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宿敌 > 41|4.27|

41|4.27|

作者:乌云冉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41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作者乌云冉冉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顾梦东的手机终于再度响起,先是一条短信,来自林峰,上面有一个地址。

    紧接着是林峰打来的电话,“顾总,用我跟您一起去吗?”

    “不用,你们忙了一晚上,今天就休息吧。”

    “那您有事随时打电话给我。”

    “嗯。”顾梦东挂上了电话,直奔短信里的地址去。

    开门的是个中年女人,显然还没睡醒,对顾梦东态度也不好,“老李加班呢,昨晚上没回来。”

    一听这话,顾梦东的心凉了一大半。

    他无比懊恼,昨天怎么就把她一个人丢在那了?如果莫语汐真出了什么事,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自己的。

    他哪也没去,就坐在楼下的车里等着那位李行长。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真正地体会到什么叫做“煎熬”。

    大约十点钟的时候,一辆红色马六停到了距离顾梦东不远的地方,副驾驶的门打开,李行长从车上走了下来。

    顾梦东见是他,丢掉手里的烟也下了车,走上前去二话没说就是狠狠的一拳。

    李行长被突如其来的一拳击倒在地,待看清是顾梦东时,他捂着脸大骂,“顾梦东,你疯了!”

    顾梦东走上前去不跟他废话,“莫语汐呢?”

    李行长从昨晚到今天被人打了两次,心里忿忿不平,咬牙想着这笔生意他顾梦东永远别想做了。他嘴硬道,“我怎么知道?”

    顾梦东拎起他的衣领,脸上一点没有要打人的狠劲儿,然而就是那异常平静的表情和冷漠的眼神反而更让人不寒而栗。

    顾梦东口气淡淡地问,“你不知道?”

    李行长觉得这样下去顾梦东这疯子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咬了咬牙抱怨道,“我招谁惹谁了?一个个都找我兴师问罪!”

    顾梦东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李行长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你别装了!昨晚你一走就找人带走了莫语汐,那家伙二话不说就给了我一拳,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倒找上门了!”

    见顾梦东似乎还不信,李行长把另一边脸侧过来给他看,果然还有一块淤青。他又指了指旁边的那辆红色马六,“还有我昨晚是跟……跟我朋友在一起,不信你问她。”

    顾梦东这才注意到送李行长回来车还没走,他回头看,开车的司机是一个女人,此时正手忙脚乱地摆弄着手机。

    顾梦东微微挑眉走了过去,双手支在降下的车窗上,看着里面的人,“他说的是真的吗?”

    那女人怔怔地看着他怯生生地点了点头。

    顾梦东垂眼看到她手上的手机,不紧不慢地伸手拿了过来,抬头问她,“要给110打电话啊?正好,我也有事想问问警察。”

    那女人几乎要哭出来了,颤抖着声音说,“我只是他的情人,没牵扯你们生意上的事。”

    顾梦东回头看那李行长,“您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别人碗里的?你也不怕消化不良!”

    李行长见顾梦东已然明了了昨晚的情况,气焰不由得涨了起来,“我告诉你顾梦东,咱们的生意没得谈了。”

    顾梦东无所谓地冷笑一声,走向自己的车,“悉随尊便。”

    李行长犹不解气,对着他的背影吼道,“你给我等着法院传票吧!你和你下属殴打我,我要告你!”

    顾梦东坐上车仰头看了一眼李行长家的阳台,又看看他,“先摆平令妇人再说吧。”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顾梦东再回到医院时,刘芸之就像他走之前那样安静地躺在病房里面。

    他问一旁的护工,“我妈还没醒来过吗?”

    护工摇了摇头,“不过医生说过了昨晚今天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再观察观察可以转去普通病房了,要不您回去休息一下吧。”

    任谁都看得出,顾梦东此时很疲惫。而事实上也是如此,奔波了一晚上,他是真的累了。

    可他放不下母亲,他也放不下莫语汐。他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每隔一段时间,就拨一下莫语汐的号码。他想着,她今早醒来总会看到他打过电话。

    可是她的手机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推移,顾梦东原本放下的心又渐渐地提了起来。昨晚带走她的人如果不是维科的人那会是谁?她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早上,莫语汐晕晕沉沉地转醒,闭着眼睛回想着头天晚上的事。突然想到什么,她倏地坐了起来,但看清周围环境,她长嘘了一口气。

    她记得,这应该是卫明家。看样子,昨晚上应该是有惊无险了。

    房门被轻轻推开,卫明端了碗醒酒汤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他依旧赤着脚,居家的休闲裤裤脚擦着地板。

    他走到莫语汐的床前,把碗递给他,“还难受吗?”

    莫语汐摇摇头。

    卫明说,“喝吧,阿姨刚熬好的。”

    莫语汐点点头,像个孩子一样乖乖低头一口一口地喝着汤。

    有什么东西落到了汤里,一滴、两滴……浸没在碗底分辨不出。

    卫明坐在床边看着她什么也没说。

    莫语汐静静地将汤喝完,可她依旧盯着碗底,没有抬头。

    卫明拿过她手上的碗,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喟叹一声将她的头揽进怀里,“这不是已经没事了吗?”

