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江湖一炉 > 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快穿王者荣耀:英雄,你躺好!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43级恰好满足使用瑜光的最低条件,雁孤行刚走出传送阵就迫不及待地将飞剑换上。

    瑜光剑长两尺六寸,重二十六两,刃宽两尺,剑锋劲韧,通体莹白无瑕。好似冷玉细雕琢,恰是瑜光映红颜。

    至于陪伴了她多日的骨萦剑,尽管心中颇有些不舍,雁孤行仍是挥刀断刃一般将它挂到了交易行的寄卖栏,争取发挥出这柄飞剑的最后效用。

    按理来说澹珠的属性比起骨萦还有略次一筹,有了瑜光之后使用机会又着实有限。然而鬼使神差地,雁孤行思忖考虑了半晌,最后却没有将其放入交易行寄卖,而是斟酌再三之后仍然将其放回了江湖行囊之中。并且自我开解道一定是因为澹珠外表好看,所以她才舍不得卖掉。

    游戏开服至今,交易行里寄卖的物品数量增多了不少。价格虚高的现象虽然仍在小范围内存在,不过大体上而言,已经基本在市场经济地自发作用下调整为正常范畴。

    纵然有不少玩家经常抱着捡漏的心态关注着交易行的价格动态,然而真正有此机会的却是少之又少。

    雁孤行按照自己的需求搜索了一阵,最后只买下一个一条加法术防御力的灵风腰带和一块增加剑法攻击力的玄尘玉佩。

    这两件物品的价格在同等级装备中都不算低。然而既符合她的要求,又在购买能力以内。因此,雁孤行几乎完全没有丝毫犹豫就将其拿下。

    从交易行走出,雁孤行迈步踏入人来人往的大街,却忽然愣在了原地。

    放下了蝎心蛊毒这块大石,一时之间她反而感到都有些无所适从。虽然游戏中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然而没有了那种时刻鞭挞着她的压力,似乎任何事情都可以不用去做了。

    雁孤行退回街边,微微思索了一下,首先点开了任务界面。

    只见列表里静静地躺着两个任务标题。

    点开详情查看,一为门派任务收集星沉露。不用说,自然又是酒鬼师父易雪的要求。

    二为巫蛊婆婆发布的任务——活捉80级的五种毒物之一。显然并非现在的雁孤行力所能及。

    算来算去,也只有那个门派任务有能力完成。

    说到寻找闻所未闻的物品,她现在可谓经验丰富,当机立断下了线,登录论坛。

    以星沉露为关键词,搜索发帖内容,立马让她找到了一些有用的讯息。

    其中最为明确的一个帖子中,楼主坦言表示,只要在无月之夜前往无皎镇找到一位名叫慧思的npc,便能领取某一特定的任务,成功完成任务的奖励便是雁孤行所需的星沉露。

    任务的内容虽然没有详细说明,然而已经明确地为她指出了方向。

    雁孤行记下关键的讯息,重新搜索了另外一些消息,方才重新登录游戏。

    再次进入仙剑江湖,她没有立刻赶往无皎镇,而是首先前往长安。原因无他,一直以来,对于江湖行囊狭小的容量雁孤行都颇为困扰。方才在论坛上了搜索到了不少关于扩充行囊容量的消息,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将行囊的容量扩展到需求的范围。

    长安作为国都,整体环绕皇城而建。雁孤行第一个打算完成的任务,便是皇城守卫交代的回乡寻亲。

    玩家在游戏中被设定为普通npc可望不可即的仙家圣人,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法力神通,经常接到的要求也是古灵精怪。

    好在皇城守卫只要求见家乡的老母一面,雁孤行驾驭着瑜光一个来回便将那位白发皑皑的老人从某个破败的山村请了过来。

    至于那位年迈的npc是否在空中受到了惊吓,她却是想管也有心无力。

    完成任务之后皇城守卫眼含着感动的泪水将一个朴素的钱袋交给了雁孤行。她还很是期待地打开口子倒过来抖了抖,可惜的是里面半个铜板也无。

    不过钱袋一经放入江湖行囊,雁孤行便收到了可扩充容量的系统提示,也算是不虚此行。

    她按照论坛上收集到的讯息,如法炮制地奔波在整个神州大地,完成了能够找到所有扩充任务,终于把江湖行囊增加到了50格的容量,短时间内算是够用了。

    完成了这一切,雁孤行才终于踏上前往无皎镇的道路。

    星沉露是学习炼丹术的玩家所需要的众多材料之一。每日前往无皎镇的玩家即便没有铺天盖地,也是络绎不绝。雁孤行几乎没有花费多大的力气就找到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

