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圣踪 > 第三十九章 再拒

第三十九章 再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鱼一眨眼睛,神情顿时轻松了几分,眼珠一转,道:“原来麒麟叔叔想知道这个?小鱼当然可以告诉麒麟叔叔啦,只是不知道在回答您之前,小鱼能不能先问您一个问题啊?”

    开阳道:“哦,你想知道什么?”

    小鱼道:“麒麟叔叔,小鱼想问知道那人的真实身份,是您随便问问,还是对您来说很重要?”

    小鱼不问开阳想知道伏波真人的真实身份的缘由和目的,却只是问伏波真人的真实身份对他是不是重要,让人猜不透她的用意,一旁的邓木公有些奇怪地看了小鱼一眼。*顶*点*小*说 .

    开阳却笑道:“好个精明有心机的丫头!你知道以我的身份,既然开口问了,便无所谓重要不重要。特意强调这一点,是你有事想要开口求我,却要先让我明白你带给了我很有用的消息。那这样一来,之后你提出什么要求,我至少都不会拒绝的太过分了,对不对?”

    邓木公一听,这才回过味来,却听小鱼嘻嘻笑道:“麒麟叔叔,你说笑了吧!这算是什么心机呢,只不过是一个晚辈跟您撒撒娇罢了。还不是一点儿也逃不出您的麒麟眼吗?”

    邓木公插口道:“你还知道麒麟眼,小小年纪,倒是知道不少嘛?”

    开阳脸上露出一抹促狭的笑意,道:“这一下我就明白了,为什么你刚才敢于甘冒奇险,带着炼化一半的天欲花来我这儿寻求庇护。看样子是早就有人指点过你了。至少跟你提过我,对是不对?”

    小鱼眨着眼睛,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道:“这位妖物公公说笑了,您也说了我是小小年纪,就算知道再多,又能知道多少,难道还能比您还多吗?”

    邓木公一吹胡子,似乎有些不悦道:“小姑娘乱七八糟。刚才还叫的是妖物大叔。怎么这一会儿就叫我妖物公公了?你一口一个麒麟大叔、麒麟叔叔的,他可还是我大哥呢?这样叫你觉得合适吗?”

    小鱼笑道:“刚才是小鱼叫错了,匆匆忙忙没看清妖物公公的模样。这会儿却是看清楚了,您长着这么一把花白的胡子。难道不该叫你公公吗、我师父常说。形容乃心境外化。麒麟大叔的形容可比您年轻帅气多啦!好啦,如果您不喜欢小鱼叫你妖物公公,那不如就告诉小鱼您叫什么名字。小鱼再给您换个称呼好了!”

    邓木公答道:“我的名字叫邓木公……”话一出口,便感后悔,果然小鱼就啧啧两声,道:“您看,小鱼还是没有叫错吧,您的名字里就带着公字,叫您妖物公公可没冤枉您啊!这样吧,要是您实在不喜欢,小鱼就叫您妖木公公好啦,您觉得怎么样?”

    邓木公一听,顿时无语,好好的邓木公变成了妖木公公,这叫什么事啊,真是后悔自己随便搭腔啊!

    这时,开阳道:“哈哈,小姑娘,你这张利嘴倒是跟传闻之中的骑牛的小子很是相像啊!好啦,不必再故意扯闲话套近乎啦,不然那边的天怒花择主都快要见分晓啦!你的心思我很明白,在你完全炼化这第二朵天欲花之前,就先在我身边站着吧,料想也没有人可以伤得了你。你心里是怎么打算得吧!”

    小鱼刚才真盘算着以回答开阳的问题,想要跟他讨价还价,让他庇护自己。现在见他居然主动提了出来,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带着一丝感激道:“麒麟大叔,你真是太好啦!倒是显得小鱼很小心眼了,不过女孩子小心眼也是很正常的。嘿嘿,至于你想问的事情,其实你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对不对?这天地之间能够让你的麒麟眼也看不透的可没有几个!”

