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道总裁爱上鬼 > 第87章 一世

第87章 一世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霸道总裁爱上鬼最新章节!

    83_83169顾远亭最终是以某慈善机构理事的身份出现在殷宁身边。半官方的背景让他即便本身没有太多资产,受人尊敬的程度却不低于那些成功的企业家,这便是有组织安排的好处了。

    他在与殷宁出双入对以后,殷宁周围的人也从一开始的不敢置信到后来的习以为常。大家都觉得殷宁是找了个替代品,顾远亭不单长得像他从前的恋人,就连姓名也一字不差,却是另外一种缘分了。

    只是一直对殷宁念念不忘的王宏顺心有不甘,他觉得殷宁是看上对方的脸,而顾远亭是看中殷宁的钱,这样的感情又怎么可能长久?可惜他既没有顾远亭的长相,又没有殷宁有钱,想要拆散这两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在顾远亭的影响下,殷宁也为了慈善事业投入很多钱,不过他收回来的却更多,公司对外形象越来越好,在政府那边的好感度也越来越高,原本借助鬼神之力才能拿下的项目,如今看来却是轻而易举,让人不得不相信行善积德真的会有福报。

    在一次重大的捐赠仪式上,德高望重的清远大师也到了现场。当他看到与殷宁携手的顾远亭时,整个人竟不由怔了一怔,快走两步来到他们面前,低声说,“两位先生,是不是曾经找我看过前程?”

    殷宁笑着点点头,“当初大师说我后半生运道不错,现在这样也确实还不错。”他借的是顾远亭这一世化身的运道,又怎么会不好?

    “那么另外一位……”清远大师微微皱起眉头。

    “虽然同名同姓,但我并不是大师见过的那个人。”顾远亭歉意地说。

    “这样吗?”清远大师不由一愣,“当初那位我本就看不透,如今看到你更觉得深不可测,还以为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顾远亭看出了清远大师的好意,以及他的欲言又止。“有什么事,大师不妨直说。”

    清远大师笑道,“那时候见你二人与我佛门有缘,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助你们一臂之力也是应当,只是你既然已经不是原先那一位,应该也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了。”

    “多谢大师了。”对这种来自佛门的善意,顾远亭在感谢的同时,微微也有些感叹。他拉着殷宁走到一旁,低头微笑着安慰他,“即便他看出我的身份,也不会把我拖回去,你其实不必太过担心。”

    殷宁挑眉看了他一眼,“我才没有担心。我只是在想,他既然能看到你的不同,为何看不出你的真实身份?”

    顾远亭轻叹一声,“关于这一点,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殷宁不禁微微得意,“我也觉得自己做的这件事情,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在顾远亭身边时间久了,那些戾气也被磨平了不少,虽然有时会焦虑不安,但还是慢慢恢复了一点往日的天真。

    顾远亭凝神看着他,目光里带着一点无奈的宠溺。

    他开车载他回家,是临市半山一套新买的别墅。面积不算很大,胜在去疗养院探望母亲时方便,离开顾远亭久居的城市也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解释。

    顾家的老宅在这座山上,殷家的老宅同样也是。他们搬家搬得悄无声息,但到底被有心人看在眼里,两家竟然都送来贺礼。

    殷家因内斗损耗了太多,早已不复当年为首富时的风光。住在老宅里的是殷守成,虽然经营漏洞重重,资金捉襟见肘,他却一直坚守着老宅不肯卖出去,后来听说被逐出家门的殷宁竟然异军突起,嫉妒之余却也想着捞点好处,便派人备了份不厚不薄的乔迁礼送过来。

    来人还带来另外一个消息,殷宁同父异母的姐姐殷家琪自从被绑架后就神智就不太清醒,她没什么家人可以依靠,好在男朋友并没有完全抛弃她,在听从父母的意见相亲结婚之后,还愿意金屋藏娇替她出那份医药费,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殷家能带来这样的消息,也算是给殷宁的一种示好。当年的事情殷守成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殷家琪既然算计过殷宁,她如今过得不好想来殷宁也是会开心的。

    没想到殷宁却真的没把这个人放在心上,各人有各人的因果,这是顾远亭教给他的事情。

    顾家的情形好一些,却也没有好太多。老头子不在了,主事的是顾远亭的二叔顾仲泰。顾仲泰在顾季安的虎视眈眈下,凭借多年积累和年长的优势获得了最大的继承权,又将顾叔平委派了关键职位,一点点蚕食掉顾季安的权利,一时间很是春风得意。

    当他得知顾远亭遇难的消息以后,面上悲痛,内心却是欣喜若狂。老大果然是没儿子的命,白忙一场,到最后还不是得把财产还回顾家?他上门几次,对方的态度很是冷淡,顾仲泰想着大哥大嫂是在做心理斗争,他有足够的时间等,最后等来的却是顾伯康把产业全部交给了一个外姓人。