    慧思是镇中员外的女儿,原名郑明珠。这位npc打小聪慧,一心向善,十二岁那年便在家中自削其发,遁入空门。尽管仍然居住在郑府之中,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奉胸中佛。

    想要接到与星沉露的任务,必须等待没有月亮的夜晚,这个设定也是猎奇,无数慕名赶来的玩家干脆在无皎镇外拉帮结派地练起了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总不能坐在郑府门外干等吧?!

    雁孤行也是如此作想,不过比起练级,她更加急切地想要提升心法等级。

    清心静气诀不愧是清心诀的进阶版,就连运行路线都相差无几。唯一不同地是清心静气诀似乎更加平缓,每当雁孤行想要加速催动真气运转之时,不光不会奏效,反而数次产生阻塞之感。

    看来这个心法当真是名副其实,必须要“清心”和“静气”方可修炼。

    雁孤行所不知道的是,游戏中的npc与玩家一样,也会因为修炼功法而提升境界。对于她来说不过是小小的阻塞之感,对于npc来说却存在着走火入魔的风险。这也是为什么玩家的进步速度总是远远大于npc的原因之一。

    雁孤行一边杀怪练级,一边修习清心静气诀,顺带将无皎镇合适的任务清理了一遍。期间收获了一把中看不中用的小刀,一双绣花镶珠的长靴,以及低级材料若干,纷纷被她卖给了杂货商、挂上了交易行、或者塞进了帮会仓库。

    终于在到达无皎镇的第三天,迎来了第一个无月之夜。

    带着目的前来的玩家在郑府门外排起了长队,雁孤行不曾认真看过任务介绍,待到真正轮到她之时,方才惊讶地发现,这个众人翘首以盼的任务竟然仅仅是回答慧思提出的一个问题。

    “从前有一盏佛灯,在佛祖身前供奉了千万年,终于修成正果,能登极乐。然而她却选择了投身红尘俗世,经历这短短几十载的凡尘烟云。你认为,她是为何?”

    慧思至今也不过双十年华,双眉微蹙,一副愁容满面的忧思模样。不像是看透了世事的出家之人,反而像是为红尘所困的凡夫俗子。

    倒是与她提出的问题很配,雁孤行如此作想。

    她短暂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随即开口答道:“大概是没有体验过人间繁华,一旦修成正果便失去了这个机会,不曾得到的反而更想要吧。”

    无怪乎雁孤行干巴巴憋出来的这句话,她从来就不是个很有浪漫情怀的人,哲学问题更是从不深究。加上慧思这个问题究竟有没有正确答案,谁也说不清,她思考后的结果无非是怎么想的便怎么说。

    果不其然,慧思摇了摇头:“若是当真如此,体验过人间繁华之后,她应当是后悔的。”

    说罢抬头望了望只有点点星光的夜空,停顿了数秒后继续说道:“可是她没有。”

    雁孤行大囧,这是在打哑谜?文青npc的心思可真难猜。

    慧思未曾等她再言,径直取出一个瓷瓶递给她说道:“你没有我想要的答案,这是报酬,速速离去吧。”

    这下雁孤行更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答错了还有报酬拿,这个npc简直比薛凝还要好说话。

    她接过瓷瓶一看,果然是所要找的星沉露,既然目标到手,她也没得继续纠结那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心情愉悦地走出了郑府。

    事后雁孤行才知道,几乎所有回答了慧思问题的玩家都能获得星沉露,不论他们的答案是否天马行空、是否不着边际。这也是为何那么多玩家心甘情愿地花费数天时间等待无月之夜,反正完成任务几乎是必然的事。

