将会在第一时间以其他的方式联系上他,绝不会有半秒钟的耽搁。

    他希望,一切都能够等着他从军演回来。

    叶承从徐默尘那里回来之后,就约了徐向晚。徐向晚搬回徐家之后,虽然没有说对顾迟不理不睬,但投入工作上的时间和精力却是多了不止一倍。生活一下子回到了婚前状态,这种模式让她非常满意。

    两人约的时间是晚上,徐向晚和叶承是打小就认识的,从小结成联盟战线和徐默尘斗智斗勇的经历不少。她也就没拿叶承当外人,叶承说会过来接她,她也不推不让,在办公室里等着。

    大约到了六点多钟的样子,下班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叶承还堵在路上,徐向晚暂时也有事,还在办公室忙着。顾迟下了班便和往常一样过来,他在楼下等了半个多小时,楼顶上,徐向晚的那间办公室的灯亮起,大有打持久战的意思。顾迟将车停到路边的停车位上,熄了火,正要推开车门上去看看,便听到外面一声急刹。一辆豪华跑车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在怡凡的大门口大喇喇地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男子,身形有些熟悉,再一看,认识。

    “你们徐总还在吧?”叶承边问门口的保安,边往楼上抬头看了一眼。

    “在,在!”那保安十分殷勤,若是别的人这么停过来,早被撵开了,这保安在怡凡干的年头很有些长了,跟叶承也熟,丝毫不觉得停在门口的跑车有多碍眼。听叶承问起徐向晚,忙不迭地开了门,往里头引。

    听说是找徐向晚的,顾迟也忙下了车过来,他在这里举行过一次声势浩大的求婚仪式,整个怡凡没有人不认识的,他没有像叶承那样和保安套近乎,那保安也绝不会上前拦着他,顾迟便跟在叶承的身后,一前一后的进去。

    徐向晚在办公室里打电话,秘书室的人都已经下班了,她手边泡了一杯茶,在和电话里的人聊得热乎,偶尔笑声传来,也很是欢快,笑声过后,只听得她道:“你还说呢,那次婚礼的时候,你都不知道他的脸黑得有多厉害啊,换了我是来参加婚礼的人,我还以为是葬礼呢。”

    电话那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远隔了重洋的司微语,只听得司微语在电话里道:“姐,你可别瞎说了,那次,是我不好……”说起自己当时的囧事,司微语到现在也是后悔不迭,虽然徐默尘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说什么,上次她在电话里告知自己怀孕的事,徐默尘毫无反应,还反过来说那些安慰的话,像是司微语在假造怀孕的事,司微语怎么就不知道他心里是记挂着当时她逃跑的事呢。

    要说徐默尘一向都不怎么记仇,他向来是有仇就报,但对司微语,那可就不同了,他会一直记着,一直记着,慢慢地报,钝刀切肉一样,让你死不了,但时时痛着。

    “哎呀,我说,你怎么会以为自己不能怀孕的了?你又不是医生。”徐家的人一直就觉得奇怪,司微语不能怀孕的事,到底是怎么冒出来的?

    “哎呀,说起来我烦得要死,那天手术做完后,我还躺在手术台上,听到两个医生在说那些话,我还专门听得很清楚,有个医生是从总政医院过去的呢,不会听错。”司微语便把那天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那么个破地方,谁会去啊,又不安全……”说到这里,徐向晚惊叫一声,“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那段时间顾迟去过……”

    正说着,办公室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徐向晚知是叶承来了,过来谈的事情又是相当重要,便对司微语道:“你等着,我晚点给你打过去,我现在有事,你的亲亲表哥来了。”

    “呵呵呵……”电话那端传来笑声,然后是嘟嘟嘟的声音,徐向晚挂了电话,正要起身去开门,门开了,一下子进来两个人。

    原本是要和叶承谈事情的,看到顾迟进来,徐向晚却奔了过去,一把拉住顾迟道,“你想一下,还记不记得去年年前你去XJ的事?”

