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道总裁爱上鬼 > 第32章 斗法

第32章 斗法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69书吧 www.69shu.io,最快更新霸道总裁爱上鬼最新章节!

    眼前的这个人顾远亭一辈子也忘不了,他长得一张狰狞的脸,面部肌肉横堆起来,带着一层似乎永远也擦不掉的油光。而比较起这张脸来,他的身材却完全是一个普通的甚至有点瘦弱的中年人,手指干枯,指节分明,而顾远亭却不会忘记他身体里蕴藏着的巨大的能量,能徒手折断人的筋骨的力量。

    这也许不是他本身所具有的,而是某些灵体借给他用的。

    一旁的牌商小心翼翼地讨好着说,“顾先生,这是我们国家最伟大的黑衣法师,他可以达成你的一切愿望。”

    这样的推介听起来似乎有些降格调,顾远亭不由想起他第一次接触到佛牌时的情景。寺庙里的僧侣也是在不住地劝说他,这佛牌法力强大,这佛牌与你有缘,他当时第一反应就是这怎么可能不是骗局。

    大概这个国家真的民风淳朴,连牌商都没有一点起码的营销技巧。但是他说的是实话,顾远亭像所有刚接触到佛牌的外国人一样,有些不确信但还是满含期待地问,“真的吗?”

    黑衣法师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这个眼神几乎让顾远亭背后滴下汗来。他担心如果真的有灵体相助,会不会让对方看出他真正的想法,因为那个眼神凌厉得有如厉鬼。

    然而那个人最终还是慢悠悠地开口说了话,“听说你想要最好的佛牌?”

    顾远亭定了定神,看着他的眼睛回答道,“是的,市面上见到的那些都达不到我的要求。”

    “你想要什么?”

    顾远亭又把之前跟牌商的说辞对他讲了一遍,“我要得到所有的家产,如果你能帮我实现,我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给予你最大的回报。”

    黑衣法师一直盯着他的眼睛,像是要从中找出他需求的迫切,又像是在审视他能够实现回报的诚意,许久,终于开口道,“我可以帮助你,价钱我也不会多要,在你得到全部家产后,我要其中的十分之一,但是你需要先付定金。”

    相对于顾远亭将要得到的来说,这是相当便宜的报价了。顾远亭有些迟疑地向对方确认,“事成之后十分之一倒不算什么,但是定金你要多少?”

    黑衣法师终于对他扯出一个类似于嘲笑的表情,“你不相信我吗?”

    顾远亭被他看着心里有些慎得慌,但是很快对自己说,绝对不能止步于此,否则非但是阿宁,连自己说不定都会走不出这个房间。他尽力定下心神,抬头看向对方,“你总得先让我看看佛牌。”

    “看来他真的什么都不懂。”黑衣法师放松了身体,像是有些漫不经心,轻蔑而又责怪地看了看旁边战战兢兢的牌商。“你怎么不对他解释清楚?”

    牌商一脸的诚惶诚恐,急忙解释道,“因为时间太急,这位顾先生的时间又比较紧。他虽然不懂行,手笔可是不小,现在明面上的私底下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拉他做顾客,所以我也是着急……”他怕被别人抢了先。

    黑衣法师再瞥了他一眼,牌商心里又是一颤,瞬间闭了嘴。

    “好了,既然来我这里,还是我给你讲明白吧,我做的是阴牌,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你应该知道吧?”他看着顾远亭,目光阴鸷。

    顾远亭点点头,“你刚刚说了,事成后要十分之一,之前要定金。”

    黑衣法师顿了顿,看起来这人是真的不懂行了。他想了想,详细一点说,“之前告诉你的那些是我要的回报,但是做你这件事是需要成本的,成本也要你自己负担。”

    “没问题。”顾远亭答应的很是轻巧,“不就是再多一些钱嘛。”

    黑衣法师索性拿了一本小册子给他看,那是其他佛牌的使用说明,上面清清楚楚写着佛牌的原材料构成。

    顾远亭早记得清清楚楚,但这时候他还是认认真真看了一遍,抬起头看向黑衣法师。

    “你要的那种牌,我现在手里没有。”黑衣法师突然说。

    顾远亭作出生气的样子,“没有你找我谈什么?”