    若不是星沉露的用途实在太广,市场上一向供不应求,如此批量生产,价格早就跌到按斤销售了。

    雁孤行赶回蜀南剑派交付门派任务,这次是真真正正地无事一身轻了。

    不过恰在此时,她却收到了一封来自一折青山的飞鸽传书。

    展开卷成一圈的信纸,只见上面写着一折青山接到了一个双人任务,询问雁孤行能否帮忙。

    这可真是瞌睡遇到了枕头,雁孤行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回信应允,随即按照一折青山回复的讯息赶往任务地点——伏尸谷。

    提到伏尸谷这个地方,雁孤行二十多级的时候也算是常客。她在这里先后结识了倚剑听雨楼的帮主半阙故梦,以及风雪城的帮主江逐浪,算上去简直是个“大有来历”的地点。

    如今面对这里二十多级的尸人,她完全可以看也不看,直接放出飞剑砍瓜切菜般地轻松清理掉大半个地图,

    雁孤行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享受这种大势在握的感觉。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竟然以四十多的等级在二十多级的怪物身上寻找成就感,莫名有些可悲……

    甩开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雁孤行刚好在此刻见到了一折青山的身影,她笑着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久等了。”

    一折青山背对着山谷入口,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闻言转过身来,仍是温和地笑道:“不久。反倒是麻烦你特地跑一趟。”

    尽管他的神态看上去十分自然,雁孤行却莫名地觉得有些不对劲,试探着回道:“不麻烦,反正我也无事。你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刚开始收到飞鸽传书的时候雁孤行未曾多想,然而在赶来伏尸谷的途中却发现了有些不对劲。

    放眼整个服务器,倚剑听雨楼也是数得上名号的帮会。人数足以碾压一百个闲人居。

    一折青山作为副帮主,找个玩家做双人任务还不容易,哪里需要特地写信找她一个江湖散人帮忙?

    再联想到之前半阙故梦的一干行为,雁孤行直觉地断定,绝对是发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

    一折青山笑着摇了摇头:“无事。只不过这个任务等级较低,也没什么珍贵的奖励,不好意思麻烦帮里的玩家白跑一趟。”

    雁孤行眨了眨眼,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不过一折青山此人,接触了一段时间她也算是有些了解。平时看似温和得好似一杯白开水,其实认真起来能烫得人跳脚。他不想说的事,就是严刑拷打,也未必问得出来。

    更何况,她也不能真的对他严刑拷打。

    想到这里,雁孤行按捺下心中的不解,笑着回道:“那你怎么知道我就会乐意白跑一趟,难道我就不需要什么神兵利器、天材地宝了吗?”

    一折青山也笑:“雁女侠身负蜀南剑派绝学,又有高阶法宝在身,一般的奖励自然是看不上。在下只能奢望女侠看在往日情分肯卖几分薄面,帮助一下在下这样的江湖小卒。”

    平日稳重的人忽然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真是让人受不了。

    他的话语从头到尾都不算轻佻,然而单单“往日情分”几个字就说得她脸上发烧,差点儿红起脸来。

    雁孤行掩饰般地转头放出一剑,砍翻一个刚刚刷新出来的腐烂尸人。其实一路行来,她根本无需目视,便能轻而易举地让瑜光清理掉这些无辜路过的尸人。

    事实证明,雁孤行平日锻炼出的厚脸皮也不是吹的,几秒钟之后就恢复了正常,同样一本正经地点头说道:“看在你诚心诚意的份上,这个忙本女侠帮了!说吧,什么任务?”

    一折青山笑着从江湖行囊中掏出几张薄纸,雁孤行晃眼一看,觉得似乎有些眼熟。

    再仔细一看,哪里是眼熟,分明就是见过!

    一折青山取出来的那几张薄纸均上书有字。最为显眼地便是“尸人日记”。薄纸共有三张,分别对应着其一、其二和其四。

    只听他解释说道:“二十多级的时候,我在清源山脉脚下一个名叫平顶村的地方接到了一个名叫焦琦菲的npc委托,让我前来伏尸谷寻找她的丈夫。这也是我发现这个练级宝地的原因。”

    “只不过没想到现在已经四十多级,我依然没能完成这个任务,仅仅是收集到了这三张尸人日记。”

    “系统给出的唯一提示就是集齐四张日记,并且与一名异性玩家组队才能进行下一个环节。”

    “我在论坛上发帖求购最后一张尸人日记,一直未曾收到回应。我想那第三张日记多半还未问世,所以只能麻烦女侠与我一同刷怪了。”

    话说到最后,他又用上了“女侠”这个调侃的称呼。

    更加难以置信地是,雁孤行竟然内心深处隐隐有些暗爽。如此唤她的人可不止一折青山一个,至少何必就是开口女侠,闭口女侠。然而似乎从他口中说出的语调,甚至含义,都与一折青山不同。

    她在心中用力摇了摇头,大概是自己想多了。

    今日似乎总是走神,雁孤行默默地从江湖行囊中掏出一张薄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看看……是不是这张?”

