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完美主义症候群 > 第51章 对总裁的第五十一印象:

第51章 对总裁的第五十一印象: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总裁的第五十一印象:吉祥物。

    “做义工”也算是最早的总裁文中经常出现的经典桥段之一了,能帮总裁看到女主的真善美,也能让女主意识到总裁也有温柔体谅的另一面。端看作者如何选择了。

    林楼对霍以瑾表示:“既然你不在乎对方有没有钱(‘反正都不太可能比霍家有钱’谢副总充当着背景音的角色);也不觉得长相是你的第一选择标准(‘这个绝逼是在骗人!楚清让当初是怎么被看上的你敢说实话吗?’依旧是谢副总);又希望最起码在三观上能稍微对得上一点(‘楚清让血的教训’by:谢副总),那么义工组织绝对是你最好的选择。”

    刚巧,林楼回国后就了解到了lv市本地的大部分都是由年轻人组成的义工组织——红领巾。

    “会不会太年轻了一点?”红领巾什么的总觉得像是在说小学生啊。

    “国家规定,义工需要是16岁以上的自然人,再小的那只能叫学校组织献爱心。”林楼鄙视了一眼谢副总,“咱俩到底谁才是那个中学之后就出国的人?”

    “……”谢副总觉得他上辈子一定欠了林楼很多钱,要不这辈子为什么他总是致力于找他的茬。

    然后,就这么定了下来。

    林楼一早就联系上了红领巾在网上的联络人,对方表示他们这周末正好在市郊的小天使孤儿院有活动,正缺人手,很欢迎他们周日就去帮忙。一天的体验时间,算是一个双向的考察期,毕竟不是所有的义工组织都很靠谱,而很多参加义工活动的人只是一时脑热,只是做了一会儿就放弃的大有人在。

    霍以瑾很满意这样能说去就去的效率,她也就周末有时间,拖一下就肯定要到下周了,眼见着三月之期近在眼前,已经没几个周末可供她浪费了。

    短短几个小时的沉睡,足够已经习惯了日夜工作的霍以瑾恢复精力,换上舒适宽松适合干活儿的衣服(谢副总和林楼的衣服都是他们的助理早上给送来的),霍以瑾一行三人驱车,在约定时间到达了离南山半坡不算特别远的市郊孤儿院。

    谢副总开车,林楼则负责问霍以瑾一些问题,把他早上替霍以瑾填写的登记表格上他不知道的信息补充完整。

    “之前有参加过义工活动吗?如果有的话是什么样的呢?有组织吗?证明人是谁。”

    “没有。”

    “诶???”林楼不可思议的看向霍以瑾,他从谢燮那里知道霍以瑾上大学开始就在霍氏国际给她大哥实习当助理,很忙根本没时间参加义工活动,但他和谢燮都以为霍以瑾这种性格的肯定中学时肯定参加过。

    “16岁之前学校组织的不算是我个人的义工活动吧?16岁之后……”准确的说是从上了中学开始,先是外祖母病逝,再是父母空难去世,最后是外祖父、祖父、祖母接连病逝,在很短的几年里霍以瑾失去了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六个家人,她手臂上戴孝的黑布条就好像没有机会摘下似的,那是她顺风顺水的日子里最黑暗的日子之一,她根本顾不上别的。

    不过,虽然霍以瑾没有参加过义工活动,但她做的慈善倒是不少,主要担任的是直接给钱的财神爷角色。

    她有一个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以她的名义成立的基金会,她的父母当时希望能通过这种帮助没钱治疗重病的儿童的方式来为当时得了哮喘的她积攒福气。这个基金会一直运作良好的持续到今天,助理会定时把霍以瑾的钱过去,她需要做的就只是在支票上签字。

    当然除了基金会以外,霍以瑾平时也会很多不同的慈善捐款,以公司的名义,以个人的名义,这方面的支出绝对是一个常人很难想象的天价,但她却做的乐此不疲,不是为了面子,而是……

    “要不我要这么多钱还能干什么呢?”对于即便什么都不干也能靠霍氏国际的股份分红衣食无忧、生活优渥的过一辈子的霍以瑾来说,她工作后赚的钱真心就只是数字的变化而已。

    她坚持认为“与其把钱放在银行里落灰,还不如拿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来的划算”。