    一说起XJ的事,叶承也不说话了,XJ那次的事情闹得很大,对司微语影响也很大,他静下来,看着顾迟两口子。

    顾迟原本看到徐向晚对他这么热情,心里头很是高兴的,这会子一听是问事,虽然有些失落,却也不敢不好好表现,正是追妻的关键时期呢。他仔细想了想,道:“怎么了?”

    “你想想,有没有去过一个手术室?和一个医生说过什么?”说着,徐向晚把那天司微语在手术台上听到的话复述了一遍,她紧张地看着顾迟,想从顾迟的脸上找到一点希望。

    顾迟智商很高,大凡智商高的人,记忆力绝对不会差,听到大约一半的时候,他笑了,点头道:“我上次去,除了去做研讨会之外,还帮一个出了车祸的孕妇做手术,那孕妇伤的很重,腹部撞伤严重,幸好送治及时,手术做得也很成功,只可惜胎死腹中,那孕妇的子宫受损严重,缝合面积太大,以后只怕很难受孕。那孕妇和那医院里的一个医生是亲戚,我做完手术,过去和他说一下病人的状况。”

    叶承在旁边总算是听出了点名堂,也总算是明白当日司微语出走是怎么回事了,敢情当时她以为两个医生讨论的是自己呢。虽然有些傻,但这种事摊上是谁也会以为是自己的呢?叶承瞥了顾迟一眼,心底里是极瞧不起这个人的,白长了一个好使的脑袋,行事说话全然不会考虑旁边人,他真不知,徐向晚这么伶俐的姑娘,怎么会看上这个智商180,情商为0的傻瓜的。

    徐向晚听了之后,不知道该说什么,幸好,她心里在想幸好没有铸成大错,如若不然,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弟弟,她将顾迟轻轻地往外推了一下,扶着自己的额头,道:“你别说了,让我静一静。”

    “怎么了?”顾迟不退反而向前两步,扶着徐向晚关切地问,“没感冒吧?”

    叶承有些恼火,不阴不阳地道:“你知不知道,当时那手术室里还躺着一个刚做完流产手术的人,那人以为你说的是她,原本是要和自己未婚夫结婚的,就为你说的话,和她未婚夫分手了。”

    “啊?你说的是真的?”顾迟是医生,当然知道医生说话要讲究分寸,格外不能在病人面前随便透露病情,他也不是不知道司微语和徐默尘分手的原因,当时王怡还单单为流产会不会影响受孕的事问过他,若是换了稍微有点脑子的人,一联想就能联想到司微语,但这个人换成顾迟之后,就要另当别论了,所以他还追问了一句,“那人是谁啊?不会是熟人吧?”

    若不是熟人就好办了,这是顾迟最为单纯的想法。徐向晚只觉得更累了。

    叶承和顾迟不可能不熟悉啊,应该早就习惯了他这种思维方式,但是,这一次被害人成了自家妹妹就不一样了,叶承在想,老子对付不了你,自然有人对付得了你,便道:“是微微啊,就为这事和默尘分手的,你觉得,你差点害得默尘没了老婆,他会放过你吗?”

    吓也要吓死他!果然,顾迟的脸瞬间就白了,顾迟是从来就知道徐默尘的人啊!他望着徐向晚的双眸中神色祈盼,只差两泡泪了。正可谓,又可怜又可恶啊!叶承却不知,人人都会有执念,越是思想单纯的人,对感情的执念越深,比如小孩子。而一旦成为他们心中的执念,便会成为他们生命的全部,全心依赖,心心念念。顾迟便是这样孩子心性的人。只是上天不会把所有的幸福赐给一个人。徐向晚看中顾迟,便是看中了他的心性,她只想和他一起过简单的生活,衣食无忧,一生到老,却全然忘了他家里还有个同样豪门出生的母亲,且是那样的尖酸刻薄。

    心中虽也有许多怨气,但,冷淡了他这些天,此刻看到他如孩子般望着自己,徐向晚的心顿时就软了,这一次,她没有推开他伸出的手,她挽着他的手,虽然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却已经代表了她的态度。顾迟是很容易满足的人啊,当即想的并不多,却笑逐颜开,傻呵呵地站到了徐向晚身后。

