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岩 > 第53章 一堆熟人

第53章 一堆熟人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林培的东西不多,但他这人做什么事都细致,书要放哪里,资料放哪里都有讲究,重岩毛手毛脚的帮了会儿倒忙,就被他撵到客厅去做作业了——没办法,有个当家长当上瘾的家伙,隔三差五就打电话问问他暑假作业的情况。

    真是烦都烦死了。重岩皱着眉头写作业,书本和暑假作业堆了半个餐桌。他以前都是在楼上的书房看书写作业,家里多了一口人之后他就改到这里写作业了。因为坐在这里能看到林培忙忙碌碌的身影,感觉家里比较有人气。

    做了一天作业,下午的时候李承运打来电话,叮嘱他别迟到了。重岩这才反应过来李承运也要去的,这样看来估计人可不会少,应该不是李延麟说的那种“只叫几个熟人热闹一下”的规模。不过规模大了也有规模大了的好处,至少好吃的东西会更多。李家有个南方请来的厨子做的甜点特别好,重岩以前可没少吃,到现在一想起他做的芒果班戟还流口水。他催着林培洗澡换衣服,然后开车直奔程李园。

    管家李荣果然带着几个人站在门口亲自迎客,李二少出国前的最后一次聚会,规格果然不一般。看见重岩过来,李荣眉眼弯弯,微一欠身,说了句,“岩少爷,欢迎回家。”

    重岩觉得自己的微笑都要扭曲了,来吃一顿便宜饭而已,哪里扯得到回家呢。再说“家”这样的字眼拿出来随便用真的合适吗?

    林培挺奇怪地看看他,压低了声音问:“这是你家?”

    “不是。”重岩想了想,说:“如果我说我是这家的孩子,他们家的女主人会觉得……嗯,很丢脸,十分丢脸。你懂的。”

    林培确实懂了,因为站在重岩身旁的那位老人家神情尴尬,脸上的笑容都僵了。

    重岩拉着他往里走,一路上看到不少打扮得光彩夺目的青年男女,不过他都不认识。林培当然更不认识了,他今天就是给重岩当司机来了,顺便解决一下晚饭的问题。重岩说了,今天保姆不过去,没人做晚饭。他要是不跟着来的话,就只能在家煮方便面。

    重岩终于在后园的长餐桌上找到了记忆中美味无比的芒果班戟,连忙往自己碟子里夹了两个,想了想又往林培碟子里夹了两个。林培挺无奈地看着他,“我不爱吃甜点。”

    “没事儿,”重岩想的比他长远,“给我屯着。我怕吃完这两个就没了。”

    林培连忙左右看看,这么丢人的话让别的客人听见就不好了。

    重岩也觉得站在这里吃不大体面,拉着林培打算找个没人的角落坐下来吃。林培小声提醒他,“注意点儿,那边有人再盯着你看呢。”

    重岩顺着他说的方向看了一眼,顿时就乐了,“哦,他没事儿,熟人。”

    熟人从旁边侍者的托盘里取了一杯酒,施施然走了过来,很是嫌弃地扫了一眼他手里的碟子,“重岩,你说的好好的要去云南,我找我小舅妈找了好几趟,结果被你放了鸽子。不地道哦。”

    “没办法啊,”重岩跟他也不客气,“你当我不想去的么?”

    程蔚自然知道他那个姑姑都干了什么好事儿,嘿嘿一笑,“现在呢?有什么打算?”

    重岩说:“你出现的正好,我正要找你给牵个线呢。你舅妈家的产业我估计是没空过去参观了,能从他们那里进点儿好的花苗不?”

    程蔚听他谈正事,脸上的表情也正经了一些,“什么花苗?”

    重岩还没开始做这么细致的规划,这些都是他打算交给林培来决定的。不过看见程蔚,倒是可以提前打个招呼,“你舅妈家都种什么花?玫瑰?薰衣草?”

