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道总裁爱上鬼 > 第88章 羁绊

第88章 羁绊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霸道总裁爱上鬼最新章节!

    83_83169周家八代单传,到了第九代,竟然一次性得了两个男孩。

    往上数,父亲,祖父母,曾祖父母,脸上笑得全开了花,一时间欢喜得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亲朋好友贺了个遍,两个小婴儿一模一样,连哭闹都同步,看起来十分有趣。从私家医院到月子中心再回到自家别墅,一家人折腾半天总算定下名字,哥哥叫周平安,弟弟叫周平宁。

    小孩一天一个样,很快就有了一些细小的反应和动作。别人家的孩子是看不到爸爸妈妈哭,周家这一对是看不到彼此哭;再大一点,会在床上翻滚了,一定要互相搂着睡觉,小宝还非得把大宝的手指头放在嘴里啃才睡得着,这倒是减轻了妈妈的许多负担;等到会站了,两个小娃娃手牵着手跌跌撞撞地学走路,看见的人都不禁感叹双胞胎感情真是好。

    到上幼儿园的时候,两个孩子的性格差异以及有点明显了,大宝沉稳,小宝活泼,一入园就成为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小女孩排着队过来要跟他们两个玩,小宝抱着哥哥的手臂把头仰得高高,“这是我一个人的哥哥,谁也别跟我抢。”

    然而小女孩们也不都是冲着周大宝来的,其中一个直接走到周小宝面前,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他说,“我不跟你抢哥哥,你愿意跟我玩吗?”

    不抢哥哥等于是好人,是好人就可以当朋友了吗?周小宝歪着脑袋开始沉思。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小女孩飞快地凑过去,在他粉嫩的小脸蛋上啾了一口。

    周小宝被这么大胆的举止惊呆了。

    周大宝皱着眉头把弟弟拉后一步,在刚刚被啾过的地方再啾了一下,端详着他的弟弟从恼怒渐渐过渡到羞红的脸,开口说了一句,“去玩吧。”

    站在旁边围观的老师觉得心都要化了,乖乖转身去玩的周小宝表示他对这种消毒方式满意极了,一起玩的小伙伴儿们也纷纷表示这一对兄弟关系好得让人羡慕。

    双胞胎在众人瞩目之下上了小学,周爸爸周妈妈牵着两个小朋友的手把他们送进了学校,放学来接时却发现周小宝低下头瘪着嘴,周大宝一边牵着他的手往外走,一边偏过头说着些什么。

    “我们家小宝怎么啦?”看到他们以后周妈妈半蹲下来,平视着他们的眼睛温柔地问着。

    “我想跟哥哥坐在一起,”周小宝委屈地说,“可是现在的同桌是一个不认识的女生。”

    “那你可以向老师提议换一下嘛。”周爸爸一向宠着孩子,这时候也认真地帮他们想办法。

    周大宝突然抬起头来解释,“每一桌都是一个男生,一个女生的。”跟大家不一样也不好。

    哥哥都这么说了,周小宝再不愿意也默默地接受了现实。

    他凭借漂亮的脸蛋和开朗的性格迅速得到同学们的认可,而他的哥哥周大宝虽然长相一模一样,却是不爱玩耍爱读书的好学生,优异的成绩和稳重的作风让他更受老师们的青睐。

    每天早晨上课前,是没完成作业的小朋友赶作业的时间,这时候经常有人跪求周小宝,“作业借我们抄一下。”

    周小宝在班里混得风生水起,这时候很想耍一把帅,把自己的作业本甩给他们,但是想起来作业都是哥哥辅导的,为了尊重版权还是默默地看了哥哥一眼,征求周大宝的意见。

    见周大宝没说什么,他也就真的拿出作业本甩到桌面上,微微抬起下巴高傲地说,“不用客气。”

    这种事情一次两次没什么,天天如此,迟早有被老师抓包的时候。

    这天放学后,抄作业和被抄作业的一群人全被带去了老师办公室,批评教育外加请家长来接,一个也跑不了。

    别人的家长一个接一个地来,先给老师道歉再把孩子训斥一顿,一个接一个地灰溜溜地走了。周小宝哭丧着脸,站在最后面透过门缝偷偷地看外面,直到就剩下他一个人。

    外面周大宝敲了敲门,一本正经地走进办公室。

    老师面对好学生,表情由原来的不假辞色瞬间变得和蔼起来。她微微弯下腰,看着周大宝的眼睛说,“你们家长还没有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事,现在司机在外面等,我想还是先带弟弟回去看看比较好。老师你放心,我会好好管教弟弟的。”周大宝一脸诚恳地说,他才不会承认是自己偷偷找人拖住了父母,好让自己最后出面解决问题。

