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宿敌 > 42|4.29|

42|4.29|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宿敌最新章节!

    42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作者乌云冉冉

    刘芸之的病情渐渐稳定了下来,但是这一次抢救之后,她的状况已大不如前。

    这天等她睡着之后,顾梦东正要赶回公司,却在走廊里遇到了拎着水果来探病的姚琴。

    自从上次“请柬事件”后,两人几乎没有打过照面,也再没说过话。

    姚琴看到他,远远地站在原地。

    顾梦东顿了顿脚步走上前,却并不打算跟她说什么。

    姚琴叫住他,“梦东,难道我们要一直这样下去吗?”

    顾梦东无奈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姚琴努力做出一副诚恳的表情,“那件事是我不对,我以后不会了。”

    顾梦东眯着眼睛回头看她,还有以后?

    姚琴继续说,“我已经跟我爸妈说过了,考虑到阿姨现在的状况,我们的婚事可以等她好一点的时候再说。”

    这可真是她巨大的让步啊!顾梦东笑了,“直到现在你还想着我们会结婚吗?”

    姚琴放低声音,“不是都定好了吗?”

    顾梦东冷笑一声,“姚琴,说实话我有时候真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不觉得这件事从始至终都很可笑吗?难道结婚不需要感情吗?”

    姚琴低头沉默了片刻,顾梦东以为她也在犹豫,可是片刻后她却以冷笑回应他,“感情是什么?时间长了都会趋于平淡,虚无缥缈的东西!再说我们也不是没有轰轰烈烈过!”

    顾梦东闻言一脸的无可奈何,他真的开始觉得姚琴可怜了,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想到她对莫语汐做的那些事就一阵的厌烦。

    他深吸一口气,没什么感情地说,“我想我们之间的事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从来没有什么婚约,我从来没想过和你还有什么未来,我们这样也不是感情平淡了,我们是没有感情!这次,你听明白了吗?”

    姚琴只觉得周身的血液一下子凝固了,她红着眼眶,咬着牙说,“说到底都是因为莫语汐!”

    顾梦东斩钉截铁地说,“没有她我们也不可能。”

    “你要知道阿姨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

    有些事,顾梦东原本并不打算告诉姚琴,因为关于这些事姚琴或许完全不知情,知道太多也只会让她痛苦。他虽然不爱她,但也不至于恨她。无奈她一直咄咄逼人,却辜负了他替她考虑的。

    顾梦东冷冷笑了,“如果我妈知道姚厂长的事,那她别说让你嫁给我了,掐死你的心恐怕都有。相比较起来,莫语汐才更无辜吧。”

    姚琴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我爸怎么了?你什么意思?”

    顾梦东回国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要查父亲当年的案子。顾父刚刚离开的那几年里,顾梦东总觉得父亲当时的情况有说不通的地方,可是那时的他还没有能力去查证什么。好在这次回国后,借着工作的关系,他积攒了一些人脉,便开始暗中查找当年参与到这件事里的人,让人意外的是,他顺藤摸瓜竟然摸到了姚琴父亲那里。

    事情的脉络渐渐清晰,当年陷害父亲、在媒体面前抹黑父亲的就是他们家的好邻居、父亲的好帮手、姚琴的好爸爸姚副厂长。他想必是不服顾父,早想着栽赃陷害,而莫语汐却成了送上门的马前卒,被他煽动,发了那篇成为整个事件导火索的报道。

    只是时隔多年,很多证据已经不复存在,即便推断的出那时的情形,也没办法改变什么了。

    姚琴见顾梦东不说话,痴痴地问,“我做了这么多,你难道就那么无动于衷吗?”

    “我真希望你什么都不做。”

    姚琴犹不肯死心,“那你打算怎么跟阿姨交代?”

    顾梦东笑,轻轻靠近她压低声音说,“我多说了,别再拿我妈来要挟我。一是你没资格,二是你难道还不知道吗?跟谁结婚或者不跟谁结婚这本来就是我的事,我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

    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可是她还是不甘心,她想放手一搏,可是事到如今还是无法挽回他。

    姚琴一脸的绝望,看着顾梦东毅然决然转身离开,渐渐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医院里消毒药水的气味第一次让她觉得这么刺鼻。她怎么也想不到,当年那个会温柔亲吻她额头的大男孩有朝一日会对她这么无情。是什么改变了他,又是什么改变了他们?

