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忽如一夜病娇来 > 第一一八章

第一一八章

作者:风流书呆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权少独宠:长官,领证吧!恰似寒光遇骄阳美梦成真医品宗师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io】,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时已是月上中天,初夏的晚风徐徐送入窗口,带来几丝沁凉,此起彼伏的蛙鸣吵得人心慌意乱。虞襄取出朴神医送的药箱,将里面的药瓶一股脑倒在铺开的包裹上,卷巴卷巴就要拿走。

    “小姐,现在已过了丑时,城门已经关了,您能走去哪儿?咱们有事明天再说成吗?”柳绿连忙去抢包裹。

    “小姐,好端端的,你作甚要走?可是梦见侯爷有危险了?”桃红一面收拾衣服一面询问。

    虞襄抖着手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一口气喝完后总算稍微恢复了冷静,哑声道,“我梦见哥哥中了流矢,掉进一条波涛滚滚的大河不见了踪影,河岸上还有许多追兵在朝他放冷箭。”

    别人做梦那都是虚幻的,自家主子做梦却是实打实的预见。桃红和柳绿倒吸口冷气,总算能理解她为何三更半夜就要出城。凭以往的经验,此事应该还未发生,若是能早些告之侯爷,还能让他多加提防。

    “可是小姐,您可以派人给侯爷送信,何必一定要亲自去。那是战火纷飞,流寇蛮夷遍地的西疆,可不是普通人能去的地方。”柳绿沉声劝阻。

    “信要送,人也要去,不亲自去看看哥哥我总不放心。”虞襄坚定摆手。

    “可是少爷不会同意的。”桃红小心翼翼的开口。

    虞襄沉默了,片刻后答道,“不需他同意,我明天便说脚疼,上镇国寺求医,然后借机在镇国寺住下。镇国寺的大和尚个个身怀武艺,我央苦海大师借我几个和尚一路当护卫就成。”

    沈元奇绝不会同意让她去西疆,她一个女儿家,即便雇佣护卫随行,也不是百分百安全。与镇国寺的和尚就不同了,必是安全无虞。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说服苦海大师。

    虞襄打定主意,这才躺回榻上,却是一整夜无法成眠。翌日清晨,她佯装脚疼,让沈元奇送她上山求医。病灶在骨子里,苦慧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端倪,见她意欲在镇国寺住下,便也同意了。

    沈元奇因有公务在身,不能耽误,拉着妹妹好一番叮嘱才依依不舍的下山。

    等他走远,虞襄立马去见了苦海大师。二人在禅房内密谈许久,苦海实在敌不过虞襄的一张利嘴,言及只要她再抽中一支签王,便亲自带她去西疆。

    虞襄心里七上八下的直打鼓,在签筒前跪拜祷告了小半个时辰才开始转动……然后竟再次抽中了签王。

    苦海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拿着签王翻来覆去的查看,又捡起其余竹签一根根的验,生怕签筒让人做了手脚,把七八成的细签都换成了签王。亿万分的几率,世上谁能连中三次?虞襄果然颇受上天厚爱。

    出家人不打诳语,苦海无法,只得收拾包裹,领着几个武艺高强的和尚送她启程。虞襄忆起兄长身中箭矢的情景,好说歹说把苦慧也一块儿忽悠了去。苦海素来喜欢云游四海,他那张脸和镇国寺的僧衣就是最好的路引,虞襄和两个丫头化妆成容貌普通的俗家弟子混在一群僧人里,倒也不打眼。

    她走时给沈元奇写了一封信,交代了事情始末,本还想给老太太也写一封,又顾忌她年岁大了受不住刺激,只得作罢。

    虞襄离开五天后,一个小沙弥才拿着信来到沈府。沈元奇看完信气得浑身发抖,这才明白自己的妹妹对虞品言究竟爱到了什么程度。若非爱逾性命,她如何肯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梦就不顾自身安危远赴西疆?她那胆子比当初的虞妙琪还大百倍!

    “荒谬,不过一个梦罢了!”沈元奇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妹妹诉说的一切。哪里有人能从梦里预见未来?定是思念成疾导致的魔怔。

    气了一场,他立即使人去追。然而人已走了五天,且还是快马加鞭,此时再追已经晚了。

    -------------------------

    虞府,老太太自从虞襄走后就大病一场,偏还要硬撑着病体给虞思雨张罗婚事。虞襄每每来探都被她撵走,且还说了许多绝情断义的话。

    马嬷嬷熬好药,伺候主子徐徐喝下,见她近日越发显得老态,不禁劝道,“老夫人,您就成全了侯爷和小姐吧。他两毕竟不是亲兄妹,又从小一块儿长大,情谊深厚着呢……”

    “你闭嘴!”老太太摔了空碗,一面咳嗽一面艰难开口,“正是因为他两一块儿长大才不能在一起。不是亲兄妹又如何,在外人眼里他们曾经是亲兄妹,这一点是无法抹杀的。同一个屋檐下的亲兄妹搞在一块儿,京里那么多人,一人一口唾沫星子就能淹了咱们永乐侯府。”