    老师看在周大宝这么乖巧懂事的份上,也就暂时放过了抄作业事件的关键人物周小宝。

    一路上周小宝很是不满,“有什么大不了的嘛。”

    周大宝沉默地看着他,一直看到他眼神躲闪心慌起来。“我不会告诉爸妈的。”他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转过头去看窗外。

    周小宝忐忑不安了一路,到晚上写作业的时候终于发现惩罚来了,平常放在自己面前的作业本早早就被收了起来,也再也没人主动给他讲题了。

    “哥哥你不能这样……”周小宝欲哭无泪。

    周大宝看着他皱成一团的脸,终于还是狠不下心来,“这题今天课上老师都讲过的,你上课的时候到底干嘛去了?”

    周小宝灿然一笑,“看哥哥啊。”

    周大宝顿时没办法跟他计较了,板着脸过去翻开书给他讲了题,又板着脸坐回原来的位置。

    “哥哥你别不高兴了,我认识到错误了。”周小宝跟过去捉住他的手摇啊摇。

    周大宝抬头看他。

    “其实我知道叫别人抄作业是违反纪律的,但是因为大家听说我的作业是哥哥教的,所以才会要抄我的作业啊,我只是想让大家都知道哥哥真的很厉害。”周小宝小声解释着。

    周大宝摸了一把弟弟的头发,这件事就算这样过去了。

    大概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生气的理由并不是因为弟弟违反纪律,而是因为那一刻他的弟弟看起来太受欢迎了,他意外地有点接受不了而已。

    只是没等哥哥表现出不对劲,弟弟反倒先别扭起来。

    周小宝一向喜欢粘着哥哥,可是不知从哪天开始竟然在躲着哥哥了,见面说话时看起来也是浑身的不自在,就连周家的上数三代都看出来了。

    长辈们纷纷规劝,从兄弟一心其利断金讲到长幼有序孔融让梨,周小宝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大声说,“我们班都个女生托我给哥哥递情书。”

    瞬间大厅里安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下都能听到。

    周家妈妈震惊过后总算出了声,“所以你不高兴是因为那个女生选了你哥哥没选你吗?”

    周小宝心塞得简直想哭给他们看。

    “你们放心我不会早恋的,”众目睽睽之下周大宝慢慢地开口说,“性功能都没成熟谈什么恋爱。”

    大家在愕然中再次沉默下来,这次是真的无言以对。

    但是周小宝却很开心,看着哥哥确认,“你说的,不早恋的哦。”

    “嗯。”周大宝回答时依旧面无表情,看向弟弟的眼神却十分温柔。

    周小宝得到这句承诺,像是得到了尚方宝剑一样一直挂在嘴边,从小学到初中从来没有间断。

    两个人同样就读于同一所初中,这座初中的传统是学生们可以依照考试排名,依次得到优先挑选座位的权利。周大宝是第一名,但是他选择的是最后一排最角落的位置。

    老师有点不太理解他的选择,“周平安,你坐最后一排看得见么?”

    周平安点点头,“我视力好,不需要选前面的座位。”

    他这句话算是事实就是,听在老师耳朵里就变成舍己为人了。她感动地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学生,果然是品学兼优堪为表率的。

    接下来其他的学生继续挑座位,因为周平安的成绩想跟他做同桌的同学,会忍受不了最后一排的学习氛围,而因为周平安的脸想跟他做同桌的同学,又因为这个年龄特有的矜持而踟蹰不前,最终还是便宜了他的弟弟周平宁。

    周平宁大大咧咧地把书包放在自己哥哥身边,其他暗暗留意着的人也悄然松了口气。其实盯着周平宁的人更多,但这样的安排似乎是最合理也是最能让人接受的,谁叫人家是双胞胎兄弟呢。

    就在周平安致力于维持第一名的名次时,周平宁已经在班上混得如鱼得水。十几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周平宁长得好家世好,又不像他哥哥那样难以接近,很快捕获了一众小女生的芳心。