    而这样的想法生成是和霍家的几个大家长从小的教育分不开的,霍以瑾的祖母伊莎贝拉晚年最大的乐趣除了名画以外就是做慈善,她的母亲生前更是一个国内知名的慈善拍卖晚会的主办人,每年一次的晚会收入都是天价,然后会全透明化的用在一年一个的慈善主题上。

    霍家在全国乃至世界能有如今的口碑,与家里几位女性成员一直在致力于的慈善事业是有些分不开的关系的。

    很神奇的,周日这天霍以瑾等人要去的小天使孤儿院,正是霍以瑾前不久刚捐过一批生活物资的孤儿院之一,林楼联络的红领巾义工组织这个周末在孤儿院的工作除了一般日常的打扫、做饭、帮孤儿院的孩子补课以外,正是整理分发这批打着霍氏国际标签的物资。

    “为什么你捐的东西,标的却是霍氏国际的商标?”谢燮以前没怎么关心过霍以瑾这方面的私事,他知道她一直有在做慈善,却不知道她打着的是霍氏国际的名义。

    “肥水不流外人田啊。”霍以瑾理所当然道,霍氏国际是个以吃喝玩乐为中心思想发展起来的综合型企业,十分赚钱基本可以算是暴利行业的儿童用品自然肯定会有所涉猎,而霍以瑾表示,反正同样是买生活物资送给全市的各个孤儿院,买哪家的东西不是买呢?给自己家打广告总比给别家打划算。最重要的是,她对她自家企业生产的东西比较放心,出产的时候卡的比国家标准还严,能保证绝对不会出现危害儿童健康、以次充好的情况。

    “你花钱买自己大哥的东西,再把标着你大哥公司logo的东西捐出去,里外里搭进去只有你的钱,别人感谢的却是霍氏国际,我第一天发现你这么会做‘生意’诶。”

    霍以瑾根本不会抓重点,谢副总表示这才是他的重点。

    “首先,我做慈善又不是为了让谁感谢我。那种资助有才却贫穷的大学生上大学,然后等他们毕业后来咱们公司工作的事情,我当然会说清楚noble服饰的名字,也算是一种企业形象的宣传。但这种我私下的个人行为就没必要了吧?

    其次,我和我大哥什么时候分过彼此?他的我的有区别吗?事实上他和霍氏国际的形象提升了对我也有莫大的好处。

    最后,我大哥在我做慈善的事情上可是会给我一个很不错的折扣。”

    钱是霍以瑾强烈要求给的,在商言商,她不需要她大哥为她的慈善买单,她早已经过了那个干什么都要张口向家里要钱的年纪。

    当然了,霍氏国际给霍以瑾提供货源收的钱其实是在成本之下的,更不用什么人工费、服务费,其实都还是霍大哥在给妹妹掏腰包。自霍以瑾十八岁成年后宣布她要经济独立,霍大哥就酷爱变相的干这种事来补贴妹妹,这已经是他能接受的妥协最底线,霍以瑾要是再不接受,他就该不顾形象的碎碎念了。霍以瑾真心有点受不了她哥跟老妈子似的唠叨。

    “这对肉麻兄妹你接触长了就会习惯了。”谢副总是这么对林楼解释的。

    “你习惯了吗?”

    “……每次霍大哥画风不对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这其实是霍以瑾不为人知的大姐。”

    “我录音了。”=v=

    “嘿!”

    霍以瑾惆怅的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为自己的择友眼光默默点了根蜡。

    小天使孤儿院终于到了,那是一家位于市郊的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不算有多好,但胜在干净整洁,有很大面积的绿化,给人一种生机蓬勃的感觉。地理位置也不错,离附近街区的小学和中学都很近,不至于让孩子浪费太多时间在上学的路上。

    和霍以瑾捐助之前了解的没什么差别,给她的资料上是什么样,现实就是什么样,没有丝毫作伪和欺骗,实在是太难得了。

    “看来白家老爷子真的只是想做好事,以后可以考虑多合作。”霍以瑾对谢副总道。

    捐款最怕什么?被骗。你的一腔好意最终只是填了别人欲壑难平的肚子,根本帮不到真正需要帮的人。

    霍以瑾的慈善摊子铺的很大,上当受骗的事儿真心没少遇到,甚至已经到了只要对方没有骗她,她就满足了的地步。但她还是没有放弃,因为还是那句话,“万一是真的呢?我们不能因为不一定会发生的错误就不去正确的事。”

