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刹那星光 > Chapter 7.2

Chapter 7.2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雅宝一惊,也顾不得什么*不*,附耳在门上偷听,现在可是正月初一了,第一天就吵架,这一年都会不好的。

    “你不是说不在意我爱不爱你吗?”这是美宝的声音。

    “美宝,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这是亚瑟的声音,真是可怜的痴情男人,“我爱着你,我能不在意你爱不爱我吗?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爱着谁,但是对方明显对你没有兴趣,你现在这副样子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你这样很贱吗?”

    雅宝吃了一惊,没想到亚瑟的中文说得这样溜,居然还知道骂人的话,可是他尽然敢骂美宝“贱”,这让雅宝对他所有的好感都消失了。

    “我是贱,那你呢,你不是更贱?”爱人之间吵起来,说话只会更狠毒。

    “我,我自然也贱。贱到情敌给我打电话劝我回来。”亚瑟的声音还算保持在较低音调。

    可是这话却让雅宝和美宝都吃了一惊。“裴阶给你打电话?”

    “他给你打电话做什么?”美宝大声地道。

    “还能干什么,肯定是觉得你的纠缠太过烦人。”亚瑟这话说得毫无根据,真是罪该万死。

    虽然看不到门内的美宝,但是雅宝的脸色和美宝一样惨白。

    “你给我,滚!”最后一个滚字,几乎是从美宝的喉咙里喷发出来的,力量大得几乎摩擦碎了她的嗓子。

    雅宝来不及反应,就看见亚瑟打开门冲了出来。

    雅宝尴尬而难过地站在门外,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去安慰美宝,她真是一个,最坏最坏的妹妹。

    雅宝跑回自己的房间,将头埋在枕头里,打湿了一大片枕头。但是她再痛苦,也是幸福的痛苦,和美宝完全不是一回事。

    雅宝在深深的自责和内疚后,意识到她很久没有认真关心美宝了,大约是每次见到美宝都很心虚,总是躲着她,避着她,不再交心,连她和亚瑟的关系坏到了这个地步,她竟然都不知道。

    雅宝洗了一把脸之后,将戒指取了下来贴身收好,然后“咚咚咚”地跑到了美宝的寝室,门没有锁,她直接就走了进去,美宝趴在床上睡着了,枕头也湿了一大片。

    雅宝钻进美宝的被窝,将脸贴在美宝的背上,轻轻道:“姐,对不起。”回答雅宝的是美宝均匀的呼吸声。

    早晨,或者该叫中午,雅宝是被美宝一把推醒的,此刻美宝正皱着眉头道:“你睡觉怎么这么不规矩?以前也没这样啊。”

    雅宝哑口无言,她以前自然是淑女的,但是跟裴阶在一起之后,不知怎么的,睡觉就爱挂在他身上,暖和。

    “哎呀,糟糕了,今天应该去上香的。”雅宝从床上跳起来,“太后怎么没来叫咱们?”

    其实是叫了的,只是两个人睡得死沉死沉的,叶筝哪里忍心真的叫醒。

    雅宝和美宝用过饭后直接回了唐宅,前脚进门,后脚叶筝就气呼呼地走了进来,难得地没有顾忌她优雅的贵妇形象,直接将包包摔在了沙发上。

    “真是过分,什么都要跟我争,她就不能人间蒸发吗?”叶筝骂道。

    “太后,谁惹你这么生气?”雅宝企图上前用插科打诨的方式化解叶筝的怒气。

    “还有谁,不就是那位眼睛长在头顶上,鼻孔朝天的裴宁练。”叶筝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还有你啊,唐旭,怎么安排的,头柱香居然被她抢了,不会是心里还惦记着人家吧,人家看你可没那么含情脉脉。”