    班里的女生也分许多小团体,其中一个最令人瞩目的,是由漂亮成绩又好的几个女生组成。女生私底下的话题离不开男生,在所有的话题中,周家兄弟出现的频率是最高的。

    如果能跟双胞胎中的一个谈恋爱,应该是很值得炫耀的事情,可惜没有一个女生能实现这个目标。周平安一向高冷就不说了,周平宁虽然亲切,可他跟每一个女生都很亲切,并没有对谁有所不同。女孩子们讨论很久得出的结论是,比起弟弟这种万花丛中走片叶不沾身的花花公子,还是哥哥的攻略难度略低一点。

    放假前大多小团体都会准备一场小范围的狂欢,女生那边跟周平宁熟悉的人不少,最后还是拔尖的那几个抢先跟他约好,考完试去唱歌,可以带家属。

    所谓家属一般是指男朋友,但是这几个里面没有一个是有男朋友的,她们所指的自然是周平宁的亲哥哥周平安。

    周平宁也是个喜欢玩的,答应了女孩子的邀请以后,想到升入初中以来哥哥很少像小时候那样看着自己了,平时见他出去参加聚会也只是说一声路上小心,这让他在松一口气的同时竟然感觉到有点失落。

    他看到周平安抱着书本走上楼梯,神差鬼使地如女孩们所愿问了一句,“哥哥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玩?”

    周平安竟然真的折返下楼梯,把书本放在旁边,说,“好。”

    一路上周平宁十分忐忑,总觉得哥哥不像是去玩的状态,反而像是去视察的状态,好像第二天就要向父母老师告状一样。于是他赶紧出声提醒,“哥,叫你出来玩的事情能保密么?”

    “为什么?”周平安反问道。

    周平宁大囧,“虽然我们不会做太出格的事情,但也是不想让大人知道啊。”

    周平安看了他一眼,淡然回答,“可以。”

    “啊?”

    周平宁看起来有点呆,全然不像他平时的肆意张扬,于是周平安好说话地笑了笑,说,“可以保密。”

    周平宁乖乖走在哥哥的旁边,带路走向那家少数对学生营业的ktv。这地方档次虽然不算太高,胜在正规经营,也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周平安总算满意了一点点。

    走进包房时女孩子已经差不多来齐了,这四五个女生都是班里极出色的,平时也不缺男生讨好,可周家这一对双胞胎实在太有特色了,不管真喜欢假喜欢,大家都觉得喜欢并且得到其中的一个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

    这时候女孩子们纷纷围过来,请他们坐下来,叫他们点歌。

    周平宁对唱歌打球之类的活动也是擅长,接连唱了好几首。还没到变声期的嗓音十分清亮,音调抓准了不可能不好听,女孩欢呼起来,周平安也应景鼓了几下掌。

    下一首歌是男女生对唱的情歌。女孩子们心照不宣,彼此推推搡搡着想上前却又不好意思上前。眼看着再僵持下去就冷场了,突然有人建议,不如请周平安来唱。

    这个提议一说出口,大家都有点忐忑,生怕周平安不答应,周平宁也猜不准哥哥的心思,眼巴巴站在前面看着他。

    周平安微微一笑,起身走向周平宁。

    从出生就在一起一直到现在,这个人对周平宁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可是当他一步步都近的时候,周平宁竟然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

    前奏响起,周平安拿起麦克,看着屏幕上的字幕合着节拍唱起来。他的声音比周平宁要低沉一些,自然而然地唱起了男声。在座的包括周平宁在内都很少听到哥哥唱歌,大概因为不熟悉歌词,周平安从头到尾都在看着屏幕,但是那种带着磁性的认真的声音让在场的不少人都红了脸。

    周平宁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跟哥哥对完歌的,他觉得自己的状态有点不对,但又说不清是哪里不对,好在接下来几首都是女孩的歌,他总算可以坐回去调整一下情绪。

    周平安给他倒了杯水,轻轻地放在他面前的桌面上,偏过头微微冲着他笑。

    周平宁便觉得自己更不对了。

    回家的路上周平宁难得的一路都很沉默,他的哥哥以为他是玩累了,体贴地把他揽在自己肩头,叫他再车里先睡一会。

    周平宁从善如流地闭上眼睛,可是他怎么可能睡得着?