    “怎么来得这么晚?”徐向晚对叶承抱怨道。

    叶承明知徐向晚是因为自己吓唬了她老公,才拿他迟到说事,这等事,叶承自然是不会计较了,偏着头道:“已经是快的了!”虽然都是在二环内,但一个东,一个西,又是下班高峰期,能这么快赶过来,都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说实话,叶承这么做,其实也不为过。说起来,司微语误会的事,应当算是一次医疗事故,叶承心疼妹妹,那是真心的,没找顾迟麻烦,也是看在了徐家份上。如若不是摊在顾迟身上,不管是哪个医生干出这种事,依徐向晚的性格,那是早就找上门去了,不说灭了那家,最起码也要狠给点颜色。

    无奈,现在一边是亲弟弟和弟妹,一边是自己老公,徐向晚觉得,这辈子,从来没有像今年这么倒霉过,诸事不顺!

    叶承过来之前,徐默尘是打过电话了的,徐向晚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但最起码很清楚是大事。见叶承没有要具体谈的意思,便对顾迟道:“你先回去,我和叶承有事要说。”

    “我在门口等你!”顾迟是绝对不会先走的,说起来,他也已经很累了,昨天晚上一个手术做了十多个小时,才在办公室里眯了一会儿就掐着徐向晚下班的时间赶过来,如若不是追妻事大,估摸着他站着都能睡着了。

    徐向晚是精明人,察言观色是本行,自然不会看不到他可以与国宝熊猫媲美的黑眼圈,猜也猜得到肯定是从手术室里刚出来的,也知顾迟执拗得很,便喊了自己的司机过来,将顾迟交给他道:“送他回老宅子那边去。”

    “晚晚!”顾迟一听这话,便紧张地喊道,身子虽然被徐向晚推着往外走,手却是扒着徐向晚不放,竟是让人看出些生离死别的气氛。

    徐向晚自然是不舍得的了,她握住他扒在自己身上的手,安抚道:“你回老宅子那边等我。”想了想又道:“你不回去没问题的吧?”她的那个高贵的婆婆,曾经史家的大小姐史敏,对儿子的管控,那是叫一个严。徐向晚在顾家过了这么些日子之后,对顾迟的爱中,搀和了太多的怜惜,她有时候在想,也难怪顾迟那么早就选择出国,在国外一呆这么多年,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回来娶晚晚的”。

    “没关系,我已经跟妈说过了,我这几天很忙,没时间回去。”顾迟一听徐向晚邀请他留在徐家老宅,心底里就高兴,他们新婚燕尔,如若不是家里的一些矛盾,正当是享受你情我侬的时候。

    “那就先回去吧,我晚些时候回去。”徐向晚再次将他往外面推了推,这一次,顾迟毫无负担地走了。

    徐向晚收拾了一下,拿起包包对等在一边的叶承道:“走吧,先去找地方吃饭!”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两人工作劳累了一整天,已是累得连话都不想说了。

    怡凡的楼顶上有最豪华的中西餐厅,价格相比外面来说便宜很多,请的都是全球顶尖的厨师,味道极好,只可惜只对内开放,并不对外营业。

    叶承来这里吃的次数也是不少了,当即就领头往顶楼去。此时的人不是很多,多是一些在加班的,或是与朋友约会的来此。徐家的人有专门的通道和常年固定的包间,就算是上来也是悄无声息,不会打搅别人,更不会对员工造成压力。

    等菜的时候,徐向晚有些沉不住气了,道:“说说吧,是什么事?默尘已经跟我知会过了,这里很安全!”

    叶承沉吟片刻,当即把徐默尘的一系列设想说了一遍,然后问道:“你觉得如何?”他说的过程中,一直关注着徐向晚的面色,不得不说,徐家的人骨子里都有一种冒险的精神,如此大的手笔,颠覆世界的梦想,如果没有一个宽广的胸怀、一个强大的心脏和一个睿智的头脑,是绝无可能会理解这种设想,更不会如此跃跃欲试的。

    徐向晚还没有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叶承便知她是一个很好的合作对象了。其实,这也不难想象,能够和徐默尘相掐这么多年,还一直活得好好的,活蹦乱跳,这样的女人,又能差到哪里去?

