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嫡妃不乖,王爷,滚过来! > 第八十一章 :就帮我这一回吧

第八十一章 :就帮我这一回吧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神医凰后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十一章:就帮我这一回吧

    徽瑜没有说话,雪莹有些忐忑不安,试探的说道:“姑娘,您要不想过去,奴婢过去回一声?”

    徽瑜摇摇头,“更衣吧。”

    既然躲不过去,那就不要躲了,更何况有些事情徽瑜也觉得迟早是要面对的。比如夏家大房跟二房之间的水深火热,只要夏家细细一查知道有来了不走的手笔,夏冰玉找上门来也不是多意外的事情。

    想要打听事情,自然是她这里打开口子最恰当了。毕竟徽瑜给大家的印象还是那个冲动无脑的人,别人找她又有什么奇怪的。

    董婉亲手给对面的几人斟上茶,许是因为选秀的关系,大家的利益有所冲突,所以这会儿她们之间的关系也不如以前那么亲密无间,无话不说了。

    “尝尝这茶是徽瑜从边关带回来的,倒也别有一番味道。”董婉笑盈盈的说道。

    夏冰玉瞧了一眼董婉,就轻笑一声,“看着茶汤倒是不错的样子,如今董二姑娘回来了,也总算是放心了。”

    董婉就叹口气,“可不是,家母这些日子一直忧心忡忡,如今二妹妹回来了总算是得天庇佑。”

    “你们姐妹感情一向好。”夏冰玉笑。

    董婉就端着得体的笑容应道:“二妹妹性子豪爽,与我自然相得。”

    秦柔嘉听着这话却忍不住的说道:“你倒是说人家的好话,也不知道人家领不领情,走的时候悄无声息的,回来的时候搭着四皇子的车驾可不是威风得紧。”说到这里忍不住的又说道:“这京里谁不知道四皇子最是冷漠傲气,轻易不愿意麻烦的人,能护送她们一路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福气。”

    这里的人谁听不出来秦柔嘉话里的酸气,她倾慕四皇子已久,这次选秀也是奔着四皇子妃的位置,现在徽瑜被姬亓玉护送回来的事情,自然让秦柔嘉吃味不已。

    董婉跟秦柔嘉是表姐妹,这个时候忙说道:“表姐,话也不能这样说,不过是顺路而已,是受了大将军的托付不好拒绝罢了。进了城之后,四皇子就跟婶娘她们分道扬镳了。”

    秦柔嘉还是愤愤,一旁的楚婧就在这个时候说了一句,“可惜你没有个能征善战的外祖,不然这一回威风的就是你了。”

    楚珂就皱起了眉头,看着她姐姐,“你说什么呢,姐。这话也是乱说的?”

    楚婧大约也知道自己失言,冷哼一声转过头去不再说话。楚珂忙替她姐姐赔罪,秦柔嘉看着楚珂满面乌黑,却也没有继续为难。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真闹的难看了就不好看了,更何况楚珂给大家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楚珂的外貌并不出众对她们没什么威胁性。

    就在这个时候徽瑜进来了,众人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去。只见她身穿樱草黄杭绸绣折枝兰花的斜襟袄子,领口袖口绣了绿色的亮绸,令人眼前一亮。系一条橘红色的曳地长裙,颜色的搭配上十分的大胆,这样抢眼的颜色也只有肤色极为白希细腻的人才能压得住,不然就会成为衣服的陪衬。

    徽瑜面带浅笑,头梳弯月髻,耳边坠着细长的金色流苏,随着徽瑜的步伐微微荡漾。徽瑜本就生的极美,此时一番盛装打扮,更是满室生辉。不管是穿衣一向是以优雅见长的夏冰玉,还是奢华的秦柔嘉在徽瑜面前都被压得没有了丝毫的光华。

    徽瑜选择这么一身衣服是有原因的,如果以及不可避免的她会成为这场选秀的备胎,那么这些人对董婉下手的时候,最好思量思量是董婉有威胁力还是董徽瑜有威胁力?