    回到家时已经不早了,周家的长辈们都已经就寝。周平宁飞快冲向自己的卧室,然后被哥哥突然握住胳膊冷静地提醒,“先去洗漱。”

    周平宁完全不能反驳。他悻悻然走去洗手间,不料周平安竟然跟在后面也走了进去,替他接漱口水,给他挤牙膏。

    这是哥哥做惯了的动作,十几年来都是一样的,周平宁从来都没有觉得不对。但是此刻他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哥哥,默默地接过东西开始洗漱,心中越发不安。

    哥哥对我这么好怎么办?

    哥哥对我这么好是正常的吧?

    想到哥哥对我这么好就紧张纠结的自己真的还正常吗?

    好容易磨蹭着回到卧室,周平宁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便爬起来打开电脑浏览网页。他一开始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搜索什么,但是当那些露骨的描述展现在他眼前的时候,周平宁终于发现用兄弟做关键词是自己失误了,那后面紧接着的禁断两个字是什么鬼啊。

    被刷新了世界观的周平宁决定遵循正常十几岁男生的模式,开始搜索成人网站,但是打开的那些网站总是不乏病毒广告。突然有页面跳出来关都关不掉,刺耳的声音从音箱里传出来。

    他慌了神,急忙用鼠标去点关闭,没想到关闭键竟然也是假的,呻/吟声接连不断地在午夜安静的房间里响起。

    情急之下,周平宁没有听到门把转动的声音,住在家里睡觉当然也不会反锁房门。他突然感觉到一只手搭在自己肩上,下意识回头去看,惊悚地发现周平安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眼前。

    电脑里的画面在抖动,呻/吟声还在继续,周平宁面红耳赤地叫了一声,“哥哥……”

    周平安伸手擦过他的脸侧,弯腰探到前方桌面按掉音箱的开关,淡然说,“你想把大人都叫起来吗?”

    这时两人的姿势,就像是从背后环抱一样。

    周平宁跳了开来,“当然不是。”

    周平安就势坐过去,依次关闭浏览器里打开的网页,从病毒广告,到搜索成人网站的条目,到兄弟禁断的小黄文。

    周平宁扑过去用身体挡住屏幕,恳求哥哥,“别看。”

    他的脸颊绯红,因为激动眼角隐约有水光闪烁,周平安叹了口气,伸手用指腹抹去那一点水迹,起身走过去,一边说,“早点睡吧,晚安。”

    一直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面,周平宁这才鼓足勇气去看自己的电脑屏幕。鼠标点在右上角的小红叉上,页面是那篇他几乎不忍看却红着脸看完了的小黄文,那么哥哥到底是看到没有?

    周平宁纠结了几天,发现全家人包括哥哥都没什么异常的举动,慢慢放下心来,这件事就算翻了片。可是自此以后他再不敢与哥哥太过接近,在下一次调整座位时重新选了同桌。他依然混迹在班里风云人物组成的小圈子里,跟不同的女孩忽远忽近,却始终没有出现跟某个女孩交往的传言。

    周平安仍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保持着第一名的成绩,也保持着老师的青睐和同学的敬畏。不知不觉中,曾经形影不离的两个人慢慢疏远起来,就这样升到了初三。

    如无意外,周平安会被保送到本校高中部的a班,按照周平宁的成绩虽然也能升学,却未必跟哥哥在同一个班了。他觉得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些失落,难得这样想的周平宁转身看了看后排的哥哥,看到哥哥正在给新同桌讲题。

    那是班里的第二名,也是个漂亮且优秀的女生。

    周平宁忍不住凑了过去,吹了声口哨轻佻地对女生说,“我是不是该叫你大嫂了?”

    女生腾了红了脸,看起来也没有生气。

    周平宁却想生气了。

    周平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任性幼稚无理取闹的小孩子。

    周平宁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这么多年来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哥哥总会哄他,但是这一次周平安没有追上来,甚至到回家都没有理他。周平宁食不下咽,晚饭都没怎么吃,便扔下筷子先回自己房间。

    “这孩子怎么了?”周爸爸愕然道。

    周平安头也不抬地回答,“青春期。”

    周平宁脚下一顿,加快速度走进卧室,反手用力地甩上房门。

    他越想越委屈,到晚上肚子饿得咕咕叫,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也睡不着觉,坐在床上只觉得人生黯然无光。而这时门缝里透过来一缕光,随着门被推开光束变大,走廊的灯光倾泻而下时一个人悄然走了进来。