    一折青山神色微微一愣,随即笑着接过:“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想不到竟然在你手中。”

    他这么说,雁孤行更加感到不好意思。她自己也算是常上论坛之人,也不知是否阴差阳错,竟然一直错过了一折青山发布的讯息。

    一折青山将四张尸人日记拿在手中,随即在队伍共享的系统面板按照提示点了几个选项,立刻将其合成了完整的一份。

    加上雁孤行曾经看过的其三,完整的内容依次如下:

    尸人日记(其一)

    琦菲吾妻,当你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恐怕我已经不在人世了,或许也不一定,总之我很难说清在我身上所发生的一切。

    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写下来的话,总有一天我自己都会把这一切给忘掉。

    那天和你分手之后,我的马惊了,带着我冲进了尸毒沼。看到周围全是尸人,我当时就被吓晕了过去。

    尸人日记(其二)

    琦菲吾妻,我每天都会昏迷一段时间,清醒一段时间。

    每次清醒的时候都会发现自己身边全是尸人,我很害怕。

    但是让我更害怕的是他们却不袭击我,我不敢去河边,我怕见到自己的样子。

    尸人日记(其三)

    琦菲吾妻,今天我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每次醒来的时间越来越短,失去意识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当我醒来之后看到周围的尸人,我一点也不害怕,还有了几分亲近。

    或许我真的和他们是同类吧,我不知道。

    尸人日记(其四)

    琦菲吾妻,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写下文字了,我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才能写下这些东西。

    我几乎忍不住要撕掉这张纸。

    时间不多了。

    我想你。

    我每次清醒过来的时候都在想你。

    我想念我们的家,想念我们那不可能会有的孩子,琦菲吾妻,我……

    后面的字迹很狂乱,已经看不出写的是什么。

    整份日记内容简短,但语言质朴,情真意切,淡淡的哀切之情萦绕纸上,若是编成一本短篇小说,说不得又要赚取多少少女眼泪。

    纵然雁孤行一向有些缺乏那种情怀,竟然也微微有些触动。

    任务提示二人前往尸人的源头乱葬岗找到尸毒沼。雁孤行与一折青山对视一眼,随即按照系统的提示前往伏尸谷深处。

    伏尸谷整体呈葫芦形,入口极窄,前行几步方才豁然开朗,以至于闯入谷中大多数玩家都会以为已至绝路。

    他们两人来往伏尸谷均不止一次,却从未发现其中另有玄机。

    如今按照系统提示细细搜查,却发现在谷内密集的树木之间,竟然有一处树洞可以曲径通幽。

    一折青山与雁孤行一前一后地穿过树洞,随后仿佛闯入了一个巨大的毒气池。

    里面泥沼腐烂,恶臭四溢,无数一人来高的巨型大缸整整齐齐地排列成阵。

    某些大缸已然从外部被破坏,碎片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地,缸中倾倒出一些湿润黏腻的泥土,以及掩埋在泥土中的人类骸骨。