    从此顾伯康老两口断绝了跟老宅的联系,顾仲泰却是对殷宁恨之入骨,直到殷宁以强势的姿态席卷了整个行业,他才不得不开始重视这个人。既然有利害关系又不能拿对方怎么样,得知殷宁搬到同一座山头住,也不得不咬牙切齿地送了份礼。

    这礼物他送得不痛快,便也不想让殷宁痛快,打听到殷宁如今的同居人长得像顾远亭,竟把老宅里顾远亭留下的东西顺便打包送了过来。

    殷宁看着顾远亭不知如何开口,顾远亭却做主收下礼物,送人走后对殷宁说,“毕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

    “我才不相信他们安什么好心。”殷宁忍不住冷笑。

    “也亏我还是我,没有因为吃醋嫉妒夺门而出。”顾远亭同他开着玩笑。

    像是想起了什么,殷宁的脸色却并没有好转,他淡淡说道,“我宁可你因为吃醋嫉妒夺门而出。”

    顾远亭不好说太多,便转移了话题,“别跟那两家人置气了,都说富不过三代,从现在往后数,他们都是富不过十年。”

    殷宁一愣,顾远亭很少说这种事情,但并不代表着他不知道。过着完全没有意外的人生,是不是也很无趣?他在第一时间却没有把注意力放在那两家上。

    “你总是走神,这样忽略我,我也是会伤心的。”顾远亭半开玩笑地说着。

    殷宁回过头瞪了他一眼,于是眼睛被轻啄了一下,他想推开他,手又被捉起来咬了一口。他便再提不起力气来闹别扭,低下头去时,额头上又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你到底想怎么样?”殷宁无力地质问。

    “你说呢?”顾远亭心中也有波澜起伏,唯有在这样的时刻,亲吻拥抱肌肤相接,把自己埋在他的身体里,才得以一时的平静。

    一世欢好,一世安宁。

    阮秋筠本来身体每况愈下,在见到心爱的儿子找到爱人以后终于放下心来,却又多撑了几年。

    送葬时,殷宁是以儿子的名义操办葬礼。

    顾远亭看得出来,殷宁是真的伤心,似乎比自己还要伤心许多。只因生老病死对于他来说再寻常不过,也的确没有太过伤心的理由。

    “她跟你爸感情那么好,两个人还会有来生吗?”殷宁这样问顾远亭的时候,神情说不出的脆弱。

    顾远亭不愿骗他,摇摇头说,“死后等不了太久,我爸是早已经转世投胎了的。等太久并不是好事,十八层地狱,都是想入轮回而不能的人,生前作恶的才会留在那里。”

    听罢殷宁叹了口气,“有今生没来世,果然是这样。”

    阮秋筠走后,世界上会惦记他的就只剩下顾远亭一个,顾远亭还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想想殷宁就觉得寂寞如雪,好在顾远亭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先走的。

    年复一年,夏收冬藏。殷宁相熟的几个朋友陆续都结了婚生了子,包括看起来总是长不大的林樾,包括对他怀有别样心思的王宏顺,包括在他旗下公司混的风生水起的肖振华,也包括一心扑在事业上没时间找男人的陶园。

    认识的人里甚至有结婚离婚再婚的,就连游戏人间的雷展鹏也跟他那个同性小情人过了许多年,吵吵闹闹,分分合合,似乎才是正常人的人生。

    顾远亭同他总是吵不起来,哪怕他故意找茬,只会被压在床上用身体来解决。时间久了,这种行为在彼此间甚至成了情趣,殷宁有时觉得自己像是被惯得有些不讲理,但有时觉得这只是一种补偿,于是在顾远亭面前越发骄纵起来。

    直到他的身体慢慢衰弱,再也负担不了激烈的运动。

    几十年过来,人总是会老的。

    顾远亭随着殷宁的变化,慢慢调整着自己的外表,看起来也是两鬓白发,满面风霜。

    这样的两个人牵着手走出去,也不是不让人羡慕的。

    他们并没有孩子,有今生没来世,即便领养一个也没什么意思,殷宁拒绝了顾远亭这个建议,他打算死后把公司委托拍卖,有能力有意愿接手的人自会好好经营,拍得的钱全部捐赠给需要的人。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殷宁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他走起路来步伐很迟缓了,视野变得小了许多,就连呼吸起来都有点困难。在顾远亭的照料下,他一生无病无痛,然而却抵抗不了时间的侵蚀。

    殷宁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衰竭了,却坚持不肯去医院,只在家中慢慢养着,和顾远亭在一起。

    晨起时,他们携手在花园里散步,有佣人准备好早餐和茗茶。上午可以在阳光房里晒着太阳看书或者下棋,吃过午饭后睡一觉就到了傍晚,站在天台上可以看到落日的余晖。

    殷宁说,“一世太短,总觉得没有活够。”

    顾远亭用指腹抚摸过他干枯的手背,缓声说,“别怕,我会在你身边。”

    殷宁轻轻靠在他的肩头,就像自己曾经千百次做过的那样。这是他第一眼就动了心的人,与此相比,这一生的波澜似乎都不算什么了。

    这样想着,殷宁把重量交付在顾远亭的肩膀上,自己顺势滑落他的怀抱,然而这一次他却没能把握好力度和角度。在下坠前的一刹那,他的眼前已经漆黑一片。

    一生终了,阳寿已尽。

    殷宁慢慢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灰蒙蒙的雾气,没有光,却不觉得冷。视野从模糊到清晰,像又恢复到许多年前年轻的时候,殷宁看到了顾远亭,他身影熟悉又遥远,是从前初识时的样子。

    “是我梦见了你,还是这也是我的梦?”他茫然问道。

    顾远亭牵起他的手,拉他站起来,另一只手挥出一面落地镜给他看,“你不是做梦,这里是冥界。”

    看到镜中宛如少年的自己,殷宁有些惊讶,“为什么不是死时的样子?”

