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岩 > 第51章 感情问题

第51章 感情问题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医品宗师夺舍之停不下来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明明是大热天,海青天却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会儿汗还没消下去,又被中午的大太阳晒得眼前发晕。刚才他完全没听懂这两个人在说些什么,一会儿瑞典的科学家,一会儿又是孔子的,到后来俩人说话声音越压越低,就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了。不过人在他眼前被拦下来,这就比什么都重要。刚才看着林培站在天台边上真是把他吓坏了,他只是个私家侦探,又不是谈判专家,当面对峙什么的实在不是他的强项。

    见重岩拉着林培走过来,海青天伸手在他肩上拍了一把,真是多亏这小孩儿了。

    林培向他道谢,“谢谢你今天跟着我。”

    “不用谢,应该的。”海青天连忙摆摆手,他干这一行,背地里跟着人的次数太多,被人当面道谢还是头一遭。

    重岩冲他笑了笑,转身时看见了秦东岳,他拄着拐杖站在天台入口处,身上穿着很随意的T恤和短裤,脚下居然穿着一双人字拖,显然是一接到他的电话就出来了。重岩心里有点儿感动,他没想到在那种情况下会有人分担自己的惊慌恐惧。那些让他夜不能寐的噩梦,突然之间就变得不那么可怕了。

    “秦大哥……”

    秦东岳拄着拐杖朝前挪了两步,一声不吭地将他搂过来抱了一下。这浑小子真是把他吓坏了,看见他站在天台边上跟那个男人说话,他的心都揪起来了,离得那么远,真要有什么情况想要施救只怕都来不及。

    重岩僵了一下,没敢挣扎,秦东岳的另一只腿还打着石膏呢,他怕乱动秦东岳会摔着。

    这么近的距离,他的额头刚好抵在秦东岳的下巴上,恍惚间有种被他保护在怀里的错觉。重岩有种累极了的人突然间松懈下来的感觉,不自觉地闭着眼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静静感受从另一个人身上传来的体温。

    秦东岳在他背后轻轻拍了两下,“下次不许再这么吓唬人了。”

    重岩闭着眼睛没吭声,他现在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就想这么靠着睡一会儿。

    秦东岳笑了笑,也不动,就那么搂着他站着。直到重岩自己缓过来那口气,假装没事儿似的从秦东岳怀里钻了出来,“你怎么来的?”

    “陶阳载我过来的,”秦东岳揉了揉他的额发,“臭小子,说半截话吓死人。”

    重岩低下头笑了笑,“意外情况,之前谁也没想到……嗳,你说的陶阳就是你家的客人?他人呢?”

    “他是我以前的战友。看见没事儿了刚下去。”秦东岳说:“走吧,咱们也下楼。其他的事等吃完午饭再说。你这个朋友……”

    重岩忙说:“我带他回我那里。”

    秦东岳在他脑后轻轻拍了一把,“去你那里大眼瞪小眼吗?都上我那儿去,午饭都做好了。等吃饱肚子再该干嘛干嘛去。”

    重岩摇摇头,“我觉得他……可能需要静一静。”

    秦东岳看向林培时眼光不善,重岩刚才离他那么近,紧挨着那道石栏,秦东岳可都记着呢。重岩看着他的眼神,忽然就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他对自己旁敲侧击说的那些话。对于重岩来说,那并不是愉快的记忆。然而现在的情况却发生了翻转,那个有可能会伤害到“自己人”的嫌疑犯的角色变成了林培。

    重岩抓住他的手腕,“秦大哥?”

    虽然秦东岳的眼神很平静,但他就是知道他心里藏着怒气。他或许被秦东岳当成了自己人,可林培也是他的自己人,重岩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再让他受什么刺激。

    秦东岳深吸了一口气,俯身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这人到底什么来路?”

    “花卉专家,”重岩急忙解释,“我的生意合伙人。”

    秦东岳皱眉,“他……到底怎么回事?”

    重岩含糊地说了句,“感情问题。”

    秦东岳看着林培,像在暗中对这人做评估,“你要跟他做生意?”

    “嗯。”重岩点点头。回想起初次见面时他那种不显山不露水的刁难,重岩竟有些感慨起来。时间会改变很多事,这句话果然没说错。

    秦东岳垂着眼睑想了想,问他,“你能跟我透个底不?你到底要跟这人合伙做什么生意?种花?在哪儿种?”

    “是种花,在牛头村的后村,地已经承包下来了。”重岩悄声说:“秦大哥,你相信我,我会看人的。”

    秦东岳的眼神变软,微微露出一丝无奈的神气,“只有地?”

    “目前还是只有地。”重岩想了想说:“明后天吧,我跟林培过去一趟,商量看怎么安排。要起大棚,另外还想建起自己的研究所。嗯,市区也得租个办公的地方。一堆事儿呢。”

    秦东岳说:“你定好日子通知我一声,我跟你一起过去。”

    “啊?干嘛?”重岩瞪大眼睛,难道他当家长当上瘾了吗?

    秦东岳伸手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想什么呢?我去看看你的地,如果条件合适,跟我们合作种点儿草药呗。”

    “什么草药?”

    秦东岳笑着说:“你问的太早了。我要先看看你那儿的条件才好说下面的事。”

    “你等等,”重岩有点儿糊涂了,“你怎么还管上种草药的事儿了?你们家还自己种草药吗?自产自销?”