    小鱼这话,等于是坐实了开阳心中的猜测。他顿时就知道了伏波真人的真实来历。他向原来沙七飞和伏波真人所在之处看了一眼,只见沙七飞一人站在远处,心道:“他果然是他,难怪会拒绝刚才那朵天欲花,但是他刚才想将那朵天欲花推给眼前这个跟陆正命数一样的人,又是有着什么用意呢?天地之间,有着相同的天时出生乃是常见之事,但具有相同的命数,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开阳一念千变,但仍旧把握不住这天地之间的奥妙,于是他放弃了追索,冲小鱼道:“原来是他,多谢小鱼姑娘指点迷津了。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了,你到底是以什么样的破绽看出他的真实身份的?”

    小鱼一笑,冲着开阳招招手,道:“麒麟大叔,这秘密只可以告诉你一个,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又对着邓木公道:“妖木公公,小鱼就不能告诉你了哦,抱歉!”

    邓木公心里急想知道,但是却不好意思表现出来,鼻孔朝天哼了一声,心道:“谁要你这小姑娘来说,待会我自然可以问大哥就是了!”

    正这么想着,却见小鱼在俯就过去的开阳耳边小声说道:“麒麟大叔,我跟你说了之后,如果有谁偷偷在私底下问你,肯定是十分不害臊的家伙,你可千万不要告诉他哦。”说完之后,又无声无息地在开阳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邓木公听得那几句话,又好气又好笑,见小鱼装模作样的说话,一眼就看出这小姑娘根本不是嘴巴在说话,而是正以神念跟开阳交谈。他的而耳朵能上听九天,下闻九地,只要愿意,以小鱼的修为自然挡不住他窃听她的神念,但是他自恃身份,当然不屑于这样去做。

    听小鱼说完,开阳却是恍然大悟的神色,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小鱼,你现在就站到我身后去吧,安心炼化你的第二朵天欲花!”

    小鱼乐不可支地嗯了一声,然后各自看了邓木公和云中君一眼。冲邓木公做了个鬼脸,飞到云中君身边站着,好像是十分嫌弃邓木公一样。邓木公一阵气闷,却在神识之中听见开阳的声音道:“二弟,你可千万别问我那破绽是什么,否则你可就成了不害臊的家伙了!”

    邓木公想不到开阳居然会跟他开这种玩笑,更是苦笑不得。又听开阳继续道:“不过这小姑娘不让我回答,但是可没说我不可以主动告诉谁?二弟啊,你要不要大哥主动告诉你啊!”

    邓木公在神识之中苦笑道:“大哥,你怎么也学起这小姑娘来了……闲话少说。还是言归正传吧。一会儿天命花降世之时。便是三教子现世之际,但是陆正却迟迟不曾现身,甚至天地之间连他一点气息都不曾发现。既然这小鱼姑娘证实了他果然是那人,那就是说因为那谶言泄露之后变乱丛生。真的被断慈山的妖物们改变的了天地气数。导致这三教子的劫运已经改变。从陆正变成了他?也就是说,这一场赌约……”

    邓木公说到此,语气之中惶恐之意越来越浓。却是不敢再继续往下说了。开阳却道:“二弟,你想的太多了。一切既然非你我所能料,就静等一切发生了再说吧。要知道此时的担忧到了一切见分晓的时候,往往就成了多余和可笑。三教子之谶也好,那场赌约也好,已经等待了数千年,我们都不过是旁观见证罢了,终究还是要等到正主来结束这一切,我们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便可以了。所有的未来都在眼前,我们还是好好留心眼前之事吧!”

    邓木公听了这话,心中虽然还是担忧,也只好道:“也只好如此了,但看天意安排吧!”

    两人在神识之中说话之际,小鱼却在一旁跟山神打招呼道:“你就是云中君吧?你大闹天宗四相境的事情我都听说啦。我也在四相境待过一段时间呢,可惜等你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先一步离开了。不然的话,就可以看见你一身独斗整个天宗的威风的样子啦!”

