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食味生香 > 三百四十二 守岁

三百四十二 守岁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晚上吃饱了吗?”李思谌替阿青把斗篷解下来交给桃叶。

    “吃的很多呢。”肚子撑的饱饱的。

    这还是夫妻俩头一次一块儿过年。如果把她肚子里那个也算上,勉强能称得上一家三口。

    两口子过节能做点什么呢?

    答:什么也做不了,挺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能做什么呢?

    盖棉被纯聊天吧。

    两人都不困,床前那盏灯,灯罩着绘着蝶戏牡丹。

    不是通常意义上那种蝶戏牡丹图,其实这盏灯严格来说是一盏走马灯,花丛是背景,画着蝴蝶那一层会转动。灯一点起来,就可以看到一黑一黄两只蝴蝶在花丛中翩跹上下,穿梭复往。

    “这灯哪里来的?”

    “喜欢吗?”李思谌笑着说:“在宫里看见过,不过那盏灯上绘的是鹰击长空,下面是山河万里,挺有气势的,就是挂在咱们屋里头估计不合适。”

    那肯定不合适啊。这屋子本来就是为了老太妃静养才建的,整体风格比较偏南边风格,精致,小巧,嗯,也可以说是女性化。如果李思谌没有成亲,那他一个人肯定不会搬到菊苑这里来住的。

    但是阿青在这儿住的还算惬意,尤其是觉得卫浴设施比别处要完备得多。

    这样小巧精致的地方如果来一盏纵马山河灯是有点不合适。

    所以李思谌就自动把这灯的主题给更换成了鸳鸯蝴蝶派浪漫唯美风。

    “还是以前过年有意思。在乡下的时候过年,我领着小山和大妞两个。在外面放爆竹。我们还做过冰灯呢。”

    李思谌饶有兴致的问:“真的?做的什么样的?”

    阿青笑出声来:“我们那手艺能做出什么样的来?就是从井里打一桶水来上放一夜,第二天那桶水就全冻上了嘛。在里头凿个洞放根蜡烛,就成了冰灯了。”

    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但是当时玩的特别投入。为了让冰灯好看,后来他们还开动脑筋把红纸剪好成的窗花什么的冻在冰里,这样隔着冰晶看见里面那红艳艳的窗花,再被烛光一映,就给人一种美不胜收的感觉。

    她问:“你以前都是怎么过年的?”

    “我吗?”李思谌愣了下,说:“这两年在京里,有时候过年也赶不回来。那年除夕我就待在了七家镇。至于小的时候……好象也没怎么过过年。”

    阿青有点后悔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李思谌生母早逝。在郡王府的成长经历那也就不用多说。旁人过年是一家团圆和乐,可是安郡王、陆氏和他们的孩子才是一家人,李思谌在这座郡王府里只是个外人。

    “不过有一年过的挺好的。”李思谌努力从回忆中翻出来一篇:“那年的三十我在书房里头,郭妈妈来了。给我端了一大碗她自己包的饺子。走了那么远的路还热腾腾的。”

    阿青决定以后要对郭妈妈更敬重。顺口问:“那饺子是什么馅儿的?”

    “三鲜馅儿,里面有虾仁、火腿和白菜。”李思谌眯起眼,似乎在回味当时饺子的味道:“我把一大碗都给吃了。”

    郭妈妈真是大好人。

    “你喜欢三鲜馅儿的?那明天咱们也包一锅三鲜馅儿的饺子吃。”

    “过去你在家里都吃什么馅儿的饺子呢?”

    阿青扳着指头数:“最常吃的是猪肉白菜馅儿。有一次因为我爹猎了一头野猪回来。所以我们是用野猪肉和白菜一起包的。”

    这搭配听着就很新奇。

    李思谌问:“和一般猪肉有什么区别?”

    “嗯……”阿青想了想:“好象没什么大区别。”

    她继续往下说:“素馅儿的也常吃,初一不就要吃素饺子嘛,我们家靠山,从山上采到菌子、蘑菇、木耳、豆腐这些都包过。肉馅儿的话,有一年买了羊肉,包了一顿羊肉胡萝卜馅儿的。”

    “好吃吗?”