    “魂魄离体后,会自动幻化成自己最怀念的时候。”顾远亭娓娓解释。

    殷宁怔忡片刻,喃喃道,“当时若只如初见……”

    顾远亭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发。

    殷宁总算回过神来,正色道,“然后我要到哪里去?投胎转世前,还有什么必须经历的流程?”

    顾远亭轻笑,“你别担心,这里我熟。”

    他带着殷宁从幽冥城走到地府,一路遇见的鬼神纷纷行注目礼,地府工作人员甚至有些讨好地为殷宁办理各种手续。

    “这就是朝中有人好办事啊。”一个清朗的声音突然从旁边响起。

    顾远亭回头看了看,又转向殷宁介绍,“这是小陆,九殿平等王。这人就是八卦了一点,你不用到他那里去的。”

    殷宁心中怅然,这才是顾远亭真正熟悉世界么?

    小陆看少年颜色好,想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说点安慰或者鼓励的话,意料之中被顾远亭打开了。他讪讪地说,“我这不是看你们在老蒋这边走完了流程,要去第十殿了么,正好顺便载你们一程。”车还是那辆本来已经还回去的豪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他坑了过来。

    顾远亭没跟他客气,拉着殷宁上了车。

    一路上听他介绍地府种种,殷宁听得新奇,竟忘了这就是要跟顾远亭生死永别之时。原本就只有一世的承诺,还是他硬牵来的因缘,殷宁忐忑不安了一辈子,这时候总算放下执念,若有兴味地观光起来。

    顾远亭在旁边默默看着他,不时接着小陆的话介绍解释两句,车内竟也没有显得冷场。

    到了第十殿,见了轮转王,殷宁见他们对顾远亭都是恭恭敬敬的,多少也因自己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家属身份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轮转王老薛好言好语跟顾远亭商量,“喝孟婆汤,过奈何桥,前生之事可就尽数忘却了,大人看看,还要不要说点什么?”

    顾远亭站在殷宁面前,低头看他目光深沉,就好像曾经那一世的每一次。

    殷宁眼眶酸涩,微微偏过头去,“以后,我们就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了,之前的事情,多谢你了。”

    顾远亭伸手抹去他眼角的水光,低声说,“别哭,你往后的人生,都会很好的。”

    没有你又怎么会好?殷宁很想这样说一句,但是他知道自己得到的已经超过了预期,这一句情不自禁的话语哽在喉中,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顾远亭收回手,站在原地沉默地看着他。

    殷宁狠了狠心,转身向不远处的桥边走去,步伐坚定,一直没有回头。

    直到那个背影消失在一团白光里,小陆才出声提醒顾远亭,“大人,轮回就是这个样子……”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

    顾远亭恍然惊觉,回过头来对他笑笑,“谢了,我先走一步。”

    “不一起回去吗?”反正都是回地狱最深处,小陆已经做好了准备再载他一程。

    顾远亭摆了摆手,向前走出去,却向着另外的时空。

    下一刻,他站在一间办公室的门口,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敲了敲门。

    “进来。”

    里面的声音沉稳又威严,顾远亭心中一颤,推开门走去,望着宽大的桌面后的那个人,开口说,“老师,好久不见。”

    “的确是好久不见,你这次来似乎不是什么好事?”

    顾远亭顿了顿,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信封,递上前去说,“老师,对不起,在这个岗位上我做了千万年了,想休息了,总得给年轻人留点机会是不是?”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

    顾远亭的声音越发微弱,但语气却是说不出的坚决,“辞职信里都写了,请老师批准。”

    “我要是不批呢?”

    “算我旷工到一定时限被辞退,一切福利都没有了,我毕竟是老师的亲传弟子,您舍得看我结果那么惨吗?”

    “看来你是决定了?这件事可没有后悔的余地。”

    “我已经决定了,谢谢老师成全。”

    顾远亭站直了身体,抬起头时只看到眼前佛光大盛,刺眼的光线也同时刺进了他的身体,千万年的法力伴随着刺痛飘入白光,一点点散尽。

    他想,他并不算违背了自己的誓言,他没能消除那个灵魂的执念,也没能忘记自己心底的波澜。

    直到最后他才意识到这一点,但好在,总算还不是太晚。。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霸道总裁爱上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梅花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梅花猫并收藏霸道总裁爱上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