    “但是我可以为你制作。”看在钱的份上,黑衣法师原谅了他的无知,“你要的这种牌市面上不可能有,除了我以后,也再没有其他法师能制作这样法力强大的牌了。你找到我,也算我们有缘,这是你的幸事。”

    顾远亭看着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简单说,这种牌需要的是生灵,所以要找个活人做祭品,这个祭品跟你所求的事情关系越近的越好。”

    顾远亭的脸色有些发白,“我求的是家产,难道要找家里的人做祭品?我要是有这个本事还需要来这里请佛牌吗?”

    黑衣法师终于看着他笑了起来,他担心是自己是否能做到,而非是否合理合法,这样谈下去会顺利许多。“做不到的话,陌生人也可以,只不过效果可能没那么好。”

    “等等,”顾远亭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声音微微颤抖,却清晰地说,“跟我一起来的,还有个叔叔。”

    黑衣法师看向顾远亭,一时间没有回答。

    顾远亭便也看着对方,刚才还有些恐惧的情绪在这种沉默中一点点稳定下来,他静静等对方回答。

    “定金要这个数。”黑衣法师伸手比划了一下,要价高是因为有风险,无论成否定金是不会退的。

    顾远亭思考片刻,终于点了头。

    顾叔平最近春风得意,他觉得简直可以算作自己人生中最风光的一段经历了。

    跟着他到国外出差的是顾氏的精英团队,里面还有他那个备受老爷子器重的侄子,但是最终说了算的还是顾叔平。

    精英团队虽然每个部门的人都有,每个派系的人都夹杂了一些,但是一个个都是人精,谁也不会在表面上得罪顾叔平这个顾家人,该吹捧奉承的场合也一点都不含糊。

    再加上最近的谈判也有了眉目,眼看着这样大的功劳会记在自己头上,顾叔平几乎有些飘飘然了。

    经过几轮谈判以后合同的大致内容都敲定了,剩下待细节问题协商一致后便可以签字盖章,为了庆祝这样的实质性进展当地政府设宴款待,顾家叔侄两人欣然前往。

    这样的场合当然少不了喝酒,顾叔平作为负责人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众人敬酒的对象,他自己心情好,也就放开了喝,很快便有点醉意了。

    酒过三巡,对方安排了歌舞表演前来助兴,这也是顾远亭当年经过的。

    他没喝多少,大概算是场上最清醒的一位了,也正因为如此他看到人妖美女坐到了自己叔叔身边。顾叔平一开始还有些矜持,后来在对方诱导下渐渐地放开了手脚,然后突然间被吓得怔住。

    顾远亭不禁端起酒杯,在杯子遮挡下偷笑起来。

    他这个叔叔有贼心没有贼胆,是显而易见,也大概也是三婶调/教多年的功劳吧。

    散场以后顾叔平身边的那位还想扶着他上酒店,被顾远亭三言两语外加小费打发走了,顾远亭便亲手扶着三叔走进大门。

    大堂里灯火通明,一切如常,等到电梯进了电梯间,四壁光洁明净,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但是当他们走进楼道的时候,暗淡的灯光照得人影有点模糊,顾叔平不由打了个冷战。

    他酒醉未醒,口齿不清地说,“怎么这么冷?”

    “进房间就不冷了。”顾远亭稳稳地扶着他的手臂,架着他向走廊尽头走去。

    房间在走廊尽头,因为空间最大装修最豪华,顾叔平毫不犹豫地选择住了进去。

    这时候他抖着手从裤兜里摸出房卡,顾远亭接了过来,替他刷开房门,扶着他走进去顺手关了门。

    房间里面一片黑暗,顾远亭也没有插卡取电,只是慢慢地把顾叔平托到床边,让他平躺下来,屋内很快就响起了一阵鼾声。

    顾远亭仍然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等待,直到门口轻轻地响起几声敲门声。

    是敲门声,而并非门铃。

    他起身走过去开门,站在门口的黑衣法师比白天看起来还要可怖,他的背后拖着长长的阴影,像是连接着地狱。

    他走进去,低声问,“准备好了?”