    “玫瑰还行,已经过了花期,进入夏季休眠期了,你要的话,联系他们发花苗过来就行。”程蔚一脸不赞同地看着他,“薰衣草就算了。这东西不适合咱们国家的气候,也就新疆能种。那地方跟法国普罗旺斯在同一个维度带,气候条件土壤条件也相似。至于其他地方,我跟你这么说吧,咱们国内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薰衣草庄园都没有真正的薰衣草,都是柳叶马鞭草和蓝花鼠尾草冒充的。”

    重岩顿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真的假的?!”

    林培在旁边哭笑不得。

    程蔚也笑了,“都从徳温跳出来了,还想着种花卖精油呐?”

    “不是卖精油,”重岩觉得程蔚比自己懂行,赶紧拉着他蹭经验,“我是打算承包几亩地种花去。种花你懂吧?我得跟明白人打听打听,都种什么花合适啊,别回头都砸手里了。”

    程蔚说:“那你种什么玫瑰啊,要种也是种树啊。你弄点儿园林绿化植物,什么白蜡、合欢、玉兰,虎皮松、海棠之类的,回头人家单位啊、公园啊什么的搞绿化,一买就是一堆。这多好啊,挣钱也快。”

    重岩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我得想想。嗳,要是我决定了,你可得帮我联系买家,回头我给你抽成。”

    “抽什么成,”程蔚一脸看不惯他小气劲儿的表情,“哥哥还差你那几个冰棍儿钱?”

    重岩高兴了,“知道你是爽快人,以后有合适机会一起赚钱啊。”

    程蔚凑过去跟他嘀嘀咕咕,重岩连连点头,一脸奸笑。

    林培摇摇头,低着头吃自己碟子里的点心。

    重岩琢磨了一会儿种花种树的问题,一抬头见程蔚正斜着眼打量林培,脑中顿时警铃大作,“嗳,你可不能打他的主意。”

    程蔚逗他,“怎么,给自己留着的?”

    “嘁,”重岩不屑,“我们之间怎么可能是情侣那么不靠谱的关系?!我们是朋友,最好的朋友,比兄弟姐妹都要好的那种!”

    程蔚翻了个白眼,“行了,别肉麻了。”不说别的地方,就这次的聚会上就不知有多少嫩生生的小男生,勾搭谁不行,还用得着眼馋别人锅里的?

    重岩最烦他这一点,“你也适可而止吧,我可看见了,你刚进来的时候,胳膊上可是挂着一个呢。”

    程蔚满不在乎,“各取所需,你瞎操什么心啊。”

    重岩懒得理他这些破事儿,不耐烦地摆摆手,“去吧,去吧,去泡你的小男生吧。别在这儿碍眼了。”

    程蔚没好气地在他脖子上捏了一把,“用得着我的时候就往跟前凑,用不着了就一脚踹开。重小岩,你可够势利的。”

    “我这算什么?”重岩冲着满院子的男男女女努了努嘴,“你看看这些人,有几个不势利的?”

    “我说不过你,走了,走了。”程蔚走出两步,又回过身冲着他身边的林培抛了个飞吻,“嗨,帅哥,下回重小岩不在的时候我请你喝咖啡。”

    林培笑笑也没当回事。重岩却紧张了,勾着他的脖子跟他抖落半天程蔚的劣迹,生怕才出狼窝的林培又一不小心又被骗了。林培被他逗笑了,重岩这个人在外面看着好像话语不多,总板着脸,酷酷的。谁能想到背地里这么婆婆妈妈的。

    两人正说着话,林培看见一个跟重岩差不多大的男孩朝这边走了过来,两人目光一对,那男孩还竖起手指示意他别出声。林培猜出这也是熟人,于是收回目光专心吃点心。这边重岩还在嘀咕要把林培看好,不给狼看见,就觉得脖子一紧,被人从后面勒住了。

    “重小岩你也太不够意思了!”秦东安在他耳边抱怨,“自己到处乱跑,也不说看看我去。”

    重岩看见他也挺高兴,“你不是说你放假要补课?我哪敢随便跑去影响你学习啊。”他本来想问问谁带他来的,一抬头看见他身后跟着秦家的双胞胎之一。这对双胞胎他是分不清楚的,只好含糊地喊“秦哥”,给他们互相做了介绍。林培也是第一次见秦家的人,以后搞不好真有合作种草药的机会,提前见见也好。

    今天来的人是秦大,他听秦东岳说起重岩弄来个植物专家,一直想见见,没想到重岩会带着林培一起跑来参加李家的聚会。秦家有自己的草药种植园,因此他对这方面的事也很感兴趣,两个人寒暄几句就跑到一边单独谈去了。

    秦东安看看他堂哥的背影,再看看重岩,小眼神酸溜溜的,“跟你们一比,我是不是显得太没用了?”

