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岩 > 第76章 亲爹

第76章 亲爹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延麒本来打算在旁边看看热闹的,不过听到走廊里传来的说话声,还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溜掉了。他有预感,他老爹要是听说重岩是来还钱的,心情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李承运听说重岩来公司找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至于还钱不还钱的话,高云压根就没敢跟他提。所以开完会的李承运大步流星地走回自己办公室,推开门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容。当然,看到他的办公室里多出两盆盆景,他的心情就更好了。

    “从学校过来的?”李承运把文件夹放在办公桌上,侧过头欣赏了一下重岩摆在茶几上的盆景,“吃过午饭了吗?”

    “先去了店里一趟,”重岩说:“跟店员一起吃的盒饭。”

    李承运微微皱眉,“别总吃这些没营养的东西。”

    “其实还不错的,”重岩说:“有青菜还有鸡腿。”至少盒饭搭配的比以前张月桂给他做的饭菜有营养多了。

    听他这么说,李承运心里掠过一丝微妙的不爽,不自觉的想到重岩会觉得盒饭不错,是不是因为以前的日子过的太糟糕?

    李承运在刚才李延麒坐过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一脸和气地看着他,“这个时间跑过来,是有什么事?”一边说一边用眼神示意:无论什么事都可以,只要说出来,老子就替你去摆平,好让你这个小兔崽子知道老子这个爹当的其实也不是那么差劲儿的。

    重岩坐直了身体,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推到了他面前,“呐,快过年了,我也挣钱了,这是还你的。”

    李承运愣了一下,看看卡再看看重岩,狐疑地问道,“还……我的?”这个还字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听错了什么吗?还是自己当真借过他钱?

    重岩一本正经地点头,“是啊,托您的福,我做期货挣了些钱。”

    李承运还是觉得自己大概听错了什么,拿起那张卡看了看,“多少钱?”

    “两百万。”重岩也愣了一下,“利息是按活期算的,少吗?”

    李承运,“……”

    李承运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地问道:“我什么时候借你钱了?”上次程瑜出面,借着温浩的手算计了重岩一道,他倒是给重岩拿过去两百万,不过那个时候重岩可是高高兴兴的就收下了的。

    重岩心说这是因为酒色过度,所以老的太快,记忆力都衰退了吗?

    “就是我刚来没多久的时候,”重岩其实也记不清到底是哪一天了,“你说让我拿着花,我说回头要还你的。”

    李承运模模糊糊记得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就是他把李彦清接回老宅之后没多久。不过具体什么情形,他也记不清楚了,好像当时是觉得有点儿对不起这个孩子吧。

    李承运郁闷地看着他,“就这么跟我见外?”

    重岩被他这么盯着,心里也有点儿不舒服,“话不是这么说的,该收的我会收下,该还的还是得还。我又不是不挣钱。”说着,心里有些得意,忍不住就想在他面前显摆一下,“我这半年炒期货挣了两千万。有钱!”

    李承运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心说这小兔崽子是大老远的跑来跟他炫富呢?!

    重岩一想起存折上的那一串零,心里就美滋滋的,“要是没钱,我想还也还不上,你说是吧。等过了年后我大概还要再开一摊买卖。”说着又挥了挥手,“这卡你就放心的收下吧,拿去随便花。”

    李承运被他财大气粗的架势气得笑了起来。他活到这么一把年纪,还是头一遭收到儿子给的钱。这感觉怎么就这么奇怪呢?

    “你把钱都转出来,期货不做了?”

    “做还是要做的,”重岩一脸认真地解释,“不过年后我打算暂时收收手,最早也要等到年底再说。”受金融风暴影响,这一年的进出口业务大幅缩减,期货市场也收到不小的冲击。上一世张赫给他上课的时候,曾经特意强调过。

    李承运心头一动,眼神也变得认真了起来,“不看好明年的市场?”

    重岩犹豫了一下,这种事情其实真的不好说。虽然多活了一辈子,但是所有的事情会不会还按照原有的节奏来发展,他也不能肯定。李承运还在等待他的回答,重岩只好含糊地说:“进出口方面可能会有风险。如果进出口业务缩减的话,期货市场也会受影响的。”

    李承运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缓缓点头。

    “还是小心一点儿吧。”重岩见他沉默不语,便安慰他说:“企业么,肯定要为潜在的流动性危机做好准备,对吧。不过这谁都知道,我也就是随口一说。”

    李承运摇摇头笑了。马后炮谁不会,难的是拥有一双能提前察觉危机来临的利眼。这一刻,李承运终于对这个一直以来只肯叫他“李先生”的儿子生出了几分激赏。

    “李氏名下的产业也是时候进行整合了。”李承运很认真地看着他说:“重岩,有没有想过来李氏工作?”

    重岩没好气地翻了个大白眼,“很稀罕么?我又不是没有钱。”

    李承运,“……”

    “有钱、有闲、不会累的像驴一样,”重岩吊儿郎当地抖腿,“我日子过的挺舒服的,干嘛要上李氏来找不痛快呀?”

    李承运心想,难道在他心目中老子就是一头拉磨的驴么?

    “再说了,”重岩扫了一眼办公室虚掩的房门,贼溜溜的压低了声音,“再说储君尚在,并无过错。皇上三心二意,让储君如何立身?岂不是江山社稷之祸?”