    一些暴露在外的头骨中全都沾着一层湿泞的褐色土壤,仿佛可以想象出npc口鼻中全都被塞满泥土,最后窒息而死时的惨状。

    一折青山走在前面,雁孤行紧随其后,两人一时都有些静默。倒不是真的被npc的惨状而吓到,只不过见到如此场景,除非当真是铁石心肠,任谁都会有些不自在。

    更何况,他们要寻找的,是另一个npc的丈夫。

    而那人的下场如何,此刻两人心中都有了答案。

    一折青山最后停下脚步,伫立在了一具腐尸身旁。

    那具腐尸与其他的尸人不同,他的身上栓满了铁链,紧紧地束缚在一块巨石之上。

    其双手双脚瘫软在地,已然分不清哪里是肉,哪里是骨,皮囊更是与破烂的衣衫粘在了一起。

    与这些破败腐烂所不同的,是那串挂在他手上的红链。即便经过了岁月和脏泥的洗礼,竟然依旧艳如红霞。

    一折青山蹲下身想要从尸人身上取下那串项链,然而他试了两次竟未能成功。

    他随即转头望向队友。

    雁孤行立刻会意,同样蹲下身来,伸手轻轻握住那串项链。

    无需言语,两人心有灵犀般同时收手,果真轻而易举地将项链从尸人手上取了下来。

    任务要求接受者必须是一男一女两名玩家,用处大抵便是在此。

    那串项链一经入手,便显出了它的本来面目。上面串着数十颗大小均等、光泽亮丽的红豆,其间吊着一块硬币大小的浅绿色玉片,上面刀工朴拙地刻着一个笔画缱绻的“菲”字。

    无需猜想,多半便是代指任务的委托人焦琦菲。

    项链的名称就叫做红豆,出乎雁孤行意料的是,它不仅仅是一件任务道具,竟然还是一件有属性的防具。

    点开系统属性界面,还能看到详细介绍里写着一行大字: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不过这件装备等级过低,已然不适合他俩任何一人。

    除了这条项链以外,尸人身上再没任何特别的物件。

    一折青山本想将尸身带出伏尸谷,只是那些骨肉一经触碰便化为了碎片和颜色不清的烂泥,最后只得作罢。

    出了阴沉灰暗的尸毒沼,一折青山带路,领着雁孤行前往平顶村。

    那名唤作焦琦菲的npc果真神色焦急地在村口等候。

    一折青山默默地将尸人日记和项链一同交给了她,npc一见此物,顿时无声地落下两行清泪,口中囔囔自语道:“夫君,你答应过我的,不会离开我。夫君你答应过我的……”

    她的眼泪和痛苦看起来都那么真实,雁孤行望在眼里,竟也有些心酸。

    有情人好不容易结为连理,最后却阴阳两隔。

    焦琦菲无声无息地哭了一场,终于略微平复心境,最后按照系统规定将项链交付两人作为奖励,没想到一折青山竟然将红豆转推给了她。

    大概是没见过居然还有不要任务奖励的玩家,npc愣愣地望着他俩,直到两人离去都未回过神来。

    雁孤行跟着一折青山漫无目的地走在山间,本以为是个普通的任务——就难度而言确实如此,没想到结局居然如此心酸。

    回想了一下游戏中遇见的情侣和夫妻,似乎没有一对最后落得什么好下场。

    董方洲和他惨死的妻子,苏月香和青梅竹马的未婚夫,辛蓉和周遂良,余长老和那位种下情蛊的苗疆女子。

    世上能够长相守的有情人又有多少?别说是npc,就连现实存在的人也未必能心想事成。

    然而一旦想到或许大多数人的结局都是如此,她就更加伤感了。

    雁孤行没有注意到一折青山突然停下了脚步,一不小心撞在了他的背上,条件反射地倒退两步。

    疑惑地抬起头来,却见一折青山微笑着说道:“劳烦你陪我走一趟,今日还有事,我要先下了。”

    她快速瞥了一眼周围环境,却见他们已经回到了蜀南剑派的驻地附近,只需再行一小截路,便能到达山门。

    此处并非进入蜀南剑派的必经之路,也不是什么练级圣地,一贯人烟稀少。

    雁孤行不明白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一折青山为什么不干脆回到安全区域再下线。

    不过对于朋友的想法,她一向不多嘴多问,只要别人有意,自然会主动告诉她。

    因此雁孤行点了点头,快速调整了一下心情,也露出一个微笑说道:“不必这么客气。如果这样谢个没完,我岂不是要跪下来才能谢你的救命大恩?”

