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侯门继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个机会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一个机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吕月娥对夏芳菲这番话不置可否,脸上却带着一丝慈爱的笑容,虚扶着让她起来,说道:“你我是师徒,何须如此客气?再说,这是你应得的。本座也希望你能得到幸福。咱们白莲教的发展,以后可要全靠你了。”

    夏芳菲听到这话,受宠若惊的同时,也有些飘飘然,心里感到十分得意。

    尤其是,当她想到,高高在上的佛母,以后还要有求于她,对她俯首称臣时,这种虚荣心和成就感,是什么都比不了的,这让她越发下定了要留在晋王身边的决心。

    夏芳菲站起身来,极力压制着上翘的唇角,不让吕月娥看到自己得意的样子,她很清楚,自己目前还脱离不了佛母的掌控,只能放低姿态,结结巴巴地说道:“佛母,您……这是在说什么?徒儿怎么担当得起。徒儿的身份,不管怎么变,永远都是您的徒弟,也永远都是白莲教徒,自然会全力扶持白莲教。”

    吕月娥听到这话,十分满意,说道:“你能这么想,本座就放心了。”

    说完之后,吕月娥就像当初来时那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没有惊动任何人。

    她一走,夏芳菲就好像一下子失去了全身的灵秋,瘫坐在了椅子上。

    无论什么时候,面对佛母时,她都会感到极大的压力。

    不过,想到佛母说的那番话,她又兴奋起来。

    佛母应该不会骗她,这次的旱灾一定会持续很长时间,粮食就会成为最宝贵的东西,谁有粮食谁就有心,她的确该跟王爷商量一下,抢粮之事了,王爷控制了不少土匪窝,让他们去抢粮,谁也怀疑不到王爷头上来,就算怀疑到王爷头上,也没有证据证明王爷跟土匪有联系。

    夏芳菲越想越兴奋,立即让人去喊晋王过来商议。

    ……

    因为这一年旱灾的缘故,显德帝的万寿节和中秋节都没有没有大半,一切从简。上行下效,京城里的权贵们也都开始变得简朴起来,各种宴会之类的越来越少,去寻欢作乐的也越来越少,寿礼、婚礼之类的喜事,也都只是按照规矩来,不敢太出格了。

    但这只是表面现象,私底下,依旧有很多人家奢靡无度。

    然而,这些人家,无一例外,很快就被疏离了。

    上了皇上的黑名单,以后还有什么前途?

    不过,也有醒悟的快的,及时进宫去向皇上请罪,并捐出钱粮若干,总算在陛下哪里挽回了一些好印象。

    时间缓缓流逝,很快便到了显德十六年,春。

    旱灾果然如慧心所说,依旧没有结束。

    慧心是从显德十六年重生回去的,但这时,她已经完全失势,对于外面的具体情况,并不怎么了解,只知道旱灾没有结束而已。

    但没想到,旱灾不但没有结束,灾情甚至开始波及了苏北、春北等地。

    番薯是个好东西,的确也开始推广开来了,但是,虽然也有春薯,秋薯,和冬薯,但这是在不同的区域才能种,就比如北方某些区域,只能在春天栽种,一年一季,所以推广番薯之事,受灾区很多地方,比方晋王封地所在地,就只能栽种春薯,所以,去年春薯成熟之后,推广番薯之时,自然没有有推广到这里,直到今年春天才可以栽种。

    所幸,去年秋天时,玉米产量还行,勉强支撑了两个月。

    去年年底的时候,就已经有很多人家就已经食不果腹了,显德帝立即命人开仓放粮,总算过了一个安稳年。

    可惜,过年之后,问题依旧没有解决,反而越发严重了。

    冬小麦就算种植下去了,要收割也要几个月的时间,这几个月,大家吃什么喝什么?就算显德帝买了许多粮食,也未必能支撑这么久,何况,等小麦收割时,还不知道能收割多少呢?

    去年,南方种植了许多秋薯、冬薯,产量极大,更别说,南方灾情并不严重,其他粮食收获也不错,显德帝果然下令南粮北调,应付北方的灾情。

    然而,令显德帝,还有朝中大臣们无比震怒的是,他们的赈灾粮食,竟然接二连三地被劫了,损失惨重。

    赈灾粮食没有及时到达,饿疯了的灾民们可什么都做得出来。

    显德帝一边派出兵力围剿那群胆大包天的匪徒,一边命人从京城里,调了一批粮食过去,重兵护送,确保万无一失。

    哪里想到,还是晚了一些。

    灾区不少地方的灾民,在有白莲教的煽动和带领下,袭击官府,抢夺地主富户家的粮食,开仓放粮,比朝廷竟然还要快一步,白莲教趁机吸收加纳了众多灾民,组成了起义军,专门跟朝廷对抗。

    白莲教自有一套洗脑手段,原本只是为了一口吃的,而暂时入了白莲教的灾民,上了贼船后,就很难再下船来了,更别说,又被逼着杀了官员造反,知道自己犯下了弥天大罪,再加上白莲教的反复洗脑,他们最终也只能留了下来,专心为白莲教做事。