    “旁人爱说就让他们说去吧,咱们永乐侯府本就没什么名声可言,不差那点脏水。”马嬷嬷揪心之下竟说了实话,见主子恶狠狠的瞪来,连忙掩嘴垂头。

    屋里一时间只剩下晚秋收拾碎碗的声响,哐啷,哐啷,一声更比一声叫人心烦。

    等晚秋走了,马嬷嬷左思右想,硬着头皮道,“老夫人,您难道忘了吗?苦海大师曾经说过,侯爷乃英年早逝之相,而襄儿小姐正是他的太乙贵人,能够帮他改天换命。他两个在一块儿那是天生一对,皆大欢喜。眼下您把襄儿小姐赶出去,会不会有碍侯爷命数?侯爷现在可是在西疆沙场上搏命呢……”说到此处,她适可而止。

    老太太本还不以为然,听到最后竟结结实实打了个哆嗦。这些年侯府蒸蒸日上,孙子也平平安安,她渐渐就把苦海那些批语给忘了,这会儿马嬷嬷一提,真如一道天雷当头劈下,将她神魂都劈得四分五裂。

    然而她好歹经历过许多大风大浪,却也稳得住,咬牙摆手,“不会的,言儿这么多年都无事,那死劫想必已经过去。世上哪有亲兄妹结为夫妻的道理,我绝不同意。”只要一想到孙子孙女从兄妹成了夫妻,她就如鲠在喉,直犯恶心,终究过不了道德伦理那一关。

    至于命数一说,那虚无缥缈的东西谁都摸不准,万一苦海算错了呢?

    马嬷嬷见她闭了眼睛开始念经,心知她心意已决,只得退下。

    虞襄星夜兼程,只花了一个月就到得西疆,还未踏入乌兰察布地界就听闻汉军大败、连失两城,而汉军主帅虞品言被西夷二皇子查干巴拉一箭射杀,尸体掉落乌江寻无踪迹。

    被一群大和尚用同情的目光洗礼,虞襄头脑有一瞬间空白,手一松便摔了茶盏。桃红和柳绿连忙俯身帮她擦拭滚烫的茶水,擦着擦着却红了眼眶,咬牙忍住几欲破口的哽咽。

    “哭什么?哥哥没死你们哭什么?快把眼泪收起来。”虞襄慢慢握紧拳头,斩钉截铁的说道。

    “苦海,你不是最会算命?帮我哥哥算一算。”

    “阿弥陀佛,虞施主福大命大,定然能够逢凶化吉。”

    “好,说得好,不愧是料事如神的苦海大师。我哥哥一定无事,赶紧收拾东西出发,我们去阔水林。”她提起包裹,淡蓝色的布料立时沾上几滴血迹,却是她将自己的掌心给抠烂了。

    苦慧不解的询问,“去阔水林做什么?”阔水林位于乌江上游,是一片望不到尽头的原始森林,走进去就像走进了迷宫,还有猛兽蛰伏在暗处伺机而动,连常年茹毛饮血刀耕火种的西夷人都不敢轻易踏足,可谓是一片死亡地带。

    “去找我哥。”虞襄头也不回的答道。心里有个声音在指引着她,让她往那个方向去。

    “虞施主既然掉入乌江,就该往下游找,你怎么往上游去?虽然下游沿岸有许多西夷人的部落,但镇国寺的和尚他们却是不杀的,你只需剃掉头发穿上袈裟,应能来去自如。”苦慧提点道。

    虞襄转头看他,认真回答,“我不是舍不得我一头青丝,也不是害怕被西夷人追杀,我只是坚信我哥哥在阔水林,且还活得好好的。那种感觉就像佛祖冥冥中给予的指引,你能明白吗?”

    提起佛祖,苦慧敛容肃穆,诚心祷告,其余的大和尚也都没了话说,虞襄指哪儿他们就走哪儿,很是乖顺。

    这日,他们宿在一座边陲小镇,不远处就是黑压压的阔水林,像一只猛兽大张着嘴巴欲将所有踏足的人吞噬。

    然而这些人里却不包括镇国寺的和尚,尤其是苦海和苦慧。此二人都喜欢云游,曾经远渡重洋,横穿沙漠,翻越高山,足迹遍布整块大陆,野外生存能力无人可出其右。似阔水林这样的地方,对旁人而言凶险万分,对他们来说却只需十天半月就能摸透。

    二人准备好指南针、干粮、伤药、匕首等物,又与虞襄交代了许多野外生存的技能,这才回房休息。

    虞襄与桃红柳绿挤在一个炕上,因太过疲累,竟是一闭眼就睡着了,然后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这次她站在一座朴拙大气的宅邸中,周围全都是拿着剑戟来来往往的官兵。她举目四顾,恍然意识到这里是许久未曾回去的永乐侯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忽如一夜病娇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流书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流书呆并收藏忽如一夜病娇来最新章节