    她指的是当初被门派npc当作嫌犯关押在思过崖一事。尽管稍微夸张了一点儿,但是当初一折青山出的良计,雪衣不染尘和万蛊织心出的人力,她可没转头就忘。

    一折青山是个一点就透的人,闻言笑道:“女侠果然豁达,是我多此一举了。最近几日可能无法上线,我们改日再聚。”

    雁孤行再次点头,简单地与一折青山告了别,就见他消失在了原地。

    待到雁孤行重新回到蜀南剑派,看见众多玩家兴奋地聊着八卦,无意听闻之下这才知道,江湖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倚剑听雨楼副帮主被逐出帮会。

    落花辞并入倚剑听雨楼。

    倚剑听雨楼正式对忘川宣战。

    一连串的消息震得雁孤行差点儿回不过神来。

    那位被逐出帮会的副帮主还能有谁?

    虽然中级帮会可以同时存在一个帮主,三个副帮主,但是雁孤行可以百分之百肯定,就是一折青山!

    江湖中几大帮会相互争斗已久,几乎从进入游戏的第一天开始就未曾停歇过。

    但是由于仙剑江湖运行时日尚短,一直都只是小打小闹,如此大张旗鼓的宣战,着实在江湖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纵然大规模斗殴活动尚未出现,玩家们的情绪却已经被激发得无比高昂。

    作为一个“假装有帮会”的独行侠,雁孤行最大的劣势就在于人脉。她又不似雪衣不染尘一般交友满天下,以至于如此大事,直到传得沸沸扬扬、众人皆知,她方才从路人的口中得到消息。

    如今联想到方才一折青山所说的“最近几日无法上线”,恐怕远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雁孤行当机立断退出游戏,打开了官网论坛。

    连搜索都不必,论坛首页飘红的几个帖子讨论的全都是关于倚剑听雨楼今日发生的几件大事。

    她随便点了一个进去,立刻就知晓了江湖中流传的版本。

    倚剑听雨楼与落花辞实力不相上下,此番合并定然是合谋已久,意在江湖上大展宏图。

    由于落花辞的帮众全都要退出原有帮会,所以倚剑听雨楼也势必要让出接近一半的管理头衔。

    其中帮主的地位不容撼动,当然就得从三个副帮主中择其二退让。

    一折青山不服帮中安排,执意不肯让出副帮主的职位。双方争执之下被爆出出任副帮主期间一些“不得人心”的所作所为。最后两厢对峙,进一步他是忘川派来的卧底。

    就连当初在长安城与平仄客偶遇一事,也被有心人爆料了出来。

    名不见经传的闲人居竟然还有幸在这样的江湖大事中露了个脸。

    可惜的是,爆料人声称闲人居乃是忘川的分会之一,更是精英组成的一只秘密武器。一折青山与闲人居亲近是因为在忘川中早有交情。

    最后更有人说,他这番出卖兄弟,充当间谍的行为,是导致倚剑听雨楼向忘川宣战的直接原因。

    苏澈坐在电脑前看完这些爆料,心头猛然窜出一把无名火在熊熊燃烧。

    一折青山的人品如何,她几次亲身接触,哪怕别人质疑,但她百分之百相信。

    别的事情暂且不说,当日长安府衙一事,她作为当事人难道不比其他人更清楚?

    不管那个爆料人是有意摸黑,还是无心瞎揣测,造成的影响都十分恶劣。

    闲人居本来不过是一群意气相投的好友组成的闲散帮会,至今凑不满十个人,竟然也被拿出来当了枪使。并且这些人还说得有板有眼,仿佛亲身所见,当真是以为他们帮中无人吗?!

    整件事情的背后受益人是谁,始作俑者是谁,在论坛舆论中推波助澜的又是谁,苏澈只需要花一秒钟就能想得出来。

    半阙故梦此人,平日里道貌岸然,自以为是个英雄,实则心眼极小,睚眦必报。与他共事的只能有下属,不能有朋友。

    一折青山心思细密,待人和气,无论是帮里帮外都人缘极佳,即便本人毫无野心,却威胁到了半阙故梦的帮主威信。

    苏澈在游戏中几次接触都对他不喜,本以为井水不犯河水,然而这次真是触碰到她的忍耐极限了!

    期末考试结束,她本待今日下午就乘坐磁浮列车回家,这下干脆打开网页将车票改签,带着满腔怒火再次登录游戏。

    倚剑听雨楼,这下梁子这下结大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网游]江湖一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沈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砚并收藏[网游]江湖一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