    看着这样的董徽瑜,只怕这里的人唯一的念头就是董婉绝对不能出事,不然这顶提上来的董徽瑜只怕是没有人能压得住了。

    徽瑜看着大家的神色,就知道自己这一招使得不错。她不想跟董婉闹翻,更不想成为这一场选秀的踏脚石,那么唯一的就是让眼前这些闺秀明白一个道理,董徽瑜还是留到下一届的选秀祸害别的秀女去吧。

    楚珂首先站起身来,快步迎了过去,一把拉着徽瑜的手说道:“我说你就不能收敛收敛,你让我情何以堪?啧啧,数月不见怎么又变漂亮了,不是说边关风沙大,你倒是越养越滋润了。”

    徽瑜先跟大家见过礼,这才说道:“我去了又不是守城门的,整日窝在屋子里什么风能刮到我。”

    徽瑜隐晦的告诉大家,我在边关很守规矩的哦。

    楚珂拉着徽瑜的手在她身边坐下,就道:“一听说你回来了,我跟几位姐姐就来看你了,不错吧?”

    “是是是,谢谢大家的惦念,徽瑜感激不尽。”徽瑜知道楚珂是在给她递个台阶,不想让大家对她有太深的敌意,她这个朋友一如既往的聪慧。

    “如今瞧着你回来就好,说起来这件事到底是我们家做的不好,让董妹妹受委屈了。”夏冰玉看着徽瑜诚恳的说道,满面歉疚之色,态度诚恳的丝毫瞧不出虚伪。

    “夏姐姐,这跟你有设么关系?别人犯的错你犯不着为她们恕罪。我知道姐姐待我一直都是好的,我心里记着呢。”徽瑜看着夏冰玉说道,“有些事情是别人不知足,咱们有什么办法,是不是?”

    董婉接跟着就说了一句,“我二妹妹可不是糊涂人,冰玉你也不用觉得愧疚。徽瑜说的对,犯错的是别人,你犯得着为别人赔罪么?这事啊是谁的就是谁的,咱们心里都清楚。”

    夏冰玉就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也不怕你们笑话,如今……二叔他们也是……我也不说别的了,董妹妹还能不恼我我就知足了。”

    “瞧姐姐说的这话,我就是再蛮不讲理,难不成还分不出好坏?”女主的杀伤力巨大,徽瑜只要有一线可能都不想跟她翻脸,现在夏冰玉跟她交好,她自然是乐见其成的,虽然不知道有几分真心,有这个意思大家面上过得去就成。“更何况你们家的情况大家都知道的,二房的事情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更何况就算是二房自己的事情,这里面可还有个是非呢。”

    夏冰玉听着徽瑜这话不由一愣,原以为徽瑜会一下子将整个二房都给恨上了。毕竟以徽瑜的性子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徽瑜现在居然这般的……明辨是非了。二房里当然不是全都是对的或者错的,只是一个夏书卉她还不放在眼睛里,但是夏迎白却的确是她的对手。

    徽瑜特意观察了下夏冰玉的神色,不过也只看到了那微微的一愣,然后夏冰玉就恢复正常了,这让徽瑜一时间也摸不清楚夏冰玉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楚珂拉了一把徽瑜,“快说说边关有什么好玩的好看的景,让咱们这些不能去的也长长见识。”

    楚珂的性子本就是爽快的人,虽然容貌不如其姐楚婧,但是却自有一番气度。而且楚珂跟徽瑜交好,这个时候这么一问也是给徽瑜一个施展的机会,不要总被被人针对。

    徽瑜就笑了笑,“冬天去的,其实差不多大多都是呆在屋子里的。边关可比咱们这里风沙大,出去后都能变成个泥人回来。我这样爱干净的人,可不愿意没事就跑出去洗个灰尘澡……”

    徽瑜自然不会告诉这些人她在边关的事情,不过想来夏冰玉应该是知道的一些的。毕竟有古家跟夏家联手,不过夏家跟古家的事情,想必夏家也不会什么事情都会跟一个未出嫁的姑娘家说,也没有这样的规矩的。因此徽瑜也能断定夏冰玉其实知道的也不多,今儿个来看她,大约也是存着打探的心思,徽瑜也不是什么都不说,也会捡着一些趣事跟大家分享。当然像是出去打猎这样的事情,她就直接说成跟着看热闹去了,完全没提自己也动手的事情。

    徽瑜又让雪琪跟雪莹把自己来的时候准备的礼物拿上来分给大家,大多都是石墩口城那边的东西,也就是看着新鲜,这样手工较粗的物件,这些闺秀怎么看的上。看上看不上是她们的事情,给不给却是徽瑜的问题了。

    喝了茶吃了点心,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秦柔嘉却是忽然问道:“听闻四皇子也是在边关的,想必二姑娘能时常见到了。”

    何必听闻?她就是跟着四皇子的车驾回来的好不好!