    “饿不饿?”周平安轻声问道。

    周平宁冷着脸不理他。

    周平安走到床边,面对着他坐下,“我有带蛋糕过来。”

    “哪里来的?”周平宁忍不住问了一句。

    “新同桌给的,作为给她讲题的答谢礼。”周平安看着他,唇角微微上挑。

    周平宁瞬间炸了毛,“我才不要吃嗟来之食。”

    “你不吃,那我自己吃了。”周平安笑了笑,打开手里托着的蛋糕盒,取出小勺来挖了一小块,一边品尝一边介绍,“是芝士味的。”

    周平宁几乎在黑暗中掉下泪来。

    “不信你尝尝?”周平安举着勺子递到他的嘴边。

    周平宁冷哼一声把头扭向一边。

    周平安便自顾自地一勺接着一勺吃了起来。

    周平宁见他吃得香,本来就饿这时候觉得更饿了,又记起蛋糕是那位新同桌送的,想到曾经属于自己的专属待遇被一个女生抢走了,一时间心有不甘,趁着周平安举起勺子往自己嘴边送的时候凑过去抢着咬。

    蛋糕已经送到唇边,他这一咬,除了蛋糕却还咬到哥哥的嘴唇。

    甜甜的,夹着血腥的味道,在周平宁唇齿间蔓延。他一时间被吓到,神差鬼使竟然又凑过去舔那块被自己咬破的地方,却碰到了另一个意外。触感是温软湿润的,一经触及瞬间便缩了回去,那是周平安自己去舔伤口伸出的舌尖。

    周平宁怔在那里许久不能反应,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脏都快要跳出胸腔,才又听到周平安低沉的声音说,“有点痛呢,阿宁。”

    心跳更快了要怎么办?

    “前段时间你在生我的气吗?哥哥给你道歉好不好?你咬我这一口,算我们扯平了?”

    黑暗中周平宁愣愣地看着哥哥温柔的眉眼,那个不字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

    冷战就此告一段落,周平宁知道其实是自己不对,是自己莫名闹别扭,可是第二天当他看到哥哥嘴唇的伤口时,觉得自己再努力也没办法回到从前那样的相处模式了。

    他们恢复了表面的兄弟和睦以后,周家上下也终于做出全家回乡祭祖的决定。这一次全家上下一起出动,只是考虑到小一辈去了没什么用处,课业又不好耽搁,便把双胞胎留了下来。

    这大概是兄弟俩有生以来第一次单独相处,周平宁又是期待又是不安。他一直没想好要怎样面对哥哥,想起单独相处心里忍不住地忐忑,反观周平安神色间竟也不似以往的淡然,莫非他也同自己一样?周平宁忍不住地雀跃起来,想着一定要再找机会试试哥哥,绝不能只让自己一个人失态。

    白天要上学,时间很好打发,晚上回家,有钟点工来做饭,只是司机保安钟点工都住在工人房了,晚饭过后偌大的别墅就剩下兄弟两个人。

    周平安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里的新闻,他的长腿翘起来,凝神看向前方,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优雅又专注的姿态。

    周平宁却有些坐不住,坐在哥哥旁边抢遥控器换台。他选了半天,没选中一个频道,回头看哥哥却还是无动于衷的表情,心念一转便换到了付费的电影频道。

    深夜档的电影对白不多,剩下的都是身体纠缠,配着舒缓的背景音乐显得又是文艺又是刺激。周平宁偷偷看哥哥的表情,企图在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找出一丝尴尬。

    他观察了一会儿对方依旧面无表情,不由有些失望。正要伸手拿遥控器再去换台,无意却看见周平安微微变化的某个部位。周平宁大喜,顺势一探手便覆了上去。

    周平安瞬间变了脸色,“阿宁,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他的声音比起平时又低了半度,沙哑中带着一点隐忍的味道。

    周平宁觉得总算扳回了一城,想起那晚自己在电脑前的窘态,他的手慢慢地揉动起来,一边调笑着说,“哥哥马上就知道了。”