    然而,还有很多灾民,加入白莲教,纯属是逼不得已。一直以来,朝廷做的事情,都十分令人信任,很多灾民还是更加相信朝廷,相信显德帝,白莲教蛊惑不成,最后竟然使出各种卑鄙手段,逼着不少灾民上了贼船。

    就这样,白莲教起义军迅速开始壮大。

    除了吕月娥率领的这一支白莲教势力之外,其他白莲教分支也不甘示弱,纷纷跳出来在各灾区,发动起义,很快,全国各地,都出现了不少义军。

    不只是白莲教,就连晋王也趁机吸收了不少灾民,成了他手底下的土匪兵,将来造反也能派上用场。

    谁让他的封地,也属于灾区呢!

    晋王才不在意这些人的性命,他心里巴不得他们倒霉呢!

    明明是他封地里的百姓,竟然宁肯相信皇帝,也不肯相信他,口口声声称赞的都是显德帝,而不是他,他心里早就不忿了。既如此,他为什么还要在意他们死活?

    倒不如在他们死前,为自己的大业出一份力。

    这些灾民,根本就是他推出去的炮灰,死了他也不心疼。

    ……

    勤政殿,后殿涵春室。

    夜已深,苏婉睡醒一觉后,发现身边没人,便披衣而起,走到外间的西次间,就发现显德帝坐在南窗下的炕上,依旧在批奏折。

    苏婉看了有些心疼,招手让彩月过来,吩咐了几句,彩月点了点头,就下去了。

    依照彩月的年纪,原本已经该放出去了。

    只是,她是苏婉的贴身大宫女,就算放出去,也会活在监视之下,不过,她照样可以嫁人生子。但彩月却拒绝了这个出宫的机会。

    她以前是只是杂役宫女,做着粗重、繁杂的活计,每天都不得休息,最大的愿望,就是出宫跟家人团聚。

    但现在,她却成了皇贵妃的左右手,地位尊崇,任谁都要给三分面子,皇贵妃又是个好伺候的,只要不背叛她,犯了她的忌讳,就不会有性命之忧,而且跟在皇贵妃身边的这几年,是她过得最风光的日子。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出宫过平凡人的生活?说不定,出宫以后,还要嫁给一个自己看不上的男人,伺候他们一家老小,一辈子为他们做牛做马,还得不到半点好处。

    与其那样的话,她宁愿一辈子不嫁人,永远伺候皇贵妃,只要皇贵妃不倒,她就会一辈子风风光光的,若是以后寂寞了,收个干儿子、干女儿的也不错。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她的父母和弟弟,在她进宫几年后就已经死了。她也是来到皇贵妃身边后,才查到这件事,立即大哭了一场,当时就打定了注意,要留在皇贵妃身边。

    苏婉问过她几次,确定了她果然不想出宫之后,就如她所愿,将她留在了身边,一些重要的事情,也会交给他去做了,显然对她比以前更加看重了。

    同样情况的还有山茶,她是早就打定主意,不会离开苏婉身边的。

    苏婉走过去,坐到了显德帝对面,伸手盖住了他眼前的奏折,说道:“陛下,不要再看了,您已经连续好几天都在熬夜了,这样下去,您就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

    显德帝刚才看得太专注,竟然都没有发现苏婉,直到苏婉出声打断了他,他才抬起头来。

    见到苏婉只披了一件外衣,皱了皱眉说道:“你怎么起来了?天气冷,多穿点衣服,别着凉。”

    苏婉轻轻摇了摇头道:“没事,有地热呢,我不冷。”

    显德帝握了握她的手,果然很温热,这才作罢,说道:“婉儿回去睡吧,朕等会儿再睡。”

    苏婉见劝不动他,也不再劝了,说道:“那我陪你!反正,我现在就是睡下,也睡不着了。”

    “你……”显德帝正要劝她回去,但是见到苏婉那双执着的眼神,就说不下去了,因为说也没用,便也放下了手中的笔,说道:“那婉儿就陪我说说话吧!”

    苏婉点了点头,就见到彩月亲自端着一个小茶盘走了过来,上面放着一个御制珐琅彩杏林春燕图碗。

    “陛下忙了这么久,也该饿了,先用点粥吧!”苏婉将她身边的走着都给收了起来,然后站起身,从小茶盘中将粥碗接了过来,放到了显德帝面前。

    因为这段时间,显德帝常常熬夜,苏婉就想法设法地给他食补,今晚的粥是枸杞桑葚粥,补肝肾,健脾胃,消除眼部疲劳,还可增强体质。

    显德帝没有推辞,含笑对苏婉道谢。

    “行了,快吃吧,不然就凉了。”苏婉笑着说道。

    显德帝用银匙搅拌了几下,感觉不那么烫了,才开始吃起粥来。

    碗本就不大,他吃得又快,一碗粥很快就见了底。

    这些自然是不够饱腹的,但是,晚上吃多了倒不好,稍稍垫垫肚子就行,免得睡不着觉。

    显德帝用完粥之后,看着空碗,忽然叹了口气。

    苏婉他这副模样,就知道,他肯定又想到灾情上去了,轻声说道:“陛下不必太过忧心,灾情再严重,总会过去的。陛下做得已经够好了。”