    徽瑜听着秦柔嘉的口气有些不太对,心里微微一转,就面带黑色,故作一副气闷的样子,道:“四皇子什么样的性子秦姐姐又不是不知道,别说住在我外公家,就算是跟我住对门,我也没机会跟他见上一面。”

    这样一说大家倒是都有了几分兴趣,董婉笑着看着秦柔嘉说道:“瞧你这么一说把我家妹子都给气着了,看来四殿下还是一如既往。”

    姬亓玉在京都也算是颇有名声,第一自然是因为他那一幅清淡寡欲对谁都不肯高看一眼的傲慢,当然人家自己本身就是个容貌极为出众的美男,自然对美色更为挑剔,但是这也不乏京都闺秀对他的喜欢。第二么就是四皇子身边总跟着个蒋青,简直就是形影不离,一来二去的慢慢的就有些流言出来了,姬亓玉又从不会理会这些,慢慢的倒是越传越真。美男虽好,如若短袖,还是远观为妙。

    但是徽瑜却是从秦柔嘉的眼中瞧出了些不同的东西,难不成秦柔嘉喜欢姬亓玉?徽瑜不由打个寒战,这口味还真是有些特别啊。呵呵呵……

    秦柔嘉就轻哼一声,看着徽瑜问道:“听说四皇子受了伤,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不过他的确是在我外祖家养伤。边关的条件很苦,驿站的条件自然是稍微差点,我外祖父也不敢让一个受伤的皇子呆在驿站,这才把人请去。不过四皇子究竟为什么受伤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我娘也不许我打听这些事情,我又见不到四皇子的面,就算是见面了难不成我能上前问一句,喂,你怎么受伤的?大约人家会把我当成疯子打出去。”

    徽瑜说的有趣,就连秦柔嘉面色都缓和了几分,只听她道:“也不知道哪个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简直就是目无王法。”

    “就是,不过这些事情自然会有朝廷的大臣们关心,咱们不过是闺中女子罢了。”楚婧对四皇子不太感兴趣,那么一个冰疙瘩,看看也就行了,嫁过去?还是算了吧。

    这次选秀因为要指婚的有四位皇子,而且这回参选的世家之女格外的多,所以大家之间的气氛难免就有些生疏了。位置就那么几个,盯着的人那么多。更何况四位皇子中四皇子不被皇上所喜,想必将来也没什么权势,四大世家只怕是不乐意女儿嫁过去的。相比四皇子,就是三皇子都要比他好些。最贵重的就是大皇子跟二皇子了,大皇子的生母梁妃出自顺义伯府,本身位居妃位,虽然年岁大些但是这么多年皇上也没将她忘在脑后。二皇子就不用说了,风头最劲。生母得*,母家得力,日后前程简直是一片辉煌。三皇子生母不过是一个贵人,而且不得*,但是三皇子是跟二皇子站在一起的,将来的前程想必也差不了,这样一比之下,姬亓玉这样的简直就是冷灶中的冷灶。

    男人长得好不过是能让这些闺中小姐一时情迷,但是这些闺秀身后的家族确实要衡量利益才能决定女儿到底去争哪一家的热灶。

    别看秦柔嘉对四皇子不一样,但是令国公府就是傻了也不会让她嫁给四皇子的。四大世家的嫡长女,她的婚姻值得更好的投资。现在秦柔嘉还看不穿,将来有她哭的时候。

    徽瑜不用参选自然是毫无压力,只要董婉在这次的选秀中不出什么意外,那么她就妥当了。

    将几人送走后,徽瑜跟董婉告辞,临走前笑米米的看着董婉,“大姐姐,我这一身好看么?”

    董婉看着徽瑜,好一会才说道:“当然,你本就生得美,这一身衬得你更加美丽了。”

    “我也这么觉得今儿个挺漂亮的。”徽瑜甜甜的一笑。

    董婉内心却有些烦躁,但是面上却不能表出来,只得轻笑两声。

    徽瑜又看着她,状似无意的说道:“姐姐是要参加今年的选秀的,我先恭祝姐姐能觅得如意郎君。想必今儿个来的人看着徽瑜这一身也会觉得我很美呢,姐姐你说是不是?”