    山神听见这话,回头看了小鱼一眼,也不搭理他,仍旧呆呆的目视前方。小鱼也不管山神不搭理自己,只顾自己说话,说道:“你的事情我都听说啦,你对灵虚实在是好极了,你知道最好的一点是什么吗?就是你眼里心里始终都只有灵虚一个。哎,想想真是羡慕灵虚,虽然她死了,但是我也觉得也没有什么好可怜的,自有山鬼陪着她,一点儿也不会寂寞,让人想起都有些羡慕,还有其实我觉得这件事就是那个岸无涯最坏。既然你和灵虚是两情相悦,他虽然是灵虚的师父,也没有什么理由来干涉你们啊!最坏的就是这种没事找事的人了,你说对不对?咦,你怎么不说话,光是我一个人在说?……

    话说回来,如果他能有山鬼一半的专一,那该有多好啊!可惜他总会见一个爱一个,真是让我恨的牙痒痒的。有时候气极了,真想一刀子把他宰了,哪怕将他以炼器之法炼成一具干尸,永远陪在我身边,不去招惹其他的女孩子,那我也认了。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他再也回不来了……其实与其这样失去他,还不如宁愿他在别的女人那里,至少我还知道他在天地之间。但是现在,我就算找遍整个天地,也找不到他啦……都说天欲花能够再造肉身,但是也总得先找着他的心啊!没有心,又怎么再造肉身呢,即便造出来一模一样的,又能算是他吗?”

    小鱼说着说着,眼睛里就流出了泪水,不由自主便停下了说话,愣愣出神,低下头看着握着手中的天欲花,眼泪一滴滴打在了天欲花上,啜泣道:“以前我总是恨他、凶他,是因为总觉得他的心不在我这儿。到了现在,我才知道是我的心早就跑到了他的心里去啦!所以他走了,连带把我的心也带走,不见了!我恨死你这个臭小子啦!呜呜呜……”

    小鱼说着说着,心里想起那个骑牛的荒无耻,低声啜泣变成了捂面大哭。忽然有一只手轻轻地落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小鱼抬头一看,却是山神毫无表情的脸。但是就在这张木讷而呆板的面容上,一双澄明干净的眼中此时却蓄满着泪水,就在小鱼目光触及的刹那,泪水夺眶而出。

    小鱼再也忍受不住,一下子扑到了山神犹如父亲般温厚的胸怀之中,哇哇大哭了起来。山神有些不知所措的举着双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最后只得轮流轻轻拍着小鱼的后背。

    开阳和邓木公都有些触不及防,就连不远处的赤灵也好奇地看了过来,却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小鱼哭了一会儿。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从山神的怀里出来,擦赶紧眼泪,有些不敢去看开阳和邓木公的目光。

    只听邓木公突然道:“哈,这会儿怎么突然下起雨来了?”

    小鱼一抬头。天空哪里有雨。这会儿的率意天上几乎什么都下。就是不可能有什么雨水,疑惑道:“妖木公公,哪儿有雨。你分明是瞎说!”

    邓木公哈哈一笑,指着小鱼的脸道:“若不是下雨,怎么你脸上这么多水呢?不要告诉我是你哭了吧!”

    小鱼当即啐了一口,道:“胡说,你才哭了呢!”语气虽凶,但是脸却红了。

    邓木公见她发窘,好不容易占了着小姑娘一次上风,当即朗声大笑起来,道:“你没哭,那就是下雨了,我又怎么瞎说了。哈哈,不过你没哭,可有人到时快要哭了!”

    小鱼被邓木公这么一逗,心里倒是松快了许多,好奇问道:“谁要哭了?”

    邓木公伸手冲着前方一指道:“喏,不就是那个忘我老人嘛,你们道门中人怎么叫他来着,哦,对了,叫冒黑气的!这冒黑气刚才追着那朵向东而去的天怒花,眼看就要到手了。没想到大夏龙图又出来挡在了他面前,坏了他的好事。那朵花一下子就找到了一个修行人作为宿主,把他气得够呛。你看,现在他不正跟大夏龙图斗在一块儿吗?”