    唐旭被台风尾巴扫中,真是站着也躺枪,他给雅宝和美宝递了个眼色。

    两姐妹立刻很有眼力劲儿地上楼去了,把广大的空间留给唐旭发挥他那肉麻到极点的哄老婆技能。

    晚饭时分,太后和唐旭才从房间里出来,脸上带着红晕。

    美宝现在看什么都不顺眼,哼了一下低声道:“都什么年纪了,也不知道克制点儿,难道还想给我们整出个弟弟。”

    雅宝假装什么也没听见,即使听见了也假装不懂。

    餐桌上,太后的怒气虽然被安抚了一个下午,但是说话依然阴阳怪气的,“我知道,她争头一炷香,就是为了给她宝贝儿子求婚姻嘛。不过要我说,他儿子至今未娶也不是没道理的,除了家里有点儿钱,简直一无是处,一张脸跟冷得面瘫似的,满肚子算计,阴险狡诈,还爱玩女人,谁嫁他谁倒霉。”

    雅宝听太后这样说裴阶实在是有些难过,而且她也太不客观了,裴阶哪儿面瘫了啊,那是低调清隽,沉稳有内涵,只专一地对一个人温柔呢;而且哪儿阴险狡诈了,他那只是智商高了点,富有前瞻性眼光和大局观,怎么就成了满肚子算计了呢。至于爱玩女人么,雅宝想了想,觉得那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叶筝的眼睛扫过美宝,美宝低头喝汤,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他就是跪着求我把女儿嫁给他,我也绝不会点头。”叶筝继续道。

    美宝重重地搁下碗,“妈,你还有完没完了?不吃了!”

    “我去看看她。”雅宝也扔下碗跟着美宝跑上楼,可心底却在想,太后大概是极讨厌裴阶的,他们两家除了两个爸爸之外,几乎都快成死敌了。

    雅宝跟着美宝走进房间,还没开口说话,就被美宝一句话给堵回来了,“我不想说话。”

    雅宝做了一个给嘴巴拉拉链的动作,见美宝靠坐在床上翻杂志,她便在旁边的沙发坐下,也不说话,只看着巴巴地看着美宝。

    雅宝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时,美宝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她赶紧调成静音,扫了一眼短信,是裴阶发来的,这个人她也惹不起。

    “出来,我在街角。”裴先生的短信一向是简短的命令式。

    雅宝瞧瞧抬起眼皮瞅了美宝一眼,对方依然没有开口的意思,她只好站起来道:“我出去一下。”

    美宝头也没抬地“嗯”了一声。

    雅宝慢悠悠地晃出家门,心里沉甸甸的,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即使戒指戴在她身上,那个男人最终也未必是她的。雅宝数着步子地走,她今天原本应该向家人坦白的,亦或者,她应该把戒指还给裴阶?

    雅宝的手不由自主地握在胸前,街角不远,转过去就看到了一身黑色大衣的裴阶,他侧对着她,注视着对街的那盏街灯。

    雅宝站在原地静静地欣赏了一会儿裴阶的侧脸,隽永的线条怎么也看不够。

    “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了?”裴阶这时已经转过头来看着雅宝,皱着眉头向她大步走来。

    雅宝本来不觉得冷,被裴阶这样一说,就打了个寒颤,被他拥着上了车。

    “你仔细发烧,就活该了。”裴阶点了点雅宝的额头。

    “想你了嘛。”雅宝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对着裴阶撒娇,喜欢看他着急心疼的样子,“你怎么这时候过来?”

    “新年的第一天,怎么也得见一面。”裴阶低头亲了亲雅宝的唇瓣,“吻一吻我的老婆。”

    老婆两个字从裴阶的嘴里说出来,顿时就从俗气里拔高成了天下最好听的称呼。

    雅宝抬头看着裴阶,轻轻回了一句,“老公。”

    接下来险些闹得没法儿收拾,要不是雅宝踢了裴阶的命根子一脚,估计明天就得清洗车的内部装饰了。

    裴阶气得拧了一把雅宝的脸。

    “疼。”雅宝抬手捂住脸。

    “你的戒指呢?”裴阶的脸色一下就冷了下去,眼睛定定地看着雅宝光洁的手指。

    “在这里呢。”雅宝赶紧从脖子上拉出戒指来,她把它挂在项链上了。

    尽管依然戴在身上,但是其含义已经不言而喻了,刚才车中的旖旎顿时消散殆尽。裴阶冷着脸不说话。

    雅宝也不敢开口,在她的意识里,大概过了有半年那么久,才听裴阶开口道:“叔叔和阿姨在家吗?”