    周平安的脸色不变,呼吸却一点点急促起来。

    周平宁认为自己找到了秘诀,手上更加卖力,仰着脸目不转睛地盯着哥哥,时刻留意着对方的情绪变化。

    周平安眼眶已有些泛红,看到那微带得意的笑脸实在按捺不住,伸手托起弟弟的后脑勺,带着一点咬痕的嘴唇瞬间倾覆下去。

    起初是若即若离的碰触,周平宁只觉得又是惊惶又是羞耻又是不甘心,然而最终还是想要试探出彼此底线的心情占了上风。他只是向前凑了一点,下一刻下唇就被哥哥含在嘴里,轻吮慢吸,辗转厮磨。

    这是不对的,一个周平宁开口制止。

    还没到底线,或许还可以再进一步,另一个周平宁出声引诱。

    周平安在弟弟内心的天人交战中探出舌尖,灵活地钻进那两片柔软的唇瓣中间,轻轻翘开他的牙齿。

    周平宁不甘心就这样被动接受,伸出舌尖勾缠上去,却被周平安反身压倒在身下。

    一时间情势好像失了控,上下双方身体接触到的部位都似乎有火焰在升腾。周平安一手支撑着身体,一手隔着布料在身下人的胸前游移着下滑,那是少年矫健美好的身体,因自己而颤抖,为自己而点燃。

    他便也伸手覆盖上他的,电视里画面已经没人再去看,背景音乐蔓延到现实中,间或传来压抑的喘/息和细碎的呻/吟。

    周平宁脱力地靠在沙发里,脸上带着得到满足的潮红,眼神却还是有些茫然无措,怔怔地看着跪坐在自己身前地板上,目光深沉又温柔的哥哥。

    “对不起。”周平安双手搭在他的膝盖上,竟有些颤抖。

    周平宁笑起来,捧着哥哥的脸啄了一口,“我一开始生气,是因为在你面前失态,后来生气,是因为你那个新同桌对你图谋不轨。”

    周平安也看着他微微地笑,“现在我同样在你面前失态,也被你图谋不轨了,你要负责任吗?”

    周平宁大笑起来,“难道不是你负责任?明明是你图谋不轨的次数比较多。”

    周平安扶着他的膝盖站起身,坐在他的旁边,像之前许多年的许多次那样,让他枕在自己的膝盖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要我负责任,你得听我的话。”

    “我已经够听话了,”周平宁不满地抗议,“而且我只不过比你小一分钟都不到。”

    “小一分钟也是小。”

    “这不公平。”

    “那我让你多图谋不轨一分钟?”

    “才不要。”周平宁脸上泛起一丝可疑的红晕。

    “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周平安低声说。

    他是哥哥,所以他得负更多的责任。

    这样的关系现阶段无论如何不能公布于众,他必须小心对待,不过暂时最重要的事情还是督促周平宁好好学习。

    他们将来会考进同一个高中,同一个班,再次成为同桌。

    他们会上同一所大学,分在同一个宿舍,睡上下床。

    他们会慢慢成长,慢慢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慢慢地让家人接受和满意。

    他们的人生还很漫长,路还很远,他们会一直在一起。

    这是曾经的顾远亭能够设想到的最完美的结局。

    而另一个时空,通过水镜围观现世的两个人不禁相互抒发着感慨。

    “顾大人散尽法力的时候,我还为他不值来着,如今看来还真是子非鱼焉知鱼之乐。”说这话的是第五殿阎王小包。

    “我大哥一向英明神武。”说这话的是第九殿阎王小陆。

    “顾大人什么时候变成你大哥了?别看人家入轮回去了就在这里乱扯关系。”

    “虽然入了轮回,每一世的记忆都不能保留,但却还是当初的神魂重塑的身体,我自然要认回大哥的。”

    “你认顾大人,顾大人未必认你。现在的顾大人大概就只认得他那个弟弟一个人了。”

    “以后的生生世世,都只认得那一个人了,这也算是提前退休换来的一点福利吧,可是顾大人为什么不告诉那个人?”

    “他只是不想那个人觉得愧疚或者不安,了无牵挂地去转世,才可以重算因果,顾大人这是算漏无疑。”

    “他之前跟你聊过,为什么不找我聊?”

    “大概觉得我比你可靠吧。”

    “呵呵。”

    “他说叫我好好关照一下你,你放心我会这么做的。”

    “我才不需要。”

    “是你大哥的嘱托,真的不要?”

    “哼。”。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霸道总裁爱上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梅花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梅花猫并收藏霸道总裁爱上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