    阿青摇摇头:“因为以前没包过,没有经验,那羊肉馅油太大了,咬一口就是一嘴油,羊油还特别的糊嘴……”

    李思谌想象了一下,抱着阿青笑的肩膀直抖。

    “乡下过年比城里热闹,初一的时候镇上那些半大孩子会去相熟的人家拜年,一般我们那里是不给钱的,也给不起,给的都是些零嘴。拜了一早上,身上就揣的鼓鼓囊囊的,一路走一路还往下掉。”

    “其实我以前喜欢过年,是因为过年的时候一家人都不出门,大家围着炭盆说话、烤芋头吃,我爹和张伯还烫酒喝。小山一天能挨五顿揍,可是怎么揍也不改。大冬天河都上了冻他还要去冰上面打洞抓鱼,差点掉冰窟窿里头,回来以后屁股都给打肿子,不能坐不能躺,只能趴着,好几天都没法儿下地……”

    李思谌握着她的手听的很认真。

    阿青在吴家过的很幸福,那样热热闹闹亲亲热热的才是一家人。

    连他听着都觉得羡慕起来,隐约的,恨不得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相比之下,郡王府除了富贵,还有什么?父子兄弟之间有如仇敌,姐妹妯娌也是各怀异心。

    你防着我,我算计你,阿青在这儿不快活。

    哦,只除了他。

    可是他能陪伴她的时间也太少了一些。

    李思谌的下巴轻轻搁在她的肩膀上,现在他想抱她,最好的姿势是从背后抱,因为正面拥抱,两中间隔着一颗球的距离……她的肚子总是会顶着他,他又怕压坏了她。

    “以后咱们家人也会多起来的。”李思谌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轻轻摩挲:“这个是老大,以后咱们还有老二老三老四老五……”

    阿青有点儿恼火的打了一下他的手背:“胡说。哪里生得了这么多?”

    “嗯嗯,那就少生两个。反正到时候啊,咱们过年也热闹着呢,你可以领着他们包饺子,我可以带他们出去放烟花放鞭炮玩冰灯……”

    他描绘出的这副未来蓝图,把自己都迷惑了。

    真那样多好啊,他都有些等不及了。生好些孩子,象他,也象她,围在身边一声声的唤着爹和娘。

    “晚上吃饱了吗?”李思谌替阿青把斗篷解下来交给桃叶。

    “吃的很多呢。”肚子撑的饱饱的。

    这还是夫妻俩头一次一块儿过年。如果把她肚子里那个也算上。勉强能称得上一家三口。

    两口子过节能做点什么呢?

    答:什么也做不了。挺着即将临盆的大肚子,能做什么呢?

    盖棉被纯聊天吧。

    两人都不困,床前那盏灯,灯罩着绘着蝶戏牡丹。

    不是通常意义上那种蝶戏牡丹图。其实这盏灯严格来说是一盏走马灯。花丛是背景。画着蝴蝶那一层会转动。灯一点起来,就可以看到一黑一黄两只蝴蝶在花丛中翩跹上下,穿梭复往。

    “这灯哪里来的?”

    “喜欢吗?”李思谌笑着说:“在宫里看见过。不过那盏灯上绘的是鹰击长空,下面是山河万里,挺有气势的,就是挂在咱们屋里头估计不合适。”

    那肯定不合适啊。这屋子本来就是为了老太妃静养才建的,整体风格比较偏南边风格,精致,小巧,嗯,也可以说是女性化。如果李思谌没有成亲,那他一个人肯定不会搬到菊苑这里来住的。

    但是阿青在这儿住的还算惬意,尤其是觉得卫浴设施比别处要完备得多。

    这样小巧精致的地方如果来一盏纵马山河灯是有点不合适。

    所以李思谌就自动把这灯的主题给更换成了鸳鸯蝴蝶派浪漫唯美风。

    “还是以前过年有意思。在乡下的时候过年,我领着小山和大妞两个,在外面放爆竹。我们还做过冰灯呢。”

    李思谌饶有兴致的问:“真的?做的什么样的?”

    阿青笑出声来:“我们那手艺能做出什么样的来?就是从井里打一桶水来上放一夜,第二天那桶水就全冻上了嘛。在里头凿个洞放根蜡烛,就成了冰灯了。”

    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但是当时玩的特别投入。为了让冰灯好看,后来他们还开动脑筋把红纸剪好成的窗花什么的冻在冰里,这样隔着冰晶看见里面那红艳艳的窗花,再被烛光一映,就给人一种美不胜收的感觉。

    她问:“你以前都是怎么过年的?”