    雅宝点点头。

    裴阶起身开了车门,雅宝跟着他走了下去,“你要做什么?”

    裴阶打开后备箱,将里面放着的礼物拿了出来。雅宝仔细看了看,那瓶酒正是唐旭一直在找的那支。

    唐旭的爱好不多,但是收藏红酒绝对算是他痴迷的事情,对它的爱仅次于太后。而裴阶准备的这一支,正是唐旭一直遗憾没找到的一支。

    看来裴阶是认真打听过唐爸爸的喜好的,雅宝看着他,心里又感动又甜蜜,却带着淡淡的苦涩。

    送给太后的是一个小小的檀木盒子,雅宝打开来一看,里面躺着一只十分罕见的老坑玻璃种的翡翠手镯,唐太后的爱好就是翡翠、玉石。

    雅宝也喜欢,忍不住拿起来对着灯光看了看,觉得有点儿熟悉,想了半天,才道:“这是春季拍卖册上的那只?”据说是太后戴过的。

    裴阶点了点头。

    雅宝就说,这样稀罕的东西没道理一下就出现两只。提前买下那家拍卖册上的东西,不仅花费不少,而且还要极大的面子才可以。

    雅宝把镯子放好,抬头看着裴阶,欲言又止。

    裴阶可没雅宝那么多的迟疑,拎了礼物就往唐宅走,雅宝小跑上去拉住了他的手,“不要。”

    裴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雅宝,那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

    雅宝被他看得低下头,“美宝刚和亚瑟吵了架。”

    “他们吵架关我们什么事?”裴阶冷冷地问,“难道他们要是离婚了,我们也就一辈子都不结婚?”

    “不是啊。”雅宝赶紧道:“再过两天好不好,就两天。”

    “唐雅宝,这种话你说过多少次了?”裴阶的语气里多了冰冷的嘲讽,“你还记不记得三个月之约?上次的借口是我们的关系不稳定,这一次是美宝,下一次是不是该轮到你妈了?”

    尽管雅宝知道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可是她听见裴阶用这种口吻对她说话,就又着急又难过,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像一条被扔到岸上的鱼。

    “其实,这件事情我出面解决也可以,知道我为什么一直等吗,雅宝?”

    裴阶低头问雅宝,可是他的态度高高在上,像奥林匹斯山上的神祗般俯视着她,这让雅宝觉得难堪极了,然而裴阶接下来的话让雅宝更难堪。

    “雅宝,我希望望我的妻子能成熟的面对问题、解决问题,谈恋爱和组建家庭并不相同。”裴阶的声音沉了沉,雅宝可以听出里面的失望。

    令喜欢的人对自己失望,其让人难过的程度,并不输给分手多少,刹那间就让雅宝陷入了人生的自我怀疑当中。

    爱人说的话往往最伤人。

    雅宝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裴阶否定了,她难过地可怜地望着裴阶,希望他接下去能再说些什么,或许他只是先抑后扬,说教的人不都这样吗?

    可是雅宝一直没有等到裴阶再开口,直到裴阶开车离开时回头看她的眼神,里面都充满了失望。

    雅宝失魂落魄地回到寝室,现在她实在没心情去安慰美宝了,因为她的情绪一点儿也不比美宝好多少,但她知道,现在绝对不是和美宝坦白的时候,情绪不好的人不应该去做重大决定,因为事后他们可能会更后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刹那星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月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月珰并收藏刹那星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