    李承运没好气地瞪他,“吃饱撑着了?好好说话!”

    重岩的表情变得正经了一些,“李氏在目前的阶段最重要的是求稳。百年基业,哪怕疆域扩展到了全世界,也要守得住才行。成吉思汗与你相比如何?他当年打仗,往西最远打到了多瑙河畔,往东最远打到了库页岛,那又怎么样?”

    李承运被他问的哑口无言。每次听重岩这样长篇大论的说话,他都觉得他的话里有漏洞,像是在强词夺理。但是不知为什么,他又总是抓不住这些漏洞。

    “所以做人要知足啊。”重岩老气横秋地整理了一下校服的袖子,“李氏在你手里扩展的太快,它吸收的东西需要时间来慢慢消化。你正好可以借大少之手沉淀一下,巩固巩固你的江山。相信我,没有人比他更合适做你的接班人了。”

    重岩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了前世的一个细节,他死前似乎立过一份遗嘱。遗嘱的内容是如果他不幸过世,要把李氏交到李延麒的手中。他当时也是这般考量,觉得李氏在自己手中扩张太快,正好需要李延麒这个守成的人才来巩固他的战果。不过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想到要立遗嘱,重岩却想不起来了。

    李承运陷入沉思,显然重岩的说辞颇让他心动。

    内线电话响起,敲碎了一室寂静。李承运回过神来,伸手接起电话,就听高云柔声细气地提醒他,“李总,岩少爷该下楼了,距离他下午上课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我已经通知了老陈把车开到前楼送他去学校。”

    李承运扫了一眼他身上的校服,嗯了一声,说:“我自己送他,下午的会你帮我推迟两小时。”

    高云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呃,好的,我马上办。”

    重岩也回过神来,摆摆手说:“不用了,我自己打车过去。”

    李承运不由分说地站了起来,“这一带这个时间段打车不方便,我送你吧。正好还能在路上跟你说说话。”

    重岩扫了他一眼,眼神里微微透出几分不怀好意,“感动了?是不是看我还你钱,心里特别高兴?两百万呐,可不少了,够给小情人买套首饰了。”

    李承运气得要拿大耳刮子抽他,刚刚因为他那番话而在心里涌起的感动欣赏顷刻间烟消云散。心说这破孩子怎么就这么讨人厌呢,一丁点儿也看不得别人高兴。

    两个人走进电梯,李承运忍着脾气问他,“快期末考试了吧?放假有什么打算?”

    重岩摇摇头,“没什么打算。最多就是回去看看我姥姥。”

    李承运试探地看着他,“放了假就跟我回去住吧。家里的老人还一直没见过你呢,好歹也是一家人,总住在外面像什么样子。”

    重岩撇撇嘴,“你家的人有谁是真心想见我的?”

    “小兔崽子!”李承运吼道:“没人真心想见你?那我现在是在干嘛?我吃饱撑的亲自跑来给你当司机?我过瘾呐?”

    重岩被他一吼,也不爽了,“你别忘了我刚还你两百万!”

    “咳,咳,”李承运一口气没顺过来,咳嗽了起来,“两百万……真是好多钱哦。”这混小子幸亏不住在自己眼皮底下,否则天天这么吃瘪,他一定会减寿的。

    一定会的。

    重岩不理会他的挖苦,在他看来两百万当然是很多钱,有好多人一辈子都没挣到过这么多钱呢。就算是在米珠薪桂的京都,也能做很多事情的。重岩琢磨了一会儿两百万的用途,脑子又转到了鼓动海青天跟他一起合伙做生意的事情上。

    “那啥,”重岩的眼珠子在李承运身上转了转,“过些天我大概还要攒个小公司,嗯,就是工作室的形式。专门做网络安全这一块的,到时候手续能帮忙给办不?”

    李承运也斜着眼看他,“先叫声爹听听。”

    重岩想都没想的张嘴就来,“爹!亲爹!”

    李承运,“……”

    好想打他。李承运恨得直磨牙,心说老子明明就是他的亲爹,可为什么被他这么一喊,怎么听都不像是真的呢?!

    李承运满头黑线地看着他,“你就不能认真点儿?”

    重岩很冤枉地摊手看着他,“无论我认真不认真,这个字的发音都是die。难道因为我认真,它就能变成娘吗?”

    李承运再忍不住,冲着臭小子欠扁的脸挥了一巴掌,指头尖还没挨着重岩的脸,电梯突然停住,两扇门无声地滑开,外面就是一楼宽敞的大厅。

    李承运僵了一下,装模作样地把手探过去整理了一下重岩的领子。

    重岩嘴角抽了抽,“要不找个没人的地方让你过过瘾?”

    李承运冷哼,“别得寸进尺。”

    重岩低头跟在他身后走出电梯,唇边噙着一抹坏笑。

    两人上了车,重岩不放心地追问了一句,“会帮我办手续的吧?”

    真是来讨债的。

    李承运黑着脸在方向盘上拍了一把,“要办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重岩立刻高兴了,暗想这一趟真没白来。

    李承运被他气得没脾气,在心里劝自己,行了行了,有事儿能求到你头上,说明还是把你当回事儿的,这就行了。

    至少都叫爹了不是么。

    不管怎么说,“爹”总比“李先生”听着顺耳一些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重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牛角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角弓并收藏重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