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宿敌 > 53|5.18|发

53|5.18|发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宿敌最新章节!

    53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作者乌云冉冉

    第二天莫语汐强打起精神去公司上班。从她跨入公司大门那一刻,但凡遇到她的公司员工都会恭贺她中标的事情。看得出这事让公司上下很受鼓舞,但是莫语汐却毫无心情地应付着。

    这天她每每路过顾梦东的办公室,都会忍不住看一眼,然而每次都一样——他办公室的门紧闭着。

    她已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因为没有见到他,会那么失落。

    快下班的时候,莫语汐把林峰叫到了办公室,仔仔细细地将工作上的事交代给了他。

    林峰有些不解,“莫总,您是要出差吗?这次要走很久吗?”

    莫语汐闻言抬起头来,若有所思地说,“嗯,怕是要蛮久的。”

    第二天莫语汐就没再去公司,订好了机票,她把自家钥匙留给了莫非。

    两人坐在校园的长椅上聊天。莫非的心情也不好,问她,“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玩够了就回来。”

    莫非点点头,迟疑了片刻问,“他……知道吗?”

    莫语汐振臂看着远处的年轻男女,想了想说,“应该快知道了吧。”

    “你还恨他吗?”

    莫语汐回头看着弟弟,“那你呢?”

    “原来恨过。恨他辜负了你。但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后,我觉得他不应该被人记恨,相反他应该被同情,虽然我知道他从来不稀罕。”

    莫语汐笑了笑,不置可否。

    莫非说,“前两天他的律师来学校找过我。”

    “是公司的事情吗?”

    “嗯。”

    “那你怎么想?”

    “或许有点对不起爸爸,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依旧是我最钦佩的人。因为他我已经比很多人幸运,至于那些不属于我的,我也不想要。”

    莫语汐欣慰地看着弟弟,玩笑道,“挺有骨气嘛!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你得想好。”

    莫非白了莫语汐一眼,两人谁也不再说话,就这样靠在椅背上安静地看着天,看着晚风吹动浮云,是别有一番感触。

    过了好一会儿,莫非问,“你还爱他吗?”

    “爱又怎样?”莫语汐轻轻叹气,“以前常听人说,但凡长久的感情都不会是轰轰烈烈的,或许我和他注定只能是彼此刻骨铭心的曾经,却无法成为白头偕老的伴侣。”

    莫语汐可以说是莫非的感情启蒙,原本他一直以为感情无非就是你情时我也愿,可当他目睹了莫语汐和顾梦东的纠纠葛葛,他才明白即便是真心相爱的两人也未必会有好的结局。

    莫非有点心疼莫语汐,安慰她说,“你也没多老,还不到三十吧?以后有的是机会见世面。”

    莫语汐被他逗乐了,笑着应和着,“也是哦。”

    莫非想了想又说,“姐,你要知道,你从来都不缺后盾。以后外面的男人欺负你,你就让‘家里的男’人去收拾他。”

    莫语汐看着“自家的男人”没好气地笑,“你少给我惹点事就行!”

    莫非也笑了,笑过之后他突然有些,“你还有我和妈,可是他有谁?”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第二天是顾母的丧礼,莫语汐为此失眠了一整晚。当她知道顾母与父亲的冤案有关时,她曾恨恨地想,她这辈子都不会接受她的歉意。然而时至今日,想到顾梦东的隐忍,想到顾母的离开,她再也恨不起来了。

    人总是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宽容,同时也总是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铁石心肠。

    她翻出一件黑色的连衣裙,简单规整了头发,就出了门。

    b市已然入夏,温度一路飙升,这天虽然是个阴天但也异常闷热。一丝风都没有,空气黏腻,仿佛停止了流动。莫语汐越过来吊丧的人群远远看到顾梦东依旧穿着略显厚重的黑色西装,肃穆的神情中带着一点疲倦,但是却没有丝毫的颓丧。

    莫语汐想到李丽群的那些话,心里不免苦涩。天知道,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他是怎么挺过来的。

    她默默地站在人群后不远的地方,看着顾母的遗体被推出来又被推走。与别家“声势浩大”的遗体告别相比,顾母遗体的告别显得异常安静。

    莫语汐看到从始至终,顾梦东都是一脸的平静,唯独在看到顾母的最后一刻,他微微皱眉,情绪隐隐波动。

    她轻轻叹气,贪恋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也不知道这一别之后要等到什么时候再能见面,也或许,这就是他们所有的缘分了。

    就在这时,顾梦□□然回过头来,毫无预兆地看向她的方向。莫语汐心里一惊,连忙躲到了人群之后,然后从旁边的小石板路往停车场走去。临走前她又回头看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之后,顾梦东仍然在不甘心地张望着。

    莫语汐缓缓舒了口气,再见了,顾梦东。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第二天莫语汐拎着简单的行李出门,没想到一下却便看到卫明站在车前等她。

    见她出来,他走上前自如地接过她手上的行李放进车子后备箱,“走的这么悄无声息?怎么有种畏罪潜逃的感觉?”