    小鱼定睛一看,果然见在率意山东方上空,忘我老人立身虚空,周身缭绕的黑气在他身前化成了一口大钟。那大钟不停左右晃动,发出各种奇异的声响,袭向对面的大夏龙图。那钟声传到小鱼耳边已是极小,也不知是忘我老人将之收拢全部攻击大夏龙图一人,还是因为开阳立身此处,所以隔绝了一切法力蔓延而至。

    只见那大黑钟每摇一次,对面的大夏龙图坐在小车之上的大夏龙图便挥动一次拂尘,似乎是将钟声攻击化去。看起来大夏龙图显得十分轻松,似乎很轻易就将钟声化去,但却就这么一直牵制这忘我老人,并不与他生死相搏!而那忘我老人此刻已容貌又发出了变化,已经变成了一个满头白发、满面皱纹的老人。

    跟刚才相比,虚空之中只剩下了两个大夏龙图,这一个缠住了忘我老人,另外一个则是守在了风母一侧,坐在小车之上慢慢地绕着风母兜圈子,每兜一圈,便会有一道流风从虚空之中出现,缠上居于中间的风母。此时的风母已经被一道旋风困在其中,不得而出了。隐约可以听见她撕心裂肺般的凄厉叫声从风中透出,却始终脱不出大夏龙图的困阵!

    三个脱天境邪修之中,唯一剩下一个灵鬼王则是与道门云台法阵斗在了一起。失去了四个白爪,只凭两只白爪,灵鬼王也一时奈何不了道门。只见两个白爪在虚空之中不断划出爪迹,击碎云台法阵散出的种种法力。同时灵鬼王也不得不运转形神之道,施展身神通和云台法阵之上不时伸出的手脚相抗!

    那是直接从云台法阵伸出的手脚,不知道有多少手、多少脚,一次击出,便是千手,便是千脚。一个进退,便是千手千脚遍布虚空,带着浑厚的法力,踹行云,斩流风,延伸千丈而来。小鱼毕竟出身道门大宗门,见识广博,知道这是佛门身神通之中的千手神通,发招与灵鬼王相斗的不是别人,就是知缘居士!

    知缘居士和道门配合默契无间,往往就在云台法阵释出的种种法术攻击被灵鬼王击破或者灵鬼王为了躲避云台法阵的种种困阵法术之时,他的手脚便攻到了哪里。一手一脚所至,携带万钧之力,所攻击的却并不是灵鬼王本身。而是搅乱他所处的一方天地,在天地之间斗法,不外乎天地之间的手段。

    知缘居士所为让灵鬼王好几次险些因此陷入道门困阵之中。灵鬼王虽然不胜其烦,但是却对这样的神通毫无办法,就算他的白爪锐利无匹兼备脱天玄妙,知缘居士的化出的千手神通可轻易为他击溃,但是这门千手神通却是变化无尽,前面化出的手脚刚被击碎,随后无数手脚又从虚空四面八方袭来。

    因此,就算没有大夏龙图这等脱天境的高手。在道门云台法阵和知缘居士的夹击之下。又有渊无咎的天镜在上空摄其行迹,灵鬼王的许多灵识手段压根施展不出。加上他也隐隐担忧道门众人使出最后的手段,以道门八大神器化出太极阵困锁他,并不敢太过相逼。倒是显得颇为狼狈!

    而由狮驼和鸾鸟带领的那些妖物则是更惨了。他们被其他的修行人逼在了率意山西北的一处山坳角落。刚才这些妖物突然暴起出手。杀死了不少修行人,已经将修行人彻底激怒了。这会儿三大脱天境邪修被压制,那些修行人当然是毫无顾忌地开始追杀这些妖物。他们的攻击不是单打独斗。而是这些修行人联合出手,因此每一次都是成片的法宝祭出,无数的宝符丢出,犹如下雨一般地攻击这那些妖物。

    那些妖物就算是肉身再强悍,也禁受不住这样的攻击,几次突围都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修士生生用法力逼了回去,并留下不少各种妖兽的尸体。到最后只剩下十几个妖物之时,有四个妖物突然像四方冲了过去,引爆自己的玄丹,顿时惊天动地的爆炸过后,无边浩瀚的法力冲击之下,四方修行人也倒下一片。这十几个妖物却并不逃走,反而又开始冲进了修行人之中,施展种种神通开始攻击,分明就是要和修行人同归于尽的架势!

