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指南剑 > 至死靡它5

至死靡它5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热门推荐:、 、 、 、 、 、 、

    第十五节

    吴明转身走过来,向简飞扬挥了挥手道:“简兄,放下李公子吧,咱们好好谈谈。”

    李忠被放下了,揉了揉有些酸麻的肌肉,不由长舒了口气。这一路行来,颠沛流离,吴明虽不至于饿死他,但却绝不会对一个俘虏客气。到了庭牙后,再被简飞扬折腾了一晚,全身更是疼痛不堪。他从小养尊处优,何曾吃过这么多苦头。此时得享自由,真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可一看到吴明满是笑意的脸,他心头更增忐忑。吴明笑了笑道:“李公子不用如此紧张,如果真是谈得拢,咱们未尝没有合作的机会,既是合作,那肯定就是朋友。吴某对朋友,一向是以诚待之的。”

    他越是客气,李忠越是不安。正要问个明白,吴明已缓声道:“其实我要李公子做的,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就是李公子回去之后,能和吴某保持联络,如果吴某有所需要,李公子则需提供一些无关大局的消息。”

    李忠心中暗骂,你郑重其事交代的事,能是一些无关大局的消息么?他脑子里转了几转,假做沉思了一会,就应道:“成,这个没问题,只要吴大人放我回去,咱们就是朋友,自当经常书信来往。”

    只要自己回去了,那就是龙归大海,虎回深山,那还管这些狗屁承诺,到时候你吴明能奈我何?

    吴明瞟了他一眼,嘴角浮现一丝笑意:“李公子果然是爽快人。”他拍了拍掌,一个亲兵顿时应声而入,这亲兵手里还端着个托盘,里面有一卷帛书及一盒红泥,除此之外,还有个锦盒。李忠扫了这三样东西一眼,有些疑惑的道:“吴将军这是何意。”

    “令尊深受朝廷大恩,乃前朝太尉。然不思报国,反于四年前勾结南蛮,阴谋害死汉明帝,且切断南征军归途,让二十万大军毁于一旦。其人在朝中更是骄横跋扈,广结党羽……早有阴谋篡位之心。这帛书上么,大概也就这个意思,吴某每每思及,常以不能诛此逆贼为憾。李公子即已自承为吴某好友,那就和吴某志同道合了。”

    说到这里,他转过头,盯着李忠道:“只要李公子答应在上面按个手印,吴某才相信你的诚意。”

    听吴明在那里一五一十,数落李铁罪状,李忠听得心惊胆颤。当说到阴谋篡位时,李忠已是冷汗直冒。这些东西就算属实,可若有人在京都说上一句,那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如今吴明要自己在上面按个手印。只要他把这东西公布出去,那自己就真正的完蛋了。父亲就算再疼自己,恐怕也不顶事。

    看着他突青突白的脸,吴明不由笑道:“怎么,难道李公子还没考虑清楚么?”

    李忠沉默有倾,突地咬了咬牙道:“好,我按手印就是。”

    他人虽骄横,但也不是一无是处,甚至在阴狠上一点上颇有父风。吴明要求一提,他肚里早就寻思开了。自己被吴明抓住的事,父亲是知道的。如果回到京都,吴明仍以此为要挟,大可推脱是吴明在自己昏迷时强行按下的手印,如此一来,父亲也不好过分苛责。这东西最多也就对自己声名有损,却对性命无碍。想到这里,他用大拇指在红泥上沾了沾,然后掀开帛书的右下角,狠狠的按了下去。“噗”的一声细响,一个鲜艳欲滴的指印落在了帛书上。李忠抬起头,看着吴明道:“吴大人,这下你满意了吧。”

    吴明脸上的笑容越发浓厚,摇了摇头道:“这可不行,李公子还需再做件事,我才可能信得过你。”

    还有事啊?李忠忍住心头骂娘的冲动,道:“吴将军你说。”

    吴明抓起托盘上的锦盒,打开了,从里面拈起一颗药丸道:“这东西叫穿肠散。”一说这名字,李忠面色大变,不由退了一步道:“吴将军,难道你想食言?”

    吴明右手拈药,左手食指在腮边晃了晃道:“李公子何出此言,吴某纵横南北,也曾遭人非议,但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一向是一个唾沫一个钉,一个錾子一个眼。李大公子何曾听过吴某有食言之时?”

    李忠舒了口气,仍有些惊魂不定:“那吴将军的意思是?”

    吴明笑了笑,把玩着手里的小药丸:“这东西虽然名叫穿肠散,但只要吃下去,每三个月吃一次解药,就不会死人的。我也是在顾医生那里求了好久,也得到这等宝贝,李公子可别辜负了,定要尝尝其中滋味。”

    李忠额头上的汗水又冒了出来,冷笑道:“吴将军你在逛我吧,我一旦回到京都,和你相隔万里。而这解药要三个月一次,这不等于变相要李某性命,三个月性命,也只能算苟延残喘而已。李某人虽落于你手,但并不糊涂,你这样做,还不如一刀杀了本公子来得痛快。”

    吴明摇了摇头道:“李公子想得太多了,吴某真要取你性命,那用费如此唇舌。”顿了顿,他突道:“李羽!”