    董婉却是一愣,徽瑜却挥着手告辞了,转身袅袅婷婷的离开。十二岁的小姑娘身段如抽了芽一样,已经出现几分风姿,董婉看着徽瑜的背影良久没回过神来。

    等回到自己屋中,将徽瑜的话细细的思量一番,又想起徽瑜打从回来后跟她特意亲密的举止,董婉明白了,徽瑜这是在告诉她她可没有心思跟她争什么。今儿个之所以盛装出来,也是让其余的人看一看,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情,那么顶替她参选的董徽瑜更是一大威胁,因为董徽瑜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往那里一站,被人都会成为陪衬的风景。

    董婉一时间有些难言的滋味,董徽瑜变了,出去这一趟,经历了夏家的风波,她以最快的速度成长了。一个女孩有容貌不算什么,容颜会有衰老的一天。可是一个美丽有有心计的女孩……

    董婉站起身去找大夫人,正巧大夫人刚忙完家事,才坐下喝了口茶,瞧着女儿有些神魂不定的走进来,忙见她拉到身边坐下,“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那几家的姑娘给你气受了?”大夫人的神色就变得难看起来,说起来董家现如今还是四家之首,敢作践她的女儿,她定不罢休。

    大夫人娘家乃是昭国公府,自己本身又是定国公府的国公夫人,说这话还真不是吹牛的。

    董婉靠在大夫人的怀里,一时间不想说话。大夫人也不催她,一下一下的拍着后背,娘俩个都有几分沉默。大夫人最近也比较背运,梁姨娘手段不断,她在大老爷面前也没少吃了挂落,大夫人现在恨不能把梁姨娘生吃活剥了,可是她又没有梁姨娘的心机跟手段能把大老爷拢住。

    过了好一会儿,董婉这才直起身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拉着大夫人的手就把徽瑜的话给讲了一遍,“娘,你说二妹妹这是要跟我和解?”

    大夫人也有些意外,想了想这才说道:“她这么做就对了,不管是跟你示好也好,还是有什么别的想法。除非你在选秀中跟当年夏家大姑娘一般,否则她是没有机会的。如果要是她暗中下手对你做什么,只是太夫人就饶不了她。董家只有你们三个女孩,个个都金贵得很。”

    提起梁姨娘的女儿,大夫人就有些喘不过气来,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

    董婉先放下自己的心事,就劝慰道:“您何必跟她这般置气,梁姨娘小门小户出来的,既不能替母亲招待客人,也不能祭祀祖宗时有她一席之地。而且大哥哥学识出众,将来承继国公府的定然是他,何必因小失大?越是这样,梁姨娘才越得意,母亲何必趁了她的心?”

    大夫人不愿意跟女儿说起这些事儿,就笑了笑说道:“这些污糟事你就您不要管了,你是国公府嫡出的大姑娘,这一份尊贵谁也不能漫过你去。既然徽瑜示了好,你们姐妹就好好的来往。将来你们一个个的出了阁才会知道什么事一家人,什么是血脉至亲。”

    董婉点点头,这才起身告辞了。

    她走后,大夫人半躺在榻上沉默不语,守在外面的丫头大气也不敢出,一院寂寥。

    此时,梁姨娘正在跟董绯菱说悄悄话,董绯菱面色有些不太好,梁姨娘却是满面春风。透着窗子里传来的光亮,梁姨娘笑意盈盈的看着手腕上的镯子,碧汪汪的似是一泉水,董绯菱看着面上的神色有些僵硬。

    “姨娘。”

    “你可别说些不高兴的话,我这些日子都被你念叨的耳朵起茧子了。”梁姨娘放下手有些不太高兴地说道。

    董绯菱垂着头,却还是坚持说道:“您何必跟夫人过不去,到底夫人是正室,您还是见好就收吧。”

    梁姨娘眉眼一竖,冷哼一声,“我不跟她斗,她就要压死我。这么多年你们兄妹能有今天的日子还不是我争来的,大夫人出身名门自然瞧不上我这样小门小户出来的。可又不是我天生愿意做妾的,我也是身不由己,我不过是想你们兄妹将来的前程能好些,若不是为了这样我何必作践自己讨好老爷?你以为夫人真是个好的?她手上也是有人命的,若不是她……我怎么会小产?”梁姨娘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捏着帕子擦了擦,又道:“你放心,我有分寸。”

    董绯菱抿着唇,脸色也有些苍白,好一会才说道:“姨娘,别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其实你早就知道你这胎年龄有些大保不住。”