    “我吗?”李思谌愣了下,说:“这两年在京里,有时候过年也赶不回来,那年除夕我就待在了七家镇。至于小的时候……好象也没怎么过过年。”

    阿青有点后悔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李思谌生母早逝,在郡王府的成长经历那也就不用多说。旁人过年是一家团圆和乐,可是安郡王、陆氏和他们的孩子才是一家人,李思谌在这座郡王府里只是个外人。

    “不过有一年过的挺好的。”李思谌努力从回忆中翻出来一篇:“那年的三十我在书房里头,郭妈妈来了,给我端了一大碗她自己包的饺子,走了那么远的路还热腾腾的。”

    阿青决定以后要对郭妈妈更敬重,顺口问:“那饺子是什么馅儿的?”

    “三鲜馅儿,里面有虾仁、火腿和白菜。”李思谌眯起眼,似乎在回味当时饺子的味道:“我把一大碗都给吃了。”

    郭妈妈真是大好人。

    “你喜欢三鲜馅儿的?那明天咱们也包一锅三鲜馅儿的饺子吃。”

    “过去你在家里都吃什么馅儿的饺子呢?”

    阿青扳着指头数:“最常吃的是猪肉白菜馅儿。有一次因为我爹猎了一头野猪回来,所以我们是用野猪肉和白菜一起包的。”

    这搭配听着就很新奇。

    李思谌问:“和一般猪肉有什么区别?”

    “嗯……”阿青想了想:“好象没什么大区别。”

    她继续往下说:“素馅儿的也常吃,初一不就要吃素饺子嘛,我们家靠山,从山上采到菌子、蘑菇、木耳、豆腐这些都包过。肉馅儿的话,有一年买了羊肉,包了一顿羊肉胡萝卜馅儿的。”

    “好吃吗?”

    阿青摇摇头:“因为以前没包过,没有经验,那羊肉馅油太大了,咬一口就是一嘴油,羊油还特别的糊嘴……”

    李思谌想象了一下,抱着阿青笑的肩膀直抖。

    “乡下过年比城里热闹,初一的时候镇上那些半大孩子会去相熟的人家拜年,一般我们那里是不给钱的,也给不起,给的都是些零嘴。拜了一早上,身上就揣的鼓鼓囊囊的,一路走一路还往下掉。”

    “其实我以前喜欢过年,是因为过年的时候一家人都不出门,大家围着炭盆说话、烤芋头吃,我爹和张伯还烫酒喝。小山一天能挨五顿揍,可是怎么揍也不改。大冬天河都上了冻他还要去冰上面打洞抓鱼,差点掉冰窟窿里头,回来以后屁股都给打肿子,不能坐不能躺,只能趴着,好几天都没法儿下地……”

    李思谌握着她的手听的很认真。

    阿青在吴家过的很幸福,那样热热闹闹亲亲热热的才是一家人。

    连他听着都觉得羡慕起来,隐约的,恨不得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相比之下,郡王府除了富贵,还有什么?父子兄弟之间有如仇敌,姐妹妯娌也是各怀异心。

    你防着我,我算计你,阿青在这儿不快活。

    哦,只除了他。

    可是他能陪伴她的时间也太少了一些。

    李思谌的下巴轻轻搁在她的肩膀上,现在他想抱她,最好的姿势是从背后抱,因为正面拥抱,两中间隔着一颗球的距离……她的肚子总是会顶着他,他又怕压坏了她。

    “以后咱们家人也会多起来的。”李思谌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轻轻摩挲:“这个是老大,以后咱们还有老二老三老四老五……”

    阿青有点儿恼火的打了一下他的手背:“胡说,哪里生得了这么多?”

    “嗯嗯,那就少生两个。反正到时候啊,咱们过年也热闹着呢,你可以领着他们包饺子,我可以带他们出去放烟花放鞭炮玩冰灯……”

    他描绘出的这副未来蓝图,把自己都迷惑了。

    真那样多好啊,他都有些等不及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食味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卫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卫风并收藏食味生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