    莫语汐有点不好意思,她这次离开,除了家人,没有告诉任何人。她之前想过要和卫明告别,但是毕竟他们之间才经历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她迫使他做了不愿意做的事,还害他丢掉了单子。她为此再没什么颜面面对他了。

    卫明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你放心。我不愿意做的事没人能强迫我,而且胜负也是兵家常事,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我还不如让贤给其他人,不要坑我老爹的好。”

    莫语汐被他的话逗乐,打心眼里感激他,“谢谢你,卫明。”

    卫明勾勾嘴角,“朋友一场谈什么谢不谢的,要谢也该我谢你。”

    “谢我什么?”莫语汐不解。

    “谢你让我长见识了。”

    莫语汐一怔,“什么意思?怎么听着不像什么好话?”

    卫明爽朗地笑了起来,“是好话,由衷的。”

    他不紧不慢地打着方向盘,顿了顿说,“说来我算是比较幸运的人,从小到大生活顺逐无忧,经历的女孩儿也都跟我差不多,门当户对没受过什么苦。和她们在一起也开心,分手了也难过,但分分合合其实都是因为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我以为这就是感情,但是认识你之后,我发现自己以前大错特错了。这么浮躁的城市,快餐永远比大餐信价比更高,你来我往常有的事,可是你却选择孤注一掷,有人觉得这样很傻,但是莫语汐……”卫明回头轻轻瞥了她一眼,“我还是挺喜欢这样的你的,虽然那个幸运的家伙不是我。”

    莫语汐怔怔听着,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车子很快到了机场,卫明提着行李一直送她到了登机口。

    临分别是,卫明说,“语汐,我决定放弃追你了。”

    莫语汐没想到他会突然提这个,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卫明咧嘴一笑,“我放弃不是因为我想放弃,而是因为这样会让你心里更舒服。但是,我依旧保留随时发起进攻的权利。”

    莫语汐笑了,其余的话她没有多说,说多了矫情,也是对卫明的伤害。

    广播开始催促登记,卫明说,“走吧,记得常联系。不用担心我会告诉顾梦东你在哪,毕竟我还没有大方到那种程度。”

    莫语汐朝他挥挥手,说再见。

    其实他一点都不担心顾梦东去找她,她想他大概已经接受了这种结局——接受他们再也回不去的结局。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莫语汐去过很多城市,走过很多地方,可真的能让她停下脚步的没几处。n市有着颇为深厚的城市底蕴,莫语汐喜欢这里略慢的生活节奏,更重要的是,这里对她而言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

    离开b市,莫语汐直接来到了n市。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她决定定居下来。刚好所住的客栈老板要转让,一问价钱她勉强负担得起。

    说实话莫语汐很喜欢这家客栈,比邻秦淮河,远离都市喧嚣。晚上睡觉时,还能听到哗啦啦的河水声。是难得的闹中取静的地方。

    老板听说莫语汐有买下客栈的打算,带着她参观各个房间。

    这座客栈建成有年头了,除了承重的梁和柱,其他还是木质的。下楼时会发出当当的声音,但是木质的房子也别有一番韵味。这座客栈一共有三层,一楼二楼的房间比较多,三楼只有两间房。莫语汐现在住的就是二楼的一间。

    看完二楼,跟着老板上三楼。她看房时因为上去三楼的楼梯比较窄,所以并没有上来过,莫语汐走进拐角一间房,推开窗子一看,顿时决定就这里了。

    久居城市的人,看到窗下便是一泓清水由远及近,很难有不被感染到的。

    莫语汐望了一眼窗外,顿觉心都开阔了。

    老板决定的匆忙,多以莫语汐简单跟他讲了讲价,两人就达成了协议,签订了合同。

    不久后,老板一家人离开n市,因为带着宠物不方便,还把他们养了两年的古牧也留给了莫语汐。

    莫语汐把院子翻修了一下,开始营业。客栈的员工还是以前那些人,唯独就是老板变了。

    疲于奔命了这么些年,到了现在,莫语汐想要过过逍遥日子了。她每天浑浑噩噩,睡到中午才起,对于客栈里的事,她最多也就是算算账。然后就是遛遛狗。其他的事情都由一个叫燕子的小姑娘打理。好在客人不多,燕子也激机灵勤快,应付得倒还自如。