    她回头看向刘芸之的病房。她还来这里干什么?就算是刘芸之也不能改变顾梦东的决定。她将水果丢在旁边的长椅上颓丧地离开了医院。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顾梦的回到公司时,员工大多在午休。写字楼里静悄悄的,他没有回办公室,直接上了顶楼。

    从顶楼电梯里出来,再爬十几级台阶就能上到这栋楼的天台。

    平时这里鲜少人来,而且这是这个区域最高的地方,视野开阔,让人心境也不由得开阔。顾梦东每当遇到烦心事时,就会上来喘口气。

    可是今天,他刚刚爬上台阶,就听到天台上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他短暂犹豫了一下走上去,远远地看到一个女人正背对着他讲电话。

    莫语汐穿这件休闲的蝙蝠袖毛衣,毛衣宽宽大大地罩在她身上更显得她身形瘦弱。三月里的风依旧冷,将她的长发吹成了纠结的姿态,也顺便将她的声音带到了顾梦东的耳朵里。

    她似乎在跟什么人吵架,情绪非常激动。

    顾梦东的脚像是长在了地板上,他没有偷听她*的打算,但是却不想立刻离开。他想看看她,就这样看看她。

    就在这时,莫语汐毫无预兆地转过身来,她没想到顾梦东会在自己身后不远处。挂在嘴边的骂话,连同愤怒的情绪都未来得及收起。

    莫语汐怔了一瞬,悻悻地挂了电话。

    顾梦东耸耸肩解释说,“我刚刚上来。”

    莫语汐涨得通红的脸渐渐恢复如常。

    顾梦东走上前,“出了什么事吗?”

    莫语汐不想跟他多说,“没什么,我下去工作了。”

    可就当她从他身边经过时,她突然感到手臂上一紧。隔着毛衣,她能感受到他手掌的力度,还有他几近冰冷的温度。

    两人就那样静静站着,僵持着,谁也不说话。

    顾梦东一时脑子发热,只想她别那么快离开,他有好多话想说,可是在经历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后,他又觉得无论自己说什么都会显得苍白无力。不过也正是因为那晚的事情,让他懂得什么叫后怕,什么叫庆幸,也让他渐渐明了,他其实并不想要她为当年的事情做出什么补偿,他更不需要她的臣服,他最想要的其实只是她平安顺逐。

    可是莫语汐并不知道这些,她回头看他,“还有事吗?”

    顾梦东看着她,缓缓松开了手。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顾梦东在威尔森有位谈不上感情多好的旧部约他见面。他大致猜得到对方来意——早听说对方不想继续留在威尔森,这次来无非是想了解下维科的情况。可是顾梦东对他的能力并不十分满意,所以只打算搪塞过去就好。

    见面约在了一个咖啡厅,顾梦东本不想占用自己太多的时间,说完正事,顾梦东就想找机会离开。可是,对方聊着聊着聊到了威尔森的委培研究生项目的事情。

    他说起这事时语气还挺遗憾。据说一个栽培了小半年的委培生,因为替人代考取消了学位和保研资格,而威尔森的规定是应届毕业生至少要双证齐全才能被录用。这样一来公司的前期投入打了水漂,而最遗憾的还是,这孩子明显是个好苗子,可塑性很强,能力也不错。

    顾梦东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问他叫什么名字。对方皱眉想了下说,莫非。

    顾梦东缓缓呼出一口气,他靠在椅背上思忖着,难怪莫语汐情绪那么差,原来是为了莫非的事。

    可是这孩子为什么会干这么傻的事?

    顾梦东问,“学校那边还有转圜余地吗?”

    “据说他家里人去找过了,学校不肯松口,而且这孩子也消失好几天了。”

    听到这里顾梦东的心也提了起来。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匆匆从咖啡厅里出来,顾梦东没有回医院,而是直接赶回公司,运气好的话莫语汐或许还在公司。他要先了解清楚情况,再想着怎么帮忙。当然在此之前,他觉得莫语汐的情绪或许也需要被安抚。

    当顾梦东的车子刚到公司门前正好见到莫语汐的小mini驶出了公司大门。顾梦东直接跟了上去。

    莫语汐车速很快,眼见着她朝着城外开去。

    出了城是城乡结合处,路出了名的难走,周围也没有住户和商家,所以视野也不好。

    顾梦东小心翼翼地跟着莫语汐,却见她的车子一偏,大幅度地颠簸了几下缓缓地停靠在了路边。

    顾梦东暗叫不好,也连忙把车停在她的车后下了车。

    莫语汐从车上下来,这才注意到跟了自己一路的顾梦东。

    她问,“你怎么在这?”