    彩月很快就将东西收拾了下去。

    显德帝微微摇了摇头,说道:“若是朕做得好,那些起义军又是怎么来的?”语气里透着一丝浓浓的疲惫之色。

    苏婉知道,梁宏忙前忙后了这么久,为得都是这些灾民,可他们却轻易被煽动地造反了。被自己的子民背叛,就算是显德帝,心里也会感到十分愤怒吧!

    “陛下,那些人只是白莲教蛊惑了而已,何况,那只是少数,绝大多数人都是感激陛下的。”

    显德帝没有说话。

    苏婉继续道:“而且,我觉得,那些灾民,也未必是自愿加入白莲教的。毕竟,百姓们之所以造反,完全是因为被压迫到了极致,没有出路,不得已而为之,但很明显,事态还没发展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何况,百姓们都如此崇拜陛下,感激陛下,又怎么可能因为赈灾粮被抢,就彻底反水呢?他们恨的人,不是朝廷,而是那些抢夺粮草之人。再说,陛下很快就将赈灾粮补上了,他们明显对朝廷还有信心,又有什么理由造反呢?”

    显德帝听到这些话,微微眯起得眼睛中闪过了一丝厉色,点头说道:“这倒是说得通了,这白莲教,果然好手段。”

    手段虽然下作,却十分管用。用他的子民,来对付他,白莲教躲在后面,坐收渔翁之利,还让他有苦说不出,他以前倒是小看吕月娥了。

    “陛下打算怎么对付他们?”苏婉问道。

    “当然是镇压了,还能有什么办法?”显德帝淡淡说道,“不过一群乌合之众,岂能阻挡朝廷大军?”

    话中,透着满满的自信,显然,并没有将这些起义军看在眼里。

    若是朝廷失去民心,起义军说不定能做出一番名堂来,可惜,朝廷现在很得民心,显德帝更是受到了很多人的拥护,让百姓们去造朝廷的反,基本不大可能。

    这已经失去了造反的条件。

    就算他们蛊惑了一些人,也绝对不成气候。

    他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苏婉闻言,沉吟了一下,倒是说道:“陛下,那起义军虽然受到了蛊惑,但未必心甘情愿,更多是可能是怕朝廷怪罪,只能易错到底。既如此,陛下不如先派大臣去招安,如果真得不行,再出兵镇压不迟。您若是一开始就出兵镇压,岂不是将起义军彻底推向了对立面。”

    “他们已经站在朕的对立面了。”显德帝淡淡说道,“毁官衙,杀官员,杀乡绅富商,扯旗造反,朕若是放过他们,如何向天下人交代?”

    苏婉轻轻一笑说道:“陛下,这些都是白莲教的首领们指使的,罪魁祸首是他们,那些被迫加入起义军的百姓们何其无辜?陛下若是真得将他们也迁怒了,以后白莲教必定会变本加厉,那些后来被迫加入白莲教的教徒们,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若是陛下给他们一线希望,你说他们是愿意跟着白莲教造反,还是愿意再次成为良民?陛下饶过他们这次,他们恐怕永远对陛下感恩戴德,而且,还能够安抚民心。陛下只要杀了那些起义军的首领,始作俑者,就足以向全天下人交代了。”

    显德帝微微蹙着眉头,伸手用手指敲着炕桌,没有说话。

    其实,他心里何尝不明白这些,只是过不了心里这个坎儿。

    看到眼前苏婉紧张又期待的眼神,显德帝唇角微微翘了翘,婉儿真是全心全意地为他着想,为百姓着想,不过她还是向得太简单了。

    “那些白莲教反贼是不会同意的,若是有用的话,朕早就这么做了。”显德帝很清楚那些人,绝对不会被招安。

    谁让他们是白莲教呢!

    他可是杀了吕月娥的一双儿女的。

    就算白莲教其他分支的首领接受招安,吕月娥也永远不会同意的。

    苏婉却笑道:“陛下,我也没让陛下招安那些真正的逆贼,他们接受招安,反倒便宜他们了。而是招安那些起义军,只要陛下让人告诉那些起义军,投降不杀,只要他们肯回头,甚至以前的一切既往不咎,说不定,大半的起义军都会当场反水呢!”

    显德帝闻言,倒是眼睛一亮,觉得此事还是有一定的可操作性的,只是要派一个长相憨厚,有亲和力,却又能说会道的大臣去才行,否则,这招安说不定就成了招仇了。

    ------题外话------

    么么哒,\(^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侯门继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eanut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eanut并收藏侯门继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