    “好了,已经睡死了。”顾远亭同样压低声音回答。

    黑衣法师点起蜡烛,在影影绰绰的烛光下扯开黄幡,撒下一片阴影。他对顾远亭说,“你把他挪在布上,取他心头鲜血血祭。”要的是心头血,祭品注定活不了。

    顾远亭顿了顿,还是依他所言走过去搬动顾叔平的身体。他刚一用力,顾叔平就哼了一声,顾远亭急忙放手,回头对黑衣法师说,“他太重了,我怕强行挪动会弄醒他,然后挣扎的时候弄出动静来。”

    黑衣法师像是低声咒骂了一声,走过来同他一起一人抬肩一人抬腿,总算把顾叔平抬了起来。

    走了两步,顾远亭站得有点偏,黑衣法师不得不先踩在黄布幡上往后退,但是他很快发现布面不太对,屋内关得严严实实,布底却好像有风吹似的不断向上鼓起来。

    “怎么回事?”他借着烛光看向顾远亭,只见顾远亭双手托着那个醉汉的肩膀,自己虎口别着一把水果刀,像是要准备随时取血的样子。但是那把刀是打开的状态,刀刃磨着顾远亭的手腕,像是磨破皮流出血来。

    顾远亭还浑然不觉似的,任自己的鲜血一滴滴掉落在黄布边缘。

    “还不是时候,快退后两步别让血染到布上。”黑衣法师冲着他低吼。

    顾远亭像是没反应过来似的,站定了看他,黑衣法师一着急便松了手。顾叔平的身体还有一半在黄布外面,顾远亭反手一拽,让他直接滚了两圈晕倒在墙角。

    黑衣法师正要跳出黄布的范围,突然间响起一阵低沉宏远的诵经声,布底的涌动更加剧烈,黑雾从地面腾起,瞬间将黑衣法师连同黄布幡一起包裹起来,蜡烛燃得更盛。

    落地衣柜从里面推开,一起推开的还有浴室的门。一边诵经一边走出来的是顾远亭看到之前拜访的寺庙住持,以及他见过或者没有见过的其他僧侣。

    僧侣们绕着黑雾站成一个圈,在经文的压制下黑雾逐渐缩小,顾远亭站在外围终于舒了口气。

    他此行的最终目的终于达成,他刚重生不久没有能力与殷家抗衡,只能借助僧侣的力量,在源头上断绝阿宁被伤害的可能。他竭尽全力来游说这个国家最富盛名的住持,他说,渡己渡人是修行,除去为害人间的黑法应该也是,为此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住持最终被他打动,带领僧侣们出现在这里。

    他以自己的血做引招出那人控制下的怨灵,眼前的一幕是养鬼反噬中最严重的一种,百鬼噬心,连灵魂都不放过。

    他想,如果另一个阿宁看到这一幕,应该会得到解脱吧。

    黑雾越缩越小,而到最后只剩下拳头大的一团时突然跳开了束缚,飞一样地弹向顾远亭血迹未干的手腕。

    在撞上去的刹那,雾气终于裂开化为星星点点的碎片,消失在空气中。

    这时候房间的灯突然亮起来,顾远亭不禁眯起眼睛。房门打开,走廊的灯也一并亮起来,酒店经理带着当班的所有服务生走上前来,向特意过来驱鬼的大师表示感谢。

    住持向顾远亭点点头,率众转身离开。

    顾远亭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而现在终于醒过来。他呆呆地站了以后,待所有人都走了才走回房间,扶起顾叔平打算把他搬回床上。

    而刚刚搬了一半,顾叔平悠悠转醒,神智却还不是特别清明。他看着自己肩头顾远亭的右手,突然问道,“你什么时候去做的纹身?”

    顾远亭低头看去,手腕上的血迹竟然一点都没有了,伤痕还在,却不知何时绽开成蝴蝶的样子。那些黑色的纹路十分清晰,打开的翅膀上像是缀着两只硕大的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他。

本站推荐:恰似寒光遇骄阳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极品全能学生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萌妻甜蜜蜜:厉少,放肆宠有个总裁非要娶我千亿傲娇宝宝:爹地,来solo!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

霸道总裁爱上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梅花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梅花猫并收藏霸道总裁爱上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