    顾梦东没有理会这个问题,直接绕到她车前方看了一眼,右前轮爆胎了。

    再一抬头,看到莫语汐正在拨电话。

    他问,“干什么?”

    “找救援。”

    “别找了,这荒郊野岭的不知道要等多久。”

    莫语汐有点急了,“那怎么办?”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

    莫语汐沉默了片刻,“不用你管。”

    “那你找救援吧。”

    莫语汐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拨通了保险公司的电话。她报上了自己的位置,可是保险公司的人却说救援车辆大约要两小时才能到她所在的地方。

    零下四五度的天气,难道要让她在冷风中等两小时吗?

    莫语汐狠狠骂了一句挂上了电话。

    这时候,顾梦东不紧不慢地说,“爆个胎而已,其实换上备胎就可以了。”

    莫语汐一听,有些迟疑地看向他。

    顾梦东说,“如果需要帮忙,我乐意之至。”

    莫语汐咬了咬牙,觉得当务之急还是找到莫非比较重要,“那就麻烦你了。”

    顾梦东脱掉外套,递给莫语汐。找到她车上的备胎和工具,坐在地上替她换胎。

    空气干冷,顾梦东的手暴露在冷风中片刻就已经僵硬,可惜他也没有戴手套的习惯,所以只能将一块抹布裹在手上。

    好在换胎程序并不复杂,用力大约不到半小时,轮胎就换好了。

    莫语汐看到他不住地搓着手,悻悻地从车上拿出一包纸巾,“先擦擦吧。”

    顾梦东笑,道了句谢谢。

    他擦着手问道,“现在能告诉我你要去哪了吗?”

    “去找小非。”

    “你找到小非了?”

    莫语汐没想到顾梦东会知道莫非的事情,诧异地抬眼看他。

    顾梦东解释说,“我刚从威尔森的人那里听了这事,本来回公司找你也是为这个,正好看到你出来,我就跟了过来。”

    提到这事,莫语汐叹忍不住抱怨,“这家伙真不让人省心。”

    “城外荒郊野岭的,现在又这么晚了,那我陪你一起去吧。”

    莫语汐并想欠顾梦东的人情,本来还想着拒绝他,却听他说,“以后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危险的地方了。”

    莫语汐怔怔地看着顾梦东上了车,觉得大半夜的她一个人也的确不安全,于是也没说什么上了自己的车。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那次在天台,是莫语汐最近一次和莫非通话,两人交流很不顺畅,最后闹得都很不开心。然而在那之后,莫语汐就怎么也联系不到莫非了。他同学说他好几天没有回宿舍,她这才紧张起来。她一边担心母亲知道这事也跟着上火,一边又担心莫非真出什么事。而且这个时候谁也帮不上她,她只能一个人大海捞针一样漫无目的地去找。

    就在今天几个小时前,莫语汐从莫非的一个同学那里得到消息,据说莫非发了条微博,可能是没有注意,开了定位,那条微博上留有他的位置信息。但是很快,这条微博又被莫非删掉了。好在他的同学记录下了那个位置。

    莫语汐按照从莫非同学那要来的信息找了过去。那是一家私人客栈,莫非的确住过,但当顾梦东和莫语汐敢到的时候,他却早已离开了。

    莫语汐沮丧地闭了闭眼,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无助的感觉填满了她整个人。

    她哑着嗓子自言自语道,“他究竟去哪了?”

    顾梦东看着她,不禁有些心疼,安抚她说,“不用担心,莫非不是那么不懂事的孩子,不会做什么危险的事的。”

    “他如果真的懂事又怎么会发生这些事?”

    顾梦东顿了顿说,“或许情况不是我们想的那样,等见了面你好好问他。”

    见面?可是她要到哪里去见他?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没有找到莫非,两人又连夜赶回了市区。顾梦东一路将莫语汐送到家。

    莫语汐满心疲惫,但想到顾梦东跟着她跑了一晚上,她还是由衷地说了句“谢谢”。

    顾梦东说,“其实,我不需要你谢我。”

    莫语汐抬眼看他。他却不再继续说,重新发动车子,“快回去休息吧。”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宿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乌云冉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乌云冉冉并收藏宿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