    小天使孤儿院是一家私人孤儿院,由同为世家的白家三爷白秋投资建立。白老爷子和霍以瑾的祖父是同辈人,乐善好施了一辈子,如今年事已高却仍然热心公益,是霍以瑾十分佩服的人。能偶然从侧面得知对方真的是个好人,而不是表里不一,不会让她的钱打了水平,这让霍以瑾整个人的心情都十分高涨。

    这个世界上果然还是好人多,人们也总是会被这样发自真心的柔软和温暖而感动。

    一直在这里做义工的红领巾组织,其实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而选择了这里。

    换个意思就是说……

    再一次被一群世家小姐们团团围住的霍以瑾无语问苍天,howareyou?howoldareyou?(中式英文,怎么是你们,怎么老是你们?!)

    优质未婚夫人选的林楼和谢燮反而被晾在了一边。

    “这是怎么个情况?”谢燮问林楼。

    林楼尴尬的笑了笑:“我回国才几天?你猜我能接触到或者知道的义工组织能是什么样的人组成的?”

    世家子弟有好有坏,这种有钱有闲来做义工的自然也是有的。来一次干一会儿就受不了的比比皆是,但能坚持下来的便会一直坚持。

    这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林楼在网上联系到的组织联络人宋媛媛,宋家二小姐,也就是那个前不久在宴会上才邀请过霍以瑾一起去听自家赞助的交响乐乐团的名媛,对方看上去年纪就不算大,有一张圆圆的苹果脸,容貌普通,却会给人一种活力四射的感觉。

    ——这不就是典型言情文女主嘛!by:遭受了一晚上总裁文荼毒的谢燮和林楼。

    而这个故事里的总裁很显然就是……

    ……霍以瑾。

    “总裁大人你喝点水。”世家小姐a道。

    “总裁大人你要不要尝尝我自己做的小点心?”世家小姐b不甘落后。

    “总裁大人你别动,放着我来!”明显比霍以瑾要瘦小太多的宋媛媛抢下了霍以瑾手上的纸箱子,压她摇摇晃晃,却依旧咬着牙不肯给霍以瑾拿着,“这个太重了,你去拿别的吧。”

    徒留在外面又套了一件印有红领巾组织logo的t血衫的霍以瑾在风中凌乱。

    “太受欢迎可真是一个奢侈的烦恼啊,恩?”林楼搬着东西路过霍以瑾身边时如是说。

    “我已经看穿了你的未来。”百合控谢副总幸灾乐祸的补充道,“需要我提前和你哥打声招呼,让他做好妹妹变弟弟的心理准备吗?”

    “不要讲话了,好不好?干活干活!还有一车的东西等着呢!”宋媛媛上前瞪了一眼谢副总,对待谢燮和林楼,这位宋家的二小姐可是一点都不客气,简直是犹如冬天般寒冷,等对上霍以瑾那自然就春天般的温暖了,“总裁大人累不累?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她能累什么?”严重缺乏锻炼的谢副总表示不服,“从一开始她手上就没拿超过两个手掌大的物件,还基本是拿一趟休三次的节奏。”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斤斤计较啊!你手里的东西还是我们家总裁大人捐的呢!”

    “不,请务必给我点活儿干吧。”先不说找对象的事儿,哪怕只是单纯来帮忙,她这样闲着也实在不是个事儿啊。

    “唔,其实还真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非总裁大人您不可呢。”

    “什么?”

    三分钟后,霍以瑾搬着凳子,坐在另外一个只能靠别人推着轮椅活动的小男孩旁边,一起待在小院门口——看大家忙活。

    霍以瑾被委托的重要任务就是陪男孩一边晒太阳,一边聊天。

    小男孩叫小桥,不是东吴的那个大乔小乔,而是拱桥的桥,因为他是被院长在桥下面发现的。因为很严重的先天性软骨病在数九寒天被家人遗弃,哭的声音还不如一只小猫大,哪怕院长再晚一会儿发现估计都救不回来了。