    早就恭立在旁边的李羽站出来,大声道:“在。”

    吴明看了看他,转头对李忠道:“这位么,就是李羽李将军,是投靠你的黑甲军之一,对李家甚是忠心。李松发动兵变后,他大为不忿,正是他危急之时,就是把你从乱兵中救出来的。”

    这是个屁的黑甲军,反正指鹿为马,你说谁是,谁就是了。李忠心头暗骂不已,嘴上却道:“吴将军,你到底何意?”

    “也没什么,以后李羽将军就跟随你左右了,李公子的解药,李羽将军自会按时提供给你,但你得为李羽将军提供些方便啊。”吴明笑了笑,又道:“你也知道,李羽将军要为你取解药,难免会和我的人有来往,再加上和公子之间的书信,这样就很危险了。一个不好,就有生命危险,李羽将军要是被抓,李公子的解药也没了着落,这样对你对我,可都不是件好事。”

    李忠越听越心寒,终于明白吴明话里的意思,他梗着脖子叫了起来:“吴将军真是好算计。这样一来,我岂非终生受制于你?如果你把我利用完毕,那天突然不提供解药了,我岂不只有暴毙的下场,这交易太过吃亏,你还是一刀砍了我来得实在。”

    吴明看着他有些恼羞成怒的脸,笑了笑道:“李公子多虑,只要李羽将军无恙,待我跃马京都之时,就是你李大公子自由之时。不但如此,吴某还保你今后终生富贵。”

    李忠垂下了头,心中却剧烈翻滚起来。这个穿肠散加上刚才那帛书,有这双重法宝在手,吴明已把自己控制得死死,想要变些花样都不行。一旦答应的话,自己就和父亲站在了对立面,他不但酷肖其父,也一直视太尉为偶像,从小就在太尉的影响中长大。如果事情败露,以父亲的阴狠,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就算是他最疼爱的儿子也没用。可若不答应,吴明这小子早已不是昔日南汉阿明,而是心狠手辣,大权在握的一方诸侯,自己小命现在就得玩完不说,保不准还会遭受更多折磨。想到简飞扬这一晚上折腾人的花样,他不由机灵灵的打了个寒颤。他沉思良久,才缓声道:“吴将军,我若答应于你,你凭什么保证我将来的人生安全,将来一生富贵?”

    吴明哈哈一笑,拍了拍胸脯道:“李公子好说,只要吴明有一条命在,就保李公子终生无忧。至于信用的问题么?吴某还是老话,向没失信之说,难道还信不过我么?”

    李忠额头上青筋暴跳,半晌才道:“好,就这么说定了,我答应你,吴将军。”

    吴明把手中药丸递给李忠,一旦决定了,李忠倒也干脆,接过一口吞下。眼见他终于屈服,吴明也松了口气,他微笑道:“如此甚好,从此以后,咱们就是一条绳子的蚂蚱。这点李公子可得时常谨记,以免违了今日之信,落个肠穿肚烂的下场。”

    肠穿肚烂四个字,让李忠心头又是一凛。见一切尘埃落定,吴明笑眯眯的对李羽道:“李松将军,好好侍侯李公子,扶下去沐浴一番。休息一晚,就回北汉去吧。”

    他转过头,看着李忠道:“至于如何回去的,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李公子聪明绝伦,就不用吴某多加废话了。”

    李忠阴沉着脸一言不发,任由李羽搀扶着走了出去。眼见两人背影消失,简飞扬才上前一步道:“大人这一步下去,就在京都埋伏了个高级内应,任凭他李铁奸诈似鬼,也绝想不到他小儿子会背叛自己,如此一来,咱们可说大占先机。”

    这个年轻的上司,越来越让他看不透了,也许出于某种畏惧,简飞扬在不觉中,已轻轻拍了吴明一记马屁。

    “也不要太过乐观。”吴明摇了摇头,继续道:“李铁看似在京都一动不动,但这老狐狸长于谋划,可说全国各处,都有他的探子。我的底细,说不准他早就一清二楚。而中西甫定,不但在内政外交上有许多事要做,在谍报上更是一片空白。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既与李铁早晚都有一战,这些东西还是早做准备的好。我现在做的,也只是未雨绸缪而已。”

    “是,大人英明。”

    简飞扬恭敬的行了一礼,低声道。眼前这个年轻的统领,不,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马上就是一方总督了。这个年轻的总督,自己是一眼一眼看着他成长起来的,只是看着吴明孤寂的背影,他在欣慰的同时,也有淡淡的失落,最后只能把所有感觉放在心底,暗自一叹。人在成长的同时,也失去了太多太多。他轻声道:“大人,那我们何时起程?”

    吴明道:“明天就走吧。这次别带太多人,以免引起朝廷猜疑。”他想了想,最终道:“就按出征前的一万五千人。驻地还在城东马场。”

    出征之前,祝玉清曾在那里清歌一曲激励士气。一晃眼,就是一年过去了。小清,你还好吗?

    他想着,眼前又浮现出祝玉清那张我见尤怜的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

指南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思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思语并收藏指南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