    事情如此简单!徐向晚一扫之前脸上的阴郁之情,目光无意识地看着前方,明显就是处于沉思状态。有的人就是这样,看到的永远是光辉的前景,越是苦难,越是想去挑战。成功与失败,不过是一个念头的差异。

    叶承放下心来,专注地吃着盘中的食物,而徐向晚则用指尖沾了水,在桌面上比比划划,道:“默尘说三个月,你这边有把握吗?”

    叶承想了想,道:“他说的三个月,并非是三个月处理掉这两家,而是在这两家倒台时,能够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徐向晚点点头,她权势浸淫日久,对京都的局势也是相当敏感,只是,她现在有一点疑虑,史敏是史家的人啊,如若史家走到尽头,那她和顾迟只怕是更为艰难。也难怪徐默尘回来的当日,便对顾迟说让他们离婚。

    当时,她以为徐默尘只是为了给顾迟施加压力,现在才明白,她当真是小瞧了徐默尘了。如果说,徐默尘只是为了权势利益来对付史家和洛家,徐向晚是打死也不相信的。哪怕这么想想,也是亵渎了徐默尘。

    不管怎么说,她必须现在马上就弄清楚,事情的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想到这里,她连饭也吃不下了,推开盘子,对叶承道:“这个项目,策划、组织和操作,都由你来做,资金由怡凡来筹措,另外,我不知道默尘有没有跟你说清楚控股的事?”

    “没有,股权怎么安排?”叶承无可无不可地问道。

    “怡凡控股百分之五十一,景豪控股百分之二十五,剩下的是叶氏。”徐向晚道。

    叶承愣了一下,他不相信凭徐默尘和徐向晚的精明,估算不出叶氏的资产,竟然能够在这个项目中控股百分之二十四?打死他都不相信,他摇摇头,道:“我能占多少股份,以后再说,现在先把项目做起来。”

    徐向晚对他的态度并不感到意外,如若不然,徐默尘也不会如此信任他,大胆地让他来负责这个事关怡凡前途命运的大事,她向来欣赏叶承的为人,真正具有沈清婉的风范,她点点头,道:“若是这样,以后再说,我有点事,先走了。”她说完就要起身。

    “慌什么?”叶承出言拦阻道,他优雅地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起身道:“我送你回去!”

    如此最好!徐向晚道,她也懒得还要去停车场取车,跟着叶承一前一后地出来。

    这个季节,京都的白天很热,晚上却很凉快,从海子湖过来的风,透过窗户扑进来,一扫之前的暑热,全身有股清凉。路上的车虽然不多,但叶承的车开得不快,累了一天,就这么悠着,省点力气。其实他和徐向晚完全不同路,连方向都是反的,这个时期,京都很不安稳,徐向晚嘴巴虽毒,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弱女子,一个人回去,很不安全。

    “你这边,以后最好不要一个人独来独往。”叶承侧目看了一眼徐向晚道。

    “我知道了!”徐向晚道。最近这段时间,和顾迟之间的事,耗费了她太多心神,竟然连最起码的安全问题也忽略了。

    话刚说完,迎面过来两台车,一前一后,和他们迎面而来时,叶承眼角余光扫到黑乎乎的枪口,他惊呼一声“趴下!”抬手便按下徐向晚的头,子弹从两人的头顶呼啸而过,打在路边的一个店面墙上。

    叶承反应也很快,一脚油门踩下去,车便如离弦的箭,眨眼便和旁边的两台车错过了。

    叶承将车窗升了上来,前面并没有来车,后面也没有车跟上来,想必是对方一击不成,就此罢手了。虽是虚惊一场,这一惊,着实不小。徐向晚坐起身,靠在椅背上时,全身已经瘫软无力了,平生头一次遭遇枪击。

    ------题外话------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绝代枭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心明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心明月并收藏绝代枭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