    莫语汐这才哭了出来,在他怀里默默流着泪,肩膀颤抖得像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到了下午时,莫语汐的手机终于打通了。

    顾梦东之前所有的焦虑全都转换成了怨和怒,“为什么关机?!”

    卫明没想到看上去也算斯文的顾梦东,发起火来还挺可怕的。

    他把手机拿开一会儿,听到里面动静小了,又支在耳边,“你那么大声干什么?我这信号很好。”

    顾梦东完全没想到接电话的会是一个男人,他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名字,确定自己是打给了莫语汐。

    他警惕起来,“你是谁?”

    卫明笑,“放心吧,语汐没事,我是卫明。”

    顾梦东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他原本只是担心,而此时听到这个名字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些生气。

    “莫语汐呢?让她接电话。”

    “这个啊……”卫明的语气有些为难,“现在恐怕不太方便。”

    顾梦东一愣。

    卫明补充道,“她在洗澡。”

    “什么?!”

    卫明笑,“对了,她今天恐怕没办法去公司了,我替她向你请一天假。”

    说完卫明便挂上了电话。

    顾梦东阴沉着脸,眼中似要喷火般地看着屏幕上“通话已结束”的字样,正打算再拨过去。护工跑来告诉顾梦东,可以给刘芸之转去普通病房了。

    顾梦东看了看手机,深深地叹了口气,总之莫语汐没事就好。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刘芸之醒过来时,正看到儿子趴在她的床边一动不动,他头顶上的头发有些凌乱,衣服也是她前天见他时穿的。她心里一阵苦涩,她什么时候见他这样过。

    她轻轻抬起干枯的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睡梦中的顾梦动立刻感知到动静,警醒了过来。

    看到母亲醒了,他笑了笑,伸手握住她悬在半空中的手。

    刘芸之的手微微颤抖着,她表情纠结,张了张嘴只发出了“呜呜”的声响,两行浑浊的老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顾梦东明白母亲的感受,她或许以为自己再也醒不过来了,而此时此刻完全是劫后余生的感触。而他又何尝不是。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这天晚上,顾梦东熬到母亲睡着了,才开车回家。在家里休息了不到四个小时,天又亮了。

    跟刘芸之的保姆通了个电话,确定母亲那边情况稳定,顾梦东直接赶往公司。

    一到公司,他没有先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奔莫语汐的办公室。

    他脚步沉重、神色严峻,目不斜视地从格子间里经过,众人见他纷纷问好,他也只当看不见。

    众人一看,猜测老板今天的心情不大好。而眼见着他直奔莫语汐的办公室去,又有几分释然。这种情况他们以前也没少见,莫语汐跟老板不对付,惹老板生气也是常有的事。

    莫语汐办公室的门虚掩着,顾梦东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进去。

    他进去时她正倚在大班台边打电话。

    她今天穿了件浅色的时装衬衫,头发随意地挽在脑后。早晨稀薄的日光从她身后射来,为她的周身镶上了一圈半透明的光晕。

    顾梦东乍一看到这样的她,不由得愣神。

    莫语汐看着顾梦东也不意外,她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对电话那边的人说,“万总,我突然有点事,晚点给您打过去吧。”

    说着她挂断了电话,而方才脸上的笑容却一下子消失了。

    她绕过大班台,坐回转椅上,看着电脑屏幕,手在键盘上随意敲打了几下,漫不经心地问道,“找我有事吗?”

    顾梦东只知道要找她,可真的见到她时他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顿了顿说,“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莫语汐闻言停下手上的动作,勾着嘴角回头看他,“是放心了吗?我恐怕让你失望了吧?”

    顾梦东一怔,“这话什么意思?”

    莫语汐嗤笑,“昨天难道不是你苦心策划的局吗?你不是打算把我当做你开疆拓土的筹码?”

    顾梦东看着莫语汐满眼的恨意久久回不过神来,“原来你会这么想的……”

    他本来想告诉她昨晚顾母再度入院的事情,但是如今看来他说什么都是毫无意义的。

    顾梦东冷笑一声,“‘开疆拓土’?这词用的有点大,我没那么远大抱负,也没你想的那么在意钱。”

    这些年来他的职位一天比一天高,他赚的钱也一天比一天多,但是他并不比以前快乐。因为这些令旁人艳羡的东西对他而言无非只是身外之物,而他真正在意的却在一个个的失去。比如父亲、母亲,还有语汐……

    顾梦东说,“不管你怎么想,我只说一次——昨天的事我想起也非常后怕,其实我一点都不想把你一个人扔在那。你说的对,我的确很想拿下这单合同,但是即便是十个百个这样的合同,也不至于拿你去换。”

    顾梦东一向不主张公司里的女销售用些歪门邪道的方式来完成业绩。他对别人尚且如此,更何况在他心里,她莫语汐始终还是他的女人。

    一个有点傲骨的男人,即便丢了江山,也断不会用自己的女人去换一时的荣华富贵。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宿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乌云冉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乌云冉冉并收藏宿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