    走的有点累了,莫语汐坐在墙边的石凳上休息,古牧自己在一旁玩,气温只有几度,但它那一身长长的皮毛怎么看都觉得热,可它却浑然不觉,自己和自己玩的很开心。

    有那么一瞬间,莫语汐特别羡慕它,如果人也可以活得像它那么无忧无虑该多好。

    在刚来n市的那段日子,说一点都不想念顾梦东那是骗人的。她曾无数次地设想过,如果她在这里遇到他,她会作何反应。

    可是小半年过去了,生活中再没出现过顾梦东的蛛丝马迹。有时候她也会一个冲动告诉自己,干脆她回去找他!可是她那样背叛过他,她终究是没有资格再若无其事地出现在他面前了。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回到客栈,天色已暗,刚进院子就听到前厅有人说话。原来是一家三口要住店,嫌价钱偏贵,夫妻两口子在和燕子磨价。他们六七岁的小女儿一眼看到憨厚的古牧,喜欢得不得了,对它又搂又抱,而反应慢半拍的古牧却对小女孩的热情无动于衷,一副慵懒的神情。

    莫语汐笑了,经过燕子身边时,就吩咐她,房钱少一点就少一点吧。

    燕子撇撇嘴,但只能照办,夫妻俩高高兴兴地交了几天的房费。

    这天天气不错,她去市区逛了小半天,回到客栈时已经是晚上。她发现三楼的另一间房亮着灯,不由得有些奇怪。因为客栈生意冷清,这会儿也不是旺季,一二层楼的房间肯定是够住的。

    她问燕子,“没别的房间了吗?”

    燕子笑嘻嘻地说,“他多付了房费要求住在三层我就安排他住了。”

    莫语汐了然地点点头,也没再过问。然而那之后她却一次都没有见过隔壁的房客。

    日升月沉,生活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莫语汐最近有些失眠,晚上要到很晚才能睡着。这天她刚刚睡着,便听到外面吵吵嚷嚷异常热闹。她迷迷糊糊睁眼,才听清有人在喊“着火了”。

    怎么会着火?

    她连忙跳下床打开门,发现隔壁院子火势熊熊,已经蔓延到了他们这里,两个院子相接处的木头廊柱燃了起来。

    莫语汐也顾不上穿鞋,赤着脚冲下了楼。

    好在客栈里的客人也都冲了出来,站在院外等着消防车来。众人看着迎风见涨的火势,谁都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突然有个女人大叫了一声,“小宝呢?”

    小宝是那对夫妻女儿的小名。莫语汐一听也急了,众人四下找孩子,就是不见孩子的踪影。

    有人说,“刚才好像看到狗冲回了房间里了,那女孩当时就在狗的旁边,一转眼也不知道哪去了。”

    小女孩的母亲听了就要往火海里冲,却被众人拉住。因为就在这时,一根梁柱被烧断,噼里啪啦地砸落在了前厅的地板上。

    众人劝,“消防车马上来了,再说也没有谁确定那孩子是跑进去了,我们再找找。”

    孩子的母亲哭天抢地,莫语汐也不知所措。她看到院子里晾着被单,连忙扯了下来。正要出去找水,就听燕子惊喜地叫到,“看!”

    火势已然很大的前厅走出一个高大的男人,他肩上似乎扛着什么东西。古牧从他身后钻出来,扑向莫语汐。

    莫语汐安抚地摸了摸古牧的脑袋,就见那男人朝着她走了过来。就着漫天的火光,她渐渐看清他的脸。

    莫语汐设想过很多重逢的场景,有在喧嚣的闹市,有在人流湍急的百货商场,还有在某个环境雅致的餐厅,也或者是在最不出奇的大街上。她想着,无论在哪,如果她能再度见到顾梦东,那说明他们的缘分不止于此,或许他们的分别也只是为了再度相遇。所以无论如何,再见到他,她一定要被他留住。

    顾梦东把肩膀上的孩子交给她的父母,对着莫语汐展颜一笑,“语汐,好久不见。”

    像是早有预料,却又那么意外,所有的情绪都无需再掩饰。

    莫语汐说,“好久不见。”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宿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乌云冉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乌云冉冉并收藏宿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