    “你才多大,”重岩安慰他,“这些事儿等你上大学以后再说吧。”

    “你跟我不是一样大吗?”秦东安懒洋洋地靠着他,“连我哥都说你比我强。说我就是个死读书……”

    重岩疑惑地看着他,“你哥回家了?”

    “没。”秦东安摇摇头,“说有事儿,就打了几个电话。嗳,我告诉你哦,我哥这次回来就不走了,他打算接手家里的生意了。”

    重岩心中微动,“真的不走了?”

    “不走了,”秦东安咧嘴笑了,“我二哥要结婚去了,大哥一个人忙不过来。再说我哥小时候一直跟在我爷爷身边,学中医啊种草药啊那些东西学了这么些年,我妈都说,他要真给扔了也怪可惜的。”

    重岩印象中的中医都是林培这种温润君子的类型,没想到秦东岳那种型号的居然也学这个,难怪他说要跟自己这边合作种草药。

    重岩试探地问:“他说什么时候回家了吗?”

    “下个月。”秦东安说:“我今天能出来还多亏我哥电话批准了,说我最近跟羊圈里的小绵羊似的,恩准我出门散散心。”

    重岩想起秦东岳那副严肃的样子,有点儿想笑,“嗳,小安,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以后要是知道了,你可不能怪我。”

    秦东安看看他,仰着下巴哼了一声,“我其实已经猜到了。”

    重岩顿时紧张起来,“猜到什么?”

    秦东安笑了笑,眼神狡黠,“宫二过来了,找你的?他这回是真的要走了吧?”

    “应该是真的。”重岩觉得宫郅要走这事儿也挺不顺利的,一直拖一直拖,拖了好几次。不过看他的精神状态倒还不错,不像前段时间,总是有点儿打不起精神的样子。

    秦东安看出宫郅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就找了个借口跑去找他堂兄了。重岩拉着宫郅在旁边坐下,他觉得秦东安说的不对,他哪儿是小绵羊啊,宫郅才是小绵羊呢,什么时候看见他都乖乖的,让人忍不住就有点儿心疼。

    宫郅见左右没人,小声问他:“程蔚还缠着你吗?”

    “担心我呐?”重岩心里挺熨帖,觉得这小孩儿知道担心他,还挺有良心,“放心吧。他说了,他看不上像我这样心眼太多的。我安全着呢。”

    宫郅担心的其实是重岩偷着让他听电话的事儿。

    重岩猜到他的小心思,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没事儿。我现在做生意让他帮忙给牵线呢,合作关系。”

    宫郅松了口气,望着程蔚的方向自嘲地笑了笑,“看样子他是真的不在乎我。”

    重岩不高兴了。他一不高兴流氓腔就出来了,“宫小二,老子好不容易把你从狼窝里拽出来,你要再敢跳下去,老子揍死你。”

    宫郅垂眸一笑,“放心吧,这次真的要走了。”

    “这还差不多。”

    宫郅看着他,眼神有点儿复杂,“你这样的人,也不知以后会落在谁手里。”

    重岩也学着他的样子叹气,“唉,没人要啊。”他上辈子就是个老光棍,搞不好这辈子还一样。他知道自己的性格不大合群,又不懂甜言蜜语那一套。最重要的一点,他自己都对所谓的感情不抱有什么信心。这样的人,怎么去爱别人?

    宫郅很认真地想了想,说:“我觉得你适合一个有心眼,但是没有坏心眼,还能管得住你的人。”

    听着是不错,重岩心想,可上哪儿找这样的人去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重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牛角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角弓并收藏重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