    梁姨娘一愣,擦泪的动作都僵住了,眼神闪了闪,“你说什么呢。”

    “姨娘,我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情您就是不说难道住在一个院子里我还能真的不知道?”董绯菱叹口气,“姨娘是不想做妾,我们也不想是庶出的,可这就是命,你要认我也得认。姨娘这么疼我将来我的婚事您还不是要跟夫人低头才能换个好前程,既然知道又何必现在把事情做绝了,今日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是您教我的,怎么现在看不穿的反而成了您自己了。”

    董绯菱慢慢的站起身来,看这梁姨娘微楞的面容,最后说了一句,“姨娘,我跟哥哥只希望将来您能享儿孙福。等到哥哥能单独立门户了,希望夫人能高抬贵手让您跟着哥哥出去单独住,您现在把夫人得罪狠了,到时候夫人不松口放人您就得在这门里熬油似的熬一辈子,何苦呢。”

    “难道我现在低了头将来她就能放过我?”梁姨娘愤愤,她跟大夫人之间早就势成水火,怕是善不了了。

    “也许不能,可是如果姨娘不先低头弯腰,将来我跟哥哥怎么为您求情?只要我们兄妹争口气,夫人也不敢太过分。可要是姨娘不拿出一个态度来,真的结成了死仇……”董绯菱没有继续说下去,自从二姐姐母女回来后,她冷眼旁观算是看清楚了。祖母都能后退一步拉拢她们母女,可见只要是在利益面前人人都要后退一步的。

    只要自己将来嫁得好,哥哥有出息,大夫人就算是为着自己儿子有个帮手,自己女儿有个臂膀,也不会真的为难姨娘。可要是姨娘真的做绝了,将来只有大夫人说的,没有姨娘的道理,她们就是想要帮忙也没有立场。

    梁姨娘就落泪了,挥挥手,“你走,你走,到头来我养了个没良心的,这么多年我受的苦你都看在眼里,还要让我弯腰赔礼,这是拿着我的脸使劲作践呢。”

    “所以女儿这辈子绝对不会与人做妾,宁死不会。”董绯菱知道姨娘现在忍不下这口气,才会跟着了谜一样处处跟大夫人作对。可是她爹是绝对不会休妻,姨娘这辈子也绝对不会成为正室,早已经知道的结果何必两败俱伤。

    忍字头上一把刀,谁愿意往自己心窝子里扎刀呢。

    不过是没办法罢了。

    徽瑜看着在自己面前哭成泪人儿的董绯菱,一时间真不知道如何开口了。打从她回来后,大夫人跟梁姨娘之间的是非恩怨她就听说了些,只是没有想到梁姨娘会小产,原文中可没提到这一节,只是提到梁姨娘确实有段日子跟大夫人硬顶着干闹得很大。

    “我知道让二姐姐为难了,我这里还有个重要的消息跟二姐姐说,我只求二姐姐看在我跟我哥哥的面上,帮我姨娘这一回吧。”董绯菱喘口气,拿起帕子擦干泪珠,看着徽瑜神色郑重的说道。

    【作者有话说】五千字保底,两千字打赏加更,总共七千字奉上!看到那么多的打赏,而且有很多是新读者,还有老读者无私的奉献,某香说实话啊,真的看呆眼了,让大家破费了,谢谢你们!咱们上架以来,某香每天的更新都是最少七千字,每天都最少加更两千字的节奏,是很累但是知道有你们在当真是痛并快乐着!今天某香要出门早上四点多就起来码字,终于赶在出门前把七千字写完了,明天某香万更回报大家。现在我不晓得欠了多少债了,总之有吧主记着我会每天都努力还债的,而且某香还有出版稿第四册还有出版书独家番外要交,真是忙得不见天日啊,《庶女掀桌,王爷太猖狂》出版名《锦绣盈门》的独家出版书番外我已经给了群管理员吧主丽丽,大家可以进群找她要。另外某香最近会写嫡妃的一些有趣小番外放在香溢天下这个群里,到时候大家听通知啊,就算是某香回报大家的一点点小心意。加群的一切事宜昨天在文章后面已经说了啊,大家可以返回去看看,群么么!另外,这些废话在千字之外不另外收费,没有凑字数哦,大家放心,(*^__^*) 嘻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

嫡妃不乖,王爷,滚过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暗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香并收藏嫡妃不乖,王爷,滚过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