    “我先回答哪一个问题?”秦东岳笑着看看他,“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去乡下的路上我再跟你解释吧。”

    这里确实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时机也不对。重岩点点头,“那等我给你电话。”秦东岳差不多是他见过的最靠谱的人,他说有事,那必然是真有事。重岩见他拄着拐杖走路的姿势有点儿别扭,便伸手扶住他的胳膊,“走慢点。”

    秦东岳垂眸看他,眼中微微蕴着笑意。

    重岩错开他的视线,对身后的两个人笑了笑,“小海也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海青天点点头,他还有点儿没回过神,看着身旁的林培时犹有些心悸。虽然现在信息发达,天灾啊*啊各种消息网上随便一搜都一大把,但是那种冲击力和亲眼发生在自己面前的事还是没法相比的。

    “我们开车过来的,”秦东岳说:“走吧,先送你们回去。”

    重岩心里过意不去了,说好了是他去探望病号,结果闹到最后还要病号替他担忧,大热天地跑出来,又是爬楼又是送人的。唉。

    电梯门打开,重岩小心地扶着秦东岳进电梯,这人身体是好,扶着他的胳膊都能感觉出薄薄的皮肤包裹下的肌肉坚实而有力。这样的人,恢复起来应该很快吧?

    “等你腿好了,我请你吃饭吧。”重岩扶他站稳,一边按着电梯按钮等着林培和海青天进来,一边对他说:“地方随你挑。”他现在好歹也算有钱人了,请人去高级地方吃顿饭还是消费得起的。

    秦东岳笑着说:“好,到时可不许耍赖。”

    “当然不会。”重岩全身都放松下来,忍不住伸了个懒腰,“也不看看我是谁。”

    秦东岳逗他,“那你说你是谁?”

    林培轻声说:“你是个霸道的小地主。”

    海青天撇撇嘴,把脸扭到一边,“你是个顶顶狡猾的雇主。”

    重岩怒了,“你们这帮没有眼光的家伙!”

    秦东岳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你就是你,还想当谁?”

    几个人下楼的时候陶阳已经等在车里了,他是个跟秦东岳差不多高的大个子,年龄似乎略小一些,长着一张娃娃脸,重岩觉得他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嫩生。不过他似乎不爱说话的样子,见他们上车也只是点了点头。

    重岩觉得这人看上去不大好说话,但人家赶来帮忙还是要道声谢的。陶阳听他说着感谢的话,也只是从后视镜里淡淡地看了他两眼,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不用客气。”

    秦东岳从副驾驶座探身过来在他脑袋上揉了一把,“别瞎客气了,坐好!”

    重岩笑着躲开。

    驾驶座上的陶阳飞快地扫了他一眼,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重岩略有些不悦,心说自己跟秦东岳在一起打打闹闹的时候,秦小安都没跟老子使过脸色,你算哪根葱啊。他最烦别人给他使脸色,但这人跟他完全不熟,又是跟秦东岳一起帮忙来的,也不好说什么。

    下车的时候,重岩隔着车窗玻璃看见陶阳脸上露出一点儿笑模样,不知怎么,就觉得他是在想“这些人可算是滚蛋了”,心里于是更不痛快,转过身趴在副驾的窗口看着秦东岳,寻思着要怎么做才能扳回场子。

    秦东岳不解地看着他,“还有事?”

    重岩飞快地瞄了一眼他身后那位莫名其妙的战友,伸手揽住秦东岳的脖子朝自己的方向拽了过来,凑在他耳边,用低的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今天这事儿不许告诉小安。以后也不许说。”

    秦东岳眼中露出笑意,“好。”

    重岩看到陶阳脸色变黑,心里终于痛快了,“那你等我电话,我们定好了下乡的时间就通知你。”

    秦东岳习惯性地伸手揉揉他的脑袋,“好。”

    坏心眼的重小岩高高兴兴地拉着他的新朋友上楼去了,陶阳目送单元门在他们身后合拢,微微皱着眉头问他,“这人到底是谁啊?”

    “是小安的同学。”秦东岳说:“咱们也回吧。午饭拖到这个时候,真是不好意思。”

    陶阳抿了抿嘴角,“这也不怪你。”停顿了一下又说:“这小孩也是,都交的什么朋友?那个穿蓝色T恤的小伙子不知你注意没有?那人背景可不简单。”

    秦东岳回忆了一下,“姓海的那个?”

    陶阳点点头,“那小孩儿是黑客,有案底的。”

    秦东岳吃了一惊,“你确定吗?”

    陶阳笑着瞥了他一眼,“怎么,你不信我?”

    “那倒不是。”秦东岳不习惯陶阳这样亲昵的语气,神情微微变冷,“不过重岩这孩子我也是当弟弟看的,跟他有关的事情,我当然会比较在意。”

    陶阳像是要求证什么,低声反问了一句,“只是当弟弟?”

    秦东岳看着他,眼里透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气,“陶阳,你那天问我去公安系统的事,我这两天找人给你问了,你看延庆那边怎么样?”

    陶阳猛然一踩刹车,“你想让我去延庆?!”

    秦东岳的目光投向窗外,语气平平淡淡,“那里绿化环境很好,听说夏天的气温比承德还要低两度,一直被人叫做‘夏都’。想来在那里工作生活应该是十分惬意的。你前几年过得挺辛苦,也是时候找个安稳的地方好好过日子了。”

    陶阳紧握着方向盘的双手骨节泛白。

    秦东岳在心里悄悄叹气,他也不想曾经出生入死的兄弟变成这样,但他既然不能改变陶阳的想法,所能做的就只有表明自己的态度,免得他对自己有什么误会。更何况他刚才对重岩的态度秦东岳也都看在眼里,那可是他护着的人,他怎么能容忍别人对重岩有所质疑?

    作者有话要说:秦三的戏份真的不多嗳,难道牛角真的一不留神发明了一个名为“酱油攻”的新攻种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重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牛角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牛角弓并收藏重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