    这些修行人也渐渐地看出来了,这些妖物根本就没打算离开,他们就是来送死的。而剩下的这是十几个妖物,基本都是在相当于知命境之上的修为,甚至还有差不多一半是在知天境。这样的修为却采取了一种不要命的打法,仓促之间本来因为同仇敌忾之心而凝聚在一起的修行人顿时瓦解四散。纵使有人有心想要号召众人共同进退,但也无人听从,反而因为迟疑停留被突袭而至的妖物杀死。这么一来,情势虽然没有被妖物逆转,毕竟修行人之中也有不少高手,但是却不如之前那么占据绝对的优势了。而这十几头妖物也冲出包围,分散四处,伺机出手偷袭修行人,倒是更加难以消灭了!

    这一切情形,以小鱼的修为自然无法全然洞察,但却一点不落都在开阳的麒麟中。除去种种争斗之外,最重要的还是三朵天怒花的归属。三朵天怒花分别向东、南、北三处飞出。向东而去的那朵差点被忘我老人抢走,后来在大夏龙图的干预之下已经找到了原本就选择的修行人宿主。这位宿主不是别人,正是原来山宗的大弟子,如今石景山之主欧乐山。

    欧乐山也没有想到那朵天怒花竟直接就奔着自己而来了,但是当天怒花到了眼前,他也已从惊讶之中回过神。等到天怒花落在他头顶的刹那,正要伸出触须占据他的形神,欧乐山却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运转御山诀之中炼化山气之法,将之凝定。天怒花触须再进不得半分,而欧乐山的神念和法力却已切入花中,当即反客为主开始炼化起来!

    方若水见丈夫竟然得此大机缘,一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没有反应过来。倒是一旁的卜华南率先动作,当场大喝一声,身上散出四道流风围绕欧乐山游走成阵,逼退在场的其他修行人,将欧乐山护卫其中。

    方若水这才惊醒过来,当即也娇喝一声,双眉陡然一凛,石中出剑,护卫在丈夫身侧。同时以神念对卜华南道:“多谢师叔!”

    卜华南一脸沉重,道:“无论如何也要等到欧老弟炼化完毕,迫不得已,只有一边炼化,一边逃走!”

    方若水环顾四周,但觉无处不是危险,一颗心猛地跳了起来。但目光游动之际,又忍不住频频回望丈夫,又有无限崇拜和甜蜜之意在心里源源不绝涌出来!

    另外向南的那朵天怒花竟又一次往沙七飞而去,整个率意山四周乱成一片,唯独只有沙七飞那儿出奇地安静,无论是任何法力或者是妖物偶然经过,都会在瞬间消失无踪。而这一朵的天怒花跟之前的天欲花一样,也不是冲着沙七飞而来的,而是停留在沙七飞身后不远处。

    沙七飞身后空空荡荡,并没有人,这天怒花为什么会停下呢?在众人眼中空荡无物之处,但是在开阳的麒麟眼下却不是,在天怒花的感应之中也不是,就在天怒花停下之后不久,空地之上忽然隐约出现了伏波真人的身影,却是极淡的透明影子。

    就在伏波真人的透明影子出现的刹那,那朵天怒花一下就要往他的头上飞去,却不料伏波真人又是双手一合,冲着那朵天怒花微微一拜,那朵天怒花顿时在半空一滞,随即只见伏波真人伸手冲着沙七飞一指,那朵天怒花应之向沙七飞飞去。但是等到了沙七飞头上却没有落下去,而是盘旋了一阵,仍旧往伏波真人那儿飞了过来。

    伏波真人似乎叹息了一声,透明身影瞬间淡去无踪,竟仍是没有接受这朵天怒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圣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沈四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四宝并收藏圣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