    事实上哪怕救回来了,这样的孩子一般也活不长。

    最开始诊断时,医生说小桥活不过三岁。院长不信邪,明明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小男孩,雪白的皮肤,灵动的双眼,智力也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是比一般孩子要更聪明早熟一点……最后没有放弃希望的院子真的迎来了一个喜忧参半的未来,小桥坚强的活了下来,但他每天都要被推出来晒足够长时间的太阳,吃补充维生素d和钙的药(没有药物能够治疗这种病),忍着痛也要被扶着运动,然后等待着每一年被医生断言一次他活不过今年冬天。

    “但我活下来了。”小桥笑着和霍以瑾道,“我已经七岁了。白爷爷说今年我就能做手术矫正了,所以我还会活很久,甚至站起来,和正常人一样。你要是用很可怜的眼神看着我,小心我和你翻脸哦。”

    “我干什么要同情一个肯定会好起来的人?”霍以瑾挑眉看小小桥,“我小时候也做过手术,好几次,经常需要在春天住到医院的特殊病房里,但我现在已经二十五岁了。需要我教你一个手术一定会顺顺利利的咒语吗?”

    “你没骗我?”小桥抬眼看着自己旁边漂亮的大姐姐,对方这样的回答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干嘛骗你?我的咒语是我哥教我的,当时我比你还小一点,但是我成功了,我真的变得和正常人一样,只要注意定时去医院体检就好。你也会这样。”

    “咒语!”

    “默念你最喜欢的人名字。”

    “就这样?”

    “就这样。”霍以瑾笃定的点点头,“他们会持续给予你力量的。你会因为这些名字而不断告诉自己,你不能死,因为你死了他们会很伤心。你不想他们伤心的,对吧?”

    “我不想院长伤心,不想白爷爷伤心,也不想媛媛阿姨伤心。”小桥如实回答。

    “阿姨?”

    “是啊,阿姨,我怎么称呼你?总裁阿姨?”

    “……你这个小鬼还很是不讨人喜欢啊。”任何一个女人在年轻的时候都不会喜欢被人称呼为阿姨的。

    “彼此彼此,你这个阿姨也不怎么讨人喜欢,凶巴巴的,还爱骗小孩玩。”什么默念最喜欢的人的名字,这哪里是咒语,根本就是心理暗示。欺负他人小没学过心理学吗?

    “小桥是孤儿院的吉祥物。”宋媛媛在休息空挡对谢燮介绍道,“这里的每个人都很喜欢他。他已经奇迹般的活了七个年头,每次看见他,我就总会有一种生活中有困难又怎么样?一切都不是问题,一定能解决的坚定感。”

    “所以你安排霍以瑾去的意思是……”

    “总裁大人也给我一种感觉,只不过小桥只有精神层面的,而总裁大人不仅有精神,还会自己动手解决问题。”宋媛媛当霍以瑾的脑残粉有段时间了,甚至是在离姗姗事件之前,“你不觉得两个吉祥物放在一起会让人更有干劲儿吗?”

    “……”霍以瑾果然是被当做吉祥物了啊。

    吉祥霍和吉祥桥此时正在做进一步的沟通,有关于整个红领巾组织的:“宋媛媛他们经常来吗?”

    “周一到周五是从下午到晚上的几个小时,周末两天是全天。你呢?你准备待多久?”

    “如果我说只有这一天的话,你会不会这就不再理我了?”她记得她以前看过一个动漫的片段,里面有个小男孩就是这样说的,既然你注定只能停留一天,那我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对你抱有期待,不接近你。

    “为什么不理你?”小桥不解的反问,“能有一天总比一天都没有好,不是吗?”

    小孩子其实有时候会比大人更有智慧,那是与大人积攒多年后的经验截然不同的通透,整个世界在他们眼中都是不一样的。

    “你说的对。”霍以瑾点头对于这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态度表示赞同,“红领巾里除了媛媛以外你还喜欢谁?”

    霍以瑾决定让很有智慧的小桥来为她推荐适合恋爱的人选。

    “吴方大叔。”

    按照小桥一贯的称呼态度,当他说是叔的时候,霍以瑾就明白她一击必中找到了一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人。顺着小桥的眼神看去,霍以瑾觉得自己的恋爱运果然是要开始上升了,一个目前已知信息只有名字叫吴方,但长相外貌出众的男人。

    “……”所以说,果然还是要看脸的吧!by:谢副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完美主义症